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在建康呆了一个多月,顾欢始终没能见到韩子高。
  消息很多,陈茜崩于有觉殿,临终时留下遗诏,由其弟陈琐与中书舍人刘师知和仆射刘仲举共同辅政,十五岁的太子陈伯宗即位,安成王陈琐立刻被封为骠骑大将军、司徒、录尚书事,都督中外诸军事。韩子高几乎是顷刻间便大权旁落。
  高肃慨叹:“原来陈琐才是和士开般的人物。”
  “不一样。”顾欢摇头。“陈琐姓陈,和士开不姓高。”
  “是啊。”高肃同意。“只怕陈琐要动手篡位。”
  “嗯。”顾欢与高肃泛舟玄武湖,四下无人,尽可以畅所欲言。“不过,他得先除掉韩子高。”
  “对。”高肃点头。“韩子高手中握有兵权,又全心全意地忠于陈茜,万不会容他篡夺陈茜儿子的皇位。”
  顾欢叹了口气:“怎么到处都是这样的人?这样的事?”
  “没办法。”高肃想到自己,也有些无奈。“小人之心,君子莫可度之,也不能为求自保便去效法奸佞之人,做那卑鄙之事。”
  顾欢对他的这个原则是相当赞同的,便点了点头:“你说得对。”
  两人把船划到湖中,顾欢便躺到高肃怀里,看着天上白云悠悠,任船轻轻荡漾。
  高肃愉快地抱着她,懒散地半靠着船舷,笑眯眯地说:“干脆我们不回去做官了,就这么游山玩水,岂不快活?”
  “话是这么说。”顾欢漫不经心地道。“一旦朝廷要召你挂帅出征,你大概是不会推辞的吧?”
  “我是武将,当然想上阵杀敌。”高肃有些郁闷。“可皇上若是忌惮我手握兵权,那就很麻烦。”
  “走一步算一步吧。”顾欢微笑。“其实,你大可学一学陈琐。若皇帝无道,彼可取而代之。”
  “噤声,这种话可不能乱说。”高肃有些紧张,看了看四周空荡荡的湖面。“欢儿,你说别的可以,这造反作乱的事万万提不得。”
  “好吧,我不说。”顾欢轻描淡写地笑了笑。“反正现在是假期,我们就开开心心地玩吧。”
  “好。”高肃笑着吻了吻她的额角。
  顾欢眯起眼,向往地说:“我还是想看看韩子高。”
  高肃又好气又好笑,轻轻拧了一下她的脸,调侃道:“你这么色迷迷的,太像登徒子了,小心人家韩将军一刀宰了你。”
  顾欢便做出色狼的模样,伸手去摸他修长的腿。摸着摸着,她忽然想起来,兴奋地说:“长恭,我好像长高了些。”
  高肃想了想,便道:“是,好像是长高了。”
  他的个头在一米八以上,顾欢这几个月确实长高了不少,可仍然比他足足矮了一个头。她自然不会奢望长到高肃那样,可至少不再像个小孩子了,想想也挺开心的。
  高兴了好半天,她已浑然忘了自己是在船上,一骨碌爬起来,又伸手去拉高肃:“来,我们比一比,我到你哪里了?”
  她这一用力,小船便剧烈地摇晃起来。她站立不稳,便落进水中。
  高肃大惊失色,想也不想便跳了下去,伸手想去抓她。
  不过,他忘了,他是北方人,精于骑术,却不会水。这一下去,立刻如秤砣一般,直往湖底沉去。他只能及时闭气,其他的就不知该怎么办了。
  顾欢灵活地潜下去,从背后抱住他,将他送上水面。
  头一探出湖面,高肃便大口大口地喘息着,一时说不出话来。
  顾欢带着他,很快游到船边,将他的手搭在船舷上,这才笑着说:“原来你不识水性。”
  高肃疑惑地看着她:“你什么时候学会游水的?”
