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闻·惜朝·殁(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沈婠仿佛做了一个漫长而沉痛的梦,梦里好像有一双手在紧紧拽着自己,想要让自己沉下去,沉下去……当梦境渐渐消失,她的意识清醒,却依旧不能动弹,不能睁眼,更不能说话。
  只感觉到身边有人不停的來回走动,有人给自己喂药,药汁是苦的,她机械的咽了下去,接着便听到有人长叹:“喝的下去药就行……”然后便是一碗又一碗的药汁被自己咽下。
  喝完这些药,她只觉得自己的意识又开始模糊,然后便是昏睡。
  而每当自己清醒的时候,依旧不能动弹,而只是继续吃药。
  如此反复,沈婠都快忘了自己到底是清醒还是昏睡,过了好久,她才能睁开眼睛,身子也稍微能动一下了。
  她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春儿,春儿看到自己醒來,竟然喜极而泣了,她惊喜的叫了一声,周围的宫女也过來瞧她,然后就有人飞奔出去告诉惜尘这个消息。
  大概是睡的太久,沈婠觉得浑身酸痛,春儿和另外一个宫女将她扶起來,靠在一个软枕上,春儿问:“小姐要不要喝水!”
  她这么一说,沈婠也觉得很渴,便点了点头,春儿舒了一口气,边过去倒水边说:“看來小姐是沒事了,孙太医说,只要小姐醒來觉得渴,想喝水,体内的毒素就排尽了!”
  沈婠接过杯子,一口气全喝光了,竟还不解渴,春儿忙又倒了一杯给她,她一连喝了三杯,才觉得不那么渴了。
  “春儿!”沈婠的声音有些嘶哑,她轻轻的问道:“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被她们灌下毒药之后就沒有知觉了!”
  春儿面容悲愤,用非常难过的语气说:“那日我明白小姐给我的提示,就到太医院寻孙太医,孙太医立马就随奴婢赶來了,可是……那两个可恶的女人,竟然不让孙太医给小姐诊治,我当时急坏了,只好到寿安宫找皇上,在门外被拦下來,幸好遇到了石公公,不然的话……”说到这儿,春儿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沈婠握住春儿的手,春儿勉强克制住情绪,继续道:“我和皇上赶來的时候,孙太医头破血流的在为小姐施针……”
  “头破血流!”沈婠愣住。
  春儿点头:“孙太医为了救小姐,不惜用头去撞桌子角,那两个……两位娘娘才沒有硬拦!”
  沈婠明白,这毒药是孙太医制的,当初这毒药毒死了姐姐,他肯定不会再让自己步姐姐的后尘,所以,他那里肯定会有解药,自己在被制住的情况下让春儿去找他,绝对是找对了,否则的话,就算请來惜尘,自己恐怕也早已毒发了。
  不由自主的,沈婠双手覆上自己的小腹,鼓足勇气问道:“我在昏死过去之前,看到我流了好多血……是从下面流出來的,春儿,你告诉我实话,我是不是……”
  春儿再也克制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來,断断续续道:“小姐,小姐……对不起,您千万别太难过了……皇上不让奴婢们说,可是……都是春儿太沒用,沒有保住您的孩子……”
  沈婠如遭雷轰,惊骇的一动也不动。
  孩子,真的有个孩子存在,不,那只是曾经存在,如今,他不在了……
  隔着被子的手紧紧握成拳,孩子,她还沒有感受到这个孩子的存在,竟然这么快就失去他了。
  珠帘声“哗啦”的响起,仿佛是有人走的太匆忙,还沒有等到宫人打起帘子就直直的冲了进來,转过屏风,大步而來的惜尘站在沈婠面前。
  众人纷纷跪拜,沈婠怔怔的望着他,來不及说什么?就被他一把拥入怀中,他紧紧抱住自己,拥得她快喘不过去來,而他一丝也沒有放松,只是紧紧的抱着,口中不停的喃喃低语:“婠婠,对不起,朕对不起你……”
  即便是杀了她全家,他也沒说过对不起。
  眼泪猝然滑落,很快流淌了满脸,在他的低语声中,她沒有发出声音,只是让泪水汹涌的流下。
  他发现她的异样,低头看到她默默流泪的样子,心里的痛更甚,却找不到任何安慰的语言,只能轻轻抚摸她的长发,一遍又一遍的说着那三个字。
  他们仿佛是一对少年夫妻,在为他们共同的第一个孩子沒能留住而心痛。
  落泪太多,沈婠喘着气哽咽:“孩子……”这两个字一说出口,心里的痛忽然扩大了许多,原本只是想着,孩子沒了,现在真的说出來,只觉得再也无法挽回,于是他从刚开始的默默流泪瞬间变成了嚎啕大哭。
  不管她之前多么讨厌楚惜尘,多么憎恨他,可是孩子是无辜的。
  她的亲人所剩无几了,为什么又要夺走她又一个至亲,而且是和她血脉相连的骨肉。
  惜尘的声音也沙哑了起來:“孩子还会有的,婠婠,我向你保证,我们还会有孩子的,一定会有的……”
  她不想听他的保证,她只想有人把孩子还给她。
  随着一声悲鸣,她哭着晕了过去。
  这一次的昏睡并沒有持续太久,沈婠很快醒來,而醒來,只意味着巨大的痛苦。
  惜尘亲自把扶起來喂她喝药,上次他这么喂她还是元宵节那次,她嫌弃他笨,让别人來,而这一次,她连嫌弃的话都不想说了。
  一边慢慢的喂她喝药,惜尘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一些话,他原本就很少说话,现在却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像拉家常似的,真是难为他了。
  他说快过年了,那些臣子们又开始忙着给自己送礼,还有互相送礼,他很奇怪他们哪儿來那么多钱送这么贵重的礼的,改天一定要好好查一下。
  平王在巴蜀又问他讨京城的三百个美女过去,他有时想平王的身体会不会垮掉。
  他还说贞茵动不动就來找他抱怨,他都快被这个妹妹烦透了,顿了顿,他又笑着说:“你不知道前一阵子西国又挑衅起來,被你二哥狠狠打了,全歼了敌军,很给朕扬眉吐气,你哥哥……朕应该谢谢你,向朕推举了这么好的一个人才!”
  沈婠终于有所触动,转过头看了他一眼,喝下最后一口药,皱着眉说:“好苦!”
  惜尘忙把蜜饯塞进她嘴里,她吃了几颗,忽然问道:“惜朝那边有战况回來吗?”
  惜尘一愣,立即说道:“惜朝他很好,不过战事恐怕沒法很快结束,今年怕是不能回來过年了!”
  沈婠缓缓点了点头,道:“他沒事就好……我已经失去了太多……”
  惜尘默默看着她,她冲自己扯了扯嘴角,惜尘在心底重重叹了一口气,抚摸着她的脸颊轻声道:“不管怎样,咱们先过完这个年,过了年,婠婠就十六岁了!”
  沈婠闭上眼,呼吸渐渐平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