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冰雪覆盖的大地空寂无人,只有一队铁骑特别醒目。他们井然有序地排列成行军纵队,向东南方向疾驰。
  寒冷的风如刀一般迎面刮来,他们却仿佛没有感觉。身上的铠甲表面都是亮晶晶的碎冰,隐约地闪烁着冷冷的光点。
  这些骑兵全是精锐,但只有一千人。段韶考虑到北有突厥强敌伺机侵扰,而洛阳城外已有齐国三十万大军,因此他没有多带人马,只率领千名铁骑星夜兼程,赶往洛阳。
  他们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赶路,只有吃饭的时候才下马歇歇,晚上会睡两个时辰,以保持战斗力。
  对于这个时代来说,他们的速度也是惊人的。仅仅只用了五天时间,他们便驰骋千里,渡过冰封的黄河,赶到洛阳城外。
  很快,他们便进入了齐国大军的警戒线。他们旗号分明,这边的齐军也都接到了命令,得知他们会来,因此没有阻拦,任他们长驱直入,迅速到达中军大帐。
  一个年轻人和一个中年人快步迎出来,都笑着冲段韶抱拳。
  黑脸膛的中年人便是当年一箭射落空中大雕的“落雕都督”斛律光,他沉稳地说:“段大人,你来了,真是太好了。”
  而那个年轻人则是面容秀美,目如春水,眉如远山,唇若涂朱,尖尖的下颌与修长的脖颈有着柔美的线条,让人一见便会惊艳,他就是兰陵郡王高肃。
  他对着段韶大声招呼着:“段大人,别来无恙。”那声音充满磁性,悦耳动听。
  段韶勒住马,向前看了看,忽然转头瞧了一眼身边的人。
  顾欢披甲戴盔,完全是男装打扮,看上去与其他人没有什么区别。段韶念及她身为女子,年龄也小,便叮嘱她跟在自己身边。此时,虽然经过几天的连续强行军,她却并没露出倦容,脸上满是兴奋,双眼熠熠生光,心里自然更是欢呼雀跃,却又不敢明目张胆地打量,只得强行控制,保持着适度的礼貌和恭敬。
  段韶微微一笑,便跳下马,大步走上前去,抱拳道:“王爷,斛律将军。”
  段韶很欣赏身为皇室直系后裔却骁勇善战、性情开朗光明的高肃,而这位年轻将军对齐国第一智将也十分佩服。从血统上讲,他们还是亲戚。高肃的祖母是现在还在世的太皇太后娄氏,而段韶的母亲便是娄太后的亲姐姐,因此,从亲缘上讲,段韶是高肃的叔伯辈。
  高肃自幼便不知自己的母亲是谁,父亲也被人谋杀,全靠他自己努力上进,才会有今天的地位。在他心里,一直视段韶为长辈,而段韶也待他如亲人,只是两人都比较谨慎,表面上还是有礼有节,没有表现得太过亲密。
  他们寒暄了两句,顾欢和那一千铁骑已经齐齐下马,沉默地站在一旁。他们纪律严明,虽奔驰千里,军容仍然齐整。
  斛律光和高肃也都治军有方,对段韶带来的这支铁骑的战斗力一目了然,都感到欣慰。
  闻名天下的齐国三大名将聚在一起,周围的兵卒登时都感到信心百倍,斗志一下便燃烧起来。
  段韶一边跟着两位将军往大帐里走去一边轻声问:“皇上到了吗?”
  斛律光立刻答道:“皇上的信使已经到了,他大概与你同时动身,估计今晚能够到达。”
  “好。”段韶点了点头。“现在洛阳的情况怎么样?”
  高肃沉着脸说:“周军势大,宇文护背信弃义,倾巢出动。不过,他的先锋尉迟炯虽然厉害,很快攻到洛阳城下,却三旬未能破城。现在洛阳城中还有三万守军,独孤永业坚守不出,让周军无可奈何。宇文护分兵切断河阳道路,以阻遏我们的援兵。据我观察,周军目前诸将轻敌,以为我军必不敢出动救援,因而戒备不严。”
  段韶听到这里,止住了脚步:“既然这样,我认为机不可失,应该从速进攻,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斛律光和高肃率三十万大军呆在这里已经有不少日子了,却寸步未进,听了不免有些尴尬。高肃年轻,在段韶面前又是后辈,便诚恳地问:“段大人有何妙计?”
