赐婚十二(三)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一百六十四章赐婚十二(三)
  手中的筷子拿的不稳,滑落到桌面上,水晶月饼也掉到桌面,滚到了地上,摔碎了。
  春儿呆呆的望着一动不动的沈婠,不知所措的站着。
  香茗走过来轻轻推了她一把,指了指地上。春儿忙道:“我这就收拾了。”
  “你说给十二爷赐婚了?是哪家闺秀?”沈婠平静的问。
  春儿刚蹲下身子,听到她问,又站起来,搓着衣角,咬了咬牙,道:“是给那个妮卡!娘娘,待会儿皇上回来,您求皇上收回成命吧!那个妮卡这么坏,怎么能做逸王妃呢?她要是做了王妃,就可以每天进宫,到时候,她再伤了娘娘怎么办?”
  沈婠依旧怔怔的,不是因为什么妮卡,而是……而是惜朝他,终是要成婚的了!
  从此以后,他不再是自己的,他要归为另一个女人所有了!
  依稀记得他在孔明灯上的题词——今生既定,此生不换!
  此生不换吗?真的能此生不换吗?
  错了,一切都错了!
  沈婠不再是惜朝的,惜朝也不再属于沈婠了。
  可,却是我先负了他,是我先负了他啊!
  心中酸涩难忍,仿佛如鲠在喉。
  想哭,却哭不出。
  端起酒壶,壶中酒香清洌,仰起头,直直的灌进口气。
  “娘娘!”香茗和春儿失声惊呼,忙上前抢下她的酒壶,酒气直冲上来,沈婠“哇”的一声吐出,眼泪顺着酒意,汹涌的流淌出来。
  “快去叫太医!”香茗对春儿大声说道。
  春儿心中也是难受至极,看沈婠吐得狼狈,赶紧跑了出去。
  香茗将沈婠扶到床边,拿了脸盆来让她吐。可是沈婠并未吃多少东西,因此吐的不多,到了最后只是一个劲儿的呕酸水。
  香茗一面抚着她的背一面低声道:“娘娘,您是皇后,您要活着。十二爷是王爷,他也要活着!”
  沈婠只觉得香茗的耳语朦胧,胸口发闷,遥遥倒在香茗的肩上。
  孙太医被请来时,香茗已将秽物打扫干净了,又重新燃上香料。沈婠换了衣裳躺在床上,呼吸平顺,半睁着眼。
  诊脉过后,孙太医正准备起身开药方,沈婠倏然掀开床帏,盯着他。他吓了一跳,忙低下头跪着。
  “你知道该怎么说,怎么做。”沈婠低低道。
  孙太医身子一颤,道:“是。”
  春儿在外面等的焦急,见他出来,忙问:“娘娘怎么了?”
  孙太医看着她,有些欲言又止,最后只好说:“微臣去开些温补的方子。”
  春儿看他支支吾吾的,气呼呼的对香茗说:“他这人怎么这样?我还想问娘娘是不是有了呢!”
  香茗睨她一眼,道:“别乱说话。你跟着去拿药吧。”
  春儿吐了吐舌头,只好跟着去了。
  香茗看着春儿的背影摇了摇头,想这丫头总是这么直来直去的,像个孩子一样!
  转身刚准备回殿中去,却见面前人影一闪,还为看清,就觉头脑昏沉,晕了过去。
  “你这是做什么?”恍惚间有熟悉的沉闷声响起,倒下之前,似乎看到了明黄龙袍的一角。
  “没什么,我可不想被人看到。”说话的是妮卡,手中拿着一个像火折子一样的东西。
  惜尘淡淡看了她一眼,道:“进去吧。”
  妮卡跟在惜尘身后,走进内殿,沈婠躺在床上,听到脚步声,睁开眼一看是惜尘,奇道:“皇上怎么来了?”话未说完,就闻到一股异香,心下暗道不好,便觉手脚无力,头脑昏沉。想要开口却说不出话来,惜尘的面目渐渐模糊,沈婠也晕了过去。
  惜尘将放在鼻中的东西拿出来,对妮卡说:“可以开始了吗?”
  妮卡嘟囔一声,将沈婠的身体放平,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盒子打开,又拿出一把小刀,在沈婠的手指上开了个口子。
  盒子里的东西很奇怪,像蚕不像蚕,像虫子又不像虫子。妮卡将它点燃,散发出怪异的香气。
  妮卡并指按住沈婠的肩膀,缓缓下推,沈婠手臂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蠕动。顺着妮卡的手势,那东西渐渐到了手指的伤口处,这才露出一个头角。竟是和盒子里一样的东西。
  大概是受到香气的蛊惑,那东西自己从沈婠的指尖爬出,落到了盒子里。
  妮卡关上盒子,香气消失。
  “好了,血蛊已经被我取出来了,以后她再见到十二,就不会心痛了。”妮卡把盒子放在怀里,淡淡的说道。
  惜尘用绢子缠住沈婠流血的伤口,问道:“她还有多久会醒?”
  妮卡说:“我走了她就会醒。”
  惜尘看了她一眼,道:“我们之间的交易,就此结束了。”
  妮卡笑着说:“结束了!君无戏言,你既然已经给我和十二赐婚,我还担心什么!他们就算见面,我也没什么好怕的了。”
  惜尘嘲讽似的笑道:“不过,就算朕给你们赐婚,十二也未必会拿你当妻子看待。”
  妮卡撇了撇嘴,说:“我不在乎,既然是他的妻子了,哪怕有个名,我也无所谓!反正,接下来我有的是时间让他对我回心转意,哼!”
  惜尘收回目光,看着沉睡的沈婠,又道:“婚期在一个月以后……”
  “不行!那太迟了!”妮卡叫道,“你们北人不是说什么夜长梦多吗?我也怕夜长梦多!”
  惜尘冷哼道:“时间太仓促,妮卡姑娘不怕委屈了自己吗?”
  妮卡叹道:“什么委屈不委屈的,我只要能做十二的妻子就好,那些虚礼,有什么意思!”
  惜尘想了想说:“那么,就十天之后吧,再早,恐怕也来不及。”
  妮卡也想了一会儿,大概觉得太早也不适合,便道:“好吧,那就十天之后!”
  惜尘又嘲笑道:“难道你就不怕十天之后是个不好的日子,不宜嫁娶?”
  “呸呸呸!我定的日子,怎么可能不宜嫁娶!就算不宜嫁娶,惜朝,我是嫁定了!”妮卡顿足,气恼的说。再看惜尘只专注的看着沈婠,冷哼一声,愤愤的走了。
  果然,妮卡一走,没过多久沈婠就醒了过来。
  “出什么事了?”沈婠警觉的看了看四周,又看到了自己的手指,“我的手怎么……”
  惜尘轻轻抚了抚她的脸颊,柔声道:“没什么事,我听说你不舒服,回来看看你。你睡吧,朕陪着你。”
  沈婠满腹孤疑,可是仍觉头脑晕晕的,今夜疑云密布,伤心满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