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顾欢怔怔地站在那里,看着暮色缓缓罩下来。
  到了这个时辰,不被和士开接见的官员也自知无望,只好第二天一早再来,便三三两两地散去。
  顾欢看着和府大门两旁的两座石狮,轻轻咬了咬唇。
  其实宫里的情形到底怎样,事情的来龙去脉是什么,高肃的管家也并不清楚。
  顾欢离开不久,高肃便被召到宫里,说是皇上宴请已到邺城的所有高氏王爷。这是家宴,外臣一概不参加。不料,一个时辰后,高延宗的贴身侍从飞马赶到高府,说高肃触怒了皇上,被下令杖责,不计次数,打到他应允皇上的要求为止。高肃却不肯松口,只怕有性命之忧,请顾欢将军速想办法解救。
  在高延宗的心里,也只想得到顾欢,因为段韶是她义父,而当今皇上高湛对段韶相当倚重,一遇大事委决不下,便会写信给段韶,询问他的意见,因此,顾欢的话多半还有些份量,或许高湛会给她面子。
  顾欢却知时间紧迫,她这个小小的五品武官哪里进得了宫?未奉上谕,便连宫门都进不去。为今之计,也只能去求和士开了。
  想着,她走上台阶,和颜悦色地对那两个和府下人说:“麻烦大哥通报一声,我还有话要对和大人禀报。”
  那两个人自然认得她,也听说了自家相爷竟然在菊园弹琴给这位少年听,那是何等的荣宠,除了皇上皇后外,天下还没人享受过这种待遇,这时自然不敢怠慢,立刻陪笑道:“请顾将军稍待片刻,小人立刻报与相爷。”
  “有劳了。”顾欢心急如焚,表面上却仍然得礼貌周到。
  “不敢。”一个下人对她躬了躬身,便转身快步走去。
  和府太大,这么一来一回,便是两刻的时辰。顾欢站在门槛外,只觉得时光像是凝滞了,又仿佛疾如流水。她僵得犹如一尊石像,心里静如古井不波。
  终于,那个下人飞奔回来,对她更加恭敬:“顾将军请。相爷正在用膳,说是若顾将军不嫌弃,便一起用一点吧。”
  顾欢便道:“请大哥带路。”
  “不敢,不敢,小人和福,将军直呼小人贱名即可。”那人点头哈腰,便将她带去了花厅。
  路很长,顾欢几乎想插翅飞过去。等急步走到花厅门口,她已有些气喘吁吁。
  和士开坐在八仙桌旁,正独自享用着一桌美食,看着她走进门来,便放下雕花象牙筷,温和地笑道:“小顾将军请坐。”
  顾欢站到他面前,双颊绯红,转头看了看四周的婢女、小厮。
  和士开善解人意,微微挥了一下手。那些人便立刻走了出去。和士开靠向椅背,微笑着问:“找我有事?”
  顾欢一咬牙,跪了下去:“兰陵王爷被皇上责打,求和大人进宫,请皇上开恩。”
  和士开微微一怔,笑容更加和蔼,声音更加柔和:“王爷被皇上责备,那总是违了皇上的意,我不过区区小臣,如何能让皇上改变主意呢?”
  顾欢仰头看着他,轻声央求:“和大人金口玉言,皇上宽宏大量,总是会听的,恳请和大人进宫面圣,请皇上开恩。”
  和士开看着她仰起的小脸上有种献祭般的决绝和圣洁,一颗早已麻木的心像是被重拳击中,忽然涌起一种奇异的感觉。他俯下头去,贴近那张仿佛不染半点尘埃的脸,轻柔地问:“是你求我,还是兰陵王?”
  “我。”顾欢毫不犹豫。“和大人,顾欢求您。”
  和士开笑得很温柔,充满诱惑:“那么,你打算怎么来报答我呢?”
