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涉朝政(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一百八十九章初涉朝政(一)
  萧无冕的确有些本事,从北国逃出来到达南国都城,只用了十天时间,而且,期间并没有受到任何追兵的围剿。不知到底是他的路线部署没有别人知道,还是楚惜尘故意放他们一马,没有派追兵过来。
  但是仔细想想,楚惜尘怎么可能会放弃追捕他们,那么应该是萧无冕安排的路线,楚惜尘不知道罢了。
  到达南国都城是十天后,沈婠从船上下来,愈发觉得温暖,现在不过初春时分,若像以往在北国皇宫,必定还穿着厚厚的棉袄,但是到了这里,大街上的人们没有那么臃肿,看上去很轻快明艳。
  都城的大街上很热闹,各类商贩自由的做着买卖,沈婠透过马车看到这一切,心里有些安慰。虽然,现在她还没有说服自己这是她的国度,但看到这里的老百姓安居乐业,生活过的充实,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任何人看到都会觉得心安。
  “这些年,都是你在治理南国的一切?”沈婠问道。
  萧无冕淡淡的点点头,沈婠沉思半晌,说道:“你分明把国家治理的很好,而且你很有战略部署的才能,以你这样的人才,完全可以继续胜任南国代政王,为何还要将我找回来呢?如果我什么都不懂,没有你做的好,那又该如何?”
  萧无冕温和的笑了笑,说道:“你是萧氏的嫡系,这个国家是你父母的,当然得由你来主持大局。你不用担心不会治理,你小时候学了那么多东西,一定会排的上用上。就算你真的不会,还有我呢,我会教你如何去做。”
  “可是……”沈婠还想说什么,可是触及到萧无冕信任而柔和的目光,沈婠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心底暗暗叹了一口气,又看了看外面的景色,这才把头靠到崔尚宫肩膀上,闭目养神。
  在大马路上行了半日,马车终于停下,萧无冕下车,扶着沈婠下来,指着面前这栋府门说道:“这是我的府邸,你先在这里住两天,然后我再带你去皇宫,见过朝臣们。”
  沈婠抬头一看,府门并不是十分高大,用朱漆漆大门,门匾上四个鎏金大字:代政王府。
  早有管家等人出来迎接,萧无冕亲自带沈婠到她的房间去。
  她的房间被安排在向阳的别院里,是一个单独的院落,除了崔尚宫陪她一起住之外,另外还安排了四个丫鬟和六个仆役。房间整理的窗明几净,看样子萧无冕是存着必须把自己带回来的心思,否则不会安排的这么严密。
  萧无冕对沈婠说:“一路舟车劳顿,你们先好好休息,等到时机成熟,我再来请殿下回宫。”
  说罢,他用南国的礼节向沈婠施了一礼,随即退下。
  沈婠没有心墙观察院落的精致,只大略看了一下,记得这是个四合院一样的天井。很安静,两面有阁楼,在上面能看到下面的情况,下面的人却看不到上面是否有人。院子中央有一个大水瓮,大约是承接雨水用的,水瓮里游着几条颜色明亮的金鱼。
  院子后面是一片修竹,就算不到后面去看,也能看到竹子的顶端越过了高墙,想要直指天空。
  沈婠安静的在在别院住下,每日一日三餐都有人送来,萧无冕也会在闲暇的时候来和她说说话。
  这样过了三天,沈婠觉得休息的足够了,而且饮食起居也没什么不适的,她很快适应了南国的生活。
  萧无冕每次来都会带一些小礼物,沈婠看到那些编织的很小巧的猫儿狗儿,只是略笑一笑,或者看到那些奇巧的用具,也只是赏玩一会儿便丢下了。
  “若是这些你都不喜欢,我再到街上去搜罗,总能找到一些你喜欢的,可以解闷的玩意儿。”萧无冕说道。
  沈婠淡淡一笑,道:“你可能不太了解我,我从来对这些东西就没什么兴趣,若是可能,给我一把琵琶,一个可以连发的强弩。”
  萧无冕点头:“可以,我会尽量满足你。”
  沈婠看着他,忽然问道:“你迟迟不带我进宫,是不是出了什么变故。”
  萧无冕楞了楞,看到沈婠锐利的目光,只好说道:“看来,的确瞒不过你,不错,朝堂上现在分两派,一派主张让你进宫主持大局,还有一派……”
  沈婠打断他,说道:“还有一派,必定不想让我回潮,因为他们还仰仗你,你是代政王,他们就能以你马首是瞻,但换做是我,我当政之后,也许就没你什么事了。”
  萧无冕露出赞许的笑容,说道:“殿下果然聪明。”
  沈婠淡淡道:“我的诸子百家,不是白学的。”她顿了顿,又道:“如果你很为难,我可以不回潮。反正,对于我来说,这只是个陌生的国度。”
  听她这么一说,萧无冕正色起来,说道:“我费尽辛苦将殿下迎回,又怎会让殿下在这里虚度光阴呢?殿下放心,我这就去说服那些大臣们,择日迎殿下回宫,继承王位,主持大局!”
  沈婠秀眉一蹙,反问道:“继承王位?”
  萧无冕点头:“是,您现在是唯一的继承人,当然要继承王位了。”
  沈婠看了看崔尚宫,崔尚宫微微颔首,沈婠问萧无冕:“你的意思,就是让我效法昭和女帝,当个女王吗?”
  萧无冕不否认:“正是此意!”
  沈婠皱眉摇头道:“我不想当女王。”
  “为何?”
  沈婠想了想,说:“没有为何,不想就是不想。”
  萧无冕沉思片刻,说道:“可是不这样的话,又以什么样的身份主持南国的朝政呢?”
  沈婠看着他说:“那么,你是代政王,我是暂时摄政的公主,这样不好吗?”
  “这……”
  “萧无冕,不要犹豫了,这样既可以安抚想要我回潮的大人们,也可以安抚以你为首的大人们。”
  萧无冕又露出赞许的笑容,说道:“既然殿下已经深思熟虑,想的如此清楚,那么久按照殿下的意思来做吧!”
  沈婠的唇角微微上扬,端着茶杯轻轻一嗅,道:“南方的茶,果然是好茶,还未入口,已是茶香四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