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6章 你有什么心事么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楚欣然清楚的看到冷夜寒转身之后,梁振生充满愤怒的拳头用力握紧。
  其实换位思考一下,楚欣然就可以感受到梁振生此时的怒意。梁氏集团也是在商界赫赫有名的领头企业,梁振生也一直是高高在上的人,今天为了女儿放下面子來这里,但是冷夜寒却沒有给梁振生任何面子,直接回绝了他主动的提亲。
  “冷夜寒,看來你这次是惹上大麻烦了。”楚欣然轻轻叹了口气,见花园里的人都走出去了,她这才从树后走出來。
  坐在书桌前,摸了摸茶壶还有温度,想起从早上到现在还沒喝水,这会儿觉得渴了,楚欣然拿起个茶杯给自己倒了杯水。
  拿起茶杯闻了闻,楚欣然禁不住有些感慨道:“哎,这么好的茶,却被那两个人在不和谐的交谈下给喝了,还真是暴殄天物。”
  “那么你觉得,被你喝才不算暴殄天物是吗。”
  冷夜寒突然折返回花园,楚欣然差点儿一口茶水呛死,“咳咳……咳咳……你……你不是去送梁二小姐的父亲了么。你怎么又回來了。”
  “你藏在树后那么久,莫非觉得他是会让我目送的人么。”冷夜寒走过來坐在楚欣然对面,重新拿起个茶杯示意她倒茶。
  楚欣然乖乖的给冷夜寒倒了茶,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终于忍不住问出心里话,“你怎么知道我藏在那里的。”
  “你那点儿小伎俩,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听冷夜寒这样说,楚欣然眉头一皱拿起茶杯继续喝着茶,“人家主动上门提亲,你就那么不给面子的撅了回去,你就不怕梁爹爹为了宝贝女儿跟你鱼死网破。到时候不仅仅是你的仕途和名声问題,还有你好兄弟的公司也要受牵连,你这步险棋走得可真好呀。”
  “被你夸奖,我真是深感荣幸。”冷夜寒撂下茶杯,突然一把握住楚欣然的手腕,“我这是在给你机会,让你知道用什么样的方法可以威胁到我,怎么样。你刚刚学会了多少。”
  被冷夜寒这样用力攥紧手腕逼问,楚欣然的手抖得厉害,水晃出來洒在了她和冷夜寒的手上,“我……我什么都沒学。”
  “这种免费学习的好机会你说什么都沒学。你别告诉我你只是为了看热闹。”
  冷夜寒的讥笑弄得楚欣然心里乱七八糟,她甚至开始怀疑,最初想要藏在花园的动机到底是想探听他们谈什么。还是想要通过谈话得到一些有利的“情报”。
  “不说话,也就是承认咯。”冷夜寒松开楚欣然的手腕,因为他的大力,白皙的手腕上出现了几道红痕,“经过我再三考虑,我还是无法认同我与梁美婷之间的关系。”
  “你这岂不是在耍戏梁二小姐的感情。。”
  望着楚欣然不知道是气愤还是激动的神情,冷夜寒突然弯起嘴角笑了起來,“你这样的情绪是出于对我不尊重女性的抗议。还是真的在为梁美婷打抱不平。”
  楚欣然一怔,过了好半天才终于冒出话來,“就是出于你对女性的不尊重,毕竟……毕竟我也是女人,我……我有权利提出这样的抗议。”
  “女人……你。”
  “我……我怎么了。”冷夜寒的反应,让楚欣然心里有些说不清楚的忐忑。
  冷夜寒微笑着起身凑近楚欣然,她刚要缩着身子往后躲,就被冷夜寒一把抓住了纤弱的肩,“我身边的女人只要你一个就够了,多余的人我沒兴趣也沒那个必要。”
  类似的话冷夜寒不是沒有说过,却沒有今天带给楚欣然的震惊大。她瞪着大眼睛望着冷夜寒的脸,就那么呆呆的看了好半天。
  “怎么了。傻掉了么。”冷夜寒手在楚欣然面前晃了晃,她这才回过神儿,推了他一把。
  “谁傻掉也不会是我傻掉。”
  “那你觉得谁傻掉比较正常。”冷夜寒故意问道。
  “我看……我……”楚欣然虽然知道这是冷夜寒故意以问的,但是她还是沒控制住把话说出了口,“我看梁二小姐就傻掉了,不然的话,她怎么可能一直对你这个动物一样的家伙有感觉。”
  “可是我只对你有感觉,这该怎么办呢。”
  面对冷夜寒凑合过來的身体和所谓的怀抱,楚欣然根本就招架不住,她干脆任由冷夜寒将她搂在怀里,突然沒有了反抗,倒换成冷夜寒怔住了。
  “你怎么了。该不会是刚才看了场戏,就有些大受刺激生病了吧。”话说着,冷夜寒的手摸向了楚欣然的额头。
  “去。你那戏有什么好看的,还值得我亲自垂病。我看你配我亲自垂骂还差不多。”
  “这么能耍嘴皮子,看來你的确沒什么事,这样的话我就放心了。”冷夜寒松开了搂着楚欣然的手,他的话总是说的暧昧,让楚欣然心里很不舒服。
  “我都说了我怎样的和你沒有关系,你少撕开腹黑的嘴脸用佯装的笑意和邪魅态度來对待我,我不会被你的外表所欺骗的。”
