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皇子们(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二百九十七章那些皇子们(一)
  盛夏将过,天气却依然热着,权贵坊的宰相府东跨院里,参天古树上隐蔽着嘶鸣的知了,屋子后面的池塘里蛰伏的青蛙等待着夜幕降临。荷叶动也不动,一丝风也没有。屋子里四面的窗户全部关闭,放下了帘子阻挡外面进来的热气。四个角落里放着大瓮,瓮中放着冰块,所以房间内到不是很热。
  紫檀木的屏风后是一张精致的绣床,床上挂着各种漂亮的香包缨络和丝绦,藕荷色的芙蓉帐子里睡着个小人儿,床边跪坐着一个丫鬟正给她打着扇子。房门“吱呀”一声打开,走进来另一个娇俏的丫鬟,手中端着一个果盘,里面放着用冰块冻成的四颗荔枝。
  跪坐在床前的丫鬟站起身,走过去轻声道:“荔枝?一定是大小姐那边送来的吧?”
  端果盘的丫鬟笑道:“是啊小雪,方才大小姐叫我过去,我还当什么事,原来是裕王府那边得了宫中的荔枝,特意送来给大小姐的。咱们这位王爷虽然一片好心,却不知大小姐并不爱食荔枝,倒是我们这位祖宗极爱的,所以统共这么四颗,尽数拿来了。”
  小雪抿嘴一笑,悄声道:“小声些,别让她听见了,才刚一直嚷着热,好容易我哄着睡着了。先放在瓮里,等她醒了再给她吃了。”
  霜儿便将果盘放入瓮中,走到床边瞧了瞧,床上的小人儿睡得正酣,只是仍蹙着眉,额头上嘻嘻的汗珠,定是梦里也觉得热。自己便也拿了纨扇来,和小雪两人一起扇着。
  不过半个时辰她便醒了,两人忙打起帘子来,给她穿衣,粉妆玉琢的小女孩子,睡眼惺忪的样子更是惹人怜爱,糯米团子似的小手揉了揉眼睛,打着呵欠道:“真是没法过了,这天还是这样热。”
  霜儿边伺候她穿衣边道:“小姐起来洗把脸,有好东西给小姐呢!”
  “什么好东西?”说着穿好衣服,接过小雪递来的毛巾擦了擦脸,就看到霜儿端着果盘来,里面放着四颗荔枝,冰块已经融化了,她不由笑道:“果然是好东西。”
  霜儿帮她剥好了送到她口中,她细细品了,笑道:“我还以为这会儿已经没了呢!谁知还有,哪儿得来的?”
  霜儿便将来历说了,她笑着点头道:“看来这位未来姐夫对姐姐还不错呢!这样难得的东西难为他想得到,只是姐姐不喜欢罢了,到让我沾了光。”
  正说着,听见窗户外面夫人的声音:“阿婠可醒了?”
  阿婠跳下床,笑着跑到门口开了门道:“娘,我醒了,这样大的日头,您何必跑一趟,有什么事叫丫头来说就得了。”
  沈夫人进来,宠溺的捏了捏阿婠的头发,笑道:“给你送新衣裳来,今日是你姑姑大寿,在宫里举行晚宴,让小雪和霜儿给你洗澡换了衣裳,带你一起进宫去。”
  阿婠歪着头问道:“往日我想进宫,娘说没有宣召,我又没有品级,都不带我去,今日能去吗?”
  沈夫人笑道:“今日是皇上特赦,说你姑姑的家人都能进宫贺寿去,所以便宜你了。”
  阿婠撅着嘴道:“我才不去,宫里的规矩大的吓人,我没规矩惯了的。”
  沈夫人佯装怒道:“你也知道自个儿没规矩呀!得了便宜卖乖,别耍嘴皮子了,快去洗澡。”
  阿婠被小雪和霜儿领着到了后面的浴池里,泡了一会儿,起身换上新衣裳,这才到了母亲的房里去。姐姐也在,看到自己冲她笑了笑,阿婠乖巧的坐到姐姐下首的位子。
  沈夫人点头笑道:“这样就好,像个大家的小姐了,待会儿进宫,可不许胡闹啊。”
  阿婠嘀咕着:“我何时胡闹过。”
  沈媛瞧着她笑了又笑,问道:“荔枝可好吃?”
  阿婠道:“也就那样。”
  沈媛笑道:“哟,你现在可愈发了不得了,这样难得的东西,也就那样?”
  阿婠抬起头冲姐姐做鬼脸道:“我知道那是姐夫送来的,你还没进人家的门呢,到学会帮人家说话了!”她特意咬重了“姐夫”这两个字的音,沈媛果然红了脸。阿婠得意的笑起来。
  沈夫人无奈的摇头嘀咕:“你们两个呀!”
  阿婠嘻嘻的笑起来,沈媛也无奈的别过头去。她虽然长了妹妹十岁,但对这个妹妹实在是没什么办法,家中无人不宠的,虽然因此脾气古怪了些,到未作出出格的事情。有时候嘴巴极甜,大人们实在发不出脾气来,便放任她的自由去了。说又说不过,打又打不得,沈媛只得闭上嘴巴不理她。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沈夫人便携着两个女儿上了马车,马车悠悠的驶向皇宫。一路上,沈夫人叮咛着阿婠不要做错事,也不要说错话等等注意事项,阿婠一一应了,因为太热而不停的打着扇子。
  明明已经快要傍晚了,却还是这样炎热,姑姑在这样的天气里出生,难怪脾气那么暴躁了。可她的封号,却偏偏是个“柔”字,想到这里,阿婠唇边泛起古怪的笑意。
  到了宫门口,听到侍卫盘查的声音,然后继续前行,到了第二道宫门,马车便不能再往里去了。只能下了车,步行进入皇宫内院。于是,三人便一路走着,也不知走了多久,拐过多少宫门高强,这才进入后宫,到了妃嫔们所住的宫殿,转过几处,总算是到了姑姑所住的玉屏宫。
  通报之后,有个穿着宫装的宫女笑盈盈的走出来迎接,将三人领进殿内,阿婠终于看到了姑姑柔妃。
  “民妇参见柔妃娘娘。”沈夫人和两个女儿一同下跪请安。
  “得了得了,起来吧,都是自家人。”柔妃笑了笑说,看到娇小的沈婠,便冲她招招手,笑道,“阿婠都这么大了,前年我回去省亲的时候,她才那么点儿。”
  阿婠走到柔妃身边,甜甜叫了声:“姑妈。”
  “乖。”柔妃似乎极喜欢,捏了捏阿婠的脸蛋儿,回头对宫女道,“去看看惜今在做什么,若是无事,便叫过来见见他表妹。”
  “是。”
  宫女领命去了,阿婠心想,惜今,就是自己的表哥了,是皇帝和姑姑所生的皇八子,据说很是温和善于的人,心里到十分想见一见这位表哥。
  没多久,八皇子便出来见客,阿婠回头一看,却见一个长相十分俊秀的男孩子走了过来,八皇子今年不过十岁,穿着质地极其柔软的长衫,额上勒着镶玉的抹额,头顶梳着一个小辫儿,面如冠玉,目似星辰。
  阿婠一见之下,心中十分喜欢,不由得冲他微微一笑,却把他笑怔在那里,白玉似的面庞竟泛红起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