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意(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一百七十二章杀意(二)
  原本准备三日后回宫的皇后,却忽然提前到今日回宫,而在路上快马加鞭不敢耽搁,只用了半日时间便回到了宸宫。
  沈婠回到宸宫的时候刚刚晌午,温暖的太阳慵懒的照耀着大地,秋天的午后没有太热,也不会太冷。仿佛每一个和煦的日子,总给沈婠带来一些灾难。
  一群人簇拥着皇后走进大殿,跨过门槛,殿内依旧干净明亮。沈婠却不在此多做停留,也没有回内殿,而是径直去了偏殿的厢房。
  那里是下人住的地方,崔尚宫想要阻拦,但看到沈婠那气势汹汹的样子,不敢上前,只好紧随其后。
  刚走到门外,就听到低低的哭泣声。
  沈婠蹙眉,推开门,看到床榻上躺着一个人,旁边是一个小太监。那小太监回过头看到沈婠,顿时仿佛看到了救命的稻草,连滚带爬的爬到沈婠脚边,断断续续的说:“娘娘,皇后娘娘……您可回来了,您终于回来了!”
  床上的人仿佛也听到了,卖力的侧过身子,想要看清楚来人是不是他的皇后。沈婠看清楚,床上的人正是宸宫都监贵喜!
  沈婠一阵心惊,问道:“喜公公这是怎么了?”
  那小太监是贵喜的徒弟,名叫小路子,他边哭边道:“娘娘去了着几天,忽然有一日,太后将师傅叫了去,问了一些事,也不知怎么师傅他就触怒到太后她老人家了,当场就让人把师傅狠狠打了四十大板!也不让请太医,奴才好歹求了一点药来,这才让师傅撑到了现在……”
  沈婠一个跨步走到床榻边,贵喜趴着,用力转过头看向沈婠,口中说些什么。沈婠俯下身,这才听清他说的话。
  “太后已经知道……大小姐留在宫中的人员名单……有人查了出来,出卖了我们……”
  沈婠心中大惊,她听香茗说过,为了防止有人反水,这些人员都不知道彼此的身份,可是现在一定是有人觉察了什么。或者,是查出了什么,所以,向太后告发了吗?
  “是谁?是谁出卖了你!”
  贵喜吃力的摇摇头,说道:“这个,奴才不知……但,除了奴才,还有几个宫女太监被责罚,储秀宫的碧珠,景怡宫的碧莲……还有奴才就不知了。太后将奴才叫去,就是问奴才……大小姐留在宫中还有哪些人,奴才怎么会背叛沈家呢?所以奴才没说,可是太后她……她还是知道了……奴才伺候了大小姐,又能伺候小姐您……奴才没有背叛沈家,奴才……死而无憾,只是……娘娘您要小心,小心太后……小心……”拼着最后一口气,贵喜一直让沈婠小心,一直说自己没有背叛,他死而无憾……
  沈婠狠狠攥紧拳头,看着贵喜的头垂到床榻上,眼睛却没有闭上。她的心仿佛被一把剑狠狠划过。太后,又是太后!
  小路子在一旁撕心裂肺的哭着,沈婠伸手将贵喜的眼睛闭上,低声说道:“贵喜,你瞑目吧!我会小心太后,我也知道你没有背叛沈家!放心,我会为你报仇,伤害沈家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太后?太后又怎样!
  皇帝?皇帝又如何!
  你们这对可恶的母子,害了沈家那么多条人命,害的沈家家破人亡,我却还要面对着仇人强颜欢笑!还要在他身下承欢!
  我恨你们,我很你们!
  有人匆匆来过,崔尚宫听到禀报后连忙告知了沈婠:皇上来了。
  “好好安葬贵喜公公……”说完这句话,沈婠走出偏殿。
  收拾起所有的情绪,走出偏殿的时,沈婠慢慢换上一副恬淡的模样。
  皇后回宫的消息很快传到了乾宫,惜尘奇怪的过来看望她,果然见她风尘仆仆,并且脸色不是很好,有些苍白。
  “婠婠这是怎么了?回来的如此仓促,而且脸色似乎不太好,可是因为赶路身体不适了?”
  沈婠满腹心事,深深恨意,但却露出温和的笑容,说道:“在外面太久,有些想念圣上了,因此这样着急的赶回来,只是想见到陛下。”
  惜尘眼中闪过一丝诧异,沈婠这样的表现,似乎有什么心事。她从不会对自己这样,一旦这样,必定有什么事发生了,但她却不会对自己坦白。
  轻柔的摸了摸她的发丝,道:“你一定是赶路赶得太累了,先休息一会儿吧,晚上朕再来看你。”
  沈婠着急自己想要见的人想要知道的事,对于惜尘这样就走并不多做挽留,只是浅浅一笑,道:“是,臣妾先行休息,过一会儿再和皇上一同用晚膳。”
  惜尘点头,看了一眼有些凌乱的行李,大概知道她回来的确实着急,这些东西也没有收拾。可是细想最近宫中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不觉疑云满腹。
  楚惜尘一走,沈婠就换了脸色,对崔尚宫道:“去景怡宫把端嫔请进来!”
  宸宫中人个个屏气凝神,都不敢大声说话,他们觉察到了皇后的怒气,
  很快,崔尚宫将画之请来,画之的眼圈红红的,行过礼之后,默默不语站在一旁。
  沈婠沉声问道:“我不与你多说别的,只问你,你宫中的碧莲,可是犯了太后的忌讳?”
  画之被这样一问险些哭出来,她咬着牙道:“没有这回事,皇后,你是知道我的,从不出去和人结怨,都是在自己宫中度日。平时就和几个丫头逗闷子打发时间。碧莲也是个不好惹事的人,好端端的,怎么会犯了太后的忌讳呢?”
  沈婠强压怒火问道:“那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画之想了想说:“那日来的蹊跷,太后平时从不召见我们,不知怎的会召了碧莲去,我等了有一会儿,着人去寿安宫看看,谁知回来的人告诉我……太后责罚了碧莲,打了几板子,当场就仗毙了!”说到此时,她忍不住哭了起来。
  当场仗毙?太后不是礼佛之人吗?她不是最慈悲心肠的吗?竟然将活生生的一条人命当场仗毙了?
  是了,一定是逼问碧莲她的同僚还有谁吧?碧莲不肯说,于是,就下狠命打死了她!
  那么碧珠呢?碧珠又怎样了?
  碧珠一直在教导明妃礼节,太后不会连她也不放过吧?还有小石子,他毕竟是内宫总管,难道太后连皇上的脸面也不顾了?他们一定不会死,一定不会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