  顾欢立刻说:“只要我有,和大人尽管拿去。”
  和士开在她耳边低低地道:“你知道我想要什么,我想要……你。”
  顾欢想也不想,坚定地说:“好。”
  和士开微微抬起头,脸上忽然掠过一丝伤感。他抬手轻抚顾欢的脸,喃喃地道:“从来没有人这样待过我。”说着,他贴上了顾欢的唇。
  顾欢没动,只闭上了眼睛,任他细细地吻着自己。
  过了一会儿,和士开直起身,叫道:“和庆,备车,我要进宫。”
  顾欢睁开眼,轻声说:“谢谢和大人。”
  和士开将她扶起来,温和地笑道:“你先回去等着,我会把兰陵王送回家的。你把他安顿好,我便接你过来。”
  “是。”顾欢答应着,跟他一起往外走去。
  和士开轻柔地说:“你放心,我只要鱼水之欢,其他一概不会强求。你仍然可以继续住兰陵王那里。你要与他怎样,我都不在意。不过,如果我派人去接你,却不许你推三阻四。”
  “好。”顾欢觉得这样的代价已经比她当初想象的要好多了,便诚心诚意地说。“多谢和大人体恤。”
  和士开笑着轻抚她的肩背,赞道:“真是个聪明的孩子,我喜欢。”
  走到大门外,和士开坐上自己的豪华马车,直奔皇宫。顾欢这才乘车回家。
  她什么也吃不下,一直焦虑地坐在大门口等着。春喜告诉了秋燕事情经过,秋燕便明白了小姐的心情,立刻去厨房拿了些点心来,硬要顾欢吃一点,然后就陪着她在那里等待。
  不到半个时辰,便有一辆马车驶了过来,后面跟着高肃的几个侍从。
  顾欢奔上去,焦急地问他们:“王爷怎么样?”
  其中一个侍从立刻答道:“晕过去了。王爷伤得比较重,不过没有性命之忧。”
  另一个侍从说:“多亏了和大人及时赶到,劝阻皇上,这才放过了我家王爷。”
  他们叹息着,待马车停下,便小心翼翼地将浑身是血的高肃抱下马车,背进了府中。
  顾欢大惊:“不是说杖责吗?怎么成这样了?到底打了哪里?”
  一个侍人叹道:“听说王爷坚不松口,皇上震怒,又亲自拿了马鞭去抽,唉……”
  顾欢刚才已经吩咐管家去找大夫,此时也不再多说别的,赶紧让大夫替高肃诊治。
  虽是遍体鳞伤,好在没有伤筋动骨,大夫替他的伤处上了药,包扎好,又开了内服的药方,交代一些禁忌,这才离去。
  顾欢叫管家立刻安排人去抓药,煎药,然后亲自端着药碗,一勺一勺地把药汤灌下去。
  高肃紧皱眉头,俊美的脸上尽是痛苦。
  顾欢将他垂落的一绺头发拂到耳后,凝视着他苍白而美丽的脸,低低地道:“你这个傻瓜,跟皇上倔什么?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个道理也不清楚?常言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知道吗?以后别这么耿直了,总得刚柔相济,能屈能伸,才能平平安安地过日子。”她一边念叨着,一边用丝巾蘸了温水,细细地替他擦拭脸和双手,然后替他把锦被轻轻盖上。
  这时已近子时,天上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顾欢走出房门,一直等在外面的秋燕立刻替她撑起了油纸伞。
  顾欢走过回廊,出了白云轩,在细细碎碎的雨声中慢慢走回绿漪阁。
  秋燕已经给她准备好了沐浴的香汤,她关上门,慢慢地洗了澡,换上衣服,却没有就寝。她吩咐秋燕去睡,自己却坐在黑暗里,心里一片空白。
  不知过了多久,府中的管家在外面轻轻叩门。她站起身来,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管家的声音很轻:“顾将军,外面是和府的马车,说是要接将军过去品茗。”
  “好。”顾欢的声音也很低。“我先去了,可能明天才能回来。你好好照顾王爷,什么都别跟王爷说。”
  “是,小人明白。”那位管家已年过半百,什么事都明白,一边陪着她往外走,一边诚恳地道。“顾将军,实在对不住,辛苦您了。”
  “别这么说,只要王爷好好的,就不辛苦。”顾欢说得轻描淡写。
  他们很快出了大门,便看见一辆两匹白马拉的华丽马车停在那里,和府的几名下人等在一边,见到顾欢,便有两人过来侍候她上车。
  顾欢倚靠在柔软的锦垫上,闻着车厢里淡淡的馨香,这才感觉到深深的疲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