离宫(五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出京城时一切顺利,沈婠在马车里紧紧靠在惜朝身上,惜朝亦紧紧搂着她,出了京城往南,一路行至夜晚,马车停了下來。
  原來已到了水边,惜朝解释道:“我怕四哥会派人追过來,所以咱们还是走水路的好!”
  沈婠点点头,两人下了马车,上了船,船是普通的货船,船上也有别的人,他们赶到时船上正在装货,因此倒也沒人多注意他们。
  进了一间船舱,因坐了一天的马车,沈婠只觉得累,躺倒下來,从怀中拿出一张准条,缓缓道:“我回宫的时间到了!”
  惜朝躺在她身边问道:“怎么!”
  沈婠闭眼道:“再过不了半个时辰,楚惜尘就该知道我不在忠亲王府里,你也不在,他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所以……”
  惜朝静默了一会儿,道:“沒事,船开了!”顿了顿又道:“明儿咱们走另一条路,只有咱们二人,人越少,才越沒人会注意到!”
  沈婠鼻息渐稳,想是已进入了梦乡。
  惜朝帮她掖了掖被子,自己也觉得困顿,便也闭上眼睛,虽是睡着,但仍有一丝清醒。
  睡在船舱里能感觉到船身轻轻摇晃,仿佛睡在摇篮里一般,不多时,船已驶入江心,飘散在苍茫的夜色中。
  第二日,天刚蒙蒙亮,船便停在岸边,惜朝带着沈婠下船,两人只能到路边的茶棚里吃早饭。
  惜朝从包袱里拿出自己带的茶叶,对小二道:“把杯子洗干净,用这个茶叶泡!”
  沈婠一看竟是雪山银牙,想是两人平时都讲究惯了,一出來怕是沒那么方便,吃的用的也不如从前,便笑道:“怎么茶叶也带上了,咱们这是逃难呢还是游山玩水呢?”
  惜朝笑了笑,道:“我是怕你吃不惯旁的茶,所以特地带來的!”
  沈婠感激的冲他笑笑,又道:“其实这些也不算差了,想当日我在牢房的那段日子,比这会儿吃的可好了不知多少倍了!”说时她晃了晃手中的奶黄包,那包子也是惜朝带來的。
  惜朝握住沈婠的手道:“阿婠你放心吧!以后我一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不会再让你受苦!”
  沈婠抿唇一笑,咬了一口包子。虽然已经隔夜了,但她还是一口一口,配上刚泡好的茶,慢慢吃下去。
  虽然有带着的好茶叶,但是水却是普通的水,比不上宫里都用的山顶泉水,味道虽然差了一些,但是面对着惜朝,她的心里亦感到丝丝温暖。
  “如何,吃的可还好!”惜朝关心的问道。
  沈婠微笑着点点头,道:“可是惜朝,你之前是皇子,如今又是亲王,要你陪我过浪迹天涯的日子,你也不觉得辛苦吗/”
  惜朝摇摇头,道:“怎么会,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再辛苦的日子也沒有关系,更何况,我也不会让你过辛苦的日子!”他望了望江面,又道:“咱们待会儿走陆路,江面太不安全了,有可能会有追兵,也进不了南国的大门!”
  沈婠心中一惊,问道:“怎么,你想去南国!”
  惜朝道:“恩,南国与北国可谓井水不犯河水,甚至连通商贸易都沒有,但北国却不敢轻易渡江攻南,一是北人不熟水性,二是也怕大军南下会引來西国的乘虚而入,因此,咱们去南国,是唯一的途径!”
  “可是……”
  惜朝拍拍她的手背笑道:“不用害怕,有我在,我自有办法,我打听到一条道路,可以不用跨江便可抵达南国,到时候咱们再想办法混进城去!”
  沈婠仍是忧虑的说:“我自然是信你的,可是咱们北国人和南国人毕竟有所不同,万一被人认出來可怎么办呢?”
  惜朝笑道:“这到沒什么?咱们北国入关,统治的便是南国原有的人,只是南国皇室退居江南罢了,北人与南人也互通婚姻,我的母妃原就是南人啊!”
  沈婠笑道:“难怪惜朝你看起來如此风神俊逸!”
  惜朝亦笑道:“阿婠你才纤细柔弱呢?据我所知宰相大人原本也是南人,你母亲是琅琊王氏的小姐,琅琊王氏和南国皇室渊源匪浅呢?”
  提到父母,沈婠脸上的神采便黯淡下來,惜朝忙道:“不说这个了,只是你放心就好,咱们不会被人发现的,只要能到南国就行!”
  沈婠柔顺的点点头,两人吃过一些东西,便收拾了再上路。
  走了大约半月的陆路,这才转到一座山前,通过山里的一条溪路,到顺流而下的湖泊,再走几天的水路,便能到江南了。
  在山中古刹借宿一夜过后,早上沈婠醒來,却找不到惜朝,她现在都穿着男装,因此便到寺院里四处寻找惜朝,正巧遇到了做早课的方丈。
  那方丈见了她,她先行了一礼,又焦急问道:“不知方丈可曾见过昨夜与在下一期投宿的朋友!”
  那方丈仔细端详了她的容貌,因昨夜天色已晚,因此并未瞧得真切,今日一见,竟立时震惊了,当下双手合十念起了佛号:“阿弥陀佛……施主果非凡人也!”
  沈婠急着寻惜朝,便不多问,只道他不曾见到,便欲再到别处去寻,走时却听到方丈身后的小沙弥问方丈:“师傅刚才说的什么?”
  那方丈道:“这位施主的面相非常人所有,可兴邦国,可定天下,阿弥陀佛,四国归一有望了……”
  沈婠哪里顾得上他的胡言乱语,终于在山门口找到了惜朝,嗔怪道:“你到哪里去了,我寻你寻了大半天,竟还听到了这里的方丈胡言乱语!”
  惜朝笑道:“出家人不打诳语,怎么会胡言乱语呢?”
  沈婠撅着嘴很不高兴的样子,惜朝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笑道:“我去看了一下地形,这儿只能用竹筏顺水而下,我这才去问山里的人买了一架竹筏來的,咱们吃过早饭,就下山吧!可得带够了干粮才好,这几日,可都得在水上了!”
  沈婠笑道:“沒事,这寺里的斋菜到还不错,我这大半个月,可愈发像个平民百姓了!”
  两人说笑了一会,到寺庙里用过早饭,又给了些香油钱,便又动身。
  (ps;很抱歉又沒写到破处,不过即将写到啦!马上就破处啦!马上就有,就有,,,咳咳,我为毛要这么激动呢?话说这部特么的在手机网上被河蟹了,我勒个去,女主还是个处呢?竟然把我给河蟹了,爷爷的这下真要破处了,是不是网站也要河蟹了我呢?shit,,,最后一天的五更结束,小宇宙熄灭,明日起恢复一日两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