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一抹玩味的神色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看到冷夜寒脸上的神色有了变化,楚欣然变得更加紧张起來,“放开我啦。放开……”
  “刚才逸凡敲门你不开,现在有沒有后悔沒给他开门呢。”冷夜寒微微松开些楚欣然的脚腕,转而捏住她的下巴,“如果你早些给逸凡开门的话,说不定我就不会进來了呢。”
  “我呸啊。你说的话还能相信。。”楚欣然挥开冷夜寒的手。
  “算了,你爱信不信。”冷夜寒把角桌上的冰点拿过來,用漂亮的复古银勺挖了一勺递到楚欣然嘴边,“吃吧,浪费了可惜。”
  楚欣然别开头,她才不要吃从冷夜寒手里喂过來的冰点,“你还怕浪费。我以为你根本就不在意这个呢,还真是小气。”
  “如果这个不是逸凡亲手做的,我也不会非得让你吃。”
  楚欣然一怔,“什么。你说这是……罗逸凡做的。”
  冷夜寒轻挑了一下眉,“嗯,他不知道是怎么把你惹了,才会做这种东西來哄开心。”
  听冷夜寒这样一说,楚欣然的脸色变得特别难看,“他……他才沒有惹我不高兴,不过是……随便做个冰点,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多心思。”
  “那是因为你不懂逸凡,要是你知道了解他的性格和为人,就不会这样说了。”冷夜寒说这话时的神色,明显有些说不出的,,落寞。
  楚欣然心里感到很讶异,如果沒有看错的话,冷夜寒的眼底的的确确流露出了那样的情感,“毕竟我不是他的兄弟姐妹,不了解又不是什么大罪过。”
  看着楚欣然撇嘴佯装着不在意的模样,冷夜寒也不管她愿不愿意,直接把勺子里的冰点强行塞进楚欣然的口中,冰凉的口感让她两侧太阳穴似乎一阵抽紧。
  “逸凡平时总是给人嘻嘻哈哈的换快感,其实他的心思是十分细腻的。在逸凡很小的时候,他就开始努力学习制作甜品冰点和美食,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
  说到这儿,冷夜寒突然打住话題不再继续。
  见他不说话了,楚欣然有些着急的催促起來,“就是什么。你怎么不继续说了。”
  “不想说了,所以就不说了。”冷夜寒用勺子戳着有点点化的冰点,一下一下的用力戳进奶油冰沙里,好像你在发泄着心里什么情绪一样,让楚欣然感到特别纠结。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别扭。要不就什么都不要说,说完了勾起人家的兴趣,现在又闭口不谈当做你从來都沒提起过,哪里有像你这么恶劣的家伙。。”
  “你对我的愤怒还真不小呢。”冷夜寒阴阳怪气儿的笑了笑,一小块冰点已经被他戳掉融化了,见冷夜寒这样对待冰点,楚欣然实在忍受不了一把夺过了托盘。
  “刚才还说自己兄弟怎样怎样呢,让人感觉你好像真的很注重情谊似的,沒想到还这样暴殄天物。你不吃的话给我,我不会让你这么浪费东西。”
  楚欣然也不管不顾这个冰点是不是凉得让人一阵寒颤,她只知道入口虽然比较刺激,可是冰点的味道绝对纯正好吃得很。
  瞅着楚欣然大口大口吃着冰点,然后再被冰得不住的哆嗦着,冷夜寒嘴角扬起了弧度。
  “你……你看,我为了不让你内心太过纠结,所以才会努力把冰点全都吃掉。你也说了这是你兄弟的一片心意,可是我虽然迟了心意,还沒有了解做冰点的人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你真固执,还非得要听。”冷夜寒皱眉道。
  “话題是你引起來的,如果你不进來的话,咱们也不会说起这个,所以你得为自己说出的话负全部责任。”楚欣然不甘示弱,可是嘴里也沒有闲着在吃冰点。
  “告诉你也无妨,本身并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等了好半天,冷夜寒终于想开了要开口讲事情的原委,楚欣然神色兴奋的凑了过去,全然忘记了她刚才是怎样在躲冷夜寒。
  “逸凡和他哥哥很小就沒有了父母,所以他们是在我家和我一同长大的。虽说我们之间情同手足甚至比亲手足还要亲密,可是说到底,他们的心中始终装着伤痛。”
  冷夜寒话说到这儿,楚欣然一下子明白了,她忍不住抢话道:“噢噢,我知道了。一定是罗逸凡他兄弟性格沉闷不够开朗,所以他才会去学那么多,只想让他兄弟在甜蜜与美味中体验到生活的乐趣,他自己也因此变成了个性阳光开朗随性的人,对不对。。”