  段韶沉吟片刻,温和地道:“我想先去邙阪察看敌势,再做计较。”
  斛律光委婉地说:“段大人连日奔行,不免疲惫,我看还是先歇息一下较为妥当。洛阳三旬未破,旦夕之间应保无恙,我们应谋定而后动,并不急在一时。”
  段韶想了一下,便笑着点头:“斛律将军此言有理,那就明天一早再去吧。”
  “好。”斛律光见他肯采纳自己的意见,不由得很高兴。“走,我们先去帐中商议,然后就该吃饭了。”
  段韶再无异议,便与他们走进大帐。
  站在队伍里的顾欢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段韶身边的那位美男子。
  原来他真的非常非常漂亮,就像史书上记载的“貌柔心壮,音容皆美”,却不知打起仗来能英勇到何种地步。
  她在那里浮想连翩,那三人已经走进了大帐中。
  高肃从小就总是被人盯着看,现在早已习惯了,对她的注视并无感觉,一点儿也没注意到她。
  有人上来招呼他们,带他们到其他营帐中休息。
  顾欢对段韶的亲兵们使了个眼色,不准他们说出自己是女子,那些兵卒也很年轻,平时与她玩惯了,对他的示意心领神会,便笑嘻嘻地与她一起去了。
  顾欢和那一千名骑兵一样,脱下铠甲,便去照顾马匹,卸马鞍,喂草料,检查马掌,然后才去吃饭。
  晚上,段韶派人过来找顾欢。
  他的身份不同,高肃专门为他安排了单独使用的小帐,自然比众人聚居的大帐要好得多。段韶也卸下了战甲,身着长袍,显得温文儒雅。
  看着走进来的顾欢,他笑着问:“怎么样?累吗?”
  “不累。”顾欢精神抖擞地说。“义父,你什么时候去邙阪察看敌情啊?”
  段韶微微一怔:“你怎么知道我要去邙阪?”
  顾欢马上意识到自己太高兴,说露了嘴。她当然不能说是从史书上看来的,只得东拉西扯:“我刚才向这里的人打听了一下洛阳周围的地势,觉得如果到邙阪上察看敌人的情况,一定看得比较清楚。”
  “哦。”段韶这才释然,笑着点头。“欢儿越来越懂兵法了,不错不错,果然是将门虎女。我明天一早就去邙阪,到时候你也跟着去吧。兵凶战危,你还小,不要贪功冒进,谨慎为上。”
  “好。”顾欢爽快地答应。“义父,战场上的事我明白,你就放心吧。”
  “嗯。”段韶慈爱地看着她。“你是女孩子,不要跟他们那些大男人睡在一起,以后说起来不大好。你来住我的帐篷,我去大帐睡。”
  “那可不行。”顾欢急得直摇手。“那要让人家看见,我还能做人吗?再说,这一路上我都是跟他们一起住的,反正都是衣不解带,胡乱睡一觉,没关系的。义父,你是知道我的脾气的,我才不管别人说什么闲话呢。他们要怎么想,根本不关我的事。”
  “那好吧。我女儿果然不同常人,很好。”段韶赞许地点了点头。“那你就好好休息,明天黎明即起,我们一起出发。”
  “是。”顾欢做男儿状,潇洒地一抱拳。
  段韶开心地哈哈大笑。
  顾欢也高兴地说:“义父晚安。”然后便转身跑了。
  段韶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一直微笑不已。
  顾欢来到大帐,很快洗脸洗脚,只脱了外面的衣裳,便躺到地铺上,用被子将自己一卷,就闭上了眼睛。
  她的脑海里立刻出现了兰陵王高肃的模样,心里便开始盘算起来。
  这场战争虽然在这一世还没发生,可她在前生已经清楚地知道将会出现什么样的事情,因此,她在仔细计划着,一旦出现那样的情况,她要怎么做。想着想着,她悄悄地笑了起来。
  夜很静,偶尔传来巡逻兵轻微的脚步声和马的响鼻声。顾欢只觉得倦意很快袭来,便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
  高肃,字长恭
  段韶,字孝先
  斛律光,字明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