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连着下了好几天的雪,到处都是一片白茫茫。
  司州刺史府也是银装素裹,树挂晶莹剔透,池塘的水面上结着一层薄冰,几点残荷默默地伸出冰面,更见凋零,假山石、屋顶、路面,到处都是积雪,寒风一吹,便渐渐结冰。
  一早,府里的下人便出来扫雪铲冰。他们全都穿着很厚的棉衣,仍然冷得缩着脖子,却个个不敢偷懒,各自做着自己的事。
  后院的主人卧房里,高肃和顾欢都醒了。
  屋里烧着地龙,很温暖,高肃翻身压住顾欢,笑着与她缠绵起来。他本就年轻,血气方刚,有无穷精力,初尝情事的美妙滋味后便欲罢不能,每日里都很热情。顾欢与他两情相悦,自然也是沉醉其中。
  云雨之后,两人慵懒地歇息了一会儿,便翻身起床,沐浴更衣,各自提着刀走出门去。
  除了发生意外,他们每天一早都会练习武艺,风雨无阻。
  顾欢在北疆数年,冬天总是冰天雪地,而突厥却最爱在那种气候下发动偷袭,她多次在雪地里与敌鏖战、追击,也曾在风雪中长途奔袭,对这样的天气已是习以为常。
  高肃也屡次在冬季与敌激战,冰雪寒风都算不得什么。
  两人穿着紧身的短褛长裤和轻便的鹿皮靴,各自活动了一下,舞了一套刀法,接着便打了起来。
  顾欢使的刀法是家传的,而高肃的刀法却另有明师指点,与高氏一族没什么关系,不过,两人的刀法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短刀轻灵,适合近战偷袭,长刀大开大阖,威力无比,自是用于战阵之上。
  自从顾欢到了兰陵郡,两人几乎每天都要打一架,顾欢往往输多赢少。高肃在其他事情上都很宠她,惟独在武艺上,绝不会让。战场上生死相搏,性命攸关,武功好不好十分重要,他时常指点顾欢的刀法,与她相斗时却从来都是全力以赴。顾欢很高兴他这样做,每次都想尽办法赢他,不知不觉间,她在武艺上便有了长足进步。
  天空阴云密布,一点一点的小雪花慢慢地飞扬,两人浑然不觉,在院子里的雪地上趋前退后,盘旋飞舞,刀光霍霍,带起阵阵呼啸,锋刃相击,发出清脆的声音,在安静的府里传得很远。
  两人打得酣畅淋漓,只斗了半个多时辰,高肃才瞧出一个破绽,长腿飞旋着踢出,顾欢连忙收刀退后,急切间脚下一乱,便被高肃按倒在地上,刀刃架上了脖颈。
  顾欢放平身体,躺在雪上,郁闷地说:“什么时候我才能赢你啊?”
  高肃将手中刀放在地上,把她抱住,拉了起来,一边替她拍打雪粉一边笑道:“我要连你都打不赢,也就该解甲归田了。”
  “喂,你这话什么意思?”顾欢瞪了他一眼。“重男轻女?”
  “绝对不是。”高肃忍不住亲了亲她的脸。“因为你比我小,力气没我大,学武比我晚,经验没我多,这跟男女没什么关系。”
  顾欢认真思索了一会儿,便连连摇头:“不对,你也很年轻啊,那些比你大好多的武官都比不上你,周国那些将军基本上都比你老,可很多都打不过你,那又怎么解释?”
  “因为他们蠢。”高肃张口就说。“可你很聪明。”
  顾欢哈哈大笑:“好吧,就算你说得对。”
  高肃捡起刀,拉着她的手回屋,换上官服,便去用早膳,然后就到衙门去处理公务。
  一州的刺史权力很大,上马管军,下马管民,几乎等同于一方军阀,但要将州府郡县全部治理好,却也并不容易。高肃不过才二十二岁,初涉政务,自然想努力做到最好。顾欢也不再如过去那般懒散,积极协助他处理政务、军务,还得想办法收拾那些拖拉成性的大小官员。虽然日日从早忙到晚,可二人同心,其利断金,做起事来有商有量,都感觉十分愉快。
  两人在衙门里忙到午时,便有和府的人送来一张请柬,称第二天是和士开的生辰,邀请高肃与顾欢明日午时至和府赴宴。
  高肃微微皱眉,转头问顾欢:“你去吗?”
