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驾亲征(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二百八十一章御驾亲征(二)
  装着一肚子气回到宸宫,春儿暂时没去给皇后复命,而是找到了香茗,好好的吐了一翻苦水。然后愁眉苦脸的说:“我怎么都觉得这个若嫔不是一般人,能连着承宠那么久,这才刚皇上在娘娘宫里过了一夜,她那里就摔倒了!香茗姐姐,你说这未免也太巧了吧?”
  香茗问道:“你去沉梦轩看到什么了吗?”
  春儿愤愤的说:“是啊!皇上说去两仪阁,其实是去看若嫔了!”
  香茗想了想,道:“这事先别告诉皇后,娘娘这才好一些,别让她心里又不痛快了。”
  春儿憋屈的说:“这个我当然知道啊!”她略坐了一会儿,就去给沈婠复命,沈婠问她若嫔摔得严不严重,她并未进去看,怎会知道,支支吾吾的说:“她没事,太医都在呢。”也就糊弄了过去。
  晚上惜尘过来,一起用晚膳时,沈婠向他提起这件事,问道:“若嫔摔伤了,皇上待会儿要不要去看看?”
  惜尘道:“不必,朕去看过,只是扭到了脚踝,歇两天就没事了。”
  沈婠愣了一下,意有所指的说:“原来皇上已经去看过了。”
  惜尘笑笑,说:“回去的时候正好路过。”
  沈婠“哦”了一声,笑道:“沉梦轩的确和乾宫挨得最近了。对了,皇上,若嫔侍奉皇上有宫,是不是给她提个位分?”
  惜尘夹了菜吃,并不十分在意的问:“她无功无娠,好端端的晋什么位分?”
  沈婠担忧的说道:“好歹承宠了那么久呢!您也知道,她并没有……这样子对人家,总不太好。”
  惜尘放下筷子,道:“若是心里过意不去,那就随你好了,她也是个懂事的人,不会给你惹麻烦的。”
  沈婠但笑,撤了晚膳,惜尘略坐一会儿,便又回去,这一下,他并没有绕道沉梦轩,而是实实在在的去批折子了。
  惜尘一走,春儿就直向沈婠抱怨:“娘娘,您也太大度了!那个若嫔已经那样了,您还要晋她的位分!她的位分越晋越高,岂不是更能和娘娘您分庭抗礼?”
  沈婠也不理她,却径直让崔尚宫来拟旨。香茗扯了一下春儿,道:“就你这个态度说话呀!要是搁在别的宫里,早把你拉出去一顿打了!还不闭嘴,听娘娘说话!”
  崔尚宫问道:“不知娘娘想要晋若嫔为何位?”
  沈婠道:“晋为贵嫔。”
  闻言众人大吃一惊,崔尚宫惊讶的问道:“娘娘确定?贵嫔乃一宫主位,这样一来,从嫔到贵嫔,是连升了四级啊!”
  沈婠悠悠笑道:“本宫就是要她升为一宫主位,这样的话,她便有了自己的宫殿,不用再住在狭小的沉梦轩里了。”
  崔尚宫眼前一亮,笑道:“那么皇上从娘娘这里回乾宫,也不用再路过沉梦轩了。”
  沈婠点头:“正是。”又道:“为避免有人怀疑,将其余人等也都晋一晋吧,本宫回来至今,还未晋过她们的位分呢!权当是为了我北国添添喜气。”于是,又晋明妃为从一品明德夫人,顺贵嫔为昭仪,另抚养二皇女的宫嫔为婕妤,端嫔为容华等等不一一而说。
  隔日懿旨一出,众人哗然,其余人等晋位到在情理之中,而若嫔忽然连升四级,实在令人嗔目结舌,甚至有人怀疑她是不是有孕了。就连惜尘事后都说沈婠将若嫔的位子晋的太快了,沈婠不过一笑了之。
  内务府便着手打理这些事情,选定了良辰吉日,备好一应用品,还有若贵嫔的新住所。
  沈婠看着后宫的图谱,指着宸宫后面的雎鸠宫道:“就此处吧!”
  雎鸠宫向来都是妃以上的人才住的宫殿,闲置了许久,这下指给了若贵嫔,让后宫诸人对她的嫉妒,更添了几分。
  紧接着便是晋封仪式,搬迁新址,阖宫会面,贺喜,拜谢等等这样一来,足足忙了一个月,如此便到了最炎热的八月。
  沈婠好容易休息着,躺在竹榻上歇午觉,四面放着冰块,春儿正给她打扇子,惜尘风风火火的进来,本不想吵醒沈婠,无奈他自己声音太大,沈婠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奇道:“外面日头正大,怎么这个时候爬来了?”
  惜尘将她拉起来,笑道:“好消息,真是天大的好消息!”
  沈婠还未完全清醒,香茗忙去打水,擦过脸之后问道:“什么好消息?”
  惜尘拍掌笑道:“张进越夺了凉州!咱们把凉州收回来啦!”
  果然是好消息!沈婠也是大喜:“果真?那真是太好了!”
  惜尘一把将她抱起,在房中转了个圈儿,沈婠吓得闭上眼只觉天旋地转,惜尘抱着她大笑不止。
  屋里众人纷纷低下头,春儿咬着唇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哎呀,快把我放下去,成何体统这是!”沈婠羞臊的说道。
  惜尘又将她放在竹榻上,笑了一会,正色说道:“朕打算下个月,御驾亲征!”
  “什么!”沈婠惊道。
  惜尘坚定的点了点头,道:“朕意已决,朕要一口气收复其他三洲,还要将叶苍穹的军队,打回他的老家去!”
  沈婠怔怔的,方才太过欢喜,现在又太过惊讶,一时,竟有些回不过身来。
  惜尘握着她的一双手,说道:“婠婠你放心,若是没有必胜的把握,朕也不会草率下决定。下个月朕便让萧无冕那里准备作战!到时候前后夹击,西国必定毫无招架之力!”
  沈婠深深看着他,用力挤出一个微笑,道:“若是朝堂上的大臣们都不反对,那……臣妾自然也支持皇上。”
  惜尘的面色凝重起来:“他们不会这么说通的,不过,朕意志坚定,他们也奈何不了,定会被朕说服。”
  沈婠苦笑,默然不语,你的说服,不过是强权施压罢了。轻轻靠在他肩上。唉,帝王大业!他现在什么都不缺了,缺的就是统一天下的伟大抱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