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肃(三)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二百五十二章后宫·肃(三)
  正说着,那边淑太妃派了人来,归还沈婠的凤印,和送了一些祝贺沈婠回潮的礼。陈修容见状,也道:“既然皇后娘娘归来,臣妾也该卸下襄理的重担了。”
  沈婠摩挲着凤印,先打发了淑太妃的人,道:“谢过太妃娘娘,过一会儿本宫亲自去给太妃请安,这是本宫的谢礼和回礼,”送上过后,那人离去。沈婠又对陈修容道:“先不急,马上就要过年了,本宫一人也忙不来,你做的这么好,就先襄理着吧!”
  陈修容没想到她会同意自己继续襄理,有些发愣,转瞬便道:“谢娘娘提携。”心里却打了个结,皇后这是要做什么?拉拢人心吗?也许是这样吧!可是她分明换走了所有宸宫的宫人。还是不能对她放松警惕,一定要小心提防才是!
  沈婠抚了抚额角,大家识趣的认为皇后娘娘已经累了,正准备告退。谁知门外却传来:“皇上驾到!”的声音,众人面露喜色,决定先不走了——这个时候谁要是先走,谁就是傻子!
  楚惜尘进来一看,所有人都在,愣了愣,问道:“都在啊?”
  陈修容笑着回道:“是,今儿皇后娘娘回来,臣妾特来请安。”忽然意识到皇后还没有开口说话,自己却先开口了,而现在可不是自己后宫独大的局面了,顿时有些讪讪的。
  惜尘到没有在意,走到沈婠身边,看她露出了倦容,便对众人道:“先到这里吧,大家都回去,晚上有夜宴,到时候准时出席就行了,都散了吧!”
  众人纷纷起身跪安——这个时候还不走,那也是傻子!
  众人一走,惜尘便和沈婠相携着步入内殿,惜尘道:“你才回来,合该先休息才是,没必要把自己弄得这么累。”
  沈婠蹙眉道:“快过年了,越往后越忙,反正今天有空,就先都见了吧!”想到那卉儿的事,不由得恶心起来,忽的就冷笑道:“我还没问你,怎么我不在,你倒是不管不顾了,连宫女也宠幸起来!你若是后宫人不多,大可再选秀,何必宠幸一个宫女,让大家都……哼!”
  惜尘一愣,方才想起,尴尬的说道:“我那日在永和宫,喝多了……陈修容还在月子里头,所以……”
  沈婠不用想也知道,又是陈修容做的好事!
  怒气消散了一点,也没力气生气,上午折腾了一下,这会儿都中午了,是该传午膳的时间啦!唉!
  “这事儿先不提了,去膳厅传膳吧!”
  惜尘点点头,又与她一道去吃饭,席间闲聊,说到过年事宜。沈婠想了想道:“这些事我都不太懂,淑太妃今日却已将凤印归还了来,我总不能再送过去,虽有陈修容襄理,但是我这边还是会忙的很。手边得力的人也没有几个。”
  惜尘不以为意的说:“若是觉得不耐烦,朕让内务府挑几个老人儿来。”
  沈婠看了他一眼,问道:“你是不是没有处死萧无冕?”
  她的思路跳跃的太快,惜尘又愣住了,点点头:“没错,他还活着。”
  沈婠深吸一口气道:“你既然没有处死他,那么崔老师呢?”
  惜尘道:“她自然也活着。”
  “那么,”沈婠顿了顿,接着说,“还是把老师放出来,到我身边帮我吧,别的人,我信不过,也用不惯。”
  惜尘思虑半晌,答道:“好吧,谅她一介女流,也翻不出什么花样来。”
  沈婠嗤笑道:“我现在身心都是你的,你还怕我的人翻什么花样?”
  惜尘见她含笑带嗔的模样,不由心中一动,稳了稳心神,现在是午膳时间,下午还得去两仪阁议事,晚上还有夜宴。其余的,夜宴完了再说吧!
  午膳毕,惜尘没说几句话就被小石子催着走了,沈婠正好有时间问香茗和春儿一些事。
  香炉里焚着水沉香,熏笼暖和,奶娘刚刚来报备昭儿喝过一次奶又睡着了。沈婠便随意的坐在铺着厚实熊皮的胡床上,看着香茗和春儿说道:“这些日子,你们受苦了。”
  春儿鼻子一酸,香茗却道:“奴婢们有石公公照拂,安排在乾宫做事,皇上感念奴婢们伺候娘娘,因此不曾有人为难,并未受苦。”春儿也跟着点点头。
  沈婠叹道:“那就好,我还担心你们会因为我受到牵连呢!你们没事就好。”
  春儿忍不住说道:“我们虽然没事,可是素娥却……”咬着下唇,说不出话来。
  素娥是沈婠以前派过去盯着陈修容的,今日陈修容来身边不见素娥,怕是不好了。
  在沈婠示意下,香茗这才说道:“素娥的确死得古怪,也就是皇长子出事之后没几天,她慌慌张张来找奴婢,说皇长子死得蹊跷,怕是和……和陈修容脱不开干系!只是我们苦无证据,陈修容又蒙圣宠,所以不敢贸然告诉皇上。可是就在第二天,永和宫忽然传出消息来说素娥暴毙了!”
  春儿恨恨的说道:“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呢!素娥来找我们的时候还好好的,只说了一会儿话,第二天就暴毙!我们想去领素娥的尸体,可是却说早被扔到乱葬岗去了!这也太……太狠心了!一定是素娥发现了皇长子是被陈修容害死的,所以她就害死了素娥灭口!”
  沈婠蹙眉,幸好殿内只有她们三人,也幸好今天一回来就把那些宫人全都换了,不然这会儿,怕是少不了听壁脚的!
  那时候自己离宫,陈修容还不知道自己有着身孕,只要皇长子一死,她的儿子就是“长子”了!加上惜尘对女色并不是很亲近,所以她也许还打着她儿子是“独子”的念头吧?
  回想自己回宫路上遭人刺杀,不难将这些都联想起来,自己带着儿子回宫,利益受到最大冲突的人,除了陈修容还有谁呢?希望老十能尽快抓到那些刺客,也好趁此机会除掉这个祸害!
  哼哼,陈修容,自己再狠毒那个时候也没想过除去皇长子啊!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下手,我做不出来,你却做的这么干脆!
  千日防贼,那得把自己给累死!但是现在除不掉她,她总归是剩下了二皇子。所以,只能小心防范了!
  “从现在起,加倍小心看护昭儿,日夜不得离人。还有奶娘,她的食物用具,也一应需谨慎小心!”沈婠吩咐道。
  香茗和春儿都打起精神来,答应了,她们绝不能让皇长子的情况出现在三皇子的身上!只是春儿不明白,陈修容这到底想要做什么?皇后吗?现在正经皇后回来了,她还不知道收敛?
  香茗却比她想的深远,皇后?她未必就稀罕,只怕人家盯着的,是太后的位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