  顾欢轻声道:“去吧。”
  高肃沉默片刻,轻叹一声:“我不想与他走得太近。这等佞臣,权势再盛,地位再高,总是为人所不齿,巴结他的都是些无耻之徒,我不想与他们同流合污。”
  顾欢轻轻咬着唇,心里有些难堪,过了好半晌,她才低低地道:“既是同朝为官,人家又下帖子请了,总不好不去,这是起码的礼仪。我相信,凡是和士开请到的人,没有不去的,即使是恨他的人也一样。”
  高肃便知她说的是事实,虽然心里有些别扭,还是决定准时赴宴。
  时间太紧,顾欢立刻张罗着准备贺礼。
  她以前没做过这种事,但与和士开相处了三个多月,对他的喜好还是知道一点。外面风传他第一爱权势,第二爱财富,第三爱美人,第四好舞文弄墨。其实他没有读过书,这本来没什么,本朝重武轻文,很多官员都没读过书,但和士开偏又喜欢吟诗作赋,写字绘画,附庸风雅,而那些真正有才的名士却也只得恭维他,将他几乎夸赞成一位古今罕有的大才子。
  这就是权势的作用,顾欢很明白,这是任何时代都有的现象,没什么奇怪的。
  她把高肃和自己身边带着的所有钱财都拿出来,到城里的商铺逛了半天,终于买到一尊用极品和阗美玉雕成的弥勒佛,应该是拿得出手的,算是高肃的贺礼。而她自己则没再买什么,手上也没钱了。
  回去想了一会儿,她到书房去写了好几幅字,挑了一幅比较满意的送去裱好,这才自言自语地说:“就这样啦,应该没问题吧。”
  高肃没有过问这些事,第二天上午处理完公事,便与她一起骑马赶到邺城,在午时之前到达和士开的府邸。
  从街口直到府门,堵得水泄不通,高肃护着顾欢,随从们在前面开道,奋力挤了过去。
  门口有许多和府的下人,有的验看请柬,有的记录客人送来的礼物。许多人送上的都是华丽的礼单,随从挑着扎着红绸的礼物,一拨一拨地进去。
  相形之下,高肃和顾欢的礼似乎就太轻了。两人却也无所谓,将礼物呈上,便走进府门。
  顾欢来过多次,府里的几个管事都知道她现在是最得和士开宠爱的人,对她自是加倍热情。顾欢赶紧叫他们去忙,不用管自己。
  前厅和花园的暖阁都十分热闹,看上去倒有点像现代的酒会。来宾有的坐,有的站,有的四处走动,或喝茶,或吃点心,或聊天说笑,气氛轻松,各人都觉得很自在。很多人携了女眷前来,与和士开的姬妾在偏厅聚会,从正厅便能看到衣香鬓影,不时听到女人的笑声。
  顾欢与高肃走进暖阁,便看到和士开坐在当中,脸上带着愉快的笑,与川流不息过去道贺的人寒暄。
  高肃停住了脚,对顾欢说:“我不想上去,那些人……都是……和大人的干儿子……”
  顾欢看着那些人。他们大多二、三十岁,有的似乎比和士开的年纪还大,居然会叫他“干爹”,那确实是趋炎附势的无耻小人。看着那些人谄媚的笑脸,她不屑地撇了撇嘴。
  他们两人一进来,和士开便注意到了,却没有主动打招呼。看到顾欢的表情,他不由得露出了真正愉快的笑容。如果有别人这么做,他的心里会立刻盘算着要怎么对付,可换上年少可爱的顾欢,他便只觉得好玩。他何尝不知道身边围着的都是些什么人,可他需要这些人为自己做事,自然就会接受他们的献媚。
  顾欢和高肃站那儿看了看,便想退出去,先在花园里走走,虽然外面很冷,但是清静。
  刚走了两步,便听到有十来个人聚在一起,挤眉弄眼地说着什么。
  “听说开府仪同三司平鉴将自己的爱妾刘氏送了过来。”有个文士模样的中年男子一脸诡秘地说。“好像和大人应允了,要升他为齐州刺史。”
  “真的?”另一人有些惊讶。“那刘氏在下曾经见过,确实是羞花闭月,平鉴爱得不得了,这都舍得?”
