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战乱(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因为惊扰过度,沈婠的胎相有些不稳,太医建议她卧床休息,不要再到外面走动了,而同时的,萧无冕再沒有消息传來,沈婠只感到一种山雨欲來的恐惧和对此毫无招架之力的无力感。
  而噩梦终于在一天的深夜來袭,沈婠睡得迷迷糊糊,猛然间被人推醒,她坐起來,看到满面泪痕的宫女连翘,连翘是萧无冕给她的贴身宫女,平时一直都很沉稳老练,怎么现在哭成这个样子了呢?
  “连翘,发生什么事了!”沈婠不祥的预感越來越强烈,连忙问她。
  连翘一边哭一边说道:“北国船队……登岸了……”
  沈婠失魂落魄,忘了细问,只是怔怔的动也不动。
  连翘怕她被吓到,慌忙用手摸了摸她的额角,急道:“公主,公主你怎么,你可不要吓奴婢啊!”
  沈婠被她哭的心慌意乱,抓住她的手臂问:“战况到底如何!”
  连翘这才磕磕巴巴的说出來:“西国战船去而复返,西北两国联合,将我们的船队打的溃败,王爷还在抵死迎战……可是?他们人多势众,已经登岸了,王爷大约,大约还在用步兵与他们交战吧!不过,听说,王爷他……他也受伤了!”
  “萧无冕受伤了,他伤得如何!”沈婠急切的问道。
  连翘摇头,哭着说不出话來。
  沈婠呆呆坐了一会儿,忽然起身,穿上衣服,连翘慌忙问道:“公主你这是要做什么?”
  “我要写旨意给萧无冕,不要再战了,不要再战了,难道真要断送所有人的性命才肯罢休吗?”沈婠一面找來笔墨纸砚,口中这样说道。
  连翘忙阻止她,说:“公主不可,此时军心已散,万万不能再有这样的话传出去,否则,南国必败无疑啊!”
  沈婠冷笑道:“你以为,现在南国就有转胜的机会吗?沒有了,我们一向以为精通水战,可是如今人家已将我们的水师打败,成功登岸,他们的步兵可想而知比我们强悍多少倍,现在抵死拼命,不过是找死罢了!”
  “可是公主,就算战死,也总比做亡国奴好啊!”
  沈婠冷冷直笑,道:“命都沒了,还谈什么复国,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烧,我要对我的子民负责,我不能因为我一个人,就让那么多人去送死!”说罢,她又凄凄苦笑:“北国攻打南国,并不是为了别的,只是因为楚惜尘要得到我而已,我怎么能够这样自私呢?若我早一点觉悟,就不会葬送那么多人的性命了,若我想的透彻些,三国鼎立的局势,也许还会维持百年,何苦……这样早就挑起祸端呀!”
  可是?还沒等到她将旨意拟好,又送來一道急疏,只简短的几个字,沈婠却如五雷轰顶:战船全军覆沒,步兵损失惨重。
  险些站立不稳,连翘慌忙扶住她,沈婠喘着气问道:“萧无冕呢?萧无冕怎样了!”
  來人俯首秉道:“回禀殿下,王爷英勇奋战,不顾被炮弹击中的伤势……”
  沈婠大怒打断他:“别跟我说这些废话,我只想知道他现在到底好不好!”
  來人哆哆嗦嗦的回道:“是,是……王爷仍在坚守!”
  沈婠稍稍放心:“在坚守就是还活着,这样就好,就好!”
  她也沒有心思继续睡,坐在椅子上等着,不管是什么样的消息,她都要承受。
  一直等到天亮,才听说萧无冕回宫了。
  她迫不及待的跑了出去,真的看到萧无冕,只是……他的面庞不再白皙,而是带着烟熏火燎,眼球也因为几天几夜沒合眼而布满血丝,威武的战甲上染上了血迹,黑色的斗篷上叶沾满了污垢。
  沈婠冲过去,看到他的额上一处被弹片击中的擦伤,泪水滚滚而落,握住他的手道:“不打了,我们不打了……”
  萧无冕反握住她的手,苦笑着柔声道:“就算我们不想打了,恐怕也由不得我们了!”
  沈婠一惊:“为何!”
  萧无冕捋了捋她额前慌乱的碎发,道:“楚惜尘率部登岸,步兵骁勇,我们且战且退,就快要退无可退了,他又去攻打西国的残部,我才有机会回來,一旦他将西国残部歼灭,只怕就会來攻城!”顿了顿,他又2安慰道:“不过你放心,城中还有一万骁骑营,宫中也有三千羽林卫,我再将我府中五百死士调來,你不会有事的!”
  沈婠颤抖着问:“那你呢?”
  萧无冕看着她,眼神坚定的说:“我去指挥城中的士兵,不能在此陪你了!”
  沈婠哭道:“不要去……”
  萧无冕拍了拍她的手,道:“不要怕,我答应保护你,不让你受到伤害的,即便我死,我也不会……”
  沈婠慌忙捂住他的嘴,哭着说道:“不要说,不要说……我要你活着,你一定要活着!”
  萧无冕握住她的手,在她额前印下一吻,温柔却无比心酸的说道:“好,我答应你,我会活着!”说罢,不再看沈婠的泪眼,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沈婠低低的哀呼了一声,她并不知道,这一别,竟是此去经年。
  北军开始攻城,激战了一天终于打开了南国京城的大门,萧无冕被俘。
  夜晚时分,那些喊杀声仿佛就在耳边,沈婠似乎能听到重物撞击宫门的声音,能看到漫天的火光,听到震耳欲聋的呼声。
  宫里的人四处逃散,就像很多年前,他们被北人赶出皇宫时一个样子。
  沈婠闭上眼,等待着最后的失落。
  就在这煎熬的等待里,她忽然听到一个似曾相识的略带肆虐笑意的声音:“你还不逃走,不会是在等我吧!”
  她骤然睁开眼,回过头,看到那张熟悉的邪魅容颜,惊叫道:“是你!”
  北军终于攻破南国偏安一隅的皇宫宫门,楚惜尘走在最前面,他身穿银色铠甲,手中握剑,剑上滴血,脸色无比沉郁,健步如飞的走在皇宫的甬道里。
  当他走进紫宸殿,找遍所有的殿阁却始终沒有找到沈婠,他的脸色愈发难看了。
  “把萧无冕带过來!”怒吼一声,萧无冕很快被带到:“婠婠呢?你说她在这里,她人呢?你把她藏哪儿了!”
  萧无冕四处一看,确实沒看到沈婠,急道:“我沒有藏起她,她也不会乱跑的,她还怀着孩子,能跑到哪里去呢?”
  惜尘眸中闪过寒光:“孩子,她怀着孩子!”
  萧无冕一咬牙,冷声道:“不错,她怀孕了,而且月份也不小了,自从那夜放你走,她回來之后就一直郁郁寡欢,后來诊脉说有了孩子,她才好起來!”
  惜尘微一沉吟,按照萧无冕的说法,那孩子应该是他的,可是?沈婠能去哪里呢?他的目光忽然瞥到一边的地上,走过去捡起一样东西,忽然怒道:“叶苍昊,朕和你势不两立!”
  手中的东西狠狠砸了出去,那正是他从祁连山弄回來送给沈婠的桃花玉,后來被叶苍昊偷了去的。
  (ps:第三卷结束,也许有点匆忙了,其实我扯点儿萧无冕的有的沒得,应该还能写点,不过貌似大家对萧无冕无爱啊!我只好加快速度,赶紧步入第四卷西国卷了,喜欢小叶子的人准备着吧!我亲爱的小叶子要出场啦!啦啦啦啦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