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我是在为你着想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我又沒怎样,你这副嘴脸冲我凶,真是冤枉人了。”罗逸凡的模样,满脸都写着“无辜”二字,显得楚欣然有些凶神恶煞一般的感觉。
  “我问你,是不是因为上次相遇的事儿,所以你早就打探好了,知道庭恩哥哥最近总会來这里,才会带我來看所谓的漫画新番的。”
  “你要怎么想随你咯,反正不管我怎样说,你心里认定的结果也是无法改变的。”
  看着罗逸凡满不在乎的样子,楚欣然的心里面更加认定了她沒有冤枉冷夜寒的这个监视器,“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难道说做朋友的话都是假的么。,”
  “别吵,太过惹人注意不好的。”罗逸凡捂住楚欣然的嘴,把她拉向自己,“行了,我实话和你说吧,今天的确是故意带你來这里和他碰面的。”
  “罗逸凡,我就知道不应该相信你,”尽管罗逸凡示意楚欣然不要吵嚷,但是她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暴脾气,“庭恩哥哥是我的邻家大哥哥,我们关系很要好的,你非要把我们弄得这么尴尬,才觉得开心是不是。,”
  “我只是想让他知道,你现在和过去不同了,因为你的身边有我。”
  罗逸凡的话让楚欣然愣住了,他虽然沒有明白的说为什么,可是楚欣然已经了解了罗逸凡的意思,她的眼中霎时充满了水雾。
  “沒错,就算你和我关系再怎么看似要好,你毕竟还是冷夜寒的兄弟。我身边发生的事和出现的人,你怎么可能一点儿都不汇报给他呢,又不是和我相识多久的关系。是我太相信你了……我太相信,就真的信以为真了……”
  楚欣然的眼泪越流越多,看得罗逸凡万分心疼,“我知道这样做会让你对我的看法重新改变,但是你要明白,我是在为你好。你总不希望下一秒听到,你的庭恩哥哥有事发生吧。”
  经罗逸凡这样进一步说明,楚欣然的啜泣声一下子止住了,她下意识的看向窗外。霍庭恩才走出去,此时正好站在马路对面,楚欣然的位置以及高度,正好可以勉强看到他。
  “再说了,你和他已经好久沒有见过面了,你真的确定他现在的生活就像是他所说的那样么。不觉得可能会出现另外一种情况。”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楚欣然满脸纠结与不懂的神色紧盯着罗逸凡,他突然的说出这样莫名其妙的话來,到底是几个意思。
  “我就是想提醒你,让你不要轻易去相信谁说的话。”
  “那么你呢。”楚欣然抬手擦掉眼泪,反丢给罗逸凡一个疑问,罗逸凡怔住了,楚欣然脸上流露出苦笑,“你这话还真是提醒了我,的确不应该轻易相信谁。”
  “我是在为你着想。”罗逸凡有些无奈的说着,事到如今,他已经不想再用什么样的话來劝慰楚欣然,让她不要拒绝自己的好意。
  “谢谢你的关心,我知道了,从此后也不想再需要了。”楚欣然神色变得黯然下來,她忍不住又看向窗外,眉头一下子皱了起來。
  霍庭恩竟然还沒有走,而且此时他的身边还有一个人。虽然坐在这个位置看不太清那个人的面貌如何,可是从她的衣着打扮和侧面可以感觉得到,是一个温柔漂亮的气质女生。
  ……
  街道旁,霍庭恩脸色不太好看的盯着站在身旁的人,“谢雨朵,你还想让我和你说多少次。我拜托你不要总是跟着我行不行。”
  原來,此时站在霍庭恩身边的人,就是上一次和梁家姐妹出现在冷夜寒家的谢雨朵。
  被霍庭恩这样黑着脸冷待,谢雨朵美丽的脸庞闪过一抹失落神色,“我……也不是跟着你,而是……伯父他……”
  “你少在我面前提起那个人,”霍庭恩冷声喝断谢雨朵未说完的话,她纤弱的身子一颤。
  “不是我要提,真的是伯父要见和咱们一起用晚餐,所以我就……我知道你这段时间总在这里……”谢雨朵的声音小得可怜,她几乎不敢抬头去看这个全身散发着冰冷气息的男人。
  但是,谢雨朵在霍庭恩面前的唯唯诺诺不禁沒有等到他的一点点儿怜惜,反而觉得愈发烦躁,“这种事再说吧,我现在沒空,”
  霍庭恩抬步向前走去,谢雨朵连忙跟在他的身后,“好歹是父子,总不好一直不见面不一起吃顿饭吧。你这样会让伯父很伤心的。”
  这话更大程度上触怒了霍庭恩,他脚步一顿一拉拽过谢雨朵,“你给我闭嘴,你知道些什么。你懂什么。触及到我的事情很有趣是不是。你管好你自己的事行不行。,”
  霍庭恩的态度吓坏了谢雨朵,她嘴唇微颤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见谢雨朵这副模样,霍庭恩用力推开她,视线不禁看向身后的方向。
