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4章 忘记自己的定位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就是这儿。”冷夜寒停下脚步,指着其中一栋楼的顶层给楚欣然看,“你姐姐住在二门顶层四楼一套一居室的房子里,面积虽然只有四十平方,不过因为有阁楼,一个人住够用了。”
  刚刚安静了一会儿的楚欣然,在听说冷夜寒给楚欣悦住的地方就是个顶层带阁楼的超小户型,她的情绪又不受控制了,“冷夜寒,你居然给我姐姐安排个阁楼住,”
  “是顶层带阁楼,又不是让她住阁楼,而且楼层也不高还挺安静不会被人过分关注,你有什么可担心的,”冷夜寒的纠正丝毫得不到楚欣然的理解,她只想给自己姐姐做好的一切。
  实在受不了楚欣然这般纠结劲儿,冷夜寒把她拽到面前,“你是怎样和你姐姐说你目前情况的,你说和我在一起了么,说是让我给她安排住处的么,”
  “沒……”楚欣然摇了摇头,被冷夜寒这样哼过之后,她有了那么一丝丝冷静。
  “要是突然给你姐姐安排十分好的住处,她一定会诚惶诚恐不敢住进去。只有目前这样的条件,她才能勉强相信是因为你的关系才达成的,你还有什么不服气的,”
  “沒有……”楚欣然头压得很低,好像快被冷夜寒给训哭了一样。
  “你别弄出这样的表情,不知道的人以为我欺负你了呢。”冷夜寒捏着楚欣然的下巴抬起她的头,眼泪竟然真的从脸庞滑落下來。
  “才说这么几句你就哭了,那我平时对你做的事,你岂不是要去撞墙了结自己,”冷夜寒拭掉楚欣然的眼泪,见她还是拧着眉头,脸色突然一落,“别哭了,马上给我憋回去,”
  被冷夜寒这样冷冷命令,楚欣然眼泪奇迹般的一下子止住了,因为情绪被一股怨恨所代替,自然也就哭不出來了。
  “行了,你在我这里纠结也沒用,还是抓紧时间和你姐姐见一面然后好回去。”冷夜寒推了一把楚欣然,她脚步踉跄着抬头看他,冷夜寒转身向住宅区内甬路走去。
  望着冷夜寒的背影,楚欣然不禁想起昨夜在练习室见到的场景,再联合起第一次看到他拉小提琴时的神情,心里一阵激荡难以平静,总觉得冷夜寒给人一种莫名的忧伤感。
  “不想那么多了,看姐姐要紧,”暗示自己不要去想冷夜寒那种情绪为何,楚欣然深吸口气转身往户外式楼梯走去。
  这里的楼梯间和阳台都很宽敞干净,一口气上到四楼向外望去,楚欣然心情也好了许多。
  虽说冷夜寒给楚欣悦安排的这个住处小了点儿,但是解释起來也的确合情合理,而且住宅区的地理位置远离市区空气好,园区环境和景色都很不错,住在这儿应该很舒服。
  “单凭这一点,就暂且相信你是个兑现承诺人吧。”楚欣然自言自语着,视线不禁落在了站在甬路旁吸着烟的冷夜寒身上。
  “冷夜寒……”默默的念叨着他的名字,楚欣然扁了扁嘴冷哼一声转过身去,“沒什么好看的,不过是披了一个像人一样的皮囊而已,说到底还是个不可原谅的恶人一枚,”
  來到楚欣悦居住的套间,楚欣然按了下门铃。
  十几秒的等待,楚欣悦打开门的同时一把将楚欣然搂在了怀里。
  “姐姐,我來看你了,”楚欣然也同样紧紧地搂着姐姐,她也趁机打量了下这间不太大的小房子,尽管房子面积不大不过里面东西一应俱全,楚欣悦一个人居住完全足够了。
  见到楚欣然來看自己,楚欣悦欢喜得像是一只得到自由的小猴子。虽然楚欣然觉得自己这样在心里形容姐姐有些不太恰当,可是她能想到的只有这个词了。
  过了好一会儿,楚欣悦才渐渐平复开心的情绪,拉着楚欣然的手走到沙发那里坐下。
  “姐姐,在这里还住得习惯么,你要是有什么不方便的话就告诉我,我会……哦,我会托朋友帮我给你安排的。”楚欣然差点儿说出冷夜寒來,她身上很快就冒出了紧张的冷汗。
  楚欣悦笑着摇了摇头,用手语比划着想说的话,她这里现在什么都不缺,只是特别希望楚欣然可以经常來陪她。
  看着姐姐开心的笑容,楚欣然眼眶有些湿润了,“姐姐你也知道,我打工的话时间由不得自己,但是你放心,我一定会多抽出一些时间來陪你的。”
  楚欣然只能这样说,她心里也清楚冷夜寒或许不会同意,因为刚才在楼下时他说的话就已经证明了,他希望楚欣然不要过多的与楚欣悦见面。
  就算心里再怎样不愿意,楚欣然也沒办法反驳冷夜寒的决定,毕竟那天晚上枪袭的事太过深刻,还有冷夜寒可能知道些什么的逼问与虐待,让楚欣然知道事情沒有那么简单。她宁愿长时间见不到姐姐的面,也不希望她发生什么危险。
  不过对于楚欣悦而言,有了妹妹的承诺她就很满足了。看着妹妹有些消瘦的面容,楚欣悦满脸心疼的轻抚着楚欣然的脸,嘴唇微微动着,像是想要说什么一样。
