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论精品投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同一片天空下,平行时间里,胡延德、蒋一帆与柴胡正在离魔都机场55分钟车程的工业区办公大楼里开着东光高电的中介协调会,该公司是副总王立松从别家券商手里抢来的ipo项目,准备以2012年、2013年以及2014年全年为报告期,于2015年6月30日之前申报。
  对柴胡来说,这是一个全新的项目,全新的公司,全新的行业,全新的律师会计师团队。
  晨光科技的顺利申报,让柴胡信心大增,因为从诸多前辈口中得知,在国内的投资银行,做什么项目,项目最终能否顺利做出来,一半靠能力,另一半完全靠运气。
  柴胡初来乍到,运气很好。
  作为没有家庭背景,没有读上大牛学校的普通农村青年,柴胡觉得自己能够在招聘会上撞见王立松,顺利进入明和证券实习,还能与大神蒋一帆一起参与第二个项目,完全就是依仗幸运之神的眷顾。
  只不过幸运之神并没有带柴胡进入天堂,而是拉他下了磨练意志的地狱,这座地狱正是柴胡内心极为渴望的。
  青春,不需要阳光普照,只需要烈火焚烧。
  柴胡刚进大学就听说投资银行是地狱,尤其是那些所谓的精品投行。
  所谓精品投行,是指经营某项特定业务的投资银行。
  比如一家投资银行专门从事海外并购,而且擅长的还仅是中国内地公司并购欧洲特定几个国家的公司,那么这家投行就被称为“精品投行”。
  精品投行的优势在于其具有很强的专业性,业务相比与传统投行更为聚焦,核心优势突出,客户深度挖掘能力也更强。
  如果你是一家中国大型上市公司的一把手,有天突然心血来潮想买一家德国公司,于是你来到明和证券找曹平生,问:“曹总,帮我找一家德国公司给我买,跟我公司的产品最好具有上下游关系,要不就是供应商,要不就是客户,总之我要实现产业纵向整合,我要聚焦国际资源,打开海外市场,赶紧给我找!”
  曹平生内心估计会相当懵逼的问:瓦特!老子不认识德国人!跟德国公司不熟!不懂德语!不懂德国法律!不懂德国会计政策!老子压根就没去过德国!不要问老子去过哪里!老子是工作狂!是全国十大金牌保代!老子连越南都没去过!你这种业务,去找精品投行吧!
  于是乎你终于知道了原来投行界,还有一种存在,叫精品投行。
  精品投行做的业务就是那些传统大型投行没有那么多精力专门做的业务,因为很显然,ipo的钱都赚不过来,为什么要去做吃力不讨好的跨国并购?
  跨国并购的成功率跟中美男女相亲并结婚生子的几率是一样的,男男女女先上网,浏览照片简介一千个,闲聊一百个,深聊十几个,愿意见面两三个,最后成一个就不错了,而这一个很可能又因为生活习惯,文化习俗,三观不合等因素分道扬镳。
  故精品投行人做成一单项目十分不易,往往要花费更大的精力与耐心。
  根据美国金融社区网站wall street oasis (wso)的数据显示,国外精品投行莫里斯(moelis)、瑞德(lazard)、罗斯柴尔德(rothschild)、普望(perella weinberg)和艾弗考尔(evercore)的每周工作时长通常在80个小时以上;紧随其后的是传统大牌的五家银行,分别是杰富瑞(jefferies)、黑石(blackstone)、野村(nomura)、麦格理(macquarie)以及高盛。
  每周工作80个小时是什么概念呢?
