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龙入怀·皇嗣·诞(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九百三十八章飞龙入怀·皇嗣·诞(一)
  叶苍昊向沈婠坦白他与千夜雪的事之后,心中释怀了许多,他本就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所以第二日又进宫来看沈婠,来了几日之后,忽一日又没过来,沈婠只当他那日有事,便也没有计较。更何况,沈婠心底也希望,叶苍昊能过的开心,能与千夜雪相处融洽。
  这一日傍晚,沈婠刚刚沐浴更衣,正准备吃晚饭。走出浴室的时候,却看到叶苍穹坐在餐桌边自饮自酌。
  他已好几日没来,大约是上次被沈婠戏弄觉得不快。沈婠穿着白色的浴袍,头发还没有干,轻月用干净的毛巾帮她擦拭着水滴,看到叶苍穹在此,忙躬身退下。沈婠的诧异一闪而过,随即笑道:“陛下好有兴致,来这儿喝酒。”
  叶苍穹抬头,沈婠穿着宽松的棉袍,掩盖了她九个月的身孕,她不穿正装,头发湿漉漉的披在肩上,显得尤为慵懒。因此没了往日看起来的疏离和冷漠,多了一份随意和散漫。
  叶苍穹收回目光,喝完酒杯中的酒,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对沈婠示意道:“坐。”
  沈婠依言坐在他对面,手中拿着一把玉质的小梳子,慢慢梳理头发。
  “头发没擦干,不怕着凉吗?”叶苍穹问。
  沈婠笑道:“没关系,这里这么暖和,没那么容易着凉的。”
  叶苍穹又倒了一杯酒喝下,他似乎已经喝了不少,面颊上泛着轻微的酡红色,显得无比妩媚。
  沈婠没想到,妩媚也能用来形容一个男子。
  “你今天似乎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出了什么事吗?”沈婠问,“当然,若是不方便说,大可不必讲。”
  叶苍穹没有回答,饮下杯中的酒,站起身,身子有些摇晃,他走到沈婠面前,俯瞰她。他呼出的酒香清冽,醉眼迷离,沈婠刚准备开口,他却忽然凑近自己,伴着酒香吻到了沈婠的唇上。
  沈婠本能的想要反抗,但是一想到自己还要利用他来离开皇宫,举起的拳头又收了回去。但即便没有拒绝,也没有主动迎合。叶苍穹只是在吻一个木偶罢了。
  只是,如此霸道的吻,让沈婠忽然想起了楚惜尘。
  他们的吻,竟是如此相似……沈婠慢慢闭上眼睛,眼前真的出现了那个冷漠的,唇边偶尔带着凉薄笑意,和自己说话时才显得温柔的楚惜尘。
  她不再冷漠,将面前吻自己的人当成惜尘,双手勾住他的脖子,渐渐变得热情。叶苍穹发现了她的变化,并且意识到她的反应不是装出来的,而是真的意乱情迷。虽然心里很不明白,不知道沈婠其实只是把他当成了另一个人。带着一丝疑惑和征服的快感,他们吻的愈发热烈。
  许久,叶苍穹才放开她,静静看她迷离的眼恢复正常,沉声说道:“雪儿怀孕了,她也有了苍昊的骨肉。”
  沈婠心中一震,很快恢复镇定,笑道:“雪儿有孕,你应该高兴才是,为何却是这般心事重重呢?”
  叶苍穹看了她一会儿,站直身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半晌没有开口。
  沈婠证实了心中的想法,悲凉的笑了笑,道:“让我来猜一猜,你看我说的对不对。”她停了停,继续道:“你们把我留在宫里,说是为了雪儿和苍昊,我承认,这确实是其中一个原因。其实最重要的是,太后根本就不想再容我,一旦我生下孩子,她就会除掉我。不,现在恐怕,她老人家等不到我生下这个孩子了。
  她本来就对我肚子里的骨肉不确定,但她不想万一这真是苍昊的孩子错杀,所以姑且信我。因此一开始她将我留在宫中,只想取我性命。说到这里,我要多谢你,你将我移入暖玉阁,你可以保护我。但是她毕竟是你母亲……尤其是现在,雪儿已经有了苍昊的骨肉,太后不会再在意我腹中的孩子是不是苍昊的了!
  你今天一定去见过太后了吧?她一定对你说了一些话,并且让你做一些你不想做的决定。所以,你才会借酒消愁,显得如此矛盾。”
  沈婠一直含笑说着这些,又暗自庆幸方才自己没有推开他。也许,方才他只是在试探自己,如果自己对他绝情,说不定他会毫不犹豫的杀了自己!
  叶苍穹听完,苦笑了一下,道:“你真的很聪明。”
  他承认了所有,沈婠淡淡说道:“只是猜测罢了。”太后现在就要除掉自己,真的只是沈婠的猜测,可她多希望,自己猜的不是真的!
  “我的孩子就快要降生了,我真的不希望在这个时候出事。”沈婠喃喃说道,“如果太后恨我是因为我霸占着这个齐王妃的位子,那么,我可以让出来。就算让我离开京城,走得远远的,我也答应,只要我的孩子没事……他还没有出世,没看到这个美丽的世界,而他很快就能出来了……不要在这个时候,这么残忍……”她的声音哽咽,眼圈发红。她不希望孩子还没出世酒杯扼杀,也不希望,孩子生出来,就没有亲娘。
  叶苍穹抿紧嘴唇,始终没有开口,他的眼神望着烛火,仿佛在下一个很重大的决定。
  沈婠一咬牙,来了一招釜底抽薪:“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叶苍穹道:“若是想问我能不能放了你,恕我无可奉告。”
  沈婠摇摇头,笑道:“我只想问,你是不是喜欢我?”叶苍穹飞快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将视线移开。沈婠追问:“回答我啊!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叶苍穹想了想,道:“别忘了,你是苍昊的王妃!”
  沈婠苦笑道:“命都快没了,还在乎什么王妃的位子吗?你不回答,我来帮你回答好了,你是喜欢我的,对不对?”
  叶苍穹蹙眉低喝:“够了!”
  沈婠笑道:“如若不然,你方才为何会吻我?不要说你喝多了,我只觉得你是情不自禁!还有,若你不喜欢我,你为何要赐我暖玉阁?若不喜欢,又为何要按照我的喜好宠幸女人?连你最宠爱的禧嫔,也与我有三分相似!”
  那天看到禧嫔,沈婠觉得面熟,一照镜子,才发现她长得像自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