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汤池里早已换上了新的温泉水,袅袅白烟慢慢升腾,几道淡彩的纱幔一垂到地,池子中央原本卷起来做装饰的竹帘也放了下来。
  三人在外面的起坐间里喝了杯茶,内府大丫鬟便过来禀报:“老爷,都备好了。”
  韩子高点了点头:“好,你们去吧,我们自己来。”
  丫鬟躬身答应,袅袅婷婷地退了出去。
  顾欢噗嗤一笑:“大哥,听他们叫你老爷,简直太好笑了。你本来年纪轻轻的,叫都把你叫老了。”
  韩子高微笑着说:“规矩便是如此,我也没办法。再说,我都过了而立之年,也差不多快老了。”
  顾欢连连摇头:“再过三十年才能说老,就你现在这样,不过刚刚长大而已。”
  韩子高听得好笑:“我要是才刚刚长大,那你们呢?”
  顾欢一愣,便耍赖地说:“我们差不多大。”
  高长恭也点头:“是啊,是差不多的。”
  “好好好,就算是一般大吧。”韩子高笑着起身。“三弟,你走那边,会直接通到汤池的另一头,我和二弟从这边过去。”
  “好。”顾欢开心地走了过去。
  就如分花拂柳,她穿过室内重重叠叠的纱幔,从右边沿着墙,走到了池子的另一端。
  屋里点着上好的檀香,水面上飘着彩色花瓣,如彩色琉璃般透明美丽的泉华垒砌成池壁,池沿上整齐地堆叠着雪白的丝巾和米色的棉布,放着彩色的香胰,到处都是江南特有的飘逸、温柔、缤纷、香艳,仿如仙境。
  四周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顾欢便脱下衣服,慢慢走到水里。
  在池子的另一头,韩子高也解开衣带,脱下外衫,却见高长恭没动,不免有些诧异:“二弟,怎么了?不喜欢这里?”
  “不是。”高长恭为难地微微皱眉。“我忽然想起,我……答应过欢儿,不在别人面前脱衣服……那个……”
  韩子高一怔,忽然明白过来,不由得哈哈大笑:“那你过去吧,跟欢儿一起。”
  高长恭更加为难:“当着大哥的面,她肯定不愿意。”
  韩子高忍不住调侃地道:“那我就走了,把这儿留给你们吧。”
  “不行。”顾欢在另一边大叫起来。“大哥,你不准走。长恭,我特别准你在大哥面前也可以脱衣服。世上哪有穿着衣服洗澡的?更不能为了守规矩把大哥赶走吧?呆子。”
  高长恭无奈地望天:“明明是你定的规矩……”边说边拉开衣结,脱了衣服。
  韩子高本就猜到了他们之间的关系,这下更加肯定,却有些不解。他走到池中,靠在池壁上,顺口问道:“二弟,你跟欢儿情投意合,为什么不娶她做王妃?”
  高长恭赤着身子走进水里,坐到他旁边的台阶上,苦笑道:“我与荥阳郑氏很早就订亲了,只是新娘年纪尚幼,才未迎进门。后来遇到欢儿,我便想退婚,可皇上不允,我也……无计可施。”
  他身上鞭痕累累,纵横交错,虽然已经很淡,却依然让人看得清清楚楚。韩子高一瞥之间便怔住,不禁伸手点了点:“这是怎么回事?你是皇亲国戚,天之骄子,又是一代名将,闻名天下,谁有那么大胆子,竟敢如此待你?”
  高长恭低头看了看,淡淡地说:“除了皇上,还会有谁?”
  韩子高皱紧了眉:“怎么会?”
