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吻(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三百零三章初吻(一)
  当今皇上酷爱狩猎,一年总是去个好几次,今年决定在五月的时候去南苑打麋鹿,到了五月的时候,皇上便带领皇后,柔妃和皇子们大臣们一起前往南苑了。其中宰相随驾,而太子则留在京中处理政务。因为皇上准备打猎之后先不急着回宫,而是去西郊行宫去避暑,便没有带上太子。
  沈婠虽然无品无级,但是因为裕王妃的关系,倒也可以跟在姐姐身边一起过去见识一下。
  北国开国是在马上打的天下,所以人人骑马,就连女子也不甘示弱,有些女子的骑术甚至比男子还要精湛。而沈婠却从来都不会骑马,就连学也不肯去学,宰相大人倒也没有太过深究。一路上,沈婠便和姐姐一起坐在马车里,手里把玩着哥哥做给自己的金弓银弹,准备打几只雀儿试试。
  沈媛怜爱的看着她,笑道:“南苑不必家里,到处是疯长的杂草和树林,飞禽走兽之类的。你若要出去狩猎,就让皇子们陪着,若是不想出去,就老老实实的在帐篷里坐着,可别想一个人出去,若是被野兽叼了去,那可了不得。”
  沈婠笑嘻嘻道:“知道啦,姐姐,难怪娘说女人家嫁了人就不一样了,你都快赶上娘那么啰嗦了。”
  “你……”沈媛一时错愣在那里,气也不是,骂也不是。
  沈婠没心没肺的笑了两声,掀开马车帘子往外张望,可是除了围得像铁桶一样的护卫队,什么也看不到,顿时有些泄气。不知道表哥他们在哪里,因为他们还没成年,所以不让骑马,这会子怕也是被拘在马车里无聊吧!
  到了目的地,沈婠住的是沈媛的帐篷,和皇子们离得近,刚收拾好东西,皇子们就过来找她了。
  “你又不会骑马,又不会打猎,真不知道你跟来干什么。”十皇子故意阴阳怪气的说道。
  沈婠晃了晃手里的弹弓,道:“我打几只雀儿也好,可别小瞧了这个,我的准头不差的。”
  十皇子撇了撇嘴不以为意,八皇子却道:“表妹你千万小心,别伤了自己。”
  沈婠点头,随即看到十二皇子唇边那若有若无的嘲讽,心中很不舒服,皱了眉道:“这会子你们来做什么?”
  “来看看你呀,顺便告诉你,明天才开始狩猎,今天赶了一天的路,要好好休息呢!”
  “知道啦,真啰嗦,你们快回去吧,待会儿姐姐回来了。”
  三位皇子告辞,第二天早上,就开始盛大的狩猎了。
  清晨,皇帝穿一身鎏金银甲,一件白色滚边、绣着绀碧色云纹的青披风。也许是色彩的缘故,当他泰然自若地立马于草原之上,仿佛是一片干净无比的苍天。
  帝后二人与一干贵族立马观赏了巫师向山原神明献祭和祝祷的舞蹈,又亲自酾酒,为狩猎带来的喧嚣向各处神明道歉,请求他们赐予丰厚的猎物,并许诺将以献上牺牲。
  经历这一场仪式,狩猎才正式开始。
  皇帝坐在马上,向身后的勇士们笑道:“今日谁的猎物最多,朕有重赏。”
  大家纷纷大吼表示勇猛,皇帝开怀大笑起来,他喜欢自己的国家里有更多的勇士。
  接着就响起号角声,之后便感觉到整个大地都在震动,狩猎的人们好像千军万马一样,随着皇帝奔跑起来。
  来到草原,百里草原无边无际,到此放眼四顾,方知天宽地广。风吹草舞,云卷云舒,无不诱人引吭高歌。勇士纵马驰骋,放声长啸,当真有气吞山河、呼喝风雷之势。鲜衣骏马数百骑,纵横叱诧,豪情直上云霄……“逐鹿天下”所说的景象,在此具体而微。
  皇帝这时也风云变幻,化为草场上一股闪烁银光的青色狂飙——他扬鞭呼喝,搭弓引箭时身手矫健,英姿不输少年。
  当一只壮硕的麋鹿在远处扑倒时,立马引来一片喝彩声,皇帝开怀而笑,由皇帝发了第一箭之后,众人这才好拉弓上箭,四处奔走,意欲夺得头筹。
  沈婠呆在帐篷里,仍能听到那震撼人心的声响,可惜这样的场景自己无缘得见。晚上众人归来,皇帝赐宴,阿婠看到了皇帝打回来的第一头鹿,还有其他的动物,就连年纪最小的十二皇子也射到了一只獐子,沈婠不由惊叹。
  看的惊愣间,旁边递过来一块烤的喷香的鹿肉,沈婠诧异的看向沈媛,沈媛却指了指八皇子,原来是八皇子特意拷给她吃的。
  她不敢多吃,吃了一小块就放下了,怕回头肚子不舒服。
  女眷们的宴席很早就散了,男人们还在外面痛饮长谈。沈婠跟随姐姐回了帐篷,但因为太过兴奋而睡不着,便想出去走走。又不想沈媛跟着,便说去找八皇子聊天。
  沈媛让她小心一些,早点回来休息,也就罢了。
  她随意走着,倒也不敢走远,只因这里距离皇上的帐篷也近,又都是天家贵胄,五步一哨,十步一岗,巡逻的士兵走来走去。沈婠避开这些人,尽量往空旷的地方走,这一走,却走岔了路。
  正当她摸不着头脑的时候,刚转过一个帐篷,迎面却碰上了十二皇子。
  沈婠愣住,冲口说道:“你怎么会在这儿?”
  十二皇子瞅着她,说道:“你怎么在这儿,我就怎么在这儿。”
  沈婠白了他一眼,嘀咕着:“莫名其妙。”转身准备回去。
  远处有说话的声音传来,沈婠“咦”了一声,惜朝慌忙拉住她,将她拉到身旁的帐篷里,幸好帐篷里没人,阿婠恼怒的低声道:“你干什么!”
  “嘘!”十二皇子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两人竖起耳朵倾听,那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近,而且那声音听着仿佛是——皇上!
  这里很偏僻,皇上怎么会到这个地方来呢?而且他身边好像还有别人,似乎是个女人,但是这女人不像皇后也不像柔妃的声音。
  声音仿佛向帐篷这里来了,十二皇子慌忙拉着沈婠躲进角落里一个放衣服的柜子里去。沈婠莫名其妙,低声问道:“我们干嘛要躲在这儿?”
  十二皇子压低嗓音道:“父皇怎么会和皇后娘娘身边的宫女在一起呢?不对劲!嘘,别说话,他们来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