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7章 进来了就别想逃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沒错,我我……我就是來陪你聊天的,你要是不愿意的话,那我就……我就走了。”楚欣然感觉自己一定是半夜梦游时撞到大树上了,不然为什么要和冷夜寒说这种话。
  听闻此言,冷夜寒的笑声更大了。
  他这么爽朗的笑,楚欣然还是第一次看见,甚至有些看得眼直。
  突然,冷夜寒脸上笑容瞬间敛去。
  见他如此,楚欣然心里咯噔一下暗呼“不好”,她脸上的神色也不免随之一变。
  不等楚欣然转身跑走,冷夜寒伸手一把将她拽进了自己怀里。强有力的搂抱让楚欣然全身血液倒流沸腾,手下意识的推拒着冷夜寒,却被他抱得更紧。
  “你……你这样抱着我,我都……快喘不过气了……”楚欣然心跳不已,说话的同时似乎都听到了自己的牙齿在打颤。
  冷夜寒故意用力紧紧抱住楚欣然,似乎非得要勒的她喘不上气才开心,“你不是想和我聊天么。如果不这么亲密接触的话,怎么能聊得融洽呢。”
  “我……我又不想聊了,我困了……想睡觉……你放我走。”楚欣然挣扎着要起身,冷夜寒才不会让她这样來去自如轻松得逞。
  “困了。那正好,咱俩一起睡吧。”冷夜寒抱起楚欣然向大床走去。
  预想到接下來要发生的事情,楚欣然反抗得有些垂死挣扎的感觉,“冷先生,我求求你了……不要……”
  “你姨妈來了。”
  “沒……沒有……”这种问題让楚欣然羞得满脸通红,她做梦都沒想到,有朝一日会被个男人问这样的问題。
  “既然沒有,那就沒问題。”
  “可是我……我现在不安全……”话題变得越來越沒下限了,楚欣然从脸一路红到脖子根儿,可是冷夜寒却不打算放过她。
  “你懂得还不少嘛,给我的真是第一次。还是曾经经验就很丰富。”
  “你……”楚欣然差点儿就把拳头呼在冷夜寒那张大俊脸上了,他说这话着实可恶。
  “沒关系,我有安全措施。不想让你逮到机会,就绝对不会给你这样的机会。”冷夜寒胸有成竹对答如流,楚欣然差点儿被怄得吐血。
  “机会。我才不稀罕要你什么机会呢。”楚欣然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话來形容自己此时汹涌澎湃的心情了,她知道冷夜寒这个人看似率性实则做事小心,这种事当然也会仔细应对。
  “再说了,科学都证明那些所谓的安全措施,都不是百分之百就有效的。你就敢肯定的说,你用过的方式都是绝对安全吗。”
  冷夜寒脚步突然停在床边,饶有趣味儿的盯着楚欣然看,“你老实招认吧,是不是在我之前那个是重新做过的。不然说出的话怎么都不像……”
  “冷夜寒。你给我闭嘴。”楚欣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爆情绪了,上手就去掐冷夜寒俊逸的脸,“我叫你说。我叫你诬陷我的清白。你再说。我看你还说不说了。。”
  “说完了,所以现在不想说了。”冷夜寒甩手将楚欣然丢在柔软的大床上,颠得她眼前只冒小星星,用了好半天才稳住视线定位。
  看着冷夜寒一脸戏谑的看着自己,楚欣然咧着嘴角冷笑了下,“是啊,你说的其实也沒错。那些即便有了某些措施还能一杆进洞的几率如果真能中的话,现在早就有一大群女人抱着孩子來找你认爹了。你要真是喜当爹的话,怎么可能如此逍遥自在呢。”
  楚欣然说完,有些一脸得意的扬头一笑。
  冷夜寒眼底带着浅浅笑意看着持续得意神色的楚欣然,她这话说得极具挑衅意味儿。
  因为“喜当爹”是当下网络上的流行用语,暗指“女神”怀了“高富帅”的孩子,却迫于某种原因去找“矮矬穷”当备胎的情况。
  楚欣然用这种话來形容冷夜寒,分明是在嘲笑他太过“洁身自好”阅女无数,那些逢场作戏的女子到底怎样的情况他都不会去过问。
  “不管是喜当爹还是真当爹,只要是我不承认的,我统统让之早早的去轮回往度了。所以这种事你就不用为我太过操心,还是更多惦记自己一些比较切实际。”
  “不……不要,,”楚欣然瞳孔里折射出冷夜寒越來越放大的身影,她神色充满惊恐的摇着头往后挪着身子,却无法逃得过冷夜寒的手掌心被她扑倒在身下。
  ……
  整整一夜,无度需索。
  到了凌晨三点多,雨势再次下得迅猛。
  终于逮到机会楚欣然溜下床,但是双腿早已软得沒有力气。脚踩在地上才刚跑出两步,双腿却无力支撑得一下子歪倒在地上,磕得双膝生疼。
  冷夜寒是故意放跑楚欣然的,他嘴角含笑看着身无寸缕有些狼狈的楚欣然,这副落魄模样还真是让他见到心生怜悯。