  顾欢前世很喜欢游泳,现在自然就熟识水性,闻言笑道:“夏季天气太热,如果没事的话,我就会跳进黄河游一游。”
  “黄河水流湍急,你那样也太危险了吧?”高肃有些担心。
  顾欢帮着他翻上船,自己却在清澈的湖里如一条鱼般畅游,忽而自由泳,忽而蛙泳,忽而仰泳,伴随着水花飞溅,她觉得痛快淋漓。
  高肃看着她灵活的身姿,心里不再担忧,却更加爱她。他操起浆,向岸边划去,脸上露出快乐的笑容。
  顾欢见他快要划到湖边,便以奋力游过去,比他先到岸上。她湿淋淋地站在那里,放声大笑,爽朗地道:“人生于世,自当中流击水,看浪遏飞舟。”
  她的话如此豪迈,高肃忍不住叫了一声:“好。”
  湖边凉亭里有个人正在呆坐出神,听到她的话,倏地转过头来。
  他本来戴着宽边纱帽,将整个脸都遮住了,并不引人注目,这一抬起头来,便露出那绝世的容颜。
  顾欢觉察到投向自己的视线,不经意地回过头去,脸上的笑容顿时凝住。
  此人容貌艳丽,身形修长,肌肤白皙细腻,眉不点而翠,唇不涂而朱,一双凤眼中满是忧伤,让人一见便受感染,几乎要为他的悲伤而落泪。虽然相貌生得如美女,他的眉宇间却英气逼人,坐在那里不怒而威,又是地地道道的男儿气概。
  顾欢自然不会将他误认为女子,发呆了片刻,便如获至宝,赶紧回头向船上招手:“快来,快来。”总算百忙之中还有警觉,没叫出高肃的名字。
  高肃脸上的粉已经被水洗去,露出一张素面,出奇的柔美动人,湿漉漉的衣裳勾勒出他高挑的身姿,风华不亚于亭中之人。
  那人似乎也没想到,这世上还会有一个跟自己同样美丽的男子,不由得一怔,随即似有所觉,眼中出现疑惑之色。
  顾欢拉住高肃,满脸惊喜,低低地道:“你看他生得那么美,会不会就是韩子高?”
  高肃看了一眼那人,立刻注意到他眼中的疑虑,便凑到顾欢耳边说:“小心人家把咱们当奸细拿了。”
  顾欢眨了眨眼,不解地问:“不是两国不禁百姓互相往来吗?”
  高肃笑着说:“咱们是百姓吗?”
  “现在就是。”顾欢强词夺理。“我们只是来玩的,又不是以官方身份入境。”
  “所以才叫奸细呀。”高肃微笑。
  两人都是艺高人胆大,在战阵上面对强敌的千军万马尚且不惧,何况是现在。他们心态轻松,神情举止便悠然自得,一派光明磊落,没有半分鬼祟之态,让人无法怀疑。
  片刻之后,那人欠了欠身,缓缓地说:“两位兄台可否入亭一叙?”他的声音低沉,悦耳动听。
  顾欢正中下怀,拉着高肃便走了进去。
  两人衣裳尽湿,水珠一路滴过去,却都若无其事,便要坐到石凳上。
  那人关切地道:“虽已入夏,仍有凉意,两位兄台当心着凉。”
  “谢兄台关照。”顾欢一本正经地抱拳施礼。“我二人泛舟湖中,不小心落水,待回到客栈中再换干衣,当无大碍。”
  “哦?两位兄台住哪家客栈?”他说得轻描淡写。“我派人去帮你们取来干衣,及时换上才好。”
  顾欢有些避忌,便道:“我们自去取吧。下人们不认识你的人,多半不肯把我们的衣服乱给人的。”
  “哦,那也好。”他点了点头,顺口问道。“两位从哪里来?”
  顾欢转头看了高肃一眼,意思是让他回答。高肃已经心中有数,便伸手揽住她的肩头,微笑着道:“江北。”
  那人秀眉一挑,淡淡地问:“兄台可是兰陵王高长恭?”
  “正是。”高肃不遮掩不慌乱,笑着说。“请问,阁下可是大将军韩子高?”
  那人立刻冲他一抱拳:“久仰久仰,在下正是韩子高。”
  高肃放开顾欢的肩,对他拱手还礼:“不敢,在下久慕韩将军大名,今日得见,幸何如之。”
  顾欢看着这两位当世赫赫有名的美男子互道仰慕,不由得心花怒放。
  高肃知她心意,怕她张嘴胡说,便抢先道:“这位是我……好兄弟顾欢。欢儿,快给韩大将军见礼。”
  顾欢立刻一本正经地抱拳施礼:“见过韩大将军。”
  韩子高也对她拱了拱手,微微一笑:“顾兄台虽然年少,刚才之言却豪气万千,令人钦佩。”直到现在,他的脸上才有几分笑意,却似春花初绽,让人倍感眩惑。
  顾欢有些不好意思:“我那是信口开河,韩将军谬赞了。”
  “不然,若不是胸有丘壑,岂会脱口而出豪言?”韩子高又笑了笑,转向高肃。“请问王爷来此有何贵干?”
