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高湛死了三天之后,和士开才正式发丧,宣布太上皇驾崩。
  朝廷并没有大乱,高纬当皇上已有三个多月,那些当初反对高湛禅位的臣子们都暗道“侥幸”。
  因皇帝年仅九岁,赵郡王高睿便和娄定远、元文遥等人商议,求见胡太后,率先弹劾和士开,并极力反对和士开依旧在朝中担任要职。
  赵郡王高睿为抚军将军、仪同三司、定州刺史、六州大都督、尚书令,其父高琛是高欢的弟弟,他三岁丧父,被高欢接到宫中,情同父子,高洋即皇帝位后,封其为赵郡王,高演临终时,他受托为顾命大臣,后亲迎高湛至邺城即位,功高于国,与段韶一样,是为元勋。
  高睿在殿堂之上陈说和士开的罪行,斥他先帝弄臣,秽乱宫掖,请求将其外放,以削夺他的权力。
  胡太后很不高兴:“先帝在世时,你们为何不说?先帝刚刚崩逝,你们便来欺负我们孤儿寡妇吗?”
  跟随高睿前来的重臣却并不畏惧,慷慨陈词:“臣蒙皇上大恩,身居朝贵,受到礼遇,岂敢惜死?不把和士开贬出,朝野上下必不安宁。”
  胡太后很少与朝臣议事,根本说不过他们,只好说:“此事改日再议。”
  第二天,高睿又在云龙门让元文遥入奏,连续三次,胡太后都不予理睬,最后才表示,和士开长期在左右办事,须臾不能离开,待先帝丧期过了百日再说,高睿他们却不肯应允。
  胡太后急了,亲自找到高睿,言明要留下和士开,又派宦官权要人物去暗示高睿,继而要挟,但高睿丝毫不为所动。胡太后无奈,只好借口武成帝丧事为重,拖延时间。
  在这几天时间里,和士开也在紧张布置,天天都呆在宫里,或在府中召见亲近的大臣或幕僚,商议对策。
  邺城山雨欲来风满楼,司州却相对比较平静。
  高肃跟谁也不结盟,既不支持高睿,也不保和士开。他除了处理日常公务外,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府里。
  顾欢在高烧中昏睡了三天,当邺城皇宫中的丧钟敲响,她终于慢慢醒来。
  睁开眼睛,看到的是熟悉的屋子,感到的是温暖的气息,她没有与理会上前关切询问的秋燕,只是一直望着屋顶发呆。
  高肃正在衙门里,听到春喜气喘吁吁地跑过来禀报:“王爷,小姐醒了。”他立刻扔下手上的事务,冲出大门,跳上马,狂奔回府。
  顾欢已经瘦得脱了形,惨白的小脸异常憔悴,原本明亮的眼睛变得黯淡,没有一丝光泽,一头青丝散乱地落于枕上,竟是有些干枯了。
  高肃在她昏迷的时候曾亲手为她梳头,抹身,给她灌药,对她承受过的痛苦折磨十分清楚,虽然心如刀绞,却不敢流露出来。他坐到床边,轻轻抚摸着她的脸,温柔地说:“欢儿,你感觉怎么样?饿吗?要不要吃点东西?”
