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大齐河清三年十二月,朔风劲吹,冰雪满地,寒气逼人。
  在晋阳城中的刺史行辕,并州刺史段韶和冠军将军顾显正在商议军务。
  虽然外面寒风凛冽,屋里却很温暖,炉火熊熊,映照着两人的脸庞,木柴燃烧的细碎噼啪声不断响起,淡淡的烟火气缭绕在空中。
  将近午时,有皇家特使飞马驰到,将皇帝的密旨送到段韶手中。
  段韶看完,对顾显说:“皇上命我们火速驰援。你率大军留驻这里,以防突厥,我带一万骑兵前往洛阳。”
  顾显猛地站起身来,抱拳道:“段兄,让小弟去吧。”
  “不。”段韶摇头。“周军以倾国之力前来,兰陵郡王与斛律将军已经增援洛阳,却寸步难进,如果不是情势紧急,皇上不会命我带兵支援。对于我们齐国来说,突厥看着凶狠,其实只是疥癣之疾,周国才是心腹大患,我必须亲自率军前往,以保洛阳。再说,皇上的旨意也是如此,我不能抗旨不遵。”
  顾显既是他的好友,更是他的下属,对他的谕令自然不会抗拒,这时便不再坚持:“段兄欲率多少人前往,小弟立刻去调遣。”
  周军东侵,已有两个月,齐帝高澄发密旨与段韶商量对策时,他就已经反复考虑过了,此时再度思索,片刻之后才道:“我率一万精骑,急驰洛阳。”
  “是。”顾显抱拳领命,转身急步离开。
  段韶坐回去,仔细思量着当前的局势。
  三个多月前,突厥十万大军南侵,进攻幽州,并突破长城,大肆烧杀抢掠。段韶率军火速出击,迎击突厥,将他们逐回塞外。不过,突厥兵仍然屯驻塞北,并继续调集更多部队,企图再犯幽州。段韶便驻扎晋阳,以防突厥。
  在这之前,齐帝不顾段韶的反对,将周国实际执掌朝政的大司马宇文护的母亲和姑母送回,希望换取宇文护的感恩之情,不再进攻齐国。谁知宇文护却并不领情,很快在全国调集大军,计有六柱国及十二大将军所统关中诸府兵二十四军、相府所属左右厢禁卫兵等二十万人,东出潼关,讨伐齐国。
  十一月,周国骁将尉迟迥率精兵十万为前锋,围困洛阳,却遇到守军的顽强抵抗,久攻不下。
  齐帝见洛阳形势危急,立即派出大司徒斛律光与兰陵郡王高肃带兵救援。但周军势大,两人率军渡过黄河后,被阻于邙山,举步维艰。齐帝更为着急,便发密旨给段韶:“洛阳危殆,朕欲以爱卿救之,然突厥在北,虎视眈眈,亦不得不防,不知爱卿意下如何?”
  段韶立刻上书,将当前形势仔细分析,认为两害相权取其轻,塞上有长城之固,足以抵挡突厥进攻,而当务之急是解洛阳之围,并恳请由自己率军南下救援。
  现在,皇上的密旨来得这么快,可见是一接到他的上书便即下旨,洛阳的情况只怕已是万分危急了。
  他正在思虑,忽然有个瘦小的身影钻进门来,兴奋地说:“义父,我也要跟你一起去。”
  段韶抬眼一看,立刻笑了起来,愉快地向他招了招手:“欢儿,过来。”
  这人是顾显的女儿顾欢,今年才十六岁,却已经跟随父亲血战沙场有两年了。她喜欢女扮男装,性格又开朗,武艺也精湛,久而久之,知道她是女孩的人都常常忘记这一点,而不知道她是女儿身的便一直以为她就是个男孩子。
  段韶看着顾欢兴冲冲地跑到自己身边,嚷嚷着“我要去”,焦虑的心情放松了许多,慈爱地问:“要去哪儿啊?”
