赐婚十二(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一百六十二章赐婚十二(一)
  沈婠见她呆愣,皱眉道:“快去啊!雪玲死的时候你也在场,像她那样躺好!”
  画之虽然不明所以,但看她神情严肃,知道此事事关重大,不敢怠慢,当下便躺在了床上。
  沈婠道:“你还记得雪玲临死前,想要告诉我们,是谁给她蜀葵的香包吗?那时候她用手指着窗外……老师,麻烦你站到外面,就站在这扇窗户下。”
  崔尚宫依言出去,沈婠又对碧莲道:“将所有的宫灯都点亮,要亮如白昼!”
  碧莲迅速带人把屋内和屋外的灯都点亮,沈婠望着躺在床上的画之,问道:“你往外看,能看到崔尚宫吗?”
  画之极力向外看去,却怎么也看不清,无奈道:“这室内的宫灯比外面亮,是看不到外面的,娘娘,您这是怎么了?”
  沈婠冷笑道:“雪玲死的时候,里面也是一样这么亮,外面也是一样这么暗,可是,她怎么会看到窗外的人呢?”她忽然笑了起来,笑的无比凄楚,崔尚宫在外听的心中难过,忙进来扶着她。
  沈婠道:“我们当时都错了!雪玲根本没看到外面有人,她所指的,不是窗外,而是窗上这朵剪纸!”
  众人顺着她的目光看向窗户上的剪纸,剪纸的颜色已经褪了,不再鲜艳,而是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灰色。
  剪纸不是什么花鸟样式,而是一个字——一个“福”字!
  “福?”崔尚宫和画之同时念了出来。
  “和‘福’字有关的……天呐!”画之仿佛突然想起,顿时惊得张大了嘴巴,“是……是她……”
  沈婠嘿嘿冷笑道:“不错,就是她!将蜀葵给雪玲的人是她!让雪玲将消息泄露给庆妃的也是她!还有……杀死芳婕妤的也是她!枉我自作聪明,以为她为娴雅仗义执言几句,就觉得她是个可用之人了!我真是大大的糊涂!我竟是忘了,她是姓姚的!她是和太后一家的!”
  方才在缀锦宫,琪嫔在她耳边低语:“太后要我效忠之人,不是裴妃,而是杀死芳婕妤的真正凶手——姚容华!”
  姚容华,姚丝莹!
  沈婠心中的姚丝莹,一直端庄有礼,进退有度。
  她不争宠,不投靠任何一方妃嫔,对太后也没那么亲近。
  可是,就是这份矜持,让沈婠不那么讨厌她!
  就是在宸宫外与庆妃的争锋相对,让沈婠觉得她还算是个正直的人!
  这份好感,让沈婠将她连升两级!让沈婠觉得她是可用之才,放在身边好好培养!
  没想到啊没想到,这样一个被沈婠认为“正直”的人,却是杀害娴雅姐姐的真正凶手!除了娴雅和芳婕妤,还有谁呢?还有谁是她算计的人呢?
  会不会,也包括沈婠自己?
  “姚容华深藏不露,连本宫都被她蒙在鼓里!今日这一发现,万不要泄露出去!对于她这样的奸诈之人,必当一击即中,否则,只怕打蛇不死反受其害!画之,你明白吗?”
  画之犹在惊魂当中,听了沈婠的话死命咬住嘴唇,唇边都渗出了血迹,这才颤声道:“是!”
  沈婠握住她的手,轻轻捏了捏。
  画之苦笑道:“我只是没想到,竟然会是她!平日里,她与我们相处的那么好,无事时还经常来走动走动,就在景怡宫里,谈笑风生打发时间。可是,这里住着被她害死的娴雅姐姐啊!难道她就一点也不害怕?一点也不觉得愧疚吗?我现在想想她的笑脸,我都不寒而栗!”
  沈婠道:“这样的人,我们更该提防才是。画之,你要小心,别在她面前露出破绽来。她是太后家的人,我不好轻易对付,所以,没有必胜的把握,我不会除掉她。”
  画之重重的点了点头道:“你放心!为了娴雅姐姐,我就算忍着恶心,我也与她周旋到底!”
  沈婠别过画之,这才回宸宫去。
  走到门口,春儿和香茗慌忙迎出来,急急道:“娘娘总算回来了,皇上等了好一会儿了。”
  沈婠站定了,深吸一口气,将所有的情绪隐藏在心底,面无表情的走了进去。
  惜尘坐在黄花梨木椅上,轻轻用手指关节敲击着桌面,看到沈婠进来,泛青的脸色总算舒缓了一些。沉声问:“去哪儿了?”
  “去了琪嫔那里。”沈婠并不隐瞒。
  惜尘微微皱眉,道:“她既是不祥之人,你去看她做什么?”
  沈婠在他旁边坐下说:“琪嫔愿意招供了,她是受了某人的威胁才给皇上蛊惑的,那人便是……”
  “朕知道,但朕不能将她怎样。”
  意料之中的回答,沈婠无所谓的笑了笑,裴大将军一定又问他要封赏了!这次是爵位,是地,还是数不尽的金银珠宝呢?
  似乎知道沈婠在想什么,惜尘说:“过两日中秋,朕要晋封裴妃为一品贤妃。”
  沈婠心中大惊,却也很快明白,这是裴大将军要的,不是惜尘真正想给的!
  盯着他,说:“另外,琪嫔有些不舒服,我去看她时顺便请了太医过去。”
  惜尘侧首看她,她轻轻叹道:“结果,太医告诉我,她怀孕了。”
  沈婠一笑,状若无意的说:“还没恭喜皇上呢!宫里总算有好消息了。”
  惜尘依旧盯着她,仿佛没听到她说的话。
  沈婠道:“皇上是高兴坏了吗?怎么不说话?”
  惜尘收回目光,正视着面前的金砖,问:“确定了吗?”
  沈婠正色道:“是,孙太医的脉,我又在旁边看着,应是无错的。”
  惜尘淡漠的说:“明日请院正和左院判再请一次脉吧!”
  沈婠点头,又道:“既然琪嫔已经有孕,那就没有不祥之说了,明日,就放她出来吧?”
  惜尘淡淡道:“随皇后的意吧!”
  沈婠笑道:“另外,有孕的妃嫔该晋位的,琪嫔虽然才晋封不久,不过按理……”
  “随皇后的意。”惜尘打断她。
  沈婠怏怏不语,惜尘却道:“皇后似乎对琪嫔的身孕特别上心?”
  沈婠又笑:“宫里能添丁,我做皇后的能不上心么?皇上莫要忘了,这些孩子生下来,都要正经叫我一声母后的!”
  惜尘忽然站起身,站到沈婠面前,一个横抱抱起她。沈婠不及惊呼,惜尘已将她抱到内室,俯身在她耳边呢喃:“连仅仅承宠几次的琪嫔都这么快就有了,婠婠承宠最多,为何还没有?婠婠,你何时也给朕添丁呢?”
  沈婠惊慌不已,想到身上那个带着寒性香料的荷包,心中又是恐慌怕他发现,又是冷酷的得意:我永远也不会再为你生下任何一个孩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