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殇·鬼门关前(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庆妃身着宝蓝镶金色牡丹锦绣宫装,头上戴翡翠步摇,草头虫对簪,额头上玉白抹额,正中嵌一颗拇指大的墨绿翡翠,十指蔻丹鲜红如血,一手托茶碗,一手垂下,轻轻抿一口还泛着热气的普洱,缓缓问道:“你刚才说的,可都是真的!”
  跪在下面的是一个小太监,那小太监头也不敢抬一下,应道:“奴才所说,句句属实!”
  庆妃嘴边浮现一丝笑意,又问:“一句都沒落下!”
  小太监磕了一个响头说道:“奴才躲在假山后面,假山离香案不远,奴才是一句话也沒听落了,请娘娘放心!”
  庆妃唇边的笑慢慢扩大,抬手道:“很好,辛苦你了,下去领赏吧!”
  翠绿忙带那小太监下去,宝珠问道:“娘娘,想不到沈婠那个贱人果真又回來了,娘娘打算怎么做呢?”
  庆妃睨她一眼,笑道:“皇上不在宫里大半个月,本宫就知道是寻那贱人去了,沒想到这贱人回到宫廷,还是和从前一样,依旧是皇上的心尖子,本宫能拿她怎样,本宫要是那么沒眼力劲儿,不被皇上一口吞了!”
  宝珠却道:“可是娘娘,瞧这情形,皇上怕是总有一日要将她封妃的,若让她知道当初荣嫔是因为咱们……”
  还沒说完,庆妃就狠狠瞪了她一眼,冷冷道:“荣嫔的死是她咎由自取,关本宫什么事,不过你说的对,沈婠这贱人不得不除,否则以她的本事,非爬到本宫头上去不可,当初夏文纨在本宫身边,本宫尚沒看出她是个蛇蝎之人,可这沈婠偏能洞穿,可见,她是个比夏文纨还深藏不露的人!”
  宝珠忙跟着点头,又问:“可是娘娘,若是您亲自出手,恐怕皇上会怪罪!”
  庆妃想了想,叹道:“本宫何尝不知沈婠在皇上心中是什么地位,否则当初她贵为御前尚仪,本宫也不能耐她如何,不过,现在她只是个床/奴,何况,她还有那么大的一个把柄在我们手中呢?”
  宝珠不解的问道:“娘娘是说……”
  庆妃冷笑一声,道:“太后怎么会允许一个卖国贼的女儿留在皇上身边呢?”
  宝珠恍然大悟:“娘娘是想借太后之手除掉她!”
  庆妃起身,笑道:“走,摆架寿安宫!”
  在前往寿安宫的路上,庆妃意外的遇到了裴妃,于是便想把她也一起拉下水,脸上顿时显出惊慌的神色來,。
  裴妃见了她不屑的问道:“妹妹这么惊慌做什么?难不成大白天的有鬼在追你吗?”
  庆妃四处张望了一下,故作惊讶的说道:“难道你还不知道吗?可不是比鬼还讨厌可恶嘛!”
  裴妃秀眉一挑,怒道:“你胡说什么呢?”
  庆妃压低嗓门说:“看來你还真不知道啊!听说,沈婠回來了!”
  裴妃一惊,问道:“不是说她私自离宫已经找不到了吗?”
  庆妃笑了笑说:“的确是私自离宫,不过不是她一个人,她是和十二王爷私奔去的呢?皇上不在宫里大半个月,你就沒怀疑什么吗?我告诉你吧!就是找沈婠去了,如今沈婠被寻了回來,禁足在上阳宫里差不多一个多月了,竟然连一点消息都沒透露!”
  裴妃孤疑的看她一眼,问道:“既然沒消息露出來,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庆妃一愣,随即道:“今日是沈婠那贱人及笄,有个宫娥被叫过去帮她梳头,后來皇上赏赐了很多东西,都是女人用的首饰,哦,对了,前些时候姐姐不是看中一条白狐毛的围巾吗?很不巧,皇上赏赐给沈婠了!”
  “什么?”裴妃气得不轻,声音也随之高了起來。
  庆妃故意不忿的说道:“可不是么,她如今可不是什么御前尚仪了,天天给皇上暖床,不是床/奴是什么?竟也配用姐姐你看上的东西!”
  裴妃差一点就七窍生烟了,庆妃的言外之意,不就是她连一个床奴都不如嘛,真是欺人太甚,沈婠,她裴妃绝不会放过你。
  稍微平息怒火,裴妃问庆妃:“你不是要向太后请安么,又同我说这些做什么?”
  庆妃忙换上一副悲哀的面容,道:“我这不是想求太后给我做主嘛,后宫之中出了这等妖孽,我等又不能直言上谏,就算说了皇上未必就会听,说不定还会迁怒到我们,所以我就想着,不如请太后出面,皇上顾及太后,也许会三思而后行的!”
  裴妃沉思片刻,道:“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
  庆妃忽然道:“不如请姐姐和我一起,我二人一起求太后,这样太后一定会答应的!”
  裴妃警戒的看着她,自己可是吃过她的亏的,这一次莫非又有什么阴谋不成。
  庆妃忙解释道:“妹妹我绝我歹意,以前也是夏昭仪在幕后搞鬼,妹妹我一向敬重姐姐,纵观后宫,谁人似姐姐这样秀外慧中的,加上又诞下了皇长子,妹妹比姐姐你先进王府,却至今沒有子嗣,以后还要靠姐姐多多提携呢?”
  庆妃这一番话算是说到裴妃心坎儿里去了,当下戒心便放下了几成,傲然道:“那好吧!本宫便同你一起面见太后,至于怎么说,那就得看你的了,总之,一定要让太后下决心除掉沈婠,而皇上,也不会迁怒我们!”
  庆妃忙笑道:“姐姐放心吧!”
  两人便一起到了寿安宫,给太后请过安,扯了几句闲话,庆妃很巧妙的将话題引到了皇上身上,又说到了沈婠,再一说下去,太后便开始追问了。
  于是,庆妃便将原本在心中酝酿的话都说了出來。
  太后先是震惊,随后是不可置信。
  裴妃急道:“太后娘娘,您这次一定要杀伐决断呐,不能再让沈婠这个妖孽为所欲为了,迷了皇上的心智,乱了国家根本,这可如何是好啊!”
  太后有些犹豫,那次思过堂事件,她仍有些心有余悸,她了解自己的儿子,不是到了那个份上,不会用那种脸色和语气跟自己说话的。
  他不仅仅是自己的儿子,他还是这个国家的主宰。
  庆妃见太后不能下定决心,于是凑上前去,将那小太监的话说了一遍。
  太后彻底震怒了,再看庆妃坚定的眼神,不容置疑的言辞,她知道庆妃沒有撒谎,而且,这个谎,是不能撒的。
  “传哀家懿旨,沈婠戴罪之身,竟然意图引诱皇帝,秽乱宫闱,特……赐死!”太后面色冷峻,咬牙切齿的说道。
  裴妃和庆妃脸上露出了胜利的笑容,不过庆妃很快说道:“可是太后,此时去,恐怕皇上……”
  太后摆手道:“你们只管去,皇帝那边,有哀家顶着!”
  “是!”两人一齐应了,眼光相互微笑,只觉心头大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