  “真是有志气的女子,不过我觉得你还是想多了。”冷夜寒轻抚了抚楚欣然被风吹起來的头发,像是抚弄着娃娃一样好好的给她捋顺着,“我只是怕你像个真正的玩具一样坏掉,我还沒有玩够的玩具如果坏了,那我今后的日子岂不是会很无趣。”
  “我求之不得的事情,真期盼早一些到來。”楚欣然嘴里说着嘴硬的话,心里感觉难受的说不出來,就好像一团棉絮卡在了嗓子眼儿里一样。
  “冷夜寒,你简直就是……”
  “楚欣然,我事先警告你,你最好多注意一下自己的措辞。某些不该多说的话如果说多了,那么楚欣悦最近可能就见不到妹妹了。”冷夜寒的警告,让楚欣然再无勇气继续说下去。
  过了好久,她才嘟囔道:“就算我不说,你不是也一样不想让我去见姐姐。”
  “那不同。”
  “有什么不同。”楚欣然有点明知故问,冷夜寒也懒得和她继续争执。
  “好了,你要是想在这里就接坐这儿着喝茶,我会叫人给你添上一壶新的,要是不愿意的话就回房间待着。”冷夜寒说完,一个人走出了花园。
  楚欣然沒有走,她不想回那个房间,就算坐在这里一个人很无聊,喝喝茶也是好的,就当放松一下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最重要的一点是,楚欣然今天见到了楚欣悦,她的心情比起平时來说还算晴朗。
  不过,在楚欣然暂时感觉还可以的时,另一个人却不是很高兴,而且气氛异常。
  冷家宅院外,栏墙树藤遮挡的后面,梁美婷娇美的脸被气得五官似乎扭曲成了一团。
  “楚欣然。原來她根本就不是什么女佣。”梁美婷愤怒地一把扯下树藤叶子,“那天我就应该猜到的,哪有女佣会和他那个样子。而且……就算真的是女佣,她也绝对和别人不同。”
  这段时间,每一次回想起那天和楚欣然的见面,梁美婷肚子里都会窝着很大的火气。虽说那天是她故意为难楚欣然,可是弄到最后,貌似丢了面子的人是她梁二小姐。
  “难怪罗逸凡和乐馨儿那个小丫头都要帮着她,事情的根本原因在这里。冷夜寒,你居然为了这个瘦不拉几的根本算不算女人的女人拒绝我,我要让你好看。”
  梁美婷恨得牙根儿痒痒,她本以为可以得到接近冷夜寒的机会,偏偏这个时候出现个什么楚欣然,现在真恨不得要将她撕扯成千万个碎片。
  ……
  星期一下午,南湖白桦林。
  临近期末,楚欣然所在班级本学期最后半个月课程是户外写生课,今天沒有风,阳光也不是那么强烈炽热,所以他们來到了南湖白桦林写生。
  户外写生课其实很灵动也比较轻松,身处大自然中,灵感也像是泉涌一样往外蹦。
  虽说是户外写生,上课方式和活动都很自由,不过剧烈正常的放学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左右,完成今天任务的学生老师们,便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聊天或者谈些绘画方面的话題。
  楚欣然的画面早就已经完成,可是她沒有把画具等收拾起來,而是抱着膝盖坐在垫子上紧盯着画看,总觉得画面有些空洞,似乎缺少了某些东西。
  “楚欣然,怎么不收拾一下,还坐在这里发呆。”
  齐海峰走过來,楚欣然回过神儿,冲着坐在身边的齐海峰微微一笑。
  “齐老师,你说……我最近是不是有些退步了,”
  “为什么这么说,”
  “我……”楚欣然言语有些支支吾吾的,“其实……也说不出來到底哪里不对劲儿,就是觉得……觉得我现在的画面感觉和以前大不相同。”
  “变得更加灰暗了,完全沒有了你过去的那种随性洒脱的画风。”齐海峰一语点破楚欣然的变化,其实他已经注意楚欣然很久了,只不过一直沒有点名,希望她自己发现。
  听齐海峰这样一提,楚欣然恍然大悟,但是紧接而來的是一种无法言喻的内心伤感,“马上就要毕业了,画风突然变成这样,这是不是代表我可能……”
  “不过是个画风问題,你不用太往心里去。”齐海峰用他温柔的微笑,尽可能的消除楚欣然心头的担忧与顾及。
  “估计我是永远转不过來了,一定是这样……”楚欣然喃喃自语着,齐海峰不知道在她身上发生了哪些事,自然只以为是单纯的画风变化问題。
  如果真的是想尝鲜另类临时改了画风,楚欣然根本不会表现得这么难过和焦虑,她的心里装满了沉甸甸的心事,却不知道要和谁來倾诉。
  “你是心里有什么事么,”看着叹气的楚欣然,齐海峰又忍不住问道。
  “我……沒有……”楚欣然说出这话时,真想把地挖个坑钻进去,让所有人都看不到她的脸色有多尴尬,神情有多么的不自然。
  “如果是你遇见了什么难題或者心事,可以和老师说,要是可以的话我也可以帮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