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自陈茜驾崩后,韩子高一直很反常,除了守灵外,便是在家中枯坐,偶尔出去走走,也是失魂落魄。总管韩福本来很担心他,见他虽然憔悴消瘦,悲痛伤心,但见他衣食作息尚好,似乎还是在努力坚持着,这才稍稍放了点心。
  今日,韩子高去送陈茜过山陵,似乎是一件大事完成了,眼里闪现出奇异的冷冽的光,令人揪心不已。晚膳后,他将韩福叫进房中,仔细吩咐了家中的事务。他母亲早亡,父亲在前年去世,只有一个兄弟留在家乡会稽,已经娶妻生子。他安排韩福将府中银两分出一半来送往会稽兄弟处,另一半由韩福做主,分给府中下人。陈茜在世时赐给他无数珍宝,他早已叫韩福全部封存,只留下陈茜送他的贴身挂件。
  韩福一家在侯景之乱中险死于乱军刀下,是韩子高率平叛大军及时赶到,将他们救下。韩福一直对这位救命恩人感激不已,矢志追随左右。韩子高有感于他的赤胆忠心,建府时便让他做了总管,将家中的所有事务全都交到他的手中。韩福这些年来亲见韩子高与陈茜的情感,也了解他的性情,此时见他如此,竟是交代后事的模样,不由得越想越心慌,又知自己人微言轻,一定劝不动韩子高,便赶紧来找顾欢。
  韩子高带顾欢和高肃来到府里,对他说那是自己的两位结义兄弟,韩福便十分高兴。韩子高除了对陈茜是真心实意地好,待其他人一向有些冷淡。他生得太美,对他觊觎的不轨之徒车载斗量,因此他不喜欢与人多亲近,以免麻烦。此刻正当非常时期,韩子高竟然有了朋友,他自是非常欢喜。
  这些天来,他也看得出来,韩子高与顾欢更加亲厚一些,常常回府之后会先来探望顾欢,只有在顾欢面前,他才会偶尔露出愉悦的笑容。因此,当此要紧关头,他的第一反应便是来找顾欢拿主意。
  顾欢听他说完,立刻急了,回头便道:“长恭,快,我们去劝劝大哥。”
  高肃坐在房中,将他们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这时便大步出门,对韩福说:“我大哥现在何处?”
  韩福立刻对他施礼:“请二公子、三公子跟老奴来。”
  高肃与顾欢都很有礼貌地道:“有劳福伯。”
  韩福在前面带路,几乎是一溜小跑,将他们领到韩子高的卧房。
  这个院子两人都来过不少次,只是依照礼节,都没有进过卧房,只在堂屋或书房盘桓,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他们跟着韩福,穿过堂屋,直接进到里间。
  屋里很干净整洁,韩子高坐在窗前,自斟自饮,桌上已放了好几个酒坛,似是都已喝尽。
  顾欢和高肃都闻到一股花雕的浓香,看桌上还有一碟青梅,便即明白,韩子高喝的正是上好的陈年花雕。酒里放进梅子,用热水温了,香醇甘甜,十分好喝,后劲却极大,不知不觉就会醉了。
  他心情不好,借酒浇愁,那自然没什么,可桌上还有一样东西,却让人见着有些心惊。
  那是一柄短刀,刀鞘掐着金丝银线,镶了宝石,看上去非常名贵,但是,再漂亮的刀,其最终用途也不过是杀人,或者,自杀。
  顾欢走上去,不动声色地笑道:“大哥,怎么一个人喝酒,也不叫上我们。”身子掩护着,伸手一抹,便将刀握住,背到身后,示意韩福拿走。
  韩福也很机灵,悄悄拿过刀,便无声无息地退了出去。
  韩子高看向顾欢,半晌没有吭声。他双眼通红,脸上却是一片空白,半点表情也没有。
  高肃赶紧上前,笑着说:“是啊,欢儿说得对,大哥,有这么好的酒,也不叫上小弟,那怎么行?”
