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选·大选(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二百五十三章小选·大选(一)
  沈婠又想起一事,便问道:“端嫔犯了何事,竟从嫔位降为贵人?”
  香茗回道:“此事是数月前,有人弹劾庞贵人的父亲受贿一事,庞贵人到御前求皇上,皇上不肯见她,却被陈修容以‘干政’的罪名将她连降两级,还被禁闭了三个月。”
  沈婠蹙眉道:“从未听说外朝有人犯事,牵涉到后宫的道理,何况画之并未见到皇上,何来干政一说呢?”
  春儿气鼓鼓的说道:“所以说,还是陈修容打击报复啊!庞贵人以前和娘娘很好的!”
  沈婠缓缓道:“若是因了与本宫交好就活该被整,那么顺贵嫔与丽容华呢?对了,顺贵嫔为人低调,又有皇上极喜欢的和玉公主傍身,自然不会被如何为难,那么丽容华呢?”
  不说还好,一说,春儿又是满肚子的憋屈,涨红了脸皮说道:“娘娘竟还不知道,这个丽容华,真正是个见风使舵的东西!娘娘一离宫,陈修容一掌后宫,她麻利的就爬到陈修容面前摇尾乞怜去了!”
  沈婠怔了怔,一想这丽容华在自己为后之前是庆妃的人,为报复庆妃投靠了自己。自己失势,也难怪她会另投主子去了!
  这种人虽然不齿,但沈婠却也不惧,自己当时知道她是个不堪大用的人,所以很多事她都是不知道的,也无甚可担忧。
  这些暂且都可放下,眼前要紧的就是放出崔尚宫来,再寻机会将萧无冕也放出来。惜尘不杀萧无冕,就是说他对惜尘还有用处。如今西北二国正开战,也不知战况如何了。水师那边,其实还是需要萧无冕的。
  揉了揉太阳穴,忽然想起轻月这丫头去内务府领衣裳怎么还没回来?今日事情太多,香茗和春儿往自己面前一站,差点都把她给忘了!
  “我回宫带回来的那个丫头,唤作轻月的,最是活泼好动一刻也停不下来。让她去内务府拿衣服,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香茗,你让人去内务府问问去。”
  “是。”
  春儿开心的问道:“这位轻月姐姐很活泼好动吗?这下好了,我是遇到知音啦!香茗姐姐总是说我沉不住气,跟她在一块儿,好没意思。”
  沈婠笑道:“是啊,这下有人陪你闹了。”
  香茗派人出去找了一圈,最后在园子里找到了,带到沈婠面前,轻月不好意思的说:“本是去内务府领冬装的,谁知道回来的时候没人带,就迷路了,我自己走啊走的越走越远,幸好有位姐姐去把我寻了回来。”
  沈婠提醒道:“这里可不是王府,地方大,人也多,以后可不许乱跑了。就算要出去逛,让春儿陪你一起。”
  “是,知道了。”
  还有一点时间,昭儿仍在睡觉,沈婠便带着诸人到宁寿宫去拜谒淑太妃,以多谢她在这些日子打理后宫。
  淑太妃乃惜朝生母,从前是最得先帝宠爱的妃子,年纪不过三十又六,是位极年轻的太妃。太后薨逝,后宫中唯她的位分是最高的。但是因为先帝宠妃的名头,又有个儿子从前也是继位的热门人选,未免皇帝起疑,她倒是十分遵守规矩。在宁寿宫中,少有出门。
  此时沈婠来拜谒,她也十分客气,沈婠小时候经常在淑妃宫中玩耍,淑妃时常与她玩笑说拿她当儿媳妇看。此时相见,遥想当年,只谈造化弄人罢了。
  淑太妃与沈婠说话,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踌躇再三,才说道:“皇后既然回宫,后宫之事自然有皇后做主。哀家这里正有一事相求,还请皇后恩准了。”
  沈婠忙道:“太妃娘娘请说,我一定尽力帮娘娘谋划。”
  淑太妃便道:“明年,又是大选的年头了,惜朝成亲至今,却没个子嗣。因妮卡有个苗王女儿的身份,又是皇上赐婚,不好说什么。所以,哀家想着,不如从明年才秀女里,选一个出来赐给惜朝做侧妃吧?”
  沈婠一怔,是了,差点忘了明年三月是三年一次的大选,大选之前有小选,是选宫女的,这个到好办,到了年龄的宫女放出宫,再进新的来。只是这大选……不仅是为了皇帝充实后宫,也有为亲王谋福利的。
  惜朝和妮卡成亲也有些日子了,迟迟没传出好消息来,淑太妃难免担心。
  沈婠心中五味杂陈,当着淑太妃的面,只好笑道:“太妃娘娘放心,等我禀明了皇上,明年秀女进京,必定给十二爷挑个称心如意的。”
  淑太妃这才笑道:“那就好,那就好。”
  从宁寿宫出来沈婠已经觉得筋疲力尽了,以前的干劲不知到哪里去了。大概是自己休息的时间太长的缘故吧?在南国的时候,虽然需要上朝处理政务,但毕竟是小国,很多时候没什么可处理的。更何况有萧无冕帮着自己。到了西国自己只是个王妃,更加用不着忙里忙外。现在回到北国,回到宫廷,却忽然要面对这些事情。
  选秀,是一定要选的,不可能让楚惜尘的后宫只有这么几个人,更不可能自己独占整个后宫。要是那样,御史就该进言说自己是红颜祸水了。
  想当初崔尚宫说,皇后的贤惠是做个别人看的!是啊,当一个皇后这么的不容易,而如果自己不想贤惠,那么就该退下后位了!她已经失去过一次的后位,不想再失去第二次!
  于是,继续做一个贤惠的皇后吧!
  回到宸宫的时候沈婠已经累得话都说不出来了,但是她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顿时惊呼:“老师!”
  崔尚宫缓缓下跪行礼,沈婠扑过去扶起她,太好了!崔尚宫一回到自己身边,看来这个贤惠的皇后,可以减轻一点负担了。
  崔尚宫看着沈婠,叹道:“唉,殿下!”她没有再说什么,那声殿下已经包含了一切。
  沈婠仔细端详她,发现她面色苍白了一些,消瘦了一些。顿时落泪道:“老师受苦了。”
  崔尚宫淡淡的一笑,道:“皇帝念我与娘娘有师徒之宜,并没有如何为难,所以也谈不上辛苦。现在看到娘娘好端端的在我面前,我真是感觉太欣慰了。”停了停,她笑道:“听说晚上还有夜宴,娘娘该去准备一下了,今晚会见到很多人,娘娘要打起精神来。”
  沈婠笑了笑,进去更衣准备。崔尚宫庆幸的想:殿下没有改变,一切还是原来的模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