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千(三)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沈婠从秋千上摔下来,受了惊吓,请了假在家中休息
  沈媛知道了此事,忙请宫中太医给沈婠诊脉,自己去看望阿婠的时候不经意的问道:“好端端的,秋千的绳子怎会断开?听十二说,那是被人割断的”
  阿婠躺着,心不在焉的说道:“这我就不知了,我又没得罪什么人”
  沈媛笑道:“也是,你只管歇着,其他事交给我们就是”
  姐姐话里有话,沈婠也不想追究
  可是那根绳子为什么会断,她自己是真的不知道啊!
  谁和她有那么大的仇恨,非要置他于死地呢?
  正沉思时,却听门外有人秉道:“王妃,小姐,东宫使者求见”
  两人诧异的看看对方,都觉奇怪,沈媛忙放下帘幕,让小雪将那使者迎进来
  东宫的使者进来,站在门边,先向沈媛略施一礼,然后才向内室的方向说道:“东宫派小的给沈小姐送些东西来”
  沈婠坐在床边,透过重重帘幕,看不到来人的脸,只好对姐姐说:“是什么东西,姐姐替我看看!”
  使者便将手中一个长方形的木盒递给沈媛,沈媛接过来,看这盒子平平无奇,上面也没什么花纹,打开一看,里面分成好几个小格子,格子里都是上等的精细药材,她一看就知道价值连城即便是宫里,也是非常少见的——大约这东西并没有入宫中的册子,是太子的私房
  沈媛合上盖子,笑道:“是好东西,我代妹妹收下了,回去多谢太子”
  那使者下去领赏了,沈媛把盒子交给沈婠,笑道:“太子好像对你挺上心的,连你喜欢干净的木头盒子都知道我记得去年打猎回来,还特地给你留了一段上好的红狐皮子”
  沈婠看着那盒子出神,好半天才明白她的意思,皱眉道:“姐姐太多心了”
  沈媛笑了笑,道:“是我多心了,妹妹还小,我操这门子心做什么?何况还有老八他们几个呢!太子怎么说都已有了一位正妃,还是皇后的侄女,所以,妹妹将来若真的跟了太子,只怕是没福气的”
  沈婠落下脸来,道:“姐姐再浑说,我可要生气了”
  “好啦,我不说了”
  一时间,屋中陷入寂静
  沈婠低声道:“姐姐先回,我有些累了”
  “那我就不打扰妹妹休息了”说完,她起身离去,眼里却从未有过的凝重
  出门路过花厅,她的丈夫裕王正坐在八角亭里饮茶,看似清闲,却怎么也逃不出沈媛的眼中,她的丈夫神色间一丝忧虑
  沈媛走过去,低低的叹息了一声,道:“看来,太子对阿婠是上了心”
  裕王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道:“不该这样么”
  沈媛唇边闪过一丝讥诮的笑意:“王爷说呢?”
  裕王放下手中的茶杯,许久才道:“开始准备把!”
  沈媛眼中闪过精光,沉声道:“妾身等王爷这句话,等了好久,如今总算要达成心愿了”
  裕王面无表情的望着她,缓缓起身离开
  沈婠身体好了之后,依旧去宫中伴读,也依旧过得没心没肺,但几位皇子再也不像以前那样簇拥着她到处游玩了沈婠尽量避开与东宫那边的冲突,好在没过多久东宫就被授命到西陲出征了
  所有人都知道,这是皇帝在对太子的历练,如果太子能和军中的人取得好感,那么他以后当生皇帝的路就顺利很多了
  太子是在九个月之后回来的,正赶在了新年之前,凯旋而归于是趁着新年,宫中大肆庆祝
  正月的时候皇家一起去了流云河垂钓,说是钓鱼,其实是为了给太子,裕王以及清王选妃
  太子和裕王已经有了正妃,他们选了侧妃就行,清王还未成亲,皇上特意想给他选一个端庄贤淑的正妃
  可是让大家意外的是,清王在那一天根本就没有出场,这让皇上很是不悦
  无奈之下,皇上只得把原先属意清王的李家小姐赐给了太子,把裴将军的女儿赐给了裕王
  礼部定在三月十六给太子纳妃,四月初八裕王纳妃
  虽然是侧妃,不过两人也都好好热闹了一番
  清王在流云河失约过后,却在太子纳妃那天去东宫恭贺了
  沈婠也和母亲一起到东宫喝酒,席间看到清王,总觉得怪怪的按道理,今日这位侧妃原先应是他的正妃才对,不知这位李家小姐知道了会不会恼怒
  晚宴的时候,沈婠受不了里面的热闹,外出走走
  黄昏已过,月上柳梢沈婠心中烦闷,信步在外走着,不知怎的,就走到一片娇艳的花园前借着月色,她还能看到艳丽的花朵在绽放着,不免有些入神
  花园里忽然传来一阵响动,沈婠吓了一跳,忙躲了起来,透过层层的花影,依稀看到两个身影,仿佛是一男一女
  那女子好似形容悲戚,声音里满是哽咽,断断续续的说道:“殿下,妾身原本属意殿下,为何那日钩鱼,殿下未至?”
  那男子长叹一声,道:“我没有去,实是无言面对小姐,小姐今日已是东宫侧妃,与清已有叔嫂之别,万望小姐珍重,他日见到清,权当陌路人!”
  沈婠簌簌发抖,听到这两段对话,差点惊叫出声,此时身后忽然吹来一阵酒气,沈婠转头,叫了出来……声音还在喉咙里,就被对方的手捂住了对方冲她摇摇头,指指外面,示意她别做声沈婠眨了眨眼睛,心中懊恼:怎么每次偷窥,都会和他在一起呢?
  外面说话的两人,一个是清王,一个便是今日的主角,李家小姐!而在沈婠身后的就是十二皇子了
  两人躲在花丛里,静静的听外面两人的话语,女子自然诉说着不舍,男子为保哥哥和女子的名节,拼命让这位小姐放弃自己,说来说去,女子的哽咽变成了泣不成声,男子只是摇头叹气
  十二皇子轻声道:“我只知六哥放荡不羁,没想到他还听风流多情”
  沈婠轻轻一哼,道:“通常放荡不羁的人,都挺风流多情的,就比如你这个小坏蛋,这么喜欢偷窥别人,不会是偷窥狂?”
  十二气呼呼的说:“你胡说什么呢!还说我呢,你自己不也喜欢偷窥么!”
  “我是不小心的……”
  “你以为我就是故意的呀!”
  “那可说不准……”
  “你!”
  “嘘,小点儿声……别让他们听见”
  两人都压低着声音,虽然看似在吵架,却带着无比的调皮,两人好像都为保存了同一个秘密而亲近了不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