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高长恭倏地转头看向门口,眼里有了一丝警觉。
  韩子高则抬手做了个手势,表示没关系。高长恭紧绷的身姿才放松下来。
  顾欢已薄有醉意,笑眯眯地看向外面,好奇地问:“谁啊?怎么能随便进我们的雅间?这家店主太过分,就不怕我们砸了他的店?”
  “他不敢拦,就是怕自己的店会被砸了。”韩子高微微一笑,从容淡定地说。“至少他能肯定,我不会砸,可别人就难说了。”
  外面的房间里有人哈哈大笑:“韩大人性烈如火,天下皆知,不过是涵养比我们好,轻易不动怒罢了。”说着,几个人绕过屏风,走了进来。
  前面一人须发皆白,举手投足都有种文士的儒雅。在他侧后,是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眼里闪着狡黠的光。再后面也是位中年男子,相貌普通,但气宇轩昂。再后面的几个人大部分也都是中年人,一看便是朝廷命官。
  韩子高潇洒地起身,对他们抱拳行礼,客气地道:“刘大人,到大人,殷大人,华兄……”一路招呼过去。
  几个人也拱手还礼,与他寒暄着,态度十分亲热。
  高长恭和顾欢都礼貌地站起身来,面带微笑,一声不吭。
  前面那位老者看了一眼他们,向韩子高询问道:“这两位是韩大人的朋友?”
  “是我结义兄弟。”韩子高很自然地替他们介绍。“二弟,三弟,这位是中书舍人刘大人,仆射到大人,那位是东宫通事舍人殷大人,尚书左丞王暹,这是湘州刺史华大人……”
  他一路介绍下去,高长恭和顾欢只对那两个顾命大臣,中书舍人刘师知和仆射刘仲举的名字有印象,而湘州刺史华皎是韩子高的朋友,与他过从甚密,两人便留意了一下,对殷不佞和王暹等高官都不甚了了,反正抱拳为礼,跟着韩子高的介绍,客气地叫声“大人”,也就行了。
  那些人听说他们是韩子高的结义兄弟,再加上高长恭相貌不俗,气质高华,顾欢也是清秀动人,灵气四溢,自然不敢怠慢,都热情地抱拳还礼。
  韩子高最后才介绍他们两人:“这是我三弟顾欢,那是我二弟顾无忧。”
  众人便同时说:“顾公子,幸会,幸会。”
  高长恭的那个假名是顾欢给起的,当时便得意洋洋地说:“总之,你这就算是我顾家的人了。”逗得高长恭笑不可抑,欣然同意。此刻,韩子高当然不可能说出他那让人如雷贯耳的真名,便以此化名示人。至于顾欢,倒没什么关系,反正名不见经传,即便说出真名,也不会有人知道她的身份。
  扰攘了一番,大家便在桌边坐下。
  跟着这些贵客们过来的几个伙计跑前跑后,张罗着增添椅子和碗筷,韩子高吩咐把桌上的残羹剩菜撤下,重新整治一桌席面来,招待诸位大人。
  那些伙计都训练有素,有人先给每位客人递上茶,有人同时迅速将桌子收拾干净,然后把凉菜流水价送上来,再把酒温好,给大家一一斟上。
  刘师知在文学上颇有造诣,端着茶碗抿了一口,看向顾欢,笑道:“顾公子……顾三公子刚才的词实在绝妙,既有英雄的慷慨豪迈,又有隐士的淡泊宁静,既悲壮又苍凉,又正正切合当下的情境,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佳作。”
  “是啊。”到仲举立即附和。“顾三公子年纪轻轻,便如此才华横溢,实在了不起。”
  “两位大人过奖了,在下实是愧不敢当。”顾欢连连摆手。“顾某只是一时兴起,胡乱唱出,算不得什么。”
  她刻意压低了声音,举止之间又不带半分脂粉气,相貌也没有她那两个哥哥美,那些人没有半分怀疑她是女子,都当她是个清秀的少年,纷纷对她的才华大加赞扬。
