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家·乱(三)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一百六十七章裴家·乱(三)
  其实只是一局棋的时间,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
  当沈婠因为心烦意乱失去最后的黄兔时,小石子满面喜色的走了进来,他只说了两个字:“胜了!”
  惜尘依旧沉稳,不去问小石子,反而对沈婠道:“朕记得以前婠婠与父皇下棋,连父皇都夸过你的棋艺精湛,今日怎会输的如此惨淡?”
  沈婠叹道:“关心则乱,皇上明白的。”
  惜尘却笑道:“是关心十二弟的安危,还是叛军能否攻入皇宫呢?”
  沈婠一时语塞,惜尘却向她伸出手,道:“走,我们一起去看如何胜了。”
  沈婠看了看他的掌心,将自己的手递过去,掌心温暖。
  小石子跟在帝后二人身后,一边走一边喜上眉梢的说着战况:“叛军本欲拿逸王做人质,谁知十二爷他竟与沈将军里应外合,到把叛军弄了个措手不及。听说困在王府的人也无事,先头忠王装醉,却是偷偷出去调兵遣将了,又有逸王妃的无色无味的毒粉,把守在王府的叛军迷了个昏天黑地的!城外虽有重兵攻城,却不知哪里来的神兵相助,把他们给制住了。”
  “是老六。”这时,惜尘才淡淡的开口。
  沈婠惊道:“老六?莫非是清王?可他不是……”
  惜尘道:“他的确放浪形骸,四处游荡,但是他的行踪朕从来都知道。三天前,朕给他去了密信,让他带足人马,留在京城附近待命。他这几年四处游历,总不会都结交一些文人墨客的。你还记得,当年他在围场中,一箭射死两只海东青吗?”
  沈婠吸了一口气,叹道:“记得,臣妾虽年纪尚幼,却也是佩服清王的箭法的。”
  惜尘冲她笑笑,说:“那时候你有金弩在手,值得你甘心佩服的,大约也就六弟一人吧?”
  沈婠苦笑道:“虽佩服清王的箭法,却不及如今佩服皇上的雷厉风行。皇上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部署的?”
  惜尘看着她的小腹道:“从还在西郊行宫时,朕得知你有了身孕。”
  沈婠莞尔一笑,她明白了,惜尘和贤妃这么多年夫妻,自然都了解对方的为人。
  沈婠一旦有孕,贤妃会觉得惜尘很有可能不再有立皇长子为太子的打算,即便不知道沈婠此胎是男是女,但她都不会冒这个险。
  而惜尘也知道,贤妃不会放过沈婠和这个胎儿,当消息传至西陲,裴大将军爱女心切,一定不会就这样将太子之位拱手让人!
  所以,早在上个月,双方都开始各怀心思,准备搏杀了。
  越来越接近宫门,沈婠脸上的笑意也越来越明显,当她听到惜尘那样说的时候,她淡淡的回了句:“可是皇上,臣妾并没有怀孕啊!”
  惜尘忽然站住,神色复杂的看着她。
  沈婠也站住,回以最灿烂的笑容:“皇上,太医也曾给臣妾诊脉,臣妾并没有怀孕,只是普通的胃疾罢了。加上天热,臣妾又不耐暑,所以会犯困,反酸,腰肢酸痛……”
  说完这些,她幽幽转身,继续向宫门口走去。
  惜尘站在她身后,终于叹道:“原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却还有人在黄雀之后!”
  沈婠冲他妩媚一笑,拉起他的手,一起走到宫门,看到被绑住的裴大将军。
  “裴大将军战功赫赫,戎马一生,如今却败在一个女人手里,真是可悲,可叹。”沈婠如此叹道。
  裴大将军“啐”了一口,瞪着惜尘骂道:“昏君!我裴家为皇室立国汗马功劳,如今你为了一个女人和我作对,你这个昏君,你迟早死在这个妖女手中!”
  “死到临头还敢嘴硬!”沈婠冷笑。
  裴大将军又瞪着沈婠骂道:“妖女,祸国殃民啊,妖女!皇上,您若还念在裴某为北朝有功的份儿上,我死后不要安葬我,砍下我的头颅,我要亲眼看着这个妖女是怎么杀了你的,哈哈哈哈!”
  沈婠冷眼望着他,惜尘清冷的说道:“关入大牢,着刑部议罪。卫子风,你率人查抄大将军府,若有朝中大臣来往密信,一律将人拿下!”
  那一夜,京城里所有的商户都早早关了门,大街上到处是官兵拿人。大臣们所住的长乐坊也到处充满了危险的信号。
  一时间京城里人人自危,生怕与叛军扯上关系。
  而皇宫里,也蒙上了一层阴影——刚刚才晋封的贤妃因为叛乱被废,皇长子交由皇后抚养。
  就像送庆妃一样,沈婠也盛装前去送了裴氏。
  “皇上说了,念你养育过皇长子,留你一具全尸。”沈婠优雅的说道。
  “贱人,你不得好死!”裴氏仿若疯妇,要冲上前去,却被沈婠抬手握住她的手腕,狠狠摔在了一边。
  “你以为还是当初吗?你以为你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妃子,而我是那个端茶送水的宫女吗?”沈婠冷笑起来,轻蔑的看着曾经不可一世的裴妃现在这副落魄的样子。“果然比庆妃临死前也好不到哪儿去呢!”
