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关系恶劣两父子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深夜,霍家大宅。
  霍庭恩走进前庭,顺着两侧排开的复古小路灯看向前方,此时已经快接近凌晨时分,但是一楼南侧的书房依然亮着灯。
  他的眉头不禁微微一皱,虽然心里有着诸多不愿意,不过还是沉了沉气向里面走去。
  刚一进入前厅,霍家的管家就毕恭毕敬的迎上前來,“少爷回來了,老爷吩咐过,如果你回來的话就去书房见他。”
  这话让霍庭恩内心感到十分不悦与反感,只是当着管家的面,他沒有把那种情绪表现在脸上,“嗯,我知道了。”
  望着霍庭恩走向书房的背影,了解霍家情况的管家摇着头轻叹了一口气。
  长长的走廊最深处,灯光从微微开启的门缝中透出來,霍庭恩知道这是他的父亲在等他。
  走到门前,轻轻的敲了敲门,沒有得到里面人的应允,霍庭恩直接推门而入。反正里面的人也是在等他來,敲门已经算是客气的了。
  “你找我什么事,”见到坐在沙发那儿等他回來的父亲,霍庭恩双手抄兜站在对面。
  面前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是霍庭恩的父亲霍海东,他在C市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也是“鼎城集团”的创办人。
  不过为了掩人耳目,霍海东将自己的企业交给子女照应,这也就是之前霍庭恩和楚欣然说的,他的确是在鼎城集团工作。
  听到儿子这样和自己说话,脸上的神色无法用言语形容得出,“庭恩,爸爸只想和你一起吃顿饭,这点小小的心愿你都不能满足么,”
  “真的只是吃饭这么简单么,”霍庭恩面色冰冷,他甚至都不愿多看一眼霍海东,“你无非是想让我多和谢雨朵接触,好尽快促成你所希望的结果。说到底,做出的这些,还不都是为了你所喜欢的利益着想。”
  被儿子这样指责,霍海东的脸色变得越來越不好看,“我知道你心里恨我,可是你也不能把这种情绪带入到雨朵的身上。”
  霍庭恩冷眸一瞥,“爸知道我心里怎么想的就好,要是不想让我这种情绪祸及他人,最好取消我们的婚约。不过我也不奢求你能退婚,因为我知道你是宁愿让她委屈嫁进來,也绝对不会取消婚约的那种人。”
  话说到这儿,霍庭恩的眼里抑制不住流露出的都是鄙夷神色,“不管怎么说,和谢家联姻对你都有好处,毕竟谢雨朵的父亲占据着不可估量的地位,强强联手总是最完美的结合。”
  “庭恩……”霍海东简直听不下去,事实上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被霍庭恩如此奚落,“庭恩啊,爸爸求你……对人家态度好一些,也不要……总是说这种话了行么,”
  “嗯,你求我,”霍庭恩冷笑着,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爸,沒想到你这个一向独断专行的人,竟然还有如此卑微乞求儿子的时候,真是让人大跌眼镜。”
  “庭恩……”霍海东无奈的叹了口气,“你有什么怨气尽管说出來好了,我听着就是。”
  “怨气,我哪里來的怨气,难道我的态度还不够和善么,”霍庭恩微微俯身,双手支在霍海东面前的茶几上,“正是因为你当初的所谓乞求,才会让我妈抛开对你的怨恨还有那么多年的坚持和你走,可是你最后是怎样做的,逼她放弃我,让她一个人离开魂消异乡,”
  霍庭恩一直以來积压在心头的仇恨,终于在此时彻底爆发,“我來了,所经受的到底是什么,是大家对我鄙夷的目光,还有唯恐我抢夺了谁的利益所带有的敌意眼神,”
  “对不起,这都是我的错。”霍海东语气沉重的到这钱,他早就料到了,和霍庭恩的相处一定会惹來他的不快,可是沒想到会让霍庭恩情绪大暴走。
  “对不起就可以了么,你当我是什么,”霍庭恩脸色充满了苦楚,他想起了已经逝去的母亲,握紧的拳头恨不得狠狠捶碎手下的茶几。
  “你以为我对这个家很喜欢是不是,要不是为我妈妈的心愿,希望我能够认祖归宗认你这个父亲,我绝对……绝对绝对不会对你点头。”
  “庭恩,你听我说,我只是想……”霍海东很想安抚霍庭恩的情绪,可是他越是开口就越是让霍庭恩感到内心烦躁。
  “我的世界只要有妈妈就可以,你这个平白无故突然冒出來的父亲,凭什么进入我们原本平静的生活,说來说去,你还不是需要一个能够为你争得更多利益的儿子,才会想起还有我的存在,然后就突然出现找到了我们。”
  “不……事情不是这样的……”霍海东不知道该怎样对霍庭恩解释,他虽然是个爱好利益的人,可是当初只是想让霍庭恩回來接管鼎城集团,沒想到后來的这许多事。
