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忘情(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二百二十六章无法忘情(一)
  北国的秋天很短暂,所以静秋园里的红枫林显得格外珍贵。
  静秋园之所以取名为“静”,只因这里除了鸟儿振翅和树叶落地的声音,几乎听不到别的声响,当真是静谧之极。
  进入静秋园,两旁是两排高耸入云的银杏树,这个时候银杏的叶子变成了金黄色,金色的阳光透过金色的树叶,照射到地面的时候,又被地上的落叶反射。于是,这一整条长长的银杏大道,到处洋溢着金色的光芒。
  有人走来,轻轻的踩在金色的落叶上,发出“吱吱”的响声,虽然极轻微,但在如此静谧的静秋园,还是显得有些突兀。
  第一个人走了进来,金黄的靴子,明黄的袍服角落,映衬着周围明亮的色彩,显得温暖而高贵。
  又有一个人走了进来,凿靴,朱红色的袍服角落,跟在前面那人后面三四步的距离。前一个人轻缓,这个人,却显得有些沉重。
  “婠婠很喜欢这条银杏大道,她说喜欢踩在落叶上面的感觉,她也喜欢前面那片红枫林,她说因为秋天本来就短暂而单调,好不容易有了色彩,所以一定要珍惜眼前短暂的美丽。”第一个人说话了,他的声音低沉暗哑,带着男性磁性声音的魅力。他在说这段话的时候,语气里有淡淡的哀伤,缅怀和温柔。
  后面的人没说话,垂着头,有些丧气的模样。
  “对了,我不该在你面前说这些,我差点忘了,你们相处的时间比我和她相处的时间更久,对她的喜好,自然比我更了解一些。”他淡淡一笑,释怀的说道,“没想到,我用了那么多的手段,费了那么多的心机,最终只能拥有她短短的两年时间,并且,是她最恨我的两年。”
  “四哥,你别这么说。”
  惜尘回过头,看着惜朝,笑了笑,道:“我没有怪你,她现在很好,是吗?”
  惜朝咬牙点头:“那个齐王,据说对阿婠还不错,只是还有个侧妃,似乎很刁蛮,又是太后的侄女,我怕阿婠会受欺负。”
  “她不会的。”惜尘很肯定的说,嘴角边洋溢着笑容,“没人会欺负的了婠婠,即便欺负了,也很快就会得到报应。你只要看看我身边就知道了,那些曾经欺负过婠婠的人,现在都到哪儿去了?她们都不见了,废的废,死的死。”
  惜朝一惊,问道:“四哥,你知道?你一直都知道?”
  惜尘目视着前方,语调极淡的说:“恩,我知道。”
  “那……你恨阿婠吗?”惜朝担忧的问。
  惜尘摇头笑道:“她所做的,也许正是我想做的,我那么疼爱婠婠,怎么能容忍别人欺负她呢?既然她想玩,就让她玩下去,那些无关痛痒的人,都随她处置好了。”
  惜朝愣了愣,苦笑起来:“所以阿婠在您身边做了那么多,她以为天衣无缝的事,其实您都知道。只是您没有说出来而已。”
  “有什么关系呢?毕竟是我欠她的。”
  惜朝张了张嘴,他想问,如果,阿婠连他的母亲也……那么,他是不是也这么大度,不会责怪阿婠呢?但是,惜朝最终没有问,他不敢保证惜尘会大度到连自己的母亲的死都能容忍。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人能容忍吧?
  两人缓缓走着,一直走到银杏大道的尽头,看到了那片红枫林。
  枫林茂密,一眼望不到头,只余了一片火红的接天枫叶。
  银杏大道和红枫林之间,有一座小桥,桥上一个亭子,名为“枫林晚”。两人行至桥上,坐于亭中,镶嵌在金黄和火红之间。一时,似乎没有了秋天的单调,只有色彩的斑斓。
  惜朝斟酌着问道:“四哥,其实你有没有想过……放下阿婠?”
  惜尘没有立即回答,只是眯起眼,目光还是望着那银杏。许久,他才说道:“因为迫不得已,我将婠婠废黜,让她偏居寒泉宫,很久都没有去看她。我之所以存心冷落,是过不了一个关卡。”
  惜朝立即问道:“什么关卡?”
  惜尘看他一眼,道:“这个,你没有必要知道。当我一直犹豫要不要再面对她的时候,她却被萧无冕带走了,从此,一去不回。你可知道那时我是多么的后悔,我一生杀了那么多人,看惯了那么多枯骨,却从未后悔过。包括答应父皇继承皇位,铲除宰相一家,我也从未后悔。可是那次,我却在后悔,我为何要犹豫,为何让冷落婠婠……与她分开的时间越长,我对她的思念越强烈。她对我一次比一次决裂,而我,我却……”他蹙眉,捂住胸口。
  惜朝忙过去扶着他,担忧的问道:“残毒又发了?四哥,自从你上次从南国回来,你毒发的时间一次比一次靠近,再这么下去……难道这世上真的无药可解吗?”
  惜尘惨白着脸笑了笑道:“如果孙建还活着,说不定可以,但孙建已死,我恐怕……”他忽然一把握住惜朝的手,紧紧盯着他,“所以,十二弟,其实这个皇位本来应该是你的,四哥只是帮你保管了几年,我若不行了,会还给你……还有,婠婠……我放不下婠婠,趁我还活着,我要去找到她,即便死,我也愿意……愿意死在……”话未说完,一口鲜血喷出,惜尘歪倒下去。
  惜朝大惊,一把抱住他,呼道:“来人!快来人!传御医!快传御医!”
  惜尘擦了擦嘴边的血,勉强坐好,说道:“别叫了,我没让人跟来,放心,我还死不了。”
  “四哥!你……你吐血啊!”
  “不要大惊小怪的,毒发的时候就是这样,还好,我的内力还压制的住。”
  惜朝低下头,狠狠咬着下唇。
  “走吧,我们回乾宫去,我有话姚对你说。”惜尘站起身,往原路回去,身形虽然不稳,但没有倒下。
  惜朝看到他脚下虚浮,鼻子忽然很酸,冲着惜尘的背影吼道:“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跟你争阿婠了!”
  惜尘顿了顿,转过身子,笑道:“你呀,真是二十岁的毛头小子!”
  惜朝快步走到他身边,道:“四哥,我才十九!”
  惜尘拍了拍他的肩:“走吧!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要交代给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