  顾欢笑嘻嘻地说:“跟你去洛阳。”
  段韶忍不住抬起手来,亲切地摸了摸她戴着缨盔的头,笑道:“你还是留在这里,跟着你爹吧。”
  “不行,不行。”顾欢有点耍赖地嚷着。“我要跟义父去救洛阳。”
  段韶想了想,便道:“你爹同意你跟我去吗?”
  “他不反对。”顾欢笑逐颜开。“我爹最疼我了,我说要跟你去,他就答应了。”
  段韶看着她秀丽的小脸上满是英气,不由得赞赏地点头,笑着说:“生女当如小顾欢。”
  顾欢立刻明白他同意了自己的要求,立刻欢呼一声:“我去告诉爹。”便一溜烟地跑了。
  段韶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门外,感觉很愉快,似乎危急的战事也不是那么让人忧虑了。
  顾欢跑回自己的房间,兴奋地收拾东西,准备出征。
  等了七年了,她苦练骑射,随父亲驰骋沙场,其实就是为了等这一天的到来。
  七年前,她还是个生活在二十一世纪初叶的现代人,在去看项目现场的路上遭遇塌方,为了救两个孩子,她被飞石击中,当场身亡。
  可是,经过了漫长的黑暗后,她又醒了过来,却惊奇地发现,自己借身还魂,穿越到了南北朝末期的北齐,成为一位将军的掌上明珠,名叫顾欢。
  在现代,她是一家著名房地产集团的战略策划部部长,才华横溢,有勇有谋,虽然很年轻,却颇得高层的信任,升迁很快。由于工作需要,她博览群书,对什么都喜欢研究研究,历史、地理也不例外,因此对这一时期并不陌生。不过,南北朝时期的历史相当混乱,她只知道一些著名的人物,对于自己这一世的父亲顾显就从没听说过。
  顾显是段韶帐下一员大将,智勇双全,最擅长与突厥铁骑作战,名闻长城内外。他十八岁娶亲,两年后爱妻因难产身亡,女儿却侥幸未死,却因在母腹中闷得时间太长而导致痴傻。顾显悲痛交加,对女儿毫无嫌弃之心,始终爱逾珍宝,关怀备至,并给她取名为顾欢,希望她一生都能快快乐乐,无忧无虑。
  顾欢一直病病歪歪的,长到九岁时,生了一场大病,高烧五天五夜不退。当时,契丹攻杀柔然大汗铁伐,随后大举侵犯齐国边塞,皇帝调集大军北伐,顾显率军在前线浴血奋战,不但不能赶回,甚至连音信都不能传达。
  将军府的管家和顾欢的奶娘请了许多大夫,都说已不能救,吩咐他们准备后事,却不料顾欢在断气片刻之后便即醒转,整个人更有重大变化。她神智清明,言词便给,对眼前发生的事虽然茫然,却在顾府管家和奶娘、贴身丫鬟的详细解说下恍然大悟,很快便明白过来,并随即表现出强烈的求知欲,在府里管帐先生的指点下,学习读书和写字,进步神速。
  当战事取得胜利,顾显才得到消息。他简直不敢相信,与好友段韶提起,都觉得这是奇迹。
  大军班师还朝,顾显告了假,快马加鞭赶回信阳府中,见到的女儿果然不再是过去那样浑浑噩噩痴痴呆呆的模样。她聪明伶俐,活泼可爱,一见到这个年轻的父亲就特别亲热,跟前跟后,问长问短,然后就缠着要跟他学习骑射和上阵杀敌的武艺。
  二十九岁的顾显喜出望外,对这个失而复得的女儿本是千依百顺,可一听她要学习骑射,立刻一口拒绝:“女儿家学点针织女红琴棋书画就行了,舞刀弄枪的事不用学。”
  顾欢非常生气,不断死缠烂打。她口齿伶俐,常常说得顾显哑口无言,只好把段韶请来,拜托他帮忙说服女儿。
  段韶的足智多谋天下皆知,听了顾显的话,他不由得哈哈大笑:“欢儿长得这么可爱了?那太好了。”
  顾显连忙让家仆去唤顾欢出来。
  顾欢正在房里写“最后通牒”,一听父亲召唤,立刻怒冲冲地走到前厅,将那张纸放到父亲面前。
  顾显看了,不由得长叹一声,顺手递给段韶:“段兄,你看,你看,这孩子简直是……唉……”言若有憾,心实喜之。
  段韶含笑接过,看向笺上那四行笔锋刚劲的字:“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
  短短二十八个字,一股豪气便扑面而来,段韶不由得击节称赞:“写得好。”
  顾欢一听,立刻转怒为喜,飞快地跑到段韶身边,嬉皮笑脸地问:“伯伯贵姓?”