  “你倒是跑出去啊,我很想知道,你这样光着身子到底敢不敢跑出这道门。”冷夜寒说着调侃的话,在她心中不会认为楚欣然可以得到怜惜,因为她是楚天锡的女儿,所以她不配。
  冷夜寒來到楚欣然面前,王者姿态低睨着此刻无比卑微的她,那股从周身散发而出的阴郁气息,像是浓烈的蚀骨毒药侵蚀着楚欣然的四肢百骸。
  “你……放我走……”压迫感让楚欣然感受到威胁再次降临,她虽然心里想着要顺从冷夜寒然后再从长计议,可是当面对冷夜寒时却沒有办法保持应有的冷静。
  冷夜寒屈起长腿蹲在楚欣然面前,修长手指捏着她的下巴凑过去,“今夜还沒玩够,我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放你走呢。”
  言至于此,冷夜寒顺势将楚欣然按倒在地,身影欺压而上。
  冰凉的大理石地面因为阳台移门未关落进雨水,在被冷夜寒按倒身下的同时,楚欣然的脸色唰地一下变得煞白。
  “冷夜寒,你……不要这样对我……”楚欣然颤抖的声音从嗓子眼里挤出,尽管她知道这样无济于事,还是忍不住断断续续的乞求着冷夜寒放开她。
  “难道不是你主动进入我房间的么。我以为你喜欢这样,原來你不喜欢啊。”冷夜寒笑容里充满了戏谑神色,他虽然在笑,可是眸光里却充满着一种,,似乎是恨意。
  “不要,,”楚欣然发出痛苦的叫声。
  ……
  第二日上午,下了许久的大雨终于转为毛毛细雨。
  冷夜寒坐在床边看着还在昏睡中的楚欣然,一夜折腾把她累坏了,均匀的呼吸声证明楚欣然此刻完全进入了深度睡眠。
  手指轻轻撩开贴在她脸侧的几缕发丝,冷夜寒眼底流动着各种复杂交加的情绪。
  他昨夜只是单纯在等着楚欣然自己出现,但是出现之后具体要做什么自己都不清楚,至少可以肯定的是,绝对沒想要做一夜需索无度的事。
  嘴角弯起一抹嘲讽自己的冷笑,冷夜寒起身刚要走,想了想又停下脚步手撑着床,给楚欣然拽了拽被角盖好后才离开。
  冷夜寒刚一推开房门,就瞧见罗逸凡手推着餐车面带微笑站在门口,“哟,寒少您终于舍得起床了。我还以为这本应是早餐的午餐要改成晚餐來吃了呢。”
  “要是去看楚欣然的话,你尽管进去吧,少在这里给我耍贫嘴。”罗逸凡沒有掩饰自己的想法,因为餐车下的托台上放着一件白色蕾丝睡裙。
  冷夜寒绕过罗逸凡走出两步,罗逸凡的笑声又从身后传來,“大哥,你就不怕她那春光无限好被我得了便宜看到么。”
  “就算看到又有什么关系。”冷夜寒微微回头看向罗逸凡,“和我有过关系的女人,难道从你床上下來的还少么。”
  “哎哎,话不要这么说嘛。”罗逸凡嘻笑着走到冷夜寒身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咱们是好兄弟啊,做兄弟的当然是有难同当,有艳福也要同享咯。不过这个楚欣然可不同于其她女人,先不说她的身份怎么样吧,单单是那个感觉应该也是与众不同的。”
  “又不是初出茅庐的青瓜小子,第一次见女人吗。那种女人还不是都一样,衣服而已。”
  看着冷夜寒不肯坦白内心不冷不热的说着,罗逸凡弯起坏坏的笑意,“你是各种女人都见得多了不觉得稀奇,可是楚欣然不一样啊,虽说我不清楚她哪里和人家不同,但是从你一次次的态度來看,她一定有着某种过人之处,是别人不可及的吧。”
  罗逸凡的话不仅让冷夜寒眉头一皱,他急于给楚欣然的,的确是其她女人所沒有享用过却十分想要的“权利”,若不是他愿意,楚欣然也不会一次又一次在他面前沦陷。
  “可惜呀,这种‘特权’不是小丫头想要的,寒少你还得倍加努力独善其身洁身自好啊。”
  “啰嗦。”不想再听罗逸凡说这些挖心窝子的话,冷夜寒瞥了他一眼往走廊外走去。
  “被人说中了心思,就嫌弃人家啰嗦,真是无情又不坦率的个性。”罗逸凡咂咂嘴,继续抱着胳膊靠着墙站在房门口,耳朵还很尖的听着房间里面是否传來动静。
  冷夜寒并不担心罗逸凡会对楚欣然怎样,他知道自己这个义弟的性格,虽然爱玩闹,但是一定不会擅自闯入那个房间一睹楚欣然的春光无限好。
  罗逸凡清楚楚欣然对冷夜寒代表着什么,他对楚欣然的感觉是十分复杂的,虽说不至于产生某种特殊的感情,可是兴趣当然是很浓厚,不然的话也不会把楚欣然带回家。
  再说楚欣然的个性罗逸凡很喜欢,他对楚欣然不单单是同情那么简单,“或许正是因为平日里身边极少能遇见这么执拗性格的女生,再加上那样的身世,才会产生不同的感觉吧。”
  罗逸凡轻笑了下,他给自己是这样定位的,不过冷夜寒那里相对复杂的多,他要得到的讯息也很多,“除此之外,个人情感上应该会更多吧。不然小丫头怎么会跑去书房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