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郑妃看着他们并肩走过花园,在月洞门外消失,这才慢慢坐下,脸上涌起几分苦涩。
  翠儿气愤地跺了跺脚:“她根本不是女人,整个就是一妖孽,不但穿着男装,还整天呆在衙门里,还有军营,跟那么多男人混在一起,脸面名节统统不要了,真不知她是怎么想的。她那模样也平常得紧,王爷比她好看一百倍,不,是一千倍一万倍。总之,她根本就配不上王爷,还总是恬不知耻地缠着他,真不要脸。”
  “翠儿,别说了。”郑妃比她有见识,因而更觉无奈。“王爷要专宠谁,哪里是我们能够左右的?我只希望王爷能雨露均沾,也就心满意足了,其他再无奢望。”
  “小姐,你可不能轻易认输啊。”翠儿大惊失色。“就算那女人的手段再厉害,也没名没份。即便将来王爷娶了她,也不过是妾侍,按规矩要给你下跪请安,端茶倒水侍候着。到那时候,她连与你和王爷同桌用膳都不行,必须得站在你们身后,随时服伺的。我倒要看看,她这个大将军到时候会是什么模样。”说到最后,她的脸上露出一丝幸灾乐祸。
  “那倒是。”郑妃的脸色好了许多,微蹙的眉头也舒展开来,淡淡地道。“只要我活着一日,这王妃的位子便轮不到她来坐。”
  “是啊是啊,小姐只管放宽了心,你还比她小着一岁呢,不怕耗时间。”翠儿得意地笑道。“过上一两年,王爷只怕就厌倦了她,自然会回过头来与小姐做恩爱夫妻。等小姐再生下一儿半女的,那王爷还不将小姐当成掌上明珠来宠着?”
  郑妃叹了口气:“怕就怕她先把孩子生下来。”
  “那也是外头的,顶多算庶出。”翠儿不屑地道。“小姐,你生的才是嫡出的世子,将来才可以继承王位。她的孩子再受宠,将来最多也只能得个侯的爵位吧,比起你的孩子来,那是天差地远。”
  “嗯,是啊。”郑妃一想不错,便不再难过,起身道。“翠儿,我们去留香斋逛逛吧,看他们那儿又到了什么新的花钿,顺便再问问掌柜的,看邺城宫中又兴起什么新的妆扮花样,咱们也学学。”
  “好啊。”翠儿喜形于色,立刻跟着她出去,服侍她上了马车,驶出府门,向热闹的街市驶去。
  这时,高长恭与顾欢已经到了刺史衙门,坐下继续处理军政要务。
  两人都忙得抬不起头来,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交接期间变成一团乱麻般的诸项事务理清头绪,是相当艰巨的一件事。
  这时,顾欢在前世磨练出的才能便大放异彩。她井井有条地处理着繁杂的军务、政务、刑事要案、民事纠纷等五花八门的事务,先分门别类,再排列出轻重缓急,让高长恭轻松了不少。
  很快天就黑了,高长恭吩咐幕僚门回去歇息,便与顾欢离开了衙门。
  顾欢有些吃不消那位郑妃的性子,便对高长恭说:“这一天忙得头昏脑胀,我想出去逛逛,随便找家酒楼吃点东西便是。你先回去吧,免得王妃惦记。”
  高长恭脸色微变:“欢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对你的心难道你还不明白?王妃的心思你知我知,可我根本不会回应,这也是你我都很清楚的事,又何必说这样的话来刺疼我?”