  裴氏干脆坐在地上,冷冷说道:“你有什么好得意的!不过仗着生了一副好皮囊!皇上被你迷得鬼迷心窍,才会那么对我……要是你没有怀孕,我就不会走到这条路上,沈婠,这一切都是你逼的!”
  沈婠的唇角微微上扬,轻轻说道:“谁说我怀孕了?我确实……没有怀孕啊!”
  裴氏错愣片刻,忽然面色扭曲,猛然从地上爬起来,要扑向沈婠。沈婠一抬脚,踢在她的小腹上,她顿时疼得跌倒在地号啕大哭起来,哭着哭着,她却又开始笑,笑的无比凄厉。
  崔尚宫低声道:“她莫非是疯了吧?”
  沈婠却道:“不管疯没疯,她都是要死的。”
  裴氏趴在地上,又哭又笑,叫道:“你竟然没有怀孕,你竟然没有怀孕!哈哈,可怜我机关算尽,赔上了身家性命,竟是为了一个不存在的龙胎,哈哈哈哈!沈婠,你狠,你好狠!这一切,都在你的计算之中,是不是!”
  沈婠含笑道:“是,你说对了,这一切,都在我的计算之中。包括你们父女谋反,我只是没想到,楚惜尘的动作也那么快,我总以为,你们会两败俱伤,谁知道,你们裴家的人,这么没用!
  先让你发现我‘怀孕’,再让楚惜尘也知道,可我就是不让太医来诊脉!就算来了,也是含糊其辞。你们都以为我是害怕这个孩子被害死,但其实,根本就没有这个孩子!
  你把这个消息告诉你父亲,以为神不知鬼不觉,但你并不知道,我哥哥早就在你父亲安插了眼线,所以,当我哥哥来信问我时,我就成功了一半!我告诉他让他提防你父亲,一面保持距离,另一面却也要让他放心。哥哥把你父亲的部下弄得一清二楚,哪些忠心哪些异心,三天之前,那些忠心的部下就被换去了!可怜你父亲还做着让你当太后的美梦呢!”
  说完这些,沈婠总算舒服了点儿。
  裴氏含恨道:“沈婠,你的确够狠,我斗不过你!我输得一败涂地!不是因为我蠢,而是因为你实在太狠了!”
  “忘了告诉你,那张药方也是我让孙太医故意遗落在太医院的,若是不然,你怎么会这么快就急着动手呢?”沈婠笑嘻嘻的说着。
  裴妃仰天大笑道:“事到如今,我还有什么可说的,我以为我是死在皇上的手上,那我至少心里还好过一些。可是,竟是你!一切竟都是你!”
  沈婠从怀中掏出一个精致的蓝色瓷瓶,叹了叹,道:“当初我送庆妃的时候,她不肯喝我手里的毒药,非要撞得头破血流不可。你可不要也那么傻,撞成那样,丑死了。”
  裴氏看到那个小瓶子,身子往后缩了缩,摇头道:“不,我不要喝那个……对了,圣旨呢?皇上赐死我,一定会有圣旨的!”
  沈婠冷冷道:“没有圣旨!”
  裴氏指着她骂道:“我就知道是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皇上没有要我死,是你要我死,对不对!”
  沈婠恨恨道:“不管谁要你死,你今日非死不可!”
  “我不,我不……没有圣上的圣旨,我不要死!”
  沈婠怒目瞪着她,忽然道:“去把皇长子叫来,让他看看他母妃现在这个德性,像不像一个疯子!”
  “不要!”裴氏尖利的叫道,“不要让平儿看到我这副落魄的样子,不要……平儿,平儿……为娘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啊!原本想给你天下最好的,最尊贵的,现在,却害了你,为娘害了你呀!”
  沈婠又将瓶子递过去,道:“不想平儿有事,你就乖乖把这瓶毒药喝下去!”
  裴氏呆呆的看着那瓶药,问沈婠:“平儿现在在你那里?”
  沈婠有些不耐烦:“是。”
  裴氏又看着那药,一狠心,说道:“沈婠,我可以死,但是你要答应我,好好照顾平儿,他不过是个孩子,他是无辜的!”
  沈婠唇边泛起残酷的冷笑,道:“你也知道孩子是无辜的吗?那么当初,我的孩子不也是无辜的吗?”
  裴氏颤抖着嘴唇说:“那是太后和庆妃,不是我……就当是我临死前的愿望吧,皇后娘娘,我求求你了,好好待平儿,我求你了!”说着,她一下又一下的磕头,直磕的头破血流。
  沈婠把瓶子放在她身边,说:“你死,我自然会好好待平儿。”
  裴氏停下磕头,看着那药瓶,又抬头看了看沈婠,说了最后一句:“我死,你好好待平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