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韩子高挺立在码头上,神情平静,看着他们。
  顾欢和高长恭都向他挥手作别,韩子高的脸上带着一抹笑意,也向他们摆了摆手。
  高明尽职尽责地撑着伞,替韩子高遮挡着飘飞的雨丝。高亮站在侧后,随时注意着周围的动静,以保护他的安全。韩福与韩府的几个家人站在后面,对这两个“顾公子的护卫”印象深刻。
  木船扬起风帆,乘着东南风起,向北而去。
  顾欢看着愈来愈小的韩子高的身影,不由得泪眼模糊。忽然,她对后面站着的郑怀英说:“我想弹奏一曲。”
  郑怀英身边的僮子飞快地把背着的琴取下,从袋中拿出,双手递上。
  秋燕飞快地从船舱里送上坐垫。
  顾欢盘膝坐在船头,凝注全部心神,弹奏起来。
  悠扬空灵的琴音立刻在江面上传扬开去,随风飘荡,正是脍炙人口的《高山流水》。
  滔滔而去的大江之上,一叶扁舟在烟雨中悠悠荡漾,充满难舍难离情感的琴音飞散在风中,渐渐随着小舟远去,这一幕看在别人眼里,实是如诗如画,难以忘怀,而在韩子高心里,更是无比感动,一生都不会忘记。
  顾欢将这一曲高山流水弹了两遍,江岸已经远离,渐渐消失在迷离的雨雾中。她这才停下,有些难过地看着江面。
  高长恭一直站在她身旁,替她撑着油纸伞,过了好一会儿,才伸出另一只手去搀她,轻柔地说:“欢儿,你的心意,大哥都已知晓。此刻雨势渐急,咱们还是回舱里避一避吧。”
  顾欢也不再固执,借着他的力道站起身来,将琴递给郑怀英的小僮。
  众人一起进了船舱,秋燕已用红泥小炉煮好了水,沏好茶,逐一端到他们面前,放在当中的小桌上。
  在座诸人都知道顾欢与高长恭的关系,她也就不再遮掩,倚在高长恭怀里,神情间依然很伤心。
  郑怀英从僮儿身上拿过琴来,放于膝上,十指轻扬,弹了一曲《静夜思》。
  乐声轻扬,勾划出月光如水、夜色如梦的情景,能使人定心宁神。顾欢一夜未能安眠,情绪大起大伏,着实疲倦,渐渐的便在琴声中睡着了。
  秋燕立刻从行李中抽出一张薄毯递过去,高长恭将顾欢裹住,抱在怀中,脸上浮现出一丝怜惜与疼爱。
  直到船到对岸停泊,顾欢也没醒来。高长恭将她抱上岸去,乘上已在此守候的马车,便向北而去。
  顾欢醒来后,表面上已经恢复了平静,坚持要满脸倦意的高长恭躺下睡觉。为了不挤着他,顾欢等他睡着后,便坐到外面的车辕上,欣赏沿途风景。
  由于销假之日已到,从第二日起,他们便弃车骑马,一路疾行,直奔青州的治所益都。
  其实顾欢依然情绪低落,但不想让高长恭为自己而烦心,便强行控制着,努力表现出比较正常的状态。高长恭果然没有察觉,以为她的心情已然平复,心里颇为高兴。
  一行人冲进城中,高长恭便直接去了刺史衙门,与等着卸任,好去别地赴任的前刺史进行了形式上的交接。其实双方的幕僚早已经把什么事都办得妥妥帖帖了,但两个主官却必须当面移交印信,这才算是完成了交接事宜。
  前刺史对这位鼎鼎大名的兰陵王相当景仰,此次调任别职又是升迁,自然心里高兴,便在府中大摆宴席,为他接风洗尘,同时介绍本地的各位官吏与他认识。大家觥筹交错,一团和气,纷纷对高长恭说着仰慕之类的客套话,并纷纷表示,一定惟他马首是瞻,勤勉政事,请他放心。高长恭自然也万般谦逊,并感谢各位大人的爱戴。上司与下属其乐融融,全都大醉而归。
  第二日一早,原来的刺史便离开益都,去新的地方赴任。
  高长恭从宿醉中醒来,捧着头出了半天神,才发现自己是一个人睡在卧房里,顾欢不在。
  被内院婢女侍候着洗漱好,他便匆匆出门,打算去找人。刚到院里,便看见自己娶进门的王妃袅袅婷婷地走了进来,他只好停住脚步。
  郑妃身着绣有凤凰起舞的粉色紧身襦衫,勾勒出窈窕的身段,袖口却很宽大,垂在曳地的百鸟多折裥裙旁,随着她的步履轻轻摇摆。她头上戴着惟有朝廷命妇方能使用的蔽髻,其上层层叠叠地插着只有王妃才能佩戴的饰物,充分显示出身份的尊贵。她的额间涂成黄色,即“鸦黄”,左边颧骨上贴着用银箔剪裁成的蝴蝶形花钿,闪闪发光,脸上薄施傅粉,唇间一点朱红。这是时下贵妇们最流行的妆饰。郑妃相貌普通,这样妆扮起来,倒也有了几分颜色,颇为醒目。
  高长恭看惯了顾欢的素面朝天,忽然见到盛装而来的女子,不免略有些不适,但还是相当有风度地拱手为礼,和蔼地问道:“王妃不在兰陵,因何来了青州?”
  郑妃优雅地走到他面前,福了一福,柔声道:“妾妃得知夫君即将在青州任职,理应前来陪伴,为夫君管好内堂,以便夫君全力操心国事,无后顾之忧。”
  “多谢王妃。”高长恭温文尔雅地笑道。“兰陵郡乃我之封邑,也就是我的根本之地,对我来说十分重要,烦请王妃仍旧回归兰陵郡王府,妥善管理那边的诸般事务,为我分忧,可好?”
  郑妃仪态万方,温文尔雅地说:“夫君不必与妾妇客气,你我夫妇一体,做这些许小事,都是妾妃应当的。兰陵郡的事,妾妃不甚了了,怕贸然插手,适得其反,有损夫君的封邑。妾妃询问过,过去夫君在外征战或为官之时,都是总管在那边管着,并无可虑之处。妾妃觉着,还是让总管继续管着比较好,便过来照顾夫君。妾妃才能微薄,只能做好这件事情,还请夫君见谅。”
  她这一席话柔婉转折,却说明白了不打算再回兰陵郡,要一直跟在高长恭身边。她脸上的神情依然温柔妩媚,眼中却忽闪坚定的光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