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定远将军顾欢接到军令,命她即赴兰陵郡,向郡王高肃报到,听候调遣。
  顾欢开心地蹦了起来,随即开始收拾东西,一边打包袱一边哼歌。
  他父亲顾显笑吟吟地走了进来。
  正当新婚燕尔,他现在是容光焕发,本就英气勃勃的模样更显年轻,顾欢抬头看了一眼,随口便说:“爹,人家都说你是我兄长,根本不像我父亲。”
  “胡说八道。”顾显对这个女儿时常出语惊人的习性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得顾左右而言他。“你怎么想起要调往兰陵郡?在你义父这里不好吗?”
  “当然好啊,我没说不好。”顾欢放下手里的东西,过去坐到帅哥父亲身边,撒赖地说。“我只是想去兰陵郡玩一段时间,可义父说我现在是朝廷命官,不得轻易离开驻防之地。他就去信与王爷商量了一下,把我暂时调过去。等我玩够了,想回来了,他们再调就是了。”
  “你这孩子。”顾显啼笑皆非。“什么事都不着紧,都看得那么容易。”
  “本来就不难嘛。”顾欢得意地一仰脸,两只胳膊紧紧搂住父亲的手臂,笑嘻嘻地问。“爹,新婚生活可好?”
  顾显其实才三十六岁,却常常被这十六岁的女儿整得无可奈何,这时听她口无遮拦,居然问出这种话来,再是身经百战的勇将,也不由得红了脸。他伸指弹了一下她的额头,轻轻叹了口气:“你啊,在这里谁都让着你,惯得你无法无天。现在既是要去兰陵郡赴任,言行之间须得注意,不可再信口胡说,听见没有?”
  “嗯,我明白。”顾欢乖巧地点头。“爹,你就放心吧。”
  顾显又长叹一声:“怎么放心得下?你还这么小。”
  “不小了。”顾欢嬉皮笑脸地说。“我已经长大了。”
  顾显爱怜地抚了抚她那酷似亡妻的小脸,犹豫了一下,低低地道:“兰陵王爷骁勇善战,你跟他多学习学习,自然是好的。不过,他是皇室宗亲,皇上……对他……虽然赞赏,却也是有些……忌惮的。欢儿,你要当心,别跟王爷走得太近,对你不好。你记着爹这番话,却不可跟任何人提起,切记,切记。”
  顾欢收起了满不在乎的神情,郑重地点头:“爹,我懂你的意思。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那就好。”顾显暂且放下心来,抬手搂住她的肩,亲切地说。“欢儿今年十六了,照理说应该订亲了,不过,你要自己找寻喜欢的人,爹也就不勉强你。给你两年时间,好好看看,喜欢哪家少年郎,爹就把你许给他,好吗?等你到了十八岁,也该嫁人了。”
  “不嫁。”顾欢再度耍赖。“十八岁又不大,我不要那么早嫁人。”
  “十八岁怎么还不大?好多人都当母亲了。”顾显搂着心爱的女儿,抬眼看向窗外的绿树鲜花,神情间无限惆怅。“你母亲就是十八岁时生的你……”
  顾欢知道他想起了因难产而去世的亡妻,也知他为了爱妻而独身十六年,从二十岁到三十六岁,那是一个人最黄金的年华,他却无怨无悔地为了心里的一份怀念而守身如玉,将全部的爱都给了原本痴傻的女儿。顾欢虽然是灵魂半途而入,却也为他的这份情意而深深感动,心甘情愿地将他当作自己的父亲。久而久之,这份父女之爱深入骨髓,对她来说,向这个年轻的父亲撒娇耍赖,已经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看到顾显流露出怅然的神情,她连忙抱住他的腰,倚进他的怀里,温柔地安慰道:“爹,你为娘守了这么久,做得实在够好了。你对女儿也这么好。娘在天有灵,也是希望你幸福的。你现在过得开开心心的,再生下几个弟弟妹妹,娘也会感到安慰的。”
  顾显听了女儿的话,心里的悲伤立刻淡去,十分欣慰地笑了:“你是个好孩子。芸儿本来怕你不接受她,一直忐忑不安,谁知你待她如此亲厚,还亲自操持婚礼,这让她非常高兴,也很感激你。欢儿,爹也感谢你,你在战阵上不顾生死救过爹,现在又对爹再娶的事这么支持,爹有你这样的女儿,这一生真是福气。”
  “爹,你怎么忽然跟女儿客气起来?”顾欢抬头看着他,故作惊诧。“这是要跟我闹生分吗?”
  “怎么会?”顾显忍不住笑出声来。“你确实很让为父感到骄傲。我听你义父说过了,这次洛阳大战,如果不是你率领百名亲兵从侧翼杀入敌阵,吸引了敌人的注意,使敌阵大乱,兰陵王也不会那么容易冲到金墉城下。现在,举国上下都传颂着兰陵王的骁勇,却没人提过你,你却不急不躁,一点也没对别人说起自己的事,小小年纪,这么沉得住气,不抢功不争名,为父感到很欣慰。你义父也一直夸你,说你很有魏晋名士的风骨,十分难得。”
  顾欢被他赞得眉开眼笑,却道:“功名有什么?我又不热衷,也没想过要封公封侯,得封这个将军都很意外,我是很满足啦。”
  “嗯,这样就很好了。”顾显满意地轻抚她的秀发,微笑着说。“不过,既封了将军,你也会有自己的军队要指挥,平时更要训练和约束,治军与打仗是不同的,你千万不可轻忽。既然开始拿朝廷的俸禄,就要为国分忧,不可懈怠。”
  顾欢顿时皱起了眉:“还要带兵啊?可不可以不带?我还小,先学习学习再带吧。”
  顾显被她逗得直乐,却不忍令她为难,便点了点头:“我已经跟你义父商议过了。他会修书一封,你带给王爷,先不分兵给你,等你到了十八岁,再带兵不迟。你就先在他帐下参赞军机,跟着他学习学习吧。”
  “太好了。”顾欢立刻眉飞色舞。“爹,谢谢你。”
  “这孩子。”顾显看着女儿一脸快乐,也很开心。“你去了以后,若有什么事,立刻给爹写信,不许自己扛着,听见没有?”
  “听见了。”顾欢愉快地直点头。
  这一日如往日一样,父女俩其乐融融,而嫁过来不久的慕容芸看着他们,也笑容不断。
  顾显在家中一向温和,凡事都由妻女安排,并无异议。慕容芸年轻美丽,性情温婉,将他照顾得无微不至。两人夫唱妇随,十分恩爱。顾欢在一旁看着,感觉很放心。
  她收拾好东西,带上父亲给的银子和段韶写给高肃的信,身后跟着一个女扮男装的丫鬟和一个小厮,外加二十个亲兵,便骑着马上路了。
  这一日阳光明媚,春风和煦,黄河边杨柳依依,顾显和段韶一直将顾欢送到河边,又沿着河岸走了很久,这才与她挥手作别。
  到了分别的时候,顾欢便有些舍不得,骑着马徘徊不已,一步三回头。
  到底还是孩子。段韶和顾显都不由得叹气,却强作笑颜,挥手示意她“走吧”。
  顾欢终于一咬牙,策马离去。
  待到渡过黄河,想到即将见到那个美丽英武的年轻男子,这才高兴起来。这一路,春风得意马蹄急,她走得很快。半个月后,她便来到位于齐国东南部的兰陵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