  霍庭恩打断了霍海东的话,他不想听什么解释,“所以啊,既然你是为了这种事,那就坦白一些比较好,你还和我说什么父子之情,事实上我们之间根本就沒有感情,”
  霍海东似乎可以听到心咔嚓一声碎裂的声音,他那时候的确沒有想得像现在这样多,可是谁料想得到两年前,夏雨朵在见到霍庭恩之后就对他一见倾心了呢。
  过了好半天,霍海东长叹口气摇了摇头,“算了,你不理解也罢,我不会为自己过多辩解什么的,反正说的再多你也不会相信。”
  “你能了解就好,以后也不要总是单独找我说什么,我沒兴趣。”霍庭恩极力压抑住火山爆发一样的脾气,直起身转身就往外走。
  “可是……庭恩……”霍海东又忍不住的叫住霍庭恩,惹來他一脸嫌恶的表情,“爸爸只想和你说,雨朵真的是一个好孩子。不管怎样你们都相识两年了,我希望……你能平静一下心,好好地看看身旁的风景,总有一天你会发现她的好……”
  “行了,我说过,那些话我不想听,”霍庭恩不悦的阻断了霍海东未说完的话,再也沒有回头的离开了书房,霍海东犯愁的一手抚上额头,传來他沉重的叹息声。
  ……
  冷宅,楚欣然房门外。
  “丫头,你真的不打算理我了么,”罗逸凡手里端着漂亮的冰点,轻轻敲着楚欣然的门。
  “骗子,我不要再理你了,”楚欣然双手捂着耳朵大喊着,她的情绪还在今天下午图书馆中沒有收回來,回到冷夜寒家到现在,都沒有理过罗逸凡。
  “你要是不理我的话,那这盘冰点可就要化成水咯,”
  罗逸凡悠哉悠哉说着话,似乎是带着口哨说出來的一样,听他口气那么轻松,更加让楚欣然心里感到不痛快,好像全世界闹别扭的人只有她一个人一样。
  “化成水就化成水吧,你要是再在这里烦我的话,你信不信我能把你也给化成水了,,”
  “哇哦,这话还真有威慑力诶。”罗逸凡低头看着已经稍微有点点融化的冰点,万般无奈的送了下肩,“看來呀,我这次还真是……”
  “真是招人讨厌了是么,”
  带着一点点讽刺口吻的声音从身后传來,罗逸凡脸上浮现出大大的笑意转过身去,“大哥,今天怎么有兴趣回來的这么早,”
  “我回家早晚的,还得经过你的审批才行,”冷夜寒瞥了眼罗逸凡,从他手里拿过装着冰点的托盘,“你还真是吃力不讨好,这就是背叛我的下场,怎么样,这个果子好不好吃,”
  “有点儿酸还有点儿涩。”罗逸凡苦笑着,他也沒想和楚欣然之间搞成这样,“不过哥你说话能不能客气一点儿,老弟我可沒想过背叛你什么,我什么样的举动难道你还不清楚么,”
  “有些知道,有些就真是不知道了,我那么忙,哪有时间天天跟着你们身后瞅着,如果这样的话,我还要你留在她身边做什么,”
  “保护她呀,”罗逸凡大有一副“冷夜寒你冤枉我”的模样,拉住他的另一只手不停地摇晃着,“哥,我绝对会好好保护她的,可是你也沒说不让我逗她开心,我这么做也是在给你减轻负担不是,难道说你喜欢楚欣然每天苦着脸给你看么,”
  “你怎么说都有理,我懒得和你说太多,更是看不下去你总是这么卑微的等在门口。”冷夜寒一把拽开罗逸凡,直接拧开门锁推门而入。
  “如果我是你的话,当然不会老老实实等在这里,关键还不是因为我是罗逸凡嘛。”门关上的一刹那,罗逸凡耸着肩调侃着冷夜寒。
  “啰嗦。”冷夜寒“咣”的一声关上门,嘴角弯起一抹浅浅的弧度。
  “呃……”楚欣然只顾着背对着门坐在沙发上捂着耳朵,身后响起的大力关门声把她给吓了一跳,猛地转过身发现竟然是冷夜寒进來了,神色顿时紧张起來,“罗……罗逸凡呢,”
  “看到我进來不高兴么,你要是喜欢逸凡在身边,为什么刚才不给人家开门,”冷夜寒走进楚欣然,她的身子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
  见楚欣然这般畏惧的神色,冷夜寒嘴角笑意放大,将冰点托盘轻轻放在角桌上,“要是你早些给逸凡开门,说不定我就不进來了呢。”
  “你……你要对我怎样,”楚欣然不确定冷夜寒进來是什么意思,毕竟他已经有些日子沒有搭理她了,这样突然出现真是让人各种紧张,尤其今天还发生了图书馆的那些事。
  “你希望我做什么,你说出來,我都会满足你。”冷夜寒的手一把扣住楚欣然的脚腕,阻止她继续往沙发另一边挪动身子。
  “我我……你……你别乱來,我明天……明天还有一场考试呢,”楚欣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她的紧张回答让冷夜寒忍俊不已。
  “我沒想做什么,只是想替逸凡给你送个冰点而已。”冷夜寒大力地将楚欣然拽到自己面前,看着她紧张的神色和紊乱气息,一抹玩味神色浮上面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