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宝(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一百九十二章寻宝(一)
  很快的,沈婠正式入住南国皇宫,跟北国气势磅礴的皇宫比起来,这座皇宫显得小巧精致的多。但是宫里的人很少,所以并不显得热闹拥挤。她所住的寝宫名为紫宸殿,只有她一人居住。有时候代政王在宫中处理事务晚了,过了宵禁时间,也会在紫宸殿偏殿休息。
  沈婠入住皇宫的第一天,就由萧无冕带领去奉先殿参拜了历代先王。
  “祭天的日子还要等钦天监定下之后才能去,现在就现在这里跪拜一下吧,这里都是萧氏的历代先王,还有昭和女帝。这边是你的父母画像。”萧无冕一一介绍着,最后停在一对年轻夫妇的画像前,对沈婠说道。
  沈婠看过去,只看到两幅年轻的帝王和王后画像,画像里的人面无表情,和所有其他的帝王一样。沈婠的心里波澜不惊,一点也没有看到亲生父母那种激动或者喜悦,抑或是难过。
  “他们是怎么死的?”她问。
  “十六年前的内乱,他们死于平乱之中。”萧无冕答道,“正是如此,才不得已将殿下您送往北国,交由沈大人抚养。”
  沈婠默默点了点头,在他们灵前上过三炷香,又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深深看了一眼两幅画像,没有逗留,和萧无冕走出去,来到了交泰殿。
  拔出王风,将剑鞘里的藏宝图拿出来,萧无冕仔细核对过后,领着沈婠来到内殿,按照图纸上的指示打开了一个暗格,暗格里是一个机关,拧开机关,地下室的门便开了。
  两人一起走入地下,一直按照图纸上的指示顺利的通过了几个危险的机关,最后才在一道石门前停下。
  图纸上没有任何指示怎样打开石门,萧无冕仔细观察摸索之后才发现右侧有一个凹槽,仿佛要用什么东西插进去一样。
  萧无冕比划了一下,最后才发现那个凹槽很窄小,想来只有王风剑的剑身能刺进去。
  沈婠听了,拔出王风,对着那个凹槽刺了进去,果然,刚刚好。当整个剑身没入,石门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石室的金银珠宝。
  两人走进去,置身于一片金银珠宝之间,萧无冕叹道:“这里的财富,足够十万大军所有的武器装备和粮饷,足够用整整三年了。”
  沈婠摇摇头说:“我看不止。”
  “不止?”
  “我猜这里只是所有宝藏中的一小部分。”
  “殿下如何得知?”
  “我猜的,”沈婠看了看四周,说道,“你别忘了,当初南国皇帝是被打退过长江的,他顾着逃命,哪里有时间将所有的宝藏都带来。更何况,他是姚过长江的,如果仅以珠宝带的太多,惹人注意怎么办?所以,这里肯定只有一小部分,还有大部分的财宝,必定还留在北国皇宫内!”
  “殿下为何这么肯定?”
  “因为北国皇宫也有一座宫殿,名字也叫交泰殿,我进去玩过。方才进来的时候,我有点奇怪,现在想来,那是因为这里的摆设和建筑和北国的交泰殿是完全一样的。我想,也许在同一个位子有同一个暗格。暗格里有同一个机关,机关打开,必定也会出现这样的石室。但是我想,那个石室应该会比这个大,藏的财宝比这里多。”
  萧无冕担忧的说道:“若是这样,万一被北国人得知该如何是好?”
  “北国交泰殿已经闲置许久了,况且,我想没有王风剑,石门是不会打开的。”
  萧无冕笑着点头道:“不错,是我过滤了。”
  沈婠对他笑笑,说道:“这里的东西暂时用不到,我们先出去吧,等到用到的那一日,我们再将这里的东西运出去。”
  “是,但凭殿下做主。”
  于是,两人离开,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
  接下来的日子,沈婠开始正式着手处理南国的政务,她本就聪明,加上萧无冕不遗余力的指点,这些事情,很快就上手了。
  闲暇的时候,她就用王风剑重新学习自己小时候学过的剑术心法。果然如萧无冕所料,一旦配合了王风剑,她的剑术的确威力很大,应付一般的高手,已经绰绰有余了。
  南国毕竟地方不大,人口也不多,所以事情并不复杂,沈婠处理的并不觉得十分吃力。尤其是上手之后就觉得很简单,并且处理的越来越快。她也有了更多的闲暇时间。
  这天处理好政事,萧无冕对她笑着说道:“你来南国这么久,还没有外出好好逛逛,我在‘得意楼‘订了位子,不如我们一起去吃顿饭如何?”
  沈婠笑道:“悉听尊便。”
  两人相视一笑,傍晚时分见过几名机要大臣,两人便换装出宫,同乘一辆马车,一起来到最热闹的集市,得意楼就落在集市的最佳地理位置。平时客人就很多,若不是提前预定位子,就算你是代政王,也不能轻易吃到里面的美味佳肴。
  两人来到得意楼,坐到定好的雅间里。雅间在二楼,临窗,可以看到整个集市的夜景。
  雅间里只有他们两人,周围显得很安静。
  萧无冕体贴的为沈婠倒好茶,又细心的为沈婠擦去倒茶时滴下的水渍,将茶杯放到沈婠手边,笑道:“上好的铁观音。”
  沈婠奇道:“你怎么知道我爱喝铁观音?”
  萧无冕笑道:“龙井太浓,碧螺春太淡,也只有铁观音适合了。”
  沈婠怔了怔,道:“我说的话你也能知道,果然本事不小。”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又道:“以你的能耐,领导南国易如反掌,何必多此一举将我迎回呢?”
  萧无冕正色道:“因为殿下是萧氏的嫡系,我不能让萧氏的嫡系在别处受苦。”
  每次说到这个他总是一脸正气,沈婠无奈的笑笑,别过脸,看窗外的景色。
  才看了一眼,沈婠立刻将脸转了过来,气色似乎也不太好的样子。
  “怎么了?”萧无冕关心的问。
  沈婠稳稳心神,低声道:“我好像看到了一个熟人。”
  “谁?”
  “是……”
  正说着,店小二端上来第一道菜,是西湖醋鱼,照理说西湖醋鱼是不会有腥味的,可是当沈婠看到那条鱼,不知为何只觉得胃里阵阵泛酸,终于没忍住吐了一口苦水出来。
  萧无冕慌忙起身,走到她身边将手搭在她的皓腕上,并安慰道:“别怕,我学过医,我先给你把脉。”可是,当他凝神把脉之际,脸色也变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