  “长恭,我没那意思。”顾欢微微一笑,安慰地说。“我一点也没生你的气。你我心意相通,根本不需要解释什么。我只是单纯的不想再与王妃同桌吃饭而已。她今天对我表示亲切友好,明天只怕就要送我胭脂花粉绫罗绸缎,后天多半就会教我穿耳洞了,我一想起来便毛骨悚然,实在不敢领教。但她既说了会等你回去用膳,你若不回,她说不定真的不饮不食,那我的罪过可就大了。如今看来,应付她是件很艰难的事情,还是你去吧,我懒,只想避开麻烦。”
  听她这么一说,高长恭才注意到,她果然连耳洞都没穿,怪不得一直被别人当作是男孩子。想起今天中午郑妃的表现,她说的这些还真是大有可能。想着想着,高长恭的心情便开朗起来,回头对自己的随从高进说:“你回府去禀告王妃,我政务繁忙,赶不及回去了,请她先用晚膳,不必等我。”
  “是。”高进答应着,立刻翻身上马,迅速向刺史府奔去。
  “这样不就好了?”高长恭拉过顾欢,柔声哄劝。“没事的,大不了以后咱们都在外面吃饭便是,也没什么。过段日子,我想她也就罢手了。”
  “嗯。”顾欢叹气。“其实,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
  “我知道,我知道,你不用再解释了。”高长恭微笑。“我不想你受委屈,你就听我的吧,好吗?”
  “好。”顾欢乖巧地点头,原本有点乱的心立刻平静下来。
  高长恭便带着她又回到衙门里,脱下官服,拿出放在这里以备不时之需的便装换上,愉快地带着她出了大门,往热闹的市集走去。
  他们都是第一次来益都,对城里的结构不是很熟悉,只是上午听衙门里的师爷大致介绍过,此时便估摸着大致方向,安步当车,慢慢地走了过去。
  虽然现在是夏季,可这一时期是古代历史上最寒冷的时期之一,他们不但不觉得热,还会感到很重的凉意。暮色苍茫,冷风扑面,将暑热驱散殆尽,让人感觉很舒适。
  顾欢仰头看着暗蓝的苍穹,繁星正在一点一点地显现出来,闪烁着银色的微光,组成纷繁美丽的图案。这是她百看不厌的景色。在充满大气污染的未来,这样明澈的似乎可以直接进入宇宙深处的景象是很难再见到了。
  高长恭走在顾欢身旁,被她如痴如醉地仰望夜空的孩子气逗得忍俊不禁。这个女孩就像千面人,有许多不同的形象展现在他眼前,而每一种风貌都令他倾心不已。
  走了一会儿,他们便来到酒楼茶肆与青楼乐坊林立的街道。
  家家张灯结彩,处处欢声笑语,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看在高长恭和顾欢眼里,让他们感到十分欣慰。
  顾欢随父亲镇守边关数年,奋力抵抗突厥、契丹等外族的入侵,就是为了保卫这些百姓的和平生活。或许顾显主要是为了保住齐国皇帝的江山,可顾欢当初根本就没这概念。齐国也好,周国也罢,还有南边的陈国,在她心里,都是华夏,都是中国。面对突厥铁骑和契丹的虎狼之师,她只是痛恨他们对普通百姓滥施杀戮,抢掠妇女儿童作为他们的奴隶,同时也为了保护父亲,所以才会毫不犹豫地予以还击。而现在,齐国是高长恭的祖国,只要他不反叛朝廷或者离开故土,她便会一心一意地协助他为国效力。无论如何,能看到百姓们安居乐业,她就感到很快乐。
  走着走着,他们便感到了周围有无数视线投注过来,男女老少皆有,大部分是惊艳的目光,注视的人当然是相貌柔美、风度翩翩的高长恭。
  顾欢叹了口气:“长恭,你什么都好,只有一个与生俱来的缺陷,长得太美。”
  高长恭叹息着点头:“是啊,想清静一点都不行。”
  “最好的解决方式就是毁容。”顾欢看了他一眼,做个鬼脸。“可我又舍不得。”
  高长恭忍不住笑出声来:“反正我已经把自己整个人都交给你了,你爱毁就毁,我不反对。”
  顾欢握紧了拳:“不行,既然是我的人,那绝对不能有丝毫损伤。”她脸上的神情很认真,眼里却流露出一丝戏谑,怎么看怎么像个孩子。
  高长恭实在忍耐不住,伸手将她搂过来,笑道:“我也一样。你是我的人,我也不会让你受到一分一毫的伤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