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0章 若隐若现的琴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夜风吹进房间,趴在床上和衣而睡的楚欣然被冻醒了。
  撑着身子从床上爬起來,楚欣然眯着有些酸涩的眼睛瞅了眼石英钟,“我居然睡了这么久,沒想到已经快十点了。”
  突然发出一阵婉转的咕咕声,楚欣然皱着眉头揉了揉被饿坏的肚子,“才想起來,跑回房间就沒再出去直接睡着了,晚饭都沒有吃,难怪会感觉到饿呢。”
  楚欣然揉了下眼睛精神一些,不禁开始怨念起冷夜寒來,“这个家伙还真是黑心,成心不想让我吃饭是不是,都沒有差人來叫我,可恶。”
  本來不想和冷夜寒又多少交集的,但是无奈肚子饿得实在难受,于是楚欣然走出房间下了楼,想要去厨房找点什么东西吃。
  这个时间,冷家的佣人们也都完工回房休息了。走廊里静悄悄的,楼梯的墙壁灯亮着微弱的光线,楚欣然蹑手蹑脚來到厨房,凭借着记忆力朝着黑漆漆厨房的冰箱方向走去。
  打开冰箱门,里面的东西真是应有尽有,楚欣然嘴角裂开一抹弧度,“还好,有可以直接吃的东西,不然我还以为自己要吃生呢。”
  从冰箱里拿出香肠蛋糕还有牛奶,楚欣然不敢跑去餐厅坐在那里吃,索性蹲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吃了起來,因为吃的太急,还差一点儿噎死自己。
  一通猛吃之后,楚欣然喝掉牛奶盒里最后的几滴,然后一抹嘴长吁口气,“说起來还真是可笑,本來应该沒有食欲的,竟然也能吃这么多东西。”
  稍事歇息了下,缓一缓有点儿撑到的肚子,楚欣然拿着吃完的包装纸盒丢进杂物桶,离开厨房刚要上楼梯,突然被一阵宛转悠扬的乐声吸引了注意力。
  音乐的声音很轻很细,如果不是因为夜晚太过安静,楚欣然也未必能听得到。要是楚欣然这会儿在二楼的话,音乐的声音一定会听不见。
  不过这会儿,却是若隐若现的飘渺传來,这也是和楚欣然天生敏感的神经分不开关系。
  “这么晚了,难道……又是冷夜寒在独自感慨,”楚欣然心里犹疑着,脚步已经不受控制向声音传來的方向走去。她上次误入过练习室地界,也看到过与印象中不太一样的冷夜寒。
  不得不说是上次见到冷夜寒拉小提琴的感触太过深刻,才会让楚欣然听见乐声时控制不住脚步靠近,哪怕她会被冷夜寒发现也还是要去。
  穿过长长的走廊來到练习室附近,琴声也变得越來越大。
  由于上一次和这次的经验楚欣然得出结论,冷夜寒一定是故意让声音远放,沒有给练习室做超强的隔音设置。而且音乐也是这么明显,看來他都沒有给乐器用消音器。
  “性格怪异、品性糟糕又有怪癖的人,根本就不能用常理來理解。”楚欣然摇了摇头,冷夜寒在她心目中的形象已经是一团糟了,要说形象不过是个牵强的词汇而已。如果不是为了复仇,她恨不得从來就沒有认识过这个恶魔男人。
  前进的脚步不仅一顿,楚欣然微微皱了下眉,“奇怪,怎么是钢琴的声音呢,而且还……”她虽然是学习美术的,可是鉴于音美不分家來说,对于乐器多少还是了解一些的。
  今天冷夜寒的演奏并不是小提琴而是钢琴,与之搭配的还有凄楚哀怨婉转的二胡声。
  “莫非……今天这里面的人不是冷夜寒,又或者是他的什么亲戚朋友,”好奇真的会害死猫,明知道不可以更多地靠近,楚欣然还是忍不住再次一步步向练习室门前凑近着脚步。
  钢琴特有的深沉揉入一抹细腻,在二胡婉转的泛音中绵延。这是一曲由钢琴家矶村由纪子与二胡演奏家坂下正夫合奏的曲子《风吹过的街道》。
  二胡优雅舒缓的气质,像是一缕相思、一抹令人感到淡淡弥漫忧伤的情感,直抵心灵最深处,使人感觉沉寂、清澈、温暖以及淡定各种复杂感情的完美交融。
  这首曲子里,二胡的感染力与忧伤远远超越了钢琴的深沉与浪漫。动与静、温婉与低沉交错出现,像是深深恋慕的两个人互相惦记却远隔万水千山,只能隔着岁月的风尘遥遥相望。
  几许情深与惆怅,不思量、自难忘……
  岁月伤感、人生无奈,尽在这首如细水涓流入心的琴声里缓缓流畅。超时了聆听者的前尘往事,让思绪跌入一片白雾迷茫的森林,就那么久久沉睡不愿醒來。
  淡淡的悲伤、突兀的变调以及短促的顿音,揉入了所有一言难尽的疼痛与无奈,庆幸与怨恨,另人思绪徘徊柔肠寸断,引起内心无限惆怅……
  “这曲子……让人心里好难受,好伤感……”楚欣然紧咬着嘴角眉头紧蹙,不知不觉放在门拉手上的手,也因为听得太入迷而忘记了应有的力度,门居然被她给推开了。
  这样的举动吓了楚欣然一跳,她真是听得太投入了。
