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从正月初一到十五,家家户户都在过年,邺城、洛阳和司州这三个繁华的大城都特别热闹。
  正月十五元宵佳年,宫中设宴,邀诸大臣共享,高肃也奉旨前往。
  顾欢一个人呆在家里,一边喝茶一边看书。
  高肃怕她闷,在城里的书铺搜罗来大批志怪小说和轶事小说,《搜神记》、《搜神后记》、《列异传》、《博物志》、《神仙传》、《拾遗记》、《续齐谐记》、《世说新语》、《幽明录》、《西京杂记》,等等,满满当当地放在书架上。
  顾欢半躺在软榻上,不远处放着火炉。秋燕将大大的红桔一个个搁在炭盆边,不一会儿,满屋子都是桔子的香气。听说烤桔子可以治咳嗽,顾欢的烧虽然退了,却总有点轻咳,秋燕便让春喜去买了些上好的红桔,烤了给顾欢吃。有没有疗效暂且不论,桔子烤出来后别有风味,顾欢是挺爱吃的。
  她闻着桔香,看了会儿书,忽然对秋燕说:“你和春喜挑个日子,就把喜事办了吧。”
  秋燕这些日子为她担足了心,此刻见她忽然关心起自己的亲事来,似乎是心情有所恢复,不由得心里一热,眼里便涌满了泪水。她低头飞快地擦去,笑道:“我们不急,先等小姐养好了身子再说。”
  “我就快好啦。”顾欢放下书,接过她递过来的烤桔子,一瓣一瓣地送进嘴里,脸上有了几分开心的神情。“你们如果成了亲,正好给我冲冲喜,说不定我就好得更快。”
  她在那里顺口胡说,秋燕却当了真,忍不住盘算起来,决定去与春喜商量,或者就定个日子,把亲事办了。
  外面仍然很冷,冰天雪地,高肃不许顾欢外出,怕她再受风寒,秋燕和春喜自然严密防范,深怕这个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姐偷跑出去,谁知她却一直很乖,果然就呆在屋里,哪里都不去。
  一日三餐都送到屋里,时令水果、细巧点心不间断,顾欢饿了就吃,累了就睡,无聊了就看看书,过着愉快而懒散的日子。
  高肃又派人快马赶到兰陵,将郑怀英接过来。顾欢很高兴,当高肃去衙门办公的时候,她便与郑怀英学琴谈曲,其乐融融。
  她是两耳不闻窗外事,高肃也是什么也不说。她隶属于高肃管辖,办不办公都是无所谓的事。朝廷没再宣召她,之前本来是调她至邺城任职的,高肃替她递上了因病告假的奏疏,那边也就不再过问。
  看着顾欢苍白的脸渐渐有了一些血色,神容也不再枯槁,眼睛重新变得明亮,高肃的心里特别欣慰。
  日子就这样平静地过下去,直到正月十五,高肃才不得不离开司州,去邺城宫中赴宴。
  那样的盛宴,通常是从中午开始,直到晚上,有时候还会有午夜,有连续不断的歌舞、百戏,或许还有比诗比画比文比武,《兰陵王入阵曲》是一定会有的,那已经成为时下富豪贵族筵乐必备的时尚,若是有兰陵王本人出现,便会给歌舞本身更添几分传奇色彩。不过,很少人有知道,这个被人谱进曲中,编进舞蹈,传唱颂扬的大英雄,不但不敢张扬,甚至还过得相当谨慎,如履薄冰。
  顾欢看了会儿书,觉得眼睛累,便放下书,闭目养神。
  不远处的另一个小院里,郑怀英在弹《夕阳萧鼓》,顾欢第一次听的时候,便觉得旋律很熟悉,略一思忖,便想起,那就是后来的《春江花月夜》。郑怀英很喜欢这首曲子,每次弹起,都是意境缠绵,含蓄隽永,如梦如幻,充满了无尽的思念。
  顾欢忽然就开始想念高肃。
  从她欢天喜地地去兰陵赴任,到现在其实还不到一年,当中却发生了那么多事,让他们心乱如麻,甚至不知所措。在战场上敌我分明,高肃与她都能力克强敌,险中求生,可以黑暗险恶的官场,她和高肃却太过年轻,一直都处于劣势。要想扭转这种局面,需要很长的时间,不可能一蹴而就。
  此刻的顾欢觉得很疲惫,根本打不起精神来谋划布局。想来想去,她还是决定暂时离开权力中枢远远的,等朝中不同的势力去斗个你死我活。
  高肃是个正直磊落的人,绝不肯篡夺帝位,顾欢自然也就不再往那方面想了。只要他们两人能在一起,快快乐乐地过完这一生,她便心满意足。
  在前世,她就不是一个贪婪的人,她希望的是做自己喜欢的事,过自己想过的生活,自由自在,飘逸潇洒,不需要太多的财富,更不想权倾天下。今生,她也同样如此。
  正睡得迷迷糊糊,管家进来,低声对秋燕说了几句话。
  秋燕略微犹豫,便过去轻轻推了推顾欢。看到她睁开眼睛,秋燕便道:“小姐,和大人来了,说想见你。”
  顾欢有些意外,还以为自己在做梦。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清醒过来,便恢复了沉静,镇定地说:“请他进来。”
  和士开被管家带到前厅,殷勤款待,听秋燕传过话来,便毕恭毕敬地将他带到后院,将他请进门去。
  顾欢已经坐了起来,对和士开客气地说:“末将身体不适,未能远迎,请和大人见谅。”
  和士开温柔地微笑:“小顾将军不必多礼。”
  管家张罗着沏上好茶,送上水果、点心,这才躬身退下。
  秋燕却站在屋里,没有离开。
  顾欢向她挥了挥手:“你出去,我与和大人有事相商。”
  秋燕只得向两人屈膝行了个礼,恭敬地退了出去。
  和士开听着外面的脚步声渐渐远去,终于消失,这才挪过去,坐到顾欢身旁。他伸手轻轻扶了一下顾欢消瘦的脸颊,低低地问:“你还好吗?”