  楚欣然了解楚欣悦心里想说的话,她紧紧握住姐姐的手,“我知道姐一定觉得我瘦了是不是,其实瘦点也挺好的,把我原來圆鼓鼓的脸和肚子瘦下去了,夏天穿裙子更好看,”
  不管楚欣悦内心有着怎样的忧虑,楚欣然都用笑容和隐忍藏起了她目前的处境,始终让楚欣悦觉得她在用业余时间打工赚钱。
  这时,楚欣然又想到了另外一件很重要的事,“上次我给姐姐的荷包,你还戴着呢么,”
  楚欣悦点了点头,从衣领里面翻出了荷包给楚欣然看,见到荷包还安好的戴在楚欣悦的脖子上,楚欣然放心的松了口气。
  “这时妈妈留下的东西,姐姐一定要好好保管。”
  楚欣悦微笑着表示让她放心,又从衣兜里拿出一张银行卡放到楚欣然手里。
  见到银行卡,楚欣然愣住了,“姐,你不要告诉我说,你根本沒动过这里面的钱,”
  楚欣悦用手语告诉楚欣然,她手里还有以前从小到大留下的许多压岁钱零用钱,足够使用一段时间了。而且她最近也找到了一份工作,就在住宅区附近的一家甜品店里打工。
  听说楚欣悦去打工,楚欣然有些着急了,“姐,我不是说过了嘛,我打工的钱就是用來给姐姐花的,这张卡是老板预付给我的工资,日后还会按月进账,你完全可以放心使用。”
  楚欣然不好和楚欣悦说得更多,银行卡是冷夜寒给她的,当时安排这个住处并且装作工作很忙的楚欣然嘱托接來楚欣悦的人,也都是冷夜寒安排的手下來处理的。
  楚欣悦做手势让楚欣然放心,并且告诉她甜品店老板是个女人而且人特别好。至于楚欣然给她的那些钱都是辛苦赚來的,她不希望妹妹太过苦了自己,也不想因为自己拖累楚欣然。
  看到楚欣悦那么为自己着想,楚欣然眼泪忍不住流了下來,她一把抱紧楚欣然,“只要姐姐好,我做什么都是值得的。这个钱你还是留着吧,就当是姐姐为我存着好么,”
  既然楚欣然这样说,楚欣悦也就接受了。
  ……
  看过楚欣悦,楚欣然恋恋不舍的离开了那个小套间。
  走下楼,沒有在甬路那里见到冷夜寒,楚欣然左右望了望,浴室朝着之前进來的方向走去。果然,冷夜寒已经坐在车里等她了。
  见楚欣然走过來,冷夜寒打开车门,她坐了进去。
  “怎么出來的这样早,我还以为你姐姐要留你吃个饭什么的。”
  “不是怕您冷大爷等急了嘛,不然我还打算住下呢。”楚欣然沒好气儿的接着话茬,她现在都说不出來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感受。
  “你要去哪里,我带你去。”
  被冷夜寒这样一问,楚欣然一下子怔住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道:“你怎么了,突然变性了么,哎哟,”
  冷夜寒手指敲了一下楚欣然的头,悴不及防的她疼得叫出了声,冷夜寒瞥了她一眼,“你要是想去变性的话,我也可以满足你这个要求。”
  “那是你和你兄弟的爱好,不是我的,”楚欣然撇了撇嘴,说完后才意识到都说了些什么。
  “你想逸凡了是不是,”
  就猜到冷夜寒一定会问这种恶趣味的话,楚欣然头无所谓的头一扬,“我想他,真是笑话,你要是不提的话,我都把这个人是谁给忘记了,”
  “带你去见他怎么样,”冷夜寒像是沒听到楚欣然说的话,依然自顾自的问她。
  “我……”楚欣然不知道该接什么话好了,她的思维和冷夜寒不在一个层面上。
  就在这时,冷夜寒的手机响了起來。
  拿出手机接听电话,冷夜寒的神色微微变了一下,“嗯,我知道了,马上就回去。”
  见他脸色有变,楚欣然不禁在心里寻思着到底是什么事。
  “回家。”冷夜寒清冷简短的吩咐,司机将车调头向冷家开去。
  ……
  因为冷夜寒突然降温的态度,回冷家的路程似乎走了许久,楚欣然终于忍不住问了,轻轻用胳膊肘碰了碰冷夜寒,“看你这种表情,莫非……是你家里出了什么事了么,还……还是……”
  “你希望出什么事,”冷夜寒反问道。
  “我,我……我什么都沒希望啊,”楚欣然嘴上这样说,但是心里可不那么想。
  “你最讨厌的人,她父亲打电话到家里,说待会儿到访。”冷夜寒竟然回复了楚欣然,同时也带给她惊诧以及更加复杂的表情。
  梁美婷的父亲登门,不用多说楚欣然也能猜得到。梁二小姐对冷夜寒各种心仪,她父亲突然以长辈身份去到访冷夜寒,那一定是为了他女儿的婚事來的。
  “我说……如果梁二小姐真的想嫁给你,你不放就直接接收了人家的美意吧。毕竟亲自登门把女儿送给你,也是个撂下脸面的事情,你总得给个面子不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