  不过此时正好琴音突然变大,也正是这样才沒有人发现她推开了门,而且练习室诶两个身影也落入了楚欣然眼底,让她感到万分讶异的是那个拉二胡的人居然是冷夜寒,而弹钢琴的人是她很不喜欢的梁美婷。
  “他们……这么晚了,怎么会在这里,”见到梁美婷,楚欣然的表情变得更加难看,“难怪他都沒让人叫醒我去吃饭,原來是和梁二小姐在约会。”
  楚欣然心里愤愤不平,可是这远远不及拉二胡的冷夜寒带给她的震撼强大。
  “真沒想到,冷夜寒还是个全才啊。”心里感慨的同时,楚欣然又不屑的撇撇嘴,“只可惜……可惜了这才华一身的皮囊,穿在了冷夜寒这个恶魔的身上。”
  冷夜寒的外形,永远是那么吸引人的目光。楚欣然虽然在心里骂他,但是眼中流露出的那抹复杂神情,以及眸光跃动闪现出的光泽丝毫隐瞒不了她的心情。
  意识到心飘得有些远了,楚欣然连忙收起视线又看向梁美婷。
  华丽的三角大钢琴,灯光照在明亮的釉面上折射出一道光彩,梁美婷带着她与生俱來的公主般骄傲优雅的坐于琴前。
  尽管楚欣然不喜欢梁美婷,不过不可否认的是梁美婷外在条件真的十分优越。看着她坐在钢琴前演奏,楚欣然不禁低头瞅了眼自己,现在的她与梁美婷真是天壤地别。
  暂且不说目前身份上的差距,单说以前同样身为豪门千金,完全不同风格的楚欣然,似乎也无法比得过梁美婷那种妖娆魅力。因为梁二小姐是**与热情的化身,她绝对是可以使男人为她痴狂、**焚身抵死缠绵的类型。
  心里想到这儿,一抹难喻的自卑感在楚欣然心中悄然滋生。
  琴声突然停止,楚欣然心忽地一颤,她刚要转身逃开,就听到梁二小姐娇嗲嗲的声音。
  “寒,我们再合奏一曲《サクラ》好么,”
  “嗯。”冷夜寒沒有过多的言语,手轻抚了下二胡的琴身准备着。
  可以继续和冷夜寒合奏,梁美婷乐得合不拢嘴。她那双拥有者另楚欣然艳羡不已的双手轻轻抬起,用她运指饱满炉火纯青的演奏技艺弹起了《サクラ》,翻译名为《樱花》。
  这首曲子楚欣然听过,是最近比较火的一个专辑,与刚刚《风吹过的街道》同属于一个专辑《风の住む街》里的收录曲。不仅如此,《サクラ》与《想起》十分相似。
  《想起》曾是楚欣然十分喜欢的一首歌,尤其歌词让她深深感动。。
  “我独自走在寂寞的长街,回忆一幕幕重演。我告诉自己勇敢去面对,就算心碎也完美。想起我和你牵手的画面,泪水化成云霞漫天,如果我和你还能再见面,就让情意旧梦能圆。”
  多么相似的曲风,楚欣然忍不住潸然泪下。在她眼前似乎出现了一条由樱花染粉的长长街道,曾经牵手的画面在眼前浮现,伸出的手却连幻影都无法触摸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泪水湿了面,心中许下或许永远都不会实现的心愿,如果此生能够与你再相见,不再需要任何承诺与约定,这一次……将会永远……永远陪在比谁都容易受伤孤独的你身边……
  楚欣然所有的心绪都被那虚幻中的画面所牵引,甚至沒有发现曲子已经变换成了另外一首催人泪下的《草原の涙》。
  风萧萧、云飘飘,风云半月摇。
  一抹清冷孤傲的身影站在广袤无垠的大草原上,遥望着远方根本望不到边际的地方。
  人渺渺、烟燎燎,人烟映寂寥。
  草原的那一边有他深深眷恋的爱人,可是这段情永世都难了。
  风乱残花泪流酿酒醉,碧映朱颜憔悴。落泪杏花与风凌空坠,摇曳痛彻心扉、痛彻心扉。
  子规啼赋,还乡又入兴华路。路已古,斑纹密布。迷蒙远雾,青丝霓衫君已故。卷花束,孤坟独墓。自渐颓,自心悲。物存人已非。遥相辉,遥相对。终难汇。
  思朝朝,念秒秒。思念驻心寮。水滔滔,浪绍绍,水浪嚎。
  不知觉间,楚欣然的视线早已经被泪水完全模糊。她看不清前方的视线,更看不到冷夜寒脸上那抹哀伤,以及梁美婷与乐声完全不搭调的笑意。
  终于,在余音缭绕后琴声停止了,可是楚欣然却还沒有缓过神來。她的心为之落空,在飘渺虚幻中身体只剩下一具空壳,带着孤独寒冷在天空随风飞舞。
  “他的心中到底隐忍着多少痛苦,为什么每一次的琴声都是让人如此心生难过,好像心里沉淀着许多不被人知的苦楚一样,沒有出口宣泄、沒有人可以诉说。”
  楚欣然在心里默默自问,她再一次被冷夜寒造诣极高的乐声给深深地感动了,并且每一次的感动都是那么极具感染力震颤灵魂,让那股悲伤情绪无法抑制的上涌。
  心里越想越难受,楚欣然完全把自己的遭遇融入到了乐声里,找到这样一个机会哭了起來,甚至都忘记了自己此时身在何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