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华寺·故人来(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二百三十章法华寺·故人来(二)
  千夜羽从来没有暴露过他会武功,但是沈婠观察过他的脚步走法和一举一动,发现他是个武功并不弱的人。对付这样的人,沈婠没有把握。她的手中没有王风剑,没有连弩,也没有可用的毒药。
  叶苍昊的武功在千夜羽之上,但……用什么理由杀死他呢?沈婠无法向叶苍昊解释为何要杀了千夜羽,并且,他们毕竟是表兄弟关系。
  蹙眉深思,千夜羽已经走到了她身边,微笑道:“王妃似乎显得有些心事重重?是在担心自己的身体,还是别的?”
  沈婠轻轻瞥了他一眼,道:“我在担心你。”
  “哦?担心我?在下有什么值得王妃担心的呢?”
  沈婠冷冷说道:“我在担心你,什么时候死。”
  千夜羽不怒反笑,道:“若是在下的贱命值得王妃担心,在下真是虽死无憾了。”他的桃花眼微微眯起,仿佛在欣赏一件什么绝世珍宝,露出向往的神色,却没有觉得一点害怕和紧张。
  沈婠很想对着他那一张洁白无瑕的面颊一巴掌扇下去!忍了忍,刚好看到叶苍昊送完杨大夫回来,收敛怒气,露出一丝笑容。
  “阿婠,你怎么出来了?大夫说你不能乱动,快回床上躺着去。”叶苍昊拉着沈婠的手,要扶她回房。
  沈婠笑道:“你别这么紧张,我哪里就这么娇贵了。”但还是依着叶苍昊,回房间躺着去了。
  叶苍昊帮她盖好被子,道:“刚才千夜羽在门口跟你说什么呢?”
  沈婠不由蹙眉,道:“没什么,对了,方才他给我诊脉的时候,可曾问过什么?”
  “他问我你的身孕多久了,我告诉他七个月,怎么了?”
  沈婠看了他一眼,道:“他大概知道我的孩子不是你的了。”
  叶苍昊一惊:“真的?”
  沈婠点点头道:“他懂医术,应该知道我的身孕不止七个月,想想我为何会撒谎,他必定猜到这孩子不是你的。更何况,八个月之前,我还在北国!”
  叶苍昊苦恼的在房里来回走了两部,怨道:“都是我不好,我就不该让他来碰你!他们千夜家没一个好人,不行,我要找他去!”
  “等等!”沈婠叫住他,“你找他如何问他?他自己没说,你却先把秘密说出来了。”
  “那……那你说该如何是好呢?”
  沈婠叹了口气,道:“再想想吧,希望他是个乖人,不要乱说话。否则……我只怕这事传到太后耳朵里,我是没命活了呀!”
  叶苍昊心疼的握住她的手道:“不会的不会的,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
  沈婠对他笑了笑,闭目养神的同时,却又在想如何对付这个千夜羽。
  在庙里用过斋菜,轻月把安神茶煮好了,沈婠喝过之后就黯然入睡了。因禅房的床榻窄小,只能容一个人睡下,因此轻月就在地上铺了一床被褥而叶苍昊就睡到了隔壁,知会沈婠若是有事就叫他,他能听见的。
  安神茶的效果很好,前半夜沈婠睡得很踏实,到了大约半夜时分,她感觉身旁有人,想睁开眼,却又睁不开。然后便觉得有温暖的手掌抚上了自己的面颊,那人的抚摸轻柔舒缓,沈婠感觉到了浓浓的爱意。她以为是夜场,便皱起眉,咕哝了一声:“苍昊,别闹,”
  面颊上的手掌忽然一滞,不知为何,沈婠也突然一惊,本能的感觉告诉她,这个人不是叶苍昊!
  当她努力睁开眼睛时,轻抚的感觉没有了,床边也没有人。她坐起来,看到轻月仍熟睡在床边,似乎没有被惊动。
  门窗都是紧闭的,也没人来过的迹象,难道,这一切都是她在做梦吗?
  可是那感觉,分明是如此的真实和……熟悉!
  她轻手轻脚的披衣起身,没有吵醒轻月,穿好衣服,慢慢走出房门,看到轻月还在睡着,关上房门外出走走。
  今天正是十五,月色正浓,照见寺中一切祥和安宁。
  圆月高挂,万籁俱寂,整个禅院里空无一人。
  沈婠看了看叶苍昊的房间,没有动静,那么,刚才真的只是做梦?
  她暗笑自己多心,正准备回房睡觉,却听到有人轻笑的声音:“我以为只有在下一任孤枕难眠,原来王妃也睡不着觉啊?”
  沈婠侧首,见到了千夜羽,她皱眉说道:“此处佛门境地,千夜公子还是收敛一些为好。”
  千夜羽走到她身边,叹道:“上次不是和王妃说过,不要叫千夜公子如此见外吗?王妃还称呼在下为羽公子的,为何王妃今日却一反常态呢?是不是因为在下帮王妃诊过脉的缘故?”
  沈婠面色一沉,冷冷道:“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提步欲走。
  “王妃且慢!”千夜羽拦住她,笑了笑,说道,“如果王妃是因为怕在下知道了王妃的秘密而到处乱说的话,我想王妃你大可不必如此。”
  沈婠面不改色的问道:“你说什么秘密?”
  千夜羽叹了叹,道:“事到如今,王妃何必和在下打哑谜呢?王妃的身孕明明是八个月,为何对外说七个月呢?因为,这孩子,根本就不是王爷的,不知在下说的可对?”
  沈婠盯着他,目光里已含了森冷杀意。
  千夜羽又叹道:“王妃对在下怀有敌意,在下知道。不过……真的没有必要如此,其实说到底,在下不过是个外人。其实王爷也知道这孩子不是他的,却甘愿为了王妃冒险。那么在下区区一个外人,又何必说什么呢?”
  沈婠不相信似的问道:“你真的不会乱说?不会告诉你的妹妹或者姑母?”
  千夜羽苦笑道:“要怎样王妃才肯相信我呢?说了,对我又有什么好处呢?损人不利己的事,在下从来不会去做。”
  沈婠不语,紧紧盯着他,似乎想从他脸上寻找出破绽。
  千夜羽就这么让她看,并且也回视着她的目光。她的脸在月光的照射下,依旧艳光四射,她的眸,是如此魅人心魂……忍不住,抬起手,想轻轻抚摸她的脸颊,沈婠迅速避开。可是同时的,他们都听到“嗖”的一声,一枚石子飞来,差一点就要击中千夜羽那不规矩的手。
  千夜羽看向石子飞来的那道墙上,墙上人影一闪,迅速不见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