  顾欢看着他,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在这个世界上,他们两人拥有一个共同的秘密,那是足以致命的真相,按理说,和士开应该设法杀她灭口,可他却仿佛忘了这件事,对她的态度一如既往,甚至更加友善亲密。
  和士开似乎看懂了她的心思。他微微一笑,慢慢拂了拂她散落到腮边的一绺秀发,轻轻地说:“这个世界很寂寞,在我周围,都是形形*的豺狼虎豹。我不敢相信他们,更要时时刻刻提防他们。只有你,让我有安全的感觉。小欢,我知道你不会害我,所以我喜欢和你在一起。我可以放心地拥抱你,让你整夜睡在我身边。在寒冷的夜里,我会觉得温暖。因此,我不会伤害你,更不会杀你,永远不会。”
  顾欢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和士开微笑着,轻声问道:“你不肯再与我在一起了吧?”
  “我怕我会控制不住,动手伤害到你。”顾欢坦诚地看着他。“你知道,我曾经浴血疆场,死伤在我手里的敌人数以百计。以前,我能克制,可现在,我总会在夜里做噩梦,我怕自己会因此而发狂。你救了我一命,我不想伤着你。”
  和士开的脸上浮起一丝悲伤,继而消失无踪,依然笑得很温柔:“既是这样,那我也不会去强迫于你。小欢,今天皇帝在宴席上当着百官的面,命兰陵王择日成亲,王爷已经应允。”
  顾欢呆呆地坐在那里,半晌没吭声。
  和士开缓缓地道:“和府的大门,永远都为你敞开。”
  顾欢抬眼看着他,慢慢地笑了起来。她清晰地说:“你救过我,我欠你一条命。将来,如果你有需要我出手的时候,尽管来个信,我必救你,刀山火海,万死不辞。”
  和士开微微一怔,随即大感欣喜。他按捺住心中涌起的狂热,对面前的女孩点了点头:“好,那咱们一言为定。”
  他现在的权势如日中天,但难保将来不会出什么事,得了顾欢这一句承诺,那如果以后不幸被困险境,至少这里还有一条活路。至此,他便彻底绝了再逼顾欢重续前缘的念头,反而盘算着要护着她,这样,在她的牵绊下,高肃、段韶与顾显的力量就可以成为他在要紧关头的保障。
  顾欢略一犹豫,便诚恳地道:“素和,我冒昧地劝你几句,你愿听就听,也别生气。我希望你以后能善待群臣,少些杀戮,造福百姓,亲贤者,远小人,这样,你不会那么危险,将来百年之后,也能青史留名。”
  这是她第一次如了和士开的意,以“素和”相称,和士开心潮澎湃,差点失控。他握住顾欢的手,感叹道:“小欢,没想到终于有这一天,我能得你真心以待。你放心,你的话我会记在心上,只要不是有人故意与我为难,我便不会动他。至于那些所谓的贤者,他们早就当我是小人,不屑与我为伍,这也强求不来。”
  “我明白。”顾欢叹息。“人在仕途,更是身不由己。”
  和士开见她面露倦意,便体贴地道:“我是从宫中快马赶来的,这就要回去了。”
  “嗯。”顾欢点头,忽然说。“我想辞官,你不准,那现在准我告假一年吧,我想到处走走,游山玩水,休养身心。”
  和士开想了想,便道:“先准你半年吧。半年之后,若是你的身子仍然不大好,再告假亦可。”
  “好。”顾欢对他笑了笑。“谢谢你。”
  和士开在她脸上吻了一下,轻声说:“你上次写的诗里有‘人生得意须尽欢’的佳句,自己也要身体力行,莫要辜负了大好年华。”然后便笑着起身,风度翩翩地走了出去。
  府中的管家等在院门外,礼节周到地将他恭送出府。
  秋燕赶紧回房,见顾欢已经躺回榻上,神情平静,并无异样,便放下心来。
  顾欢闭上眼睛,心里涌起一丝苦涩。
  他……到底还是要娶亲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