  “我不愿娶郑氏女为妃,皇上大怒,先施以杖责,后见我宁死不肯松口,便亲手鞭笞。”高长恭叹息。“我仍然不肯答应,直至晕厥。后来,我五弟见势不妙,派人去我府上通知,让他们想办法救我。欢儿不顾一切,立刻去求和士开,这才救下我的性命。只是,皇命难违,我终于还是不得不娶了郑氏千金为妃,实在对不住欢儿。”
  韩子高微微点头:“也难为你了。你能为欢儿做到这样,她不会怪你的。再说,你就算娶了别人为妃,也可以娶她啊,闺房专宠就是了,你们皇帝管天管地,管人娶妻,总管不了这个吧。”
  “我是想这么做,可欢儿不答应。”高长恭轻叹。“她不愿做妾。”
  “哦,我理解。”韩子高立刻点头。“欢儿家世也自不俗,又才貌双全,等闲之人想要娶她做正室只怕都难,若是竟要让她给人做妾,确实太委屈了。”
  “是啊。”高长恭很无奈。“所以,暂且先这样吧,反正我们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来改变现在这种状况。”
  “那倒是。”韩子高微笑。“只要你们两人情比金坚,那其他一切阻碍都不算什么。”
  “对。”高长恭坚定地说。“即使海枯石烂,我们的情也不会变。”
  他们说话的声音很低,顾欢听不清楚,又觉得一个人无聊,便趴到池沿上,从竹帘之间探过头去,笑吟吟地道:“你们在说什么啊,也让我听听。”
  高长恭吓了一跳,忽然想起自己和韩子高都没穿衣服,顿时大惊:“喂喂,非礼勿视。”
  顾欢满不在乎:“孔老夫子的话最没道理了,不用理会。他还说过克己复礼,那你回去跟你的王妃好啊。”
  韩子高放声大笑:“说得对。”
  温泉水有些浑浊,并不透明,两人的腰部以下根本看不清楚,因此韩子高十分洒脱。高长恭很快也看出来,便不再阻止,只是越发无奈,对韩子高说:“大哥,你看看,你看看,她就是如此胆大妄为,小小年纪,也不知跟谁学的。其实,顾大将军是相当守礼的,我看只怕也对他这女儿没办法。”
  顾欢嬉皮笑脸地道:“说对了,我爹确实拿我没法子,只有义父才能管住我,可义父对我最好了,我要做什么他都赞成。”
  “欢儿的义父是段韶段大人。”高长恭立刻对韩子高说明。“我很钦佩他。”
  “嗯,我也是,很佩服段大人的谋略。”韩子高点头。“总之,我听出来了,就是没人管你,对吧,欢儿?”
  “嘿嘿,算是吧。”顾欢开心地趴在那里,看一眼高长恭,再看一眼韩子高,不由得心花怒放。
  升腾的热气将他们的脸蒸得绯红,肌肤也越发晶莹剔透,眉目如画,相映成辉,而同样的宽肩窄腰更透出男子力度,完美到极致。他们身体上的水滴反射着点点光华,似乎整个世界都因为他们两人而变得无比光明。那样的秀色,天下再也找不出第三个人来。
  高长恭看着顾欢脸上的神情,觉得特别好笑,索性主动出击,对她招了招手:“要不,你也过来,跟我们一起洗。”
  顾欢摇头再摇头,笑嘻嘻地说:“你们太美了,我自卑。”
  韩子高忍不住又笑出声来,戏谑地道:“不用自卑,你也很美。”
  “巧言令色,鲜矣仁。”顾欢撑着头,笑眯眯地看着他。“孔老夫子也就这句话还有些道理。”
  高长恭再也无法装模作样,挥拳击打着水面,放声大笑。
  韩子高也笑得前仰后合。
  这时,外面有人禀报:“老爷,安成王来访,正在前厅等候。”
  韩子高立刻收敛了笑容,沉吟片刻,便道:“知道了,我马上就去。”
  高长恭和顾欢也都不笑了,担心地看着他。
  韩子高安慰他们:“你们放心,没事的。”
  高长恭低低地道:“如果他要你手中的兵权,不能给。”
  顾欢也点头,对他说:“大哥,不能放弃,不能妥协,一定要坚持到底。”
  “嗯。”韩子高对他们笑笑,便转身要起来。
  高长恭立刻瞪了顾欢一眼。顾欢自然不会太过份,马上缩回头去。
  韩子高起身登上池沿,用布巾擦干身体,穿上衣服,便走了出去。
  ——————————————————
  注:巧言令色,鲜矣仁:花言巧语,一副讨好人的脸色,这样的人是很少有仁德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