  如果一周只工作五天,每天需要工作16个小时;
  如果一周工作六天,每天需要工作13.33个小时。
  如果一周工作七天,每天需要工作11.43个小时。
  于是柴胡笑了,原来自己即使不在精品投行工作,也是每周连续工作7天,每天超过16个小时,以单周工作时间112个小时完胜美国投行界。
  美国金融社区网站编辑如果知道在遥远的东方,有一家投资银行里一位叫曹平生的总经理,知道他是如何要求所有下属的工作时间的,那么一定会重点采访他。
  其实回头去看,柴胡认为即使在曹平生的部门也并不可怕,无非就是习惯性加班,申报前习惯性熬夜,这跟大学期末狂抱佛脚还不忘打几盘游戏的日子也没多大区别。
  只不过,大学期末临考突击,紧张的日子持续不过两三周,而投行的这种日子得拉长至两三个月罢了。
  但是人是有极强的适应能力的,就比如先前在晨光科技的中介协调会上,几乎没怎么听懂的柴胡,这一次的协调会内容对于他并不是百分之一百陌生了。
  “高总,您作为公司第一大股东,怎么会将超过二分之一的股权出让给明来电子?”胡延德朝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问道。
  柴胡一看这家公司的股权结构,那位高总原来持股55%,如今将股权卖给明来电子后,自己所剩的股权仅有20%,直接腰斩,而不知是啥来头的明来电子,摇身一变成为公司第一**人股东。
  体形微胖,拥有一头茂密黑发的39岁男人高源沉稳地答道:“明来电子是我们电力行业的龙头,咱们这个行业经过多年的高速发展,已经进入稳定期了,明来是国家重点的高新技术企业,咱们公司的产品属于输配电设备,算是他们的供应商,他们这么做也是进一步拓展产业链,增强核心竞争力嘛。”
  听到如此官方的回答,胡延德眉头皱得老紧,开口道,“高总,我不是问您卖股权,明来电子会得到什么好处,我是问咱们东光高电会得到什么好处,您会得到什么好处!您想想,这家公司是您一手创办的,做了八年终于做到如今这个规模,控制权却拱手让人,这原因总得跟我们好好说说。”
  “卖的时候是三年前了,当时我也就做了五年。”高源更正道。
  “就算是三年前,就算不在报告期内,我们招股说明书还是要披露历次股权变动情况的,尤其是涉及第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的变动,是要有合理原因的。”
  高源闻言双手的大拇指不停互相揉搓着,顿了顿才道,“您也知道这个行业如今是稳步发展期,这个时期竞争比较激烈,三年前我们的体量比现在小得多,所以选择并购。”
  柴胡听到这里算是听明白了,其实就是水塘里鱼多了,生存环境恶化,成了大鱼吃小鱼的竞争格局,不赶紧与大鱼联盟就会被彻底吃掉。
  此时蒋一帆的电脑中呈现的是近几年电力行业并购案例,从成功案例个数来看,确实出现了明显上升趋势,刚才高源的话有了数据支撑。
  “那么从明来电子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到现在,公司经营的改善有多少是直接来源于这个大股东?”胡延德继续道。
  “这个……”高源思考了一会儿,才道:“他们是国家科技部认定的重点企业,在输配电领域很有影响力,我们这个行业要做得好,那在联合电网的招投标中就要尽可能中标,有一个实力强大的股东,对我们的招投标有很大的帮助。”
  高源提及的联合电网,是国家最大的电网公司,业务规模遍布全国,实力业内第一。
  蒋一帆听到这里,立刻拉出了东光高电2011年至2014年全年客户明细表,放眼各年期客户前十名,果然,三年前的客户都是些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明来电子进来后,客户的规模越来越大,向联合电网直接销售的比例也从5%直接上升为35%。
  蒋一帆摸了摸下巴,这个高源说话目前还是靠谱的,连续两个问题的答案都能找到数据支撑。
  “你们和明来,有对赌么?”胡延德问道。
  “没有。”高源这次想也没想就答道。
  “他们正好在报告期前进来,你们规范了三年就上市了,确定没有对赌?”胡延德有些不相信。
  高源闻言笑了,“他们并购我们是为了产业整合,当初进来的时候,也没有想到我们公司可以上市。”
  “那后来公司发展好了,他们也没有签署任何对赌协议么?他们难道对你们上市之后的业绩没有要求么?”胡延德目光犀利。
  “没有。”高源语气依旧平稳。
  胡延德收回了目光,看向手里握着的黑色水性笔,郁闷得仿若一个撬不开犯人嘴的审判官。
  看到始终不敢吱声的律师和会计师,柴胡好似明白关于对赌这个话题应该是很敏感的。
  法律规定企业上市前,股权必须清晰,如果存在对赌,必须要全部解除,否则如果企业今后业绩达不到对赌条件,那么投资方可以收回股权,这会造成上市公司股权不稳定,给今后的估值带来极大的不确定性。
  “高总,我们上市前主要股东需要签署一些承诺,这些承诺中会涉及各股东之间是否存在对赌情形,如果不存在,到时您和明来电子都如实承诺,如实签署就可以。”蒋一帆道。
  “没问题的,都可以签。”高源回答。
  很明显,蒋一帆的确认方式就让高源面色舒缓了许多。
  “你跟员工之间,之前应该有股份代持吧?”胡延德突然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