  韩子高一直保持着微笑,听着他们礼貌地投桃报李,夸赞与谦逊。这些不速之客都属于保皇派,对陈琐的专横跋扈相当不满,一心想保住陈茜这一脉的正统江山,对此他心知肚明。此时来找他,多半与下午陈琐到访韩府有关。虽然心里有数,他却不去主动提起,只沉静地坐在那儿,悠闲的品茗,听着他们从诗词歌赋一直延伸开去,说到琴棋书画。
  顾欢心疼韩子高,知他心情不畅,便不愿让他应酬这些官吏,能替他担起一点算一点,虽然累得半死,却也勉力支撑,把前世今生学到的所有东西都拿了出来,穷经据典,旁征博引,倒也与刘师知这个当世大儒不分轩轾。
  高长恭自是明白她的心意,奈何自己对诗书礼乐均涉猎甚少,帮不上什么忙,只得帮她斟茶倒水,以示支持。
  顾欢本就不是墨守成规之人,对许多事物都有自己独特的见解,绝不人云亦云,说到兴头上,更是神采飞扬。在座诸人中她最年轻,青春的活力犹如火花四溅,让每个人都不得不受到感染。
  韩子高看着她,神情中满是喜爱与欣赏。
  看在那些大臣眼里,大概便是韩子高另有新欢了。
  等到他们的谈诗论文偃旗息鼓,已是酒过数巡,月上中天。
  韩子高亲手盛了碗酸菜老鸭汤,放到顾欢面前,柔声说:“累了吧?喝点汤。”
  “哦。”顾欢开心地点头,一勺一勺地喝了起来。
  除了高长恭外,其他人全都一副什么内情都明白的模样,看上去有些诡异。
  刘师知兴奋地喝了一口酒,对韩子高说:“顾三公子如此有才,应当入朝为官,大展鸿图。”
  “是啊。”到仲举立刻点头。“皇上求贤若渴,顾三公子又是韩大人的结义兄弟,入仕是顺理成章的事。”
  韩子高一怔,随即了然。自魏晋以来,朝廷任用官吏,大都不看才学,只重风貌,“求贤若渴”云云,实在是笑话,不过,顾欢虽然年纪尚小,风采相貌都是上上之选,确实有入朝为官的良好质素,到仲举这话自是为了拉拢韩子高,却也不是无的放矢。
  想着,韩子高笑道:“我这两个兄弟生性闲散,无心为官,只喜游山玩水。他们过几日便要离开建康,回家去了。”
  “是啊。”顾欢连连点头。“家父不放心,派人带信来,催我们兄弟回去。”
  “哦,这样啊。”刘师知叹息。“可惜了。”
  韩子高淡淡地说:“人各有志,就不必强求了。”
  他这话一语双关,大有弦外之音,刘师知与到仲举对视了一眼,立即达成共识,仍要不遗余力地说服他,站到他们这一边来。他们的脸上流露出坚定的神情,同时看了看顾欢与高长恭,又有些犹豫,似乎碍于有外人在,下面的话不便出口。
  顾欢与高长恭审时度势,便欲托辞离去。刚要开口,韩子高先说话了:“各位大人找我,是有事要与我商量吧?我这两位兄弟都不是外人,我与他们金兰结义,生死与共,没什么不能让他们知道的。如果各位大人觉得此时不方便,亦可改日再谈。”
  这些人里大部分是在朝中任职的,但华皎等寥寥几人却是外官,只因为赶来送先帝陈茜过山陵,这才会呆在建康,过几日便要离去,却不知临行前还有没有机会与韩子高晤面,再加上陈琐已经去过韩府,情势便显得犹为紧迫,不能再拖。几人互相看了一眼,便决定抓住这个机会,与韩子高好好谈谈。
  华皎起身出去,吩咐自己的从人守在门外,不许任何人靠近这个房间,然后才进来,将房门关上,回来坐下,示意他们可以说了。
  刘师知没有吭声,到仲举看着韩子高,沉声道:“韩大人,自先帝驾崩,安成王受遗诏委托顾命,气焰嚣张,专横跋扈,前日竟率三百亲兵进驻尚书省,意图独揽朝纲,进而篡夺帝位。刘大人与卑职同为顾命,不敢有负先帝所托,遂与众位大人商议,应从速督促安成王安守本份,忠于王事,勿痴心妄想。此事非同小可,还请韩大人鼎力相助,以保先帝创下的基业,不使付之东流。”
  他的话一说完,屋里鸦雀无声,人人都看着韩子高。
  顾欢在心里叹了口气,脸上流露出几分无奈。
  有些事情……难道是注定的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