  顾欢慢慢侧过头去,看了他一会儿。
  高肃那原本好似散发着柔润光华的脸仿佛脱了水,焦虑和担忧满满地写在上面。
  顾欢轻轻叹了口气,低低地说:“长恭,抱抱我。”
  高肃立刻伸手过去,小心翼翼地将她连人带锦被一起抱过来,放到自己腿上。
  顾欢蜷缩在他的怀里,将脸紧紧贴上他的胸口,感受着那有力的心跳,似乎也在汲取他身上奔涌的力量。
  高肃一手搂着她,一手隔着被子,轻抚着她的背,绵绵密密地向她传达着无尽的关怀。
  良久,顾欢才轻声说:“长恭,我想离开这儿。”
  高肃立刻答应:“好,我陪你回兰陵。”
  只说了这么两句话,顾欢便露出疲惫的神色,慢慢闭上眼睛。
  高肃抱着她,一动不动地看着外面阴云密布的天空,直到急报到来。
  太上皇驾崩。
  为防止激变,和士开亲自写了上谕,让高纬用玺,迅速发了下去,要外官在任上按制守孝,过山陵那天,诸王并高氏子孙再赴邺城送葬。
  高肃放下诏书,一言不发地回屋,继续陪着沉睡中的顾欢。
  第二天,顾欢的烧就退了,也能坐起来吃点东西。高肃亲自给她洗脸,擦手,喂汤喂水,照顾得无微不至。
  再过得几天,顾欢便可以下床,蹒跚地走上两步,高肃扶着她,一旦她不支软倒,便将她抱起来,送回床上。
  两人都没有提那天夜里的事,彼此也不太说话,却有一种相濡以沫的感觉。
  高肃不过二十一岁,顾欢才十六岁,两人沉默地依偎在一起的时候,却会涌起无尽的沧桑感。
  这段时间,和士开在邺城却加紧了动作。
  他对胡太后和皇上高纬说:“先帝在群臣中待我最为亲厚。先帝去世,大臣们自然都会觊觎权位。如果我赴外任,就给了他们翦除陛下羽翼的机会。”
  胡太后与小皇帝都深以为然,紧张地问他有何良策,他便将自己的计谋说了出来。
  很快,高纬便下诏,任命和士开为兖州刺史,同时把元文遥封为西兖州刺史,要他们过山陵以后再行赴任。
  待高湛的大葬典仪结束后,高睿等人便催促和士开上路。
  和士开用美女、珠帘以及宝石玩物收买了娄定远,请求在临行之前能去辞觐皇帝和太后,娄定远不假思索地答应了他。
  和士开入宫后,对胡太后和高纬说:“我走之后,朝中大臣必有行动,请皇上和太后早做准备,以防大变。”胡太后和高纬担心被废,顿时痛哭起来,恳求他留下,以保住自己的地位。
  和士开便如愿以偿地实施了自己的计划。
  他指斥高睿有不臣之心,欺君之罪,遂在永巷埋伏下刀斧手,将高睿绑住。因高睿笃信佛教,他便派人将高睿押送到佛寺处死。接着,他把元文遥贬为西兖州刺史,将娄定远贬为青州刺史,其余参与贬斥他的大臣也都分别受到了处罚。
  从此以后,和士开权倾朝野,独揽朝纲。他的亲信占据了朝廷中各个重要职位,胡太后对他言听计从,小皇帝高纬也对他十分宠信,甚至比先帝高湛更甚。和士开只手遮天,不少大臣忧心忡忡,担忧国家的前途。
  对于这些事,高肃不闻不问,更不会说与顾欢听。
  本来,他已经应允了高湛,过年以后就择日完婚,可高湛已崩,此事暂时无人过问,只要郑氏不来询问婚期,他便绝不会主动去提。
  这些日子里,他生活中惟一的重心便是顾欢。看着她渐渐痊愈,高肃才慢慢放下心来。
  除夕之夜,顾欢裹了厚厚的皮裘,与高肃一起守岁。
  府里张灯结彩,披红挂绿,一派喜气洋洋的节日景象。毕竟是过年了,大家都在爆竹声里辞旧岁,刺史府也不例外。
  除了高肃和前来给顾欢诊治的大夫外,没人知道她的病因,只以为她是在风雪中受了寒,现在已渐有起色。府里的人不论身份高低,都欢天喜地地庆祝着新春佳节。
  顾欢倚在高肃怀里,手里捧着热气腾腾的香茶,看着外面的大雪纷飞。
  红色的灯笼挂满了院里院外,密密麻麻的爆竹声在夜空中回荡,不时有欢乐的笑声传进来。
  顾欢微笑着说:“春天要来了。”
  “是啊。”高肃搂着她,温柔地附和。“春天来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