  高肃从容地道:“我向朝廷告了假,陪我……兄弟四处游玩。我二人久慕建康繁盛,便来观赏一番,领略六朝都城的胜景。”
  “哦?”韩子高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顾欢,便没再问什么,脸上笑容很快敛去,不由自主地又浮现出深深的悲哀。
  顾欢非常同情他,却不知该如何安慰他,只好陪他坐着,看着微微荡漾的玄武湖。
  韩子高忽然轻声说:“我们也曾经如你们那般,一同泛舟湖上,一起落水,后来,他拉着我,一同游上岸……”说到这里,他的眼里满是怀念,还隐隐闪烁着一缕幸福的光芒。
  顾欢忍不住安慰他:“死者已矣,你别太过伤心了。他的最后一段时光是与你共度,一定非常快乐。”
  韩子高抬起眼来,看着周围的林木葱茏,看着远处的华丽楼阁,眼里却是空白一片。
  高肃握住顾欢的手,心里很同情眼前的这位男子。他原本对龙阳之事是不以为然的,可现在看到韩子高,被他那发自内心的深切悲伤所感动,便觉得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细思起来,他与爱侣天人永隔,而自己却能与爱人日夜相伴,那是何等的幸运,也让他更加珍惜。
  顾欢似能感受到他的心思,也紧紧回握住他的手,看着韩子高的眼睛里却充满了悲悯与怜惜。
  过了很久,韩子高才回过神来,对两人说:“抱歉,在下失礼了。”
  高肃微笑:“韩将军别客气,是在下二人打扰了。”
  “你们两人别这么客套来客套去吧。”顾欢活泼地插科打诨。“我看你们都生得一般美,打起仗来也一般英勇,今日能够相遇,也是有缘,不如就此义结金兰,两位哥哥看是如何?”
  高肃无奈地看着她,对韩子高苦笑:“我这……兄弟一向喜欢异想天开,韩将军千万莫怪。”
  “顾兄弟天真烂漫,十分可爱。”韩子高终于有了些愉悦的笑意,淡淡地道。“在下被人称为奸佞,所谓千夫所指,无疾而终,今后下场如何,未可逆料。兰陵王金尊玉贵,在下实在不敢高攀。”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相当冷淡,一副满不在乎,任人唾骂,我行我素的模样,顿时令高肃与顾欢侠义心起,热血上涌。
  顾欢脱口便道:“你和大行皇帝不过是两情相悦,怎么谈得上奸佞二字?你为他打江山,为他平叛乱,为他背骂名,终他一生,不离不弃,这种情分正该千古称颂,青史留名。你别理那些小人乱嚼舌根的浑话,该怎么着就怎么着,气死他们。”
  她这番话登时让韩子高大起知己之感,不由得拱手一揖:“多谢顾兄弟仗义执言。”
  高肃也点头:“韩大将军,在下也对你好生相敬。若你不嫌弃,咱们就依欢儿之言,结为兄弟吧。”
  韩子高与陈茜情投意合,几乎被他立为皇后,对世俗礼法一向就没放在眼里。自陈茜死后,他便觉了无生趣,对陈琐夺他手中大权根本淡然处之,有时连上朝都不去,只等着陈茜出殡之日的到来,送他至永宁陵,便自请守陵,永不离开。今日来玄武湖小坐,也是追思当日与陈茜把臂同游的快乐时光,却不想遇到了齐国的兰陵王。见他丰姿绰约,英气勃勃,身边的少年也秀丽可人,活泼可爱,虽是萍水相逢,初次相见,却对自己关怀备至,韩子高不由得好感大起,便慨然点头:“也罢,咱们便在此义结金色兰。”
  三人当即出亭,撮土为炉,插草为香,结为兄弟。
  韩子高今年三十岁,高肃二十二,顾欢十七,三人互相抱拳,称兄道弟,都愉快地笑了起来。
  韩子高微笑着问:“二弟三弟,你们住在哪里?”
  顾欢立刻答道:“就在江边的仙客来。”
  “哦,我知道那里。”韩子高点头。“虽说是城中数一数二的客栈,却终究不便,不如便搬来哥哥的府中小住吧。”
  顾欢高兴得差点跳起来:“好啊好啊。”
  高肃也很洒脱,欣然笑道:“恭敬不如从命,我们便去叨扰大哥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