  顾显忍不住喝道:“欢儿,不得无理。”
  顾欢白了他一眼:“我怎么无理了?哪一个字无理了?”
  顾显顿时语塞。
  段韶对这个一脸灵气的孩子非常喜欢,笑着说:“我叫段韶。”
  顾欢一听是他,立刻满脸喜色,拽着他的袍袖左右摇晃,央求道:“段伯伯,你教我文韬武略好不好?让爹爹教我武艺行不行?你是我爹的上司,你命令他,他就会听的。”
  顾显听了这话,不由得啼笑皆非。
  “兄弟,你这千金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可喜可贺。”段韶愉快地看着眼前的小女孩,半开玩笑地说。“欢儿,给段伯伯当儿媳妇吧。”
  顾欢一怔,随即连连摇头:“不不不,我以后要嫁给我喜欢的人。”
  顾显见这个女儿口无遮拦,自己的脸先红了起来,对段韶说:“段兄,你别听她的,如果段兄果然有意,咱们可以先定下这门亲事。”
  顾欢十分恼怒,却没有直接出口拒绝,只是眼珠一转,笑嘻嘻地道:“段伯伯,我认你做义父好不好?”
  段韶只有三个儿子,心里也很喜欢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孩,闻言便笑着点头:“好啊,我就认下你这个女儿了。”
  顾欢逃过一劫,一边拍手一边看向旁边的年轻父亲。
  顾显很无奈,却也很高兴,便道:“既是你义父答应了,我教你便是。”
  顾欢喜滋滋地跑过去,拉着父亲的手,连声说:“谢谢爹爹。”
  顾显看着女儿,一手握着她的手,一手轻轻抚了抚她的秀发,宠爱之情溢于言表。
  段韶看着他们,赞赏地道:“生女当如小顾欢。”
  从此以后,顾欢得段韶和顾显的倾力教导,文武兼修,进境神速。
  几年过去,齐国的国力迅速下降,而相邻的周国和突厥却日益强大,边关战事不断,段韶连年出征,顾显更是长驻塞下,不常回家,最后,他索性将女儿带在身边,随他四处征战。
  顾欢喜欢女扮男装,作为父亲的亲兵,可以常常陪伴在父亲身边。
  到她十四岁时,顾显有一次身陷敌人阵中,情势危急,顾欢提刀上马,率领顾显派给她的百余名亲兵杀进重围,竟然与父亲内外夹击,将敌人杀得大溃,一时传为佳话。自那时起,顾欢便随父上战场,并肩杀敌。段韶知道后,大为称赞。
  表面上,顾欢振振有辞,这是杀敌报国,其实,她只是在积累经验和资历。当周军围困洛阳,她就可以名正言顺地随段韶前去救援,好亲眼目睹那美人名将的绝世风姿。
  现在,这一天终于来到了。
  她收拾好随身用品,检查了双刀和弓箭,这才走出房门,迎着寒风,看向南方天际,微笑着说:“兰陵王,我来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