  在刚刚拐过去的路口,就是“锦瑟书香”图书馆。霍庭恩知道他此时的怨怒之气并不是全都來自于谢雨朵的纠缠,而是此时还坐着图书馆窗前的那两个人。
  虽然站在这里沒有办法看到楚欣然,不过霍庭恩可以联想到罗逸凡会怎样对待她,他们两个人的亲密程度已经远远的超过了他和楚欣然的关系,这是让霍庭恩感到极度烦心的事。
  “庭恩,我……求你了,不要这样倔强了好么。”谢雨朵即便被霍庭恩那样对待,但她还是依然不死心,这番话劝话无疑又点燃了霍庭恩的导火索。
  “不要以为他擅自决定的婚约,就能够成为连接你我之间的线。谢雨朵,我早就已经明明白白和你说过,我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人的存在,沒有办法再放下你了,知道么。”
  “我知道,我……很清楚……”谢雨朵眼眶里充满了水晕,她一直以來都很清楚霍庭恩的想法,可是却不想就这样撒手放弃。
  “你和我说过这样的话,不过你也说过,你们之间很难在有未來。因为你离开了,你选择的是不告而别。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能给我一个机会呢。毕竟……这么久以來,一直守在你身边的人是我,为什么我不可以。”
  “那不是我默许的,而是你自己的一厢情愿。”霍庭恩冷冷的笑着,他的眼里充满了各种鄙夷,“你很清楚我的身份,却还要一心想要和我结婚,你说……你这样做是不是很犯贱呢。”
  “霆恩,你……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谢雨朵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掉落下來,她听过霍庭恩说过许多冷漠无情的话,但还是第一次听到对她如此不堪的形容。
  “你本來就是这样的人,和你父亲一样,也和那个人一样。外表看似充满荣光,其实骨子里血液中全都充满了虚伪,如果不是因为某些对你们有利益的话,你还会这样对待我么。”
  霍庭恩的脚步逼向谢雨朵,她面带惧色的往后挪着步子。
  “怎么不说话了。你说啊,会么。嗯。”
  “我……我……”谢雨朵身子不住的颤抖着,见她到此,霍庭恩更是感到异常烦躁。
  “沒有未來那是曾经说过的话,不过现在不同了,因为我又见到了她。”
  谢雨朵一怔,霍庭恩这话是什么意思。
  过了好一会儿,谢雨朵才战战兢兢的问:“你……是想悔婚,和她……重新在一起么。”
  “悔婚。”霍庭恩满脸都是嘲讽之意,“婚约不是我同意的,如果你要嫁,就嫁给那个人吧。至于我和她……从无开始,又何來继续。”
  说完这话,霍庭恩的眼里浮上一抹伤痛。他和楚欣然拥有的,只是当初作为邻家哥哥的那些温暖回忆,可是要说那些是曾经就未免牵强了些,因为楚欣然的心里根本就沒有她。
  其实想想也沒什么不好理解的,毕竟那个时候楚欣然才十五岁,虽说已经不是小孩子的年纪,但是懵懂少女真的会对邻家哥哥有那么多的想法么。
  心里想到这些,霍庭恩不禁开始嘲笑起自己。当时他已经是个二十二岁的人了,有那种心意不足为奇,可是楚欣然毕竟还是个小女生,怎么可能明白他那时候心里藏着什么秘密。
  况且分别五年,楚欣然的生活圈子已经有了重大的改变,他们彼此都已经变得不再像过去,又怎么可能用曾经的那种心境來衡量现在的自己。
  心越想越痛,霍庭恩的眼前,开始浮现出楚欣然和罗逸凡相处的场面,“省省吧,我们都无法再回到过去,还想那些有什么用。”
  自言自语的说完,不再理会一直站在身旁的谢雨朵,霍庭恩独自一人离开了这里。
  谢雨朵一个人怔怔的站在马路旁,双眸始终盯着霍庭恩离开的背影,直到他的身影最终消失在人群之中,她眼中的泪水顺着脸庞缓缓滑落。
  “你怎么就知道我不是真心。怎么就能了解我这些都是虚情假意。霆恩,我是真心真意的对你,我真心希望,你的心有一天可以对我敞开,哪怕是一点点也好……”
  神情落寞的微微低下头,谢雨朵的眼泪滴落在鞋子上,她永远也忘不了与霍庭恩的第一次相遇。他的忧伤、他的无奈,还有许多的隐忍,都深深地烙印在谢雨朵的心里。
  谢雨朵对霍庭恩是一见钟情,或者说是一种心疼伴随着同情,但是红心似乎那一刻也穿过了她的心房,各种感情交融在一起汇集成此时的心意。
  可是霍庭恩永远都不知道,他也不准备想要去知道,其实他与谢雨朵的第一次见面,对于谢雨朵來说已经是第二次。
  霍庭恩能够给予谢雨朵的,永远是他的误解与厌恶,他讨厌有人私自给他决定婚事,更加反感谢雨朵这个只见过一次面的人,就丝毫沒有反对的同意了这门婚事。
  过了好久,谢雨朵才擦掉泪水,抬头深吸口气,“谢雨朵,难道你忘记自己当初说过的话了么。既然决定要永远的默默守护在他身边,就不要去管他故意的恶言相向还是怎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