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嫔的秘密(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一百六十章琪嫔的秘密(二)
  送走沈澜,沈婠对崔尚宫微微点点头,又对春儿和香茗道:“你们在宸宫中等候,本宫去去就回。”
  “是。”没有太多的疑问,婢女的职责就是听从皇后的指令。
  沈婠和崔尚宫一前一后走向缀锦宫,这座宫殿没有主位,住在这里的是被喻为“不祥之人”的琪嫔。曾经这里也住着冯才人,但因触怒沈婠和惜尘,被打入了冷宫。
  所以现在这里,只住着琪嫔一人。
  缀锦宫里空空荡荡的,连宫女和太监都很少,自从被喻为不祥之人后,琪嫔身边的宫女和太监动用自己的一切关系,调离了这里。剩下的除了素娥,便是没有银子没有办法离开这里的小宫女。
  素娥在宫门口等着沈婠,见到她之后,跪下行过大礼。
  沈婠对她的态度并不恶劣,但也没有了先前的温和,只是冷漠的问道:“琪嫔要见本宫?”
  素娥低着头道:“是。”
  沈婠没有再说话,抬步走了进去。
  琪嫔坐在窗边,窗台上放了几盆花草,昏暗的光线透过斑驳的疏影,照在琪嫔柔和的侧脸上,仿佛一朵衰败的粉荷。
  她挽着简单的发髻,只随意簪了一支玉石簪子,身上穿的依旧是雨过天青色的家常裙子。一点也不像这幽幽深宫里的妃嫔,倒像寻常人家的家妇。
  崔尚宫蹙了眉,轻咳一声道:“皇后娘娘驾到!”
  琪嫔这才转过脸,沈婠依稀看到她的眼圈有些红,眼角似乎还有泪。
  “臣妾参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万福金安。”浅浅的施礼,轻轻的称道。
  沈婠的嘴角弯了弯,她明白,让那个人死,一点也没有错。
  崔尚宫对琪嫔的态度十分不满,刚准备训斥。沈婠微微摇了摇头,缓步走到琪嫔身边,在她旁边的一张椅子上坐下。
  “听说,你要见本宫。”
  琪嫔慢慢站起来,垂首立于沈婠下首,低声道:“是。”
  沈婠扬了扬眉,问:“你怎么知道本宫一定就会见你呢?”
  琪嫔深吸一口气,缓缓道:“臣妾信娘娘,娘娘明知臣妾的罪过,却替臣妾隐瞒。还将素娥赐给臣妾,臣妾虽然不知娘娘的真正意图,但是娘娘不会让臣妾死,臣妾感激娘娘。”
  沈婠微笑道:“本宫知道九合香不是你能调配出来的,那么现在你是想告诉本宫,这东西是谁给你的吗?”
  琪嫔复又跪下,咬了咬牙,道:“不瞒皇后,那九合香,是裴妃给臣妾的。”
  沈婠敛容,静默几许,片刻才问:“为何你现在才说?为何当初皇上在时,你没有把事实说出来?”
  琪嫔双肩一颤,哭了起来,抢忍住哭声哽咽道:“皇后娘娘恕罪……在臣妾被娘娘叫去行宫之前,因这一年的秀女所剩无几,而太后却看上了臣妾。大约,是因为之前臣妾也曾承宠。因此,便让臣妾听从裴妃的意思。那么巧皇后娘娘施恩让臣妾去行宫伺候,裴妃很快找到了臣妾,告诉臣妾用九合香吸引皇上……
  臣妾本不想这么做,但是,裴妃却威胁臣妾,若臣妾不依言而行,就让裴大将军将在麾下效力的表哥处死!”
  沈婠早知一切的因果,都在琪嫔表哥身上,所以,当听到这些的时候,她并没有显出多大的意外。
  看了一眼素娥,素娥低眉顺目的站在一旁。
  沈婠叹道:“你也是个可怜之人,但……”她神色倏然收紧,厉声道:“这却不是你伤害皇上龙体的方法!你可知罪?”
  琪嫔深深拜倒,匍匐在地,道:“臣妾知罪,但求娘娘赐死,但只求……求娘娘为臣妾兄长报仇!”
  沈婠故作惊异,问道:“报仇?这是何意?”
  琪嫔的声音里带着仇恨,道:“臣妾刚刚得知,臣妾的兄长,已经战死……”
  沈婠冷冷道:“既是战死,那便与人无尤。”
  琪嫔猛的抬起头,控诉道:“不是的!一定不是战死的!娘娘,是裴妃知道臣妾对她无用,又怕臣妾指出她的罪证,所以处死了奴婢的表哥!娘娘,臣妾愿意为娘娘效犬马之劳,只求娘娘……帮帮臣妾吧!臣妾愿意向皇上坦白,只要皇上肯除掉裴家的人!”
  沈婠看着她,唇边泛起冷漠的笑——原来,是恨啊!
  不管那人到底是怎么死的,在琪嫔的心里,他一定是被裴家的人害死的!
  她必定,是对那人情深意重了!
  一切,果然都在她的掌握中!
  沈婠弯腰扶起她,叹道:“并不是本宫不想帮你,只是……如今裴家愈发独大,裴大将军重伤西国国主,皇上更为倚重他。同时,裴妃也会因为她父亲的原因,更加受到尊重。”
  沈婠的声音尽是无奈的酸楚:“而本宫虽有皇后的头衔,却无那样庞大的靠山,因此,本宫帮不了你。不妨实话告诉你,就算本宫告诉皇上,那九合香是哪里来的,皇上也不会惩处裴妃。”
  琪嫔一怔,又瘫倒了下去,喃喃道:“难道……难道就真的没有法子了吗?”
  沈婠看着她,忽然间涌起一层悲哀,这个可怜的女子,当初——就不该入宫选秀,也许,和她的表哥在一起,能过上安安稳稳的普通日子,到也比现在天人永隔的好!
  即便如此,沈婠也不曾后悔,不曾后悔让哥哥杀死了琪嫔的表哥!
  既是成大事者,又何必在意这区区一条人命!
  何况,琪嫔你真的以为,本宫会原谅你用你柔弱的外表来欺骗本宫的手段吗?你破坏了本宫在后宫的独宠格局,本宫怎会轻易的饶恕你!
  低低的长叹一声,轻轻拍了拍琪嫔的肩,道:“罢了,本宫过几天就叫人放你出去,你也别总是在这里胡思乱想的了。”
  刚转身准备离去,就听到身后“咕咚”一声,素娥呼道:“小主,小主你怎么了?”
  沈婠回头一看,琪嫔脸色苍白,晕了过去。
  微一蹙眉,叫来外面那个吓得发抖的小宫女道:“你速速去太医院传本宫的旨意,请孙太医过来给琪嫔诊脉。”
  素娥扶着琪嫔到床上休息,沈婠道:“不知是伤心还是不甘,或许,两者都有吧!素娥,你在此好好照顾琪嫔,有什么事,就去宸宫告诉崔尚宫。”
  “是。”素娥应了声,见沈婠要走,慌忙上前又道,“娘娘,奴婢的妹妹彩霞……”
  沈婠笑了笑道:“难道你还不明白吗?琪嫔对裴妃没了利用价值,裴妃便除去了她的表哥。而你对太后也没了利用价值,太后自然不会放过你的妹妹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