  “这有什么?能升官发财,要找多少漂亮女人都可以。”有人嗤笑。“送一个爱妾算什么?人家还送老婆送女儿呢。”
  又有一人慢条斯理地道:“平鉴对人说:‘老公失阿刘,与死何异?为自身计,不得不然。’似乎是被逼无奈,不得不如此。”
  听了他的话,不少人都冷笑:“算了吧,和相爷又不缺女人,他一个小小的仪同三司,还不是想巴结上相爷,这才忍痛割爱,却在那儿装模作样,令人作呕。”
  顾欢不想再听,扭头便走出门去。
  高肃紧跟在她身旁,陪着她走过百花凋零的园子,来到水边,坐到凉亭中。
  “官场是这样的,很污浊。”高肃搂着她的肩,柔声说道。“你一个女孩子,自是听不得这些,我也很厌恶。但我约束不了别人,只能做到洁身自好。”
  “我明白,水至清则无鱼。”顾欢倚靠着他,心里平静了许多。“这样就很好。”
  两人坐了很久,闲闲地聊着家常,忽然,和府的一位管事急步走来,满脸堆笑地对他们抱拳躬身,热情地道:“王爷,顾将军,我家相爷有请。”
  高肃“哦”了一声,便和顾欢慢慢走回了暖阁。
  午时已过,接到和士开请帖的人都来了,这里便开始展示宾客送的贺礼,自然又是一番攀比。送的礼得了和士开赞赏的人喜得眉开眼笑,得意洋洋,如果和士开的脸色淡淡的,送礼之人便在心里打着主意,准备事后再补送一份厚礼。
  高肃贵为王爷,送的贺礼自然排在前面。那尊玉雕玲珑剔透,极是名贵,却又不算过份,大家看了都礼貌地夸赞了几句,和士开也客气地对高肃欠了欠身,微笑着说:“多谢王爷。”
  然后便是按着官职高低,分别展示别人的礼物。
  珠光宝气,琳琅满目,便连几个素来清廉的文官也送了几幅珍贵的前朝名人字画。随着一件一件礼物被拆开,拿上来展示给和士开观赏,人们的赞叹声此伏彼起,始终没有停歇。
  在座的宾客中,顾欢的品级最低,直到最后,她送的礼物才被呈上来。
  那是一幅丈二长卷,人们又以为是珍品字画,纷纷引颈观望。
  四个家人小心翼翼地地将卷轴展开,和士开只看了开头两句,便露出惊讶之色,随即笑着看了一眼站在一旁人群里的顾欢,和言悦色地道:“这不是前朝的字,而是当世一位年轻才子的佳作。”
  众人轰地一声,纷纷议论起来,有猜卢思道的,有猜萧放的,还有猜江南几大名士的。
  和士开对身旁坐着的一位男子说:“那肱,你是武将出身,这首长诗必得你这样的人来诵读方可有气魄,可否劳你大驾?”
  此人正是另外一个大权臣高阿那肱,他出自武将世家,其父军功卓著,而他少工骑射,每每随父出征,以矫健的身手而闻名,在征讨契丹和柔然的战事中立下大功,又百般谄媚,取悦和士开,与他的关系相当亲厚,于是青云直上,现在为骠骑大将军,别封昌国县侯爵位。听得和士开这么说,他立刻点头,笑容可掬地说:“理当效劳。”
  顾欢写的是李白的《将进酒》,想着就算这礼不值钱,毕竟是自己亲手所书,总是尽了一份心力,和士开看了,一定不会生气,没想到他会让人当众朗读,心下不免有些惭愧。
  李白啊李白,实在对不住,借用了你的大作,却没办法事先征得你的同意,因为你还要等三十多年才出生啊。
  那四个和府下人慢慢转了个方向,将长卷朝向宾客的方向。
  高阿那肱站过来,看着上面龙飞凤舞的大字,朗声念道:“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便有人在下面低低地赞叹:“真真好诗。”
  和士开听到“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不由得笑意更浓,丹凤眼微挑,闲闲地看向那个看似英俊少年的女孩。
  顾欢紧紧握着高肃的手,有些忐忑不安。
  高肃看着那幅字,双眼闪亮,暗中回握住她的手,示意她放心。
  “将进酒,杯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高阿那肱被这首豪迈的诗篇激得逸兴横飞。“钟鼓馔玉何足贵,但愿长醉不愿醒。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
  大家听到“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都觉得这个典故用得很贴切,正对今天的景,等得听到“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都被逗得笑出声来。
  和士开也笑,目不转睛地盯着顾欢看。
  顾欢很喜欢这首诗,便写了下来,没想到居然很对今天的主题,而且还有一句诗隐隐调侃,暗示他小气,不由得吐了吐舌头,也笑了。
  高阿那肱深吸一口气,高声念道:“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他的话音刚落,人们便忍不住齐声叫好,随即掌声雷动。
  长卷上首的题款是“贺和相生辰,祝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下面的署名是“寻欢学笔”,还有一方小小的印章“绿漪居士”。大家都想不起这个寻欢是谁,也不知谁的号是“绿漪居士”,纷纷左顾右盼,互相询问。
  展示这件礼物时唱了名的,人人都知是顾欢所送,便都向她看过去。
  顾欢的脸涨得通红,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躲到高肃身后。
  和士开微笑着赞道:“小顾将军文武双全,才华横溢,令人佩服。”
  顾欢没办法,只得探出头来,谦逊地道:“和大人过奖,末将献丑了。”
  大家便明白过来,全都感到惊诧,没想到一个小小武将竟然能写出这一笔好字,更没想到她如此年少,却能吟出那样大气磅礴的好诗。
  和士开轻轻一挥手,那四个下人便将这幅字慢慢卷起来,小心地放于案上。
  高阿那肱察言观色,立刻便看出和士开对那个清秀少年的喜爱之情,便推波助澜,笑道:“既然小顾将军都说了,主人就赶快拿好酒出来吧。要是实在没钱,我们的五花马、千金裘,就都拿去卖了吧。”
  众人哄堂大笑,七嘴八舌地凑趣:“对对对,我们定要好好敬和大人几杯。”
  和士开哈哈大笑:“好,今日便与大家一醉方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