  韩子高仍然不说话。
  顾欢看他眼睛有些发直,忽然察觉不对,便伸手搭上他的肩,轻轻晃了晃。
  韩子高顺着她的力道,软软地倒了下去。
  高肃眼疾手快,抬手便将他圈住。
  顾欢凑近看了看,低低地说:“大哥已经醉了。”
  高肃二话不说,一手搂住韩子高的肩,一手伸到他的腿弯处,将他抱起来,往床边走去。
  顾欢更快,脱了鞋便上床去,帮着高肃替韩子高宽衣解带,将他轻轻放到床上躺好,再拉过锦被盖上。
  韩子高身材高挑修长,平时一举一动都很轻捷,看着似乎并不重,可到底是个健壮的男子,喝醉之后,份量可不轻。好在高肃与顾欢都是武将,力气不小,这么一番忙下来,也累得直喘粗气。
  他们坐在床上,一人一边,守着韩子高,都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互相看了一会儿,才同时叹了口气。
  似乎已经沉睡的韩子高却忽然动了一下,很轻很轻地叫道:“茜?”
  高肃与顾欢面面相觑,都不敢动。
  韩子高的声音充满了渴望:“茜?”
  顾欢猛然明白过来,对高肃大比手势,又使劲点头。高肃与她心意相通,立刻懂了。只怕韩子高把他们的叹息声当成了陈茜的声音,以为是在做梦,陈茜来看他了,不由得心里一酸,很为他难过,便听从顾欢的意思,低沉地说:“是我。”
  韩子高闭着眼,努力地抬起手,小心翼翼地问:“真的是你?”
  “是。”高肃的声音很低,用双手握住了他冰凉的手。
  韩子高缓缓缓缓地笑了起来:“真好,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不会的。”高肃的声音很温柔。“我在天上,会一直看着你。”
  韩子高喃喃地说:“你一个人在那边,一定很孤单吧,我想来陪你。”
  “不可以。”高肃脱口而出,然后便不知应该再说些什么。
  顾欢直起身来,小心地倾前,凑到高肃耳边,低低地道:“要看着他好好地活着,等他百年之后才能死,绝不能自寻短见。”
  高肃立刻对韩子高说:“我想看着你好好地活着。等你百年之后,我来接你。如果你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事来,我绝不原谅你。”他是真的担心,话语中充满情感。
  顾欢大为感动,忍不住吻了吻他的颊,这才收回身子,靠墙坐着。
  韩子高沉默了,半晌才艰难地道:“好,我答应你,不会自寻短见。”
  高肃终于放下心来,长长吁了口气,欣慰地说:“这就好。”
  韩子高忽然担心地问:“茜,你要走了吗?”
  顾欢赶紧连连摇头。
  高肃柔声说:“不会。你好好睡吧,我一直在这儿陪着你。”
  韩子高的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温顺地“嗯”了一声,手上却更加用力,握着高肃的手不放。片刻之后,忽然有一滴泪从他眼角沁出,滑向鬓角。
  顾欢连忙用衣袖替他印去泪水,自己的眼睛却已经湿了。
  高肃也有些手足无措。这一刻,在他眼前的韩子高就像一个无助的孩子。他无暇细想,便侧躺下去,将韩子高拥住,轻轻拍抚着他的肩臂。
  韩子高在他温暖的拥抱下终于不再伤心,在睡梦中渐渐变得安静。
  顾欢一直坐在那里看着。她在床的最里侧,如果要下床,说不定会惊动韩子高,她便不敢乱动。直到再也支撑不住,她才在高肃关切的目光中躺了下去。
  桌上的蜡烛早已燃尽,屋里一片黑暗,只听见屋外雨似乎变大了,细密地打在树叶上,发出轻轻的唰唰声,仿如催眠曲,让人陷入温柔的梦乡。
  床很宽大,三个人睡在上面也并不觉得很挤,高肃和顾欢分别扯了锦被一角搭在身上,也沉沉睡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