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后·薨(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一百七十七章太后·薨(一)
  姚容华和至善在宫中私会一事的确没有再宫中引起多大的波澜,但画之还是不肯放过这个机会,再三向沈婠进言,而沈婠只是淡淡的说:“不要再提这件事了,我绝不会让表哥牵涉其中的。至于姚容华,我会另外想法子治她!”
  皇后寿宴结束,亲王又该回去了。
  至善离开的时候,沈婠见到他说:“表哥,那一晚的事,我已不想再深究。表哥以后也不会有很多机会接触宫廷,也许……不会再有机会接触姚容华。”
  至善的念珠滞了滞,悠悠叹道:“原来平僧与她真的见过,只是未曾存于记忆罢了。阿弥陀佛,表妹你在宫中好好照顾自己,平僧告辞。”
  沈婠目送他远去,浅浅的阳光照在他清瘦的背影上,沈婠心底无端的难过,却在心中暗暗发誓:表哥,我们很快就能重聚,很快!
  至善走后,清王依旧选择了云游四方这一条路,平王留下了那二十个巴蜀美女,沈婠并没有过目,全都把她们交给内务府酌情安排。
  这一日天气晴好,沈婠在御东苑里散步,她很喜欢在化雪的时候,看到阳光融化那些冰凌,白雪变成半透明色,一滴一滴的滴落晶莹的水珠,见证整个雪化成水的境界。沈婠觉得无比惬意。
  偶然瞥到有紫色的身影向这边走来,定睛一看,却是惜朝。
  香茗等已跪下请安,惜朝看了看沈婠,示意她们起来,自己又向沈婠行礼。沈婠含笑道:“王爷免礼,王爷也有兴致到这儿来?”
  惜朝无比庄重,仿佛他们之间只是皇后和亲王。“远远看见皇后娘娘在此,所以过来向娘娘请安。”
  沈婠点点头,对崔尚宫使个眼色,崔尚宫便带着宫人们都远远站开。
  惜朝和沈婠一起沿着松柏缓缓走着,沈婠问道:“你是有话要对我说吗?我瞧你那日的神色不太对。”
  惜朝停下,仔细看着沈婠,沈婠也看着他。他不解的问:“你现在,可还有心痛的感觉了?”
  沈婠楞了一下,说道:“并没有啊!之前那痛的也奇怪,现在……已好久不痛了,你问这个何意?”
  惜朝总算放下心来,看来沈婠身上的蛊已经解了,自己不知道,所以一直不敢正面和她接触,这也是为什么妮卡没有告诉自己的原因。可是为何,妮卡会将沈婠身上的蛊毒解了呢?
  虽然想不通这个,但只要阿婠不再痛苦就行,虽然自己身上的蛊还没解,但……一想到这个,心底又隐隐作痛。面前的沈婠,依旧如斯美丽,夜深人静的时候,想到这张脸孔,心里那条蛊虫,又在蠢蠢欲动的撕咬着心脏。
  沈婠见他不说话,便问:“新婚还愉快吗?”
  惜朝笑道:“这都好几个月了,早已过了新婚。”
  沈婠尴尬的笑了笑说:“瞧我这记性,那你……你们,过的好吗?”
  惜朝仿佛是极认真的想,然后才说:“好。”
  沈婠听到那个字,心里沉沉的痛,一面却又恨自己,难道不希望他们过的好吗?就像表哥希望自己过得好一样,惜朝他们过得好才是最好的啊!
  极力浮上一丝笑容,对惜朝道:“好好对妮卡,她很爱你。”
  惜朝深深望着她,点头道:“我会的。”
  两人不再多说,仿佛一旦开口心里的痛就会漏出来。惜朝很快告辞,沈婠呆呆站着,一直看他走远,再也看不见为止。
  一转身,却看到姚容华站在拐角处,沈婠心中一冷,不知她已经站在那里站了多久,她和惜朝的话又被听去了多少。
  姚容华已向她走来,柔柔的一笑,道:“娘娘不必多疑,臣妾刚才什么都没看到。”
  她这样说,沈婠反而提起了心,盯着她问:“容华妹妹有事?”
  姚容华笑道:“没什么事,就是想和皇后娘娘说说话。”
  沈婠冷冷道:“本宫不想说话了。”
  姚容华急道:“臣妾只是想和皇后娘娘说些至善大师的事。”
  沈婠蹙眉,道:“若是想说那晚的事,就不必了,本宫既然说了不想追究,自然不会追问,你又何必一直纠结呢?”
  姚容华好像快要哭出来似的,祈求道:“不是那晚的事,我只想说一些……一些从前的事,这些事,在我心底已经很久了。”
  沈婠看她不像作假的样子,只好说道:“你说吧。”
  姚容华垂下眼眸,长长叹了口气,然后娓娓而道:“其实,在我小时候,见过八王爷。”
  她慢慢的说,唇边泛起温暖的笑意。
  沈婠静静的听,眼里也蕴含着柔和的光芒。
  她们一起在想念一个人,楚惜今,那个一直如春风般温和儒雅的男子,曾经跟随沈婠混迹在东市西市的街头巷尾。无意间遇到一个和家人走散的小女孩,送给那个女孩一颗糖果,从此,那个女孩的心里就住着那个笑的有点羞涩,说话温柔的男孩子。
  “我叫惜今,就是珍惜今天,珍惜现在的意思。”
  女孩牢牢的记住了,她把那个“今天”,那个“现在”当成了“永远”记在心里。
  “后来我才知道,他是当朝的八皇子,我知道我与他有缘无分,直到听说他出家,我想那一点缘也不会再有了。每当想起他在我面前问我为什么哭泣的时候,我都会再度落泪,以为当我落泪的时候,他就会出现在我面前,给我一颗糖果。并告诉我,他的表妹难过的时候,只要吃一颗糖果,就不会再难过了……”姚容华眼中闪着泪花,却是笑着说道。
  沈婠点点头,微笑道:“是,表哥会准备很多糖果,但他不知道,我并不是因为吃了糖果才不哭,而是因为……看到他焦急的样子,我不忍心再任性罢了。”
  姚容华问:“娘娘现在还有吃糖果的习惯吗?”
  沈婠摇头:“不会了,表哥出家之后再也没有吃过了,因为一旦吃了糖果,哪怕是看到,都会想起他,想起他现在的样子会难过……白色的丝袍变成了僧袍,一头柔顺的乌发变成了光光的头皮……要知道,表哥当时多喜爱他的头发啊!”表哥之所以出家,还不是因为沈家遭遇巨变!因为太后将姑妈逼死!
  姚容华默默不语,沈婠忽然窜出的仇恨并没有惊动她,相反的,沈婠温和的笑了起来,拉着姚容华的手说:“我给你说说表哥小时候的事吧,他呀,是个老好人,对谁都很好。”
  姚容华眼中绽放着感激的光芒,落在沈婠眼里,化成了点点凉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