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肃(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二百五十一章后宫·肃(二)
  宸宫依旧,只是这里的人都已经是生面孔了,沈婠冷笑,自己离开一年不到,这么快就有人想住进这里了吗?她不是不知道她不在的时候由谁来管理后宫的。后宫无主,位分最高的明妃自己的规矩学的还不像,又哪里能约束别人呢?剩下的便是陈修容,但是她一个人管理偌大的后宫,惜尘不放心。于是便让惜朝的生母淑太妃主事,陈修容襄理。
  而淑太妃身为太妃,惜朝又是亲王,她不好太管后宫的事,免得落人口实。所以,后宫大半的事,都是由陈修容处理的。
  好在沈婠即便人不在宫中,宫中却还有她的亲信在,单单一个大内总管石公公,就不是别人轻易能动的了的!在沈婠回宫前三日,她和小石子通过气,小石子也知道如何安排,所以这三天已经暗中都做好了准备。
  当她才进皇宫大门的时候,就有一群宫人迎接在那里,其中不乏以前宸宫中的熟悉面孔,自然也包含着香茗和春儿。两人眼中含泪,抬头看了沈婠一眼,又赶忙垂下。
  香茗上前秉道:“皇上惦念皇后回宫,特允许奴婢率宸宫旧人前来迎接娘娘!”
  沈婠明白,暗暗点头,道:“免礼,起!随本宫回宫!”
  一到宸宫门口,看到那些迎上来的陌生面孔,冷笑道:“本宫回宫竟不知远迎,汝等惫懒,留有何用?”一挥手,身后一群簇新宫装的人就站到了那帮人的面前。
  宸宫众人微微愣神,根本没想到沈婠回宫第一日就会有如此动作,可她毕竟才是真正的后宫之主,哪里敢怠慢,纷纷解下腰牌等物交给新宫人,匆匆退下。
  新的宫人全部迅速就位,沈婠进入大殿,到处是鲜亮贵重的摆设,有些跟以前不一样的,都是刚刚换下的新的家具,无一不是按照她的喜好添置和摆放的。不同的是,在寝宫内室旁边,多了一间婴儿房。里面摇床玩具一应俱全,沈婠唇边露出笑意,心想惜尘的确周到。
  香茗上前道:“娘娘可要先休息一会儿?”
  沈婠摇头,不急着休息,先让奶娘和两个宫女抱着昭儿去休息,自己却要召见宫中妃嫔进行阖宫觐见。
  觐见原本安排在下午,但是沈婠不想给那些人准备,因为她也知道,她不在的时候,后宫中到添了好些新人。
  “襄理后宫的陈修容,倒是个大度的人。”沈婠微微笑道。
  春儿很不高兴的撅着嘴,嘀咕道:“什么大度,不过是笼络人心罢了。”
  沈婠瞧她一眼,笑道:“还是那么个性子,到没被为难?”
  香茗道:“奴婢们被石公公调入乾宫伺候,倒是没人敢为难。”
  沈婠点头:“那就好。”春儿眼圈一红,看着沈婠似有话说,尚未开口,外面禀告种妃嫔觐见,只好打住。
  沈婠端坐大殿主位,看到下面莺莺燕燕,环肥燕瘦的,果然添了不少新面孔。
  明妃与陈修容两人在前,其余均拍在后面,见礼过后,明妃抬头看到沈婠,冲她笑了笑。明妃以前对这位皇后的印象并不差,她又是个表里如一没什么心机的,此时看到故人,自然表示了一下友好。
  沈婠也对着她微微点头,明妃是海东王姬,性子又好,没给自己使过绊子,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她对自己友好,自己当然不会给脸不要。
  只是看到陈修容,沈婠的脸色不免僵硬了一下。陈修容如今已穿着昭容的服饰,头上戴的身上穿的都比以往繁复了很多,虽然生过孩子,但仍不改柔弱无辜的模样,小脸儿看着就弱不禁风的样子。沈婠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
  再看下去,顺贵嫔,丽容华依旧,只是画之却成了贵人,沈婠记得自己离宫时她尚且是“嫔”,怎么一下子连降了两级?心中虽然孤疑,却不能在此时问出的。
  扫视了一匾,笑道:“倒是多了不少新面孔。”
  陈修容忙出列秉道:“娘娘不在宫中,皇上日夜思念,臣妾就做主提升了几位妹妹,期盼能为皇上解忧一二。”
  沈婠含笑点头:“你做的很好,赏!”
  “谢皇后娘娘。”陈修容小心应对了,心中暗暗舒口气。
  原本以为皇后不容忍的新晋嫔妃,也暗暗舒了口气。
  “只是这么多生面孔我都不认识,都到我跟前儿来报个名字,我心里也好有个数。”沈婠如此说,心中却早就知道。陈修容提拔的,不过是以前和她一并选秀女但一直冷落的,家世都不算显赫的女子。陈修容自己的身世就不算高,自然不会让人骑到自己头上去!
  于是,那些常在,才人,美人,最高位不过贵人的女子一一上前参拜。
  “臣妾钦天监监正之女赵月,参见皇后娘娘,娘娘万福金安。”首先上前的是贵人赵氏,她是第一次选秀进宫的人,因为长得不怎样,父亲官职也不高,因此一直不得宠。
  沈婠点头,略略抬手:“是赵贵人,起——赏!”赏赐早已预备下,可见是做了调差的。
  “臣妾许氏参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万福金安。”这位许才人,没有自报家门,可见门楣不高。沈婠却是知道的,不过是个商贾之女,皇上战西陲的时候捐过银子,不然哪儿进的了宫门。
  沈婠依旧看赏,只是不及赵贵人的多,又看了几个,到最后一个的时候,沈婠不禁皱起了眉。
  “臣妾卉儿参见皇后娘娘,娘娘万福金安。”卉儿,一听就是个奴婢的名字,没错,这位本是陈修容身边的宫女,不知怎么被楚惜尘宠幸了,被封做了娘子。
  楚惜尘宠幸宫女的事,沈婠并不知道,她握了握右手,淡淡道:“免礼。”不知道这个人的存在,自然没有预备赏赐。
  一个宫女飞上枝头,当然有人不服气,那些出身宦官之家的,看到皇后这个态度,心里舒坦了。皇后也是系出名门,怎么会看一个宫女顺眼!也只有陈修容,为了获宠于皇帝,连自个儿的宫女都推出去了!真是令人不齿!
  沈婠看了卉儿一眼,长得一般,宫女本来就不会有长得太出挑的,也不知道楚惜尘看上她哪点了。她最好乖乖的听话,不然以她的身份,死的又快又容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