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血验亲(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二百五十六章滴血验亲(一)
  小选过后,总算是忙成了一件事,加上太医又报,皇后娘娘凤体安康了!所以,趁着二月底,天气晴朗的日子,皇上便命人在沁春园搭台子,请众妃嫔赴宴看戏。
  “宫里何时请了戏班子?”沈婠张开双臂,让香茗和春儿往自己身上穿衣服,自己大安了,又卸了冬装,现如今穿着夹衣,又恐春寒料峭,所以只能多穿几件。头上也戴了繁重的首饰,没法子,谁让她是皇后,凡是都得遵守规矩呢!这么压着感觉快透不过气来,沈婠有点怀念自己有孕的时候不用戴首饰不用涂脂抹粉的了。
  “娘娘忘了,前年中秋那会儿,宫外来的杂耍班子进宫,娘娘说好看,皇上就留下他们了,一直到现在,今天啊,总算派得上用场了。”
  “今天才用?往日宴会就没看过?”沈婠奇怪的问。
  春儿故意笑道:“娘娘不在,谁敢用呢?”
  轻月兴奋是说:“有杂耍看啊?那太好了!以前只有庙会的时候能看到,还是爬在围墙上看的,还看不清楚呢!”
  春儿笑道:“那这回你可有福了,咱们跟着娘娘,是最好的位子。”
  沈婠望着镜中的自己,明黄色五彩丝线绣百鸟朝凤宽袖曳地长裙,外面一件薄薄的轻纱,轻纱上绣着杏色的牡丹花。臂上披着金线披帛,腰间系着金色腰带,两旁各垂下璎珞美玉。头上梳着参鸾髻,前额以一支九尾衔翠珠钗固定,凤口中衔的不是一般的玉石,而是一串珍珠璎珞,垂至眉心。后面饰以金钗六树,宝石宫花四支。耳朵上垂下三串晶莹雨润的大东珠。
  此时,唯有四字形容沈婠的装扮:贵气逼人。
  正打算出去,就听到皇上来了的声音,沈婠正诧异,惜尘已走了进来,赞赏似的看着她,笑道:“朕先过来,咱们一起去。”
  沈婠冲他笑笑,对轻月道:“去把昭儿也抱来吧,整天不是吃就是睡,也该抱出去玩玩了。”
  惜尘也道:“正是呢!”
  于是,一家三口便向沁春园走去,帝后二人携手,后面是轻月抱着孩子跟随,在后面是一溜儿的宫女太监伴驾。
  到了庆亲沁春园,落座后,等到下面妃嫔都请过安,让她们起身归坐,说几句冠冕堂皇的话,喝过第一杯酒,这才开始看戏。
  戏台子上正演的激烈,沈婠微微侧首一看,轻月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亏得她手里的孩子没事。摇摇头,对香茗道:“把孩子抱过来吧,让她好好看戏。”
  孩子抱到沈婠手中,沈婠低头看去,昭儿一脸不耐的模样,就差要哭出来了。沈婠抱着他哄了一会儿,他才略有好转,只是仍皱着个眉,很不情愿的样子。
  惜尘凑过来瞧,道:“这孩子似乎不爱哭,这么些日子到没听他哭过几声。”
  沈婠道:“大约是性子倔强吧,也好,男孩子嘛!”
  两人相视笑了笑,下面有人看到帝后和睦,本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却有人偏不让人高兴,在这个时候整了整衣衫,借着几分酒意说道:“皇上对三皇子真是爱护有加呀!只可惜那去了的皇长子,是没人疼爱的了。”
  众人一怔,沈婠看过去,见说话的不是卉娘子,却是丽容华!
  丽容华原先是自己提拔起来的,不过现在她又投靠了陈修容,这么说来,她是准备帮着陈修容对付自己吗?
  其实丽容华也是受到了陈修容的威胁,陈修容对她说:“你先前是皇后的人,现在却投靠了我,你以为皇后会轻易放过你吗?与其让皇后整治,不如听我的安排将皇后一举扳倒!日后二皇子当上太子,少不了你的好处!”
  用丽容华而不用卉娘子,一是因为丽容华位分高,二是因为她以前和沈婠交好,皇帝不会怀疑到自己头上。后宫这些党派之争,皇帝从来没有放在心上,没有沈婠,这个后宫,仿佛形同虚设。而有了沈婠,这个后宫,还是形同虚设!
  说到了皇长子,众人脸上都显出悲容,皇长子长到六岁,却这么死了,的确可惜。
  惜尘面上悲戚,却也同时蹙眉,原本逗弄昭儿,现在想起了平儿,便正经端坐着,长长叹了口气。小石子识时务的让戏班子都撤了,四周显得一片寂静。
  陈修容忙道:“皇上节哀,皇长子已逝,陛下尚有两子在世,三月大选,宫中添新人,必定会再为皇上绵延后嗣的。”
  惜尘叹了叹,又点点头,道:“今日原是饮宴,不该提起这等伤心事。”
  丽容华接着说道:“皇长子已去,长幼有序,皇上多眷顾二皇子吧。”
  众人又是一愣,原来皇长子不过是抛出的砖,重点在二皇子身上。
  却听赵贵人悠悠道:“嫡庶有分,皇上不是更应该眷顾三皇子么?”
  丽容华却冷笑道:“三皇子?三皇子从何而来,可蹊跷的很呢!”
  众人脸色大变,惜尘顿时大怒,喝道:“放肆!”
  丽容华出列,跪下哭道:“臣妾纵然一死,也不敢胡言乱语,只是事关皇嗣血脉,不容有人鱼目混珠,还请皇上明察!”
  沈婠面上冷峻,心中徒然一抖,那个秘密……那个秘密莫非……不可能!绝不可能!此事除了自己,只有惜朝一人知道。惜朝自然不会说出来,自己更不可能,那还会有谁知道呢?
  惜尘已是怒不可遏,指着丽容华喝道:“大胆贱妇,口出狂言,来人!将她拉出去仗毙!”
  丽容华拼死说道:“皇上!臣妾忠言逆耳,皇后出宫许久,回来时却带来一个来历不明的婴儿,这里面很是古怪,皇上只怕是被奸人蒙蔽了吧?”
  惜尘私自出宫迎回沈婠,本是私密中事,外人只道是沈婠自行回宫,这个孩子,更加让人猜测了。
  惜尘脸色铁青,他在南国与沈婠那一夜的事,自然无人知晓。谎称闭关而迎回沈婠,更加不能为外人道。现在竟被人抓住痛脚……后宫尚且有此议论,尚不知外朝民间,又有何风言风语呢!
  陈修容见惜尘沉默,趁机说道:“陛下,丽容华言之凿凿,切听她一言如何?”
  丽容华也道:“陛下,皇后之前一直在南国,据说与南国代政王出同车,入同寝。宫人们都在相传,说他们,他们……污言秽语,臣妾实在说不出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