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9章 想起还心有余悸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如此又过去一周,距离楚欣然放暑假的日子越来越近,也证明期末考试的来临。
  冷夜寒这段时间好像又开始忙碌起来,他的注意力不太放在楚欣然的身上,不仅楚欣然吃早餐之前他就出门了,即便是晚上也很少能看到他回家的身影。
  冷夜寒不回家,对于楚欣然来说应该是挺轻松的感觉,可是她也说不出自己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居然有一种无法言喻的落空感袭心而来。
  “你该不会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了吧?”罗逸凡开玩笑的走过来,把一杯咖啡放到双手托腮坐在窗台前的楚欣然面前。
  亲手磨的又刚刚煮好的顶级咖啡散发着醇厚的香气,楚欣然忍不住深深地嗅了嗅,本想说些夸赞罗逸凡煮咖啡手艺不错的话,就被他刚才那句话给噎了回去。
  “我看你才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呢!明明可以去外面潇洒的,非得跑回这个让人感到无比压抑郁闷的大宅子里。”
  “还不是为了陪着你,噢……不对,应该是‘伴随’才对!”罗逸凡说完坏坏的一笑。
  “不想理你,除非你和我说实话。”楚欣然虽然嘴里说着不理罗逸凡的话,但是她却不想放过人家煮的香浓咖啡,拿起来几近于贪婪地嗅着香浓的香味儿。
  “你想听什么实话?”罗逸凡坐到楚欣然身边,眼神里带着打趣儿的神色,“是不是某个人不回来折腾你,你有些不太适应了,所以想问问我他到底在干什么?什么时候能回来啊?”
  “你……你又……我真想一下子……”楚欣然真想直接把咖啡泼到罗逸凡身上,这个家伙总是喜欢这样子逗她说话。
  “你要泼的话就泼冷水吧,我还是能够接收得了的,泼咖啡烫不说,你也浪费了我费时费力又磨又煮的……”
  “你再说?!”楚欣然真要作势去泼,罗逸凡笑着举手投降,楚欣然缩回了咖啡杯,“我觉得,你应该懂得我刚才那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只不过你在给我打马虎眼是不是?”
  “什么马虎眼?我不懂。”罗逸凡的笑脸突然有了一丝变化,他的微微反应也让楚欣然感觉到了心中猜测应该没错。
  “我看过冷夜寒走廊里的画,可是却没有见到过他绘画的场景。我觉得如果冷夜寒是个会画画的人,那么通过画面是可以反应作画者心理的,他的心中是否藏着某些不被人知的秘密?比如……曾经受到过什么沉重的创伤一类的?”
  楚欣然说完,才觉得自己现在真的是潜移默化中信任了罗逸凡,甚至都可以和他说这样的话了,这真得“感谢”罗逸凡当初没有对冷夜寒高密的举动,才成功收买了她的心。
  “你果然是专业的,看个画都会像小学中学时做那种课文分析一样。就像我,本身也不是专业的,看看画就是觉得好不好看,根本没有像你想的那么多。”
  笑容重新回到罗逸凡的脸上,他的态度让楚欣然觉得不会问出是结果。
  “算了,你承认也没关系。”
  “你会亲自去查的对吧?像上次你去他的书房时一样,趁某人不在再次偷偷溜进去。”
  “罗逸凡!”楚欣然把咖啡杯往窗台上种种一撂,双手掐腰情绪不悦地瞪着罗逸凡,“我就是要进去又能怎样?大不了你不要帮我了去告诉冷夜寒好了!我不怕他!”
  “不论你进去多少次,我都不会告诉他的。”罗逸凡拉开楚欣然掐腰的手,笑得无法光辉灿烂,说的话却不是让人感到轻松。
  “因为就算我不提,他多多少少也可以猜到。所以为了你自己和你姐姐着想,还是尽量不要去触碰他的心中底线比较好。”
  罗逸凡带有警告意味儿的话,让楚欣然心里咯噔一下,她的脸色变得不是很好看,心里也感觉到特别的不舒服。
  见楚欣然这样的反应,罗逸凡又恢复来他惯有的阳光笑容,“反正你也不是特别听话的人,我的话你就听听行了,愿意往心里去就去,要是不能往心里去也就当我没说,算了。”
  “话都说了,哪里还有收回去的道理。”楚欣然脸色沉了下来,再次双手托腮的看向窗外。
  “你要是觉得无聊的话,不如……我带你出去转转?”
  罗逸凡的提议没有引起楚欣然的兴趣,她微微的摇了摇头,“哪里也不是家,转也没什么意思,还是不出去了。”
  “你不想你姐姐么?去你姐姐那里怎么样?”
  罗逸凡的这个提议突然提醒了楚欣然,她猛地转头看向他,“为听你这个口气,怎么觉得好像是你去替冷夜寒办得事,帮我姐姐安排了现在的住处呢?”
  罗逸凡没有否认,他用暖暖的微笑代为了自己的回答,“但是为还得再多加两句话,咱们也相处有一段时间了,你对为为你做的事情还真是后知后觉。”
  罗逸凡承认的话,让楚欣然心里有些不知是何感想,“我早就应该想到的,冷夜寒能够相信的人除了自己的兄弟之外,貌似也不会在安排其他人了吧。”
  “没错,大致是这样。”罗逸凡拨弄着手中的咖啡勺,他还记得当时安排楚欣悦候的场景。
  看到楚欣然脸上的表情,罗逸凡也知道她心里是什么样的感觉,浴室嘴角微微一扬笑了笑,“我这种人啊,从小到大都是做好事从来不留名,所以你也别记挂在心上当做一回事儿。”
  “讨厌啊你!”楚欣然脸红得很,罗逸凡很会挑起她的尴尬和不自在,想到这儿,她又忍不住想要拜托罗逸凡一个不情之请。
  “既然……你和冷夜寒之间的关系那么近,能不能……能不能帮我在他面前说说话?为难为一个人没关系,为也绝对不会逃跑的,希望他不要为难我姐姐,最好……最好能够给她全部的自由,让她在无人监视的情况下生活。”
  楚欣然知道这样的事有些为难罗逸凡,而且也显得她有些不太要脸面了,可是为了楚欣悦,她一定要抓住所有的可能才行。
  罗逸凡眉头微微的皱了皱,看样子这种事很难,“兄弟是兄弟,但是他的决定是没有人可以更改的。不过你放心,他知道你是不会逃走的,因为你还有要做的事没有去完成。至于你姐姐,不过是个口头上用来牵制你的线罢了,对于他来说没有任何的实质作用。”
  罗逸凡的话让楚欣然眼底流露出特别的情愫,“也就是说,他根本不会在意我姐姐是否存在对吗?是这个意思对不对?”
  对于楚欣然的迫切询问,罗逸凡再一次用微笑作为回答,“我能说的也就是这些了,而且说得还挺多,其它的你就自己脑补吧,我不会再告诉你更多的事情了。”
  只是这些就已经足够了,楚欣然的脸上浮现出了感激的神色,“谢谢你!这些话对为来说已经不仅仅是一点点了,简直说太多太多了!还有……我姐姐现在居住的环境为很满意,我……我应该好好的谢谢才对!”
  “你说这话就太过客气了,我之所以帮助你,也不是为了听你谢谢才帮的。”罗逸凡听不得谁对他说谢谢,他的不言谢反倒让楚欣然感到心里十分有愧。
  “过去我一直再针对你,但是从今以后为不会了。虽然为也搞不清楚你为什么总是逆着冷夜寒的意思反帮我,不过既然你这样做了,我就不要再提出质疑,不会再对你恶言相向了。”
  “哈哈,这是我最近听到的最好听的话了!”罗逸凡的表情显得十分欢愉,不管他说为何突然对楚欣然心存怜惜的,总之可以听到他这样说并且好好相处,心里还是感到很开心的。
  ……
  罗逸凡说得没错,楚欣然根本就不是那么听话的人。
  天色微暗,按照最近冷夜寒的作息时间,他照例不会这么早回来。所以等到罗逸凡离开走出主宅之后,楚欣然悄悄的溜出房间,再次到访冷夜寒那间对于她来说充满着各种解说可能和秘密的书房。
  轻轻转动门拉手,楚欣然在心里默念着冷夜寒这次千万不要像上次离开时那样,又把书房的门给锁上了。不过想起那次进入书房她觉得也挺奇怪的,冷夜寒之前没锁门,后来竟然又折回来锁书房门,而且还带着梁美婷一起进来的,却又不对她做什么。
  “诶?不对!”心里这样想着,楚欣然突然感觉到某种异样,“如果说……冷夜寒上怕有人进来才特意回来锁门的,那他之前离开的时候就应该锁上了。像冷夜寒那么谨慎的人,他应该不会忘记锁门这种事吧?除非……”
  想到这里,楚欣然的嘴角露出一抹笑意,“秘密就在那个日记簙上!至于梁美婷,她指定上当时就和冷夜寒在一起的,然后非得缠着人家就跟着一起上来了。这是梁二小姐的一贯作风,也完全说得通!”
  得到了这样的认识,楚欣然心里真是各种乐开了花,她甚至自己都说不清为什么会莫名其妙那么开心?难道仅仅是因为猜到了这样的可能、或许可以揭开某些因为所以然了么?
  “他那么关心那本日记簙,要是里面没有藏着什么秘密的话,为绝对绝对不会相信!”楚欣然终于转动了握着门拉手的手,十分幸运的是,今天书房的没还是没有关。
  “管他冷夜寒到时候会怎样待我呢,先得到想要知道的事情再说!”楚欣然把心一横,推开书房的门走了进去。
  罗逸凡话说得那么明白了,冷夜寒说个精明人,除非他不想说或是佯装着不知道,不然不会有他不清楚的事情存在。
  天色越来越暗,宅院里刚刚亮起的路灯还没有完全把书房照得可以看的那么清楚,楚欣然凭借着上一次进入这里的记忆往书架那边走去。
  想起上一次在这个书房里不愉快的记忆,楚欣然现在心里面还会存有余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