  楚欣然像是一个答对了抢答題、获得了一等奖的孩子一样笑着,她自己也说不清到底是哪里让她感到如此开心。莫非是罗逸凡在这个冰点里放了什么东西。目的是想让她不要在生气了,笑一笑散散气吗。
  “后來呢。”冷夜寒的声音打断了楚欣然的对白,他斜靠在沙发上,好想再听楚欣然讲故事一样,弄得楚欣然十分尴尬。
  “那个……我……你……你就说吧,我说的到底对不对。”
  “虽说的确是这样,不过弄得好想你看过了一样,抢话抢得也太过自然了吧。”冷夜寒手指绕着楚欣然的发丝打着转转儿,她本來就因为吃了冰点有些冷,这下子更是寒蝉不已。
  “该死的罗逸凡,给我送这个,难道他还想让我吃完了扑进他怀里寻找温暖和安慰。然后好从而化解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矛盾。”楚欣然有些“忙里偷闲”的在心里这样想着。
  “和我说话的时候,最好不要溜号哦。”
  “呃……”楚欣然回过神儿时,冷夜寒的俊脸就差那么一点点儿就贴上她了,“你……你你你……你不要理我这样近啊。我说的不过是你心里想说还藏着掖着的话,其实这也沒什么好隐藏的,不是特别神秘,却让人……让人……”
  “怎样。”冷夜寒眸光微敛,紧紧逼视着神色窘迫的楚欣然。
  “让……让人心里暖暖的……”楚欣然终于说出了这样的话,她沒有骗冷夜寒,也不是为了开脱什么才故意这样说的。
  冷夜寒眉头微微一皱,看着楚欣然的眼神似乎也变了感觉。瞧他这样的神情变化,楚欣然的心里面像是在狠狠地敲着鼓。
  “你……”
  “沒错,就是这样。”冷夜寒轻轻的笑了下,松开楚欣然靠在沙发上,“逸凡的心思一直都很细腻,他希望每个人都快乐,所以一直以來都在做出努力。不过即便是这样,有的人还是不能够理解他的心思,真是枉费了每天和他在一起相处的时间。”
  “你说我。”楚欣然有些不服气,一瞬间就忘记了刚才还在惧怕冷夜寒,“再怎么说,我和你跟他之间的关系都是不同的,你沒办法要求我的心境和你一样吧。我怎么可能跟你有相同的感受。除非你变成我,然后让我变成你。”
  话说到这儿,楚欣然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她的底气变得更加十足了,“就连你这个做兄弟的都沒办法了解,我凭什么就要比你们还要更懂他。”
  “就凭他莫名其妙的对你动了真感情。”
  冷夜寒的话,差点儿让楚欣然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什……什么。。你刚才说的是什么。他……他对我动了真感情。。你开玩乐呢吧。。”
  楚欣然无法接受冷夜寒一次次把她和身边的人拉扯在一起,总是用那种戏谑的口吻跟她说话,就好像她真的是一个喜欢到处勾搭人的女人一样,更何况这个人还是罗逸凡。
  “冷夜寒,他可是你的兄弟呀。你这样说未免也太不厚道了吧。”
  冷夜寒一把拽过楚欣然手里已经吃光冰点的空托盘,咣当一声甩手放在了钢化玻璃茶几上,“说真的,我现在确实很后悔让逸凡來保护你的安全。”
  “后悔就让他走啊。你干嘛又把他给弄回來,。”楚欣然心底情绪也有些按耐不住了,冷夜寒这样子指控她,真是无端端的给她扣上了莫须有罪名的帽子。
  冷夜寒微微扬了扬嘴角,轻瞥了眼楚欣然,“他这个人很少和别人交朋友的,却对你动了友谊之心,这是我始料未及的,更加是现在无法阻止的事。”
  这样的话让楚欣然一下子怔住了,原來冷夜寒所说的“真感情”是这个啊。
  “你……你话就不能说得明白点儿吗,多解释一下能费你多少口舌和力气,。”楚欣然很生气,她刚才真是被冷夜寒的话和态度给吓到了。虽说这种话不止听过一次了,可是今天听到,怎么都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他既然喜欢,那就继续去做好了。因为我知道,就算阻止也无法阻止得了,与其这样倒不如顺其自然,这样逸凡也会觉得开心一些。”冷夜寒的神色再次变得落寞,不得不让楚欣然见了之后感到更加在意。
  “莫非他……曾经过的都不够快乐么,”楚欣然忍不住问道。
  “快乐,但是并不都是真正的,而是自己为那就是快乐。”冷夜寒意有所指,楚欣然大致明白了他这番话的弦外之音。
  “还真是少见呢,你竟然可以允许自己的兄弟和我这样的人交朋友。”楚欣然嘲笑着冷夜寒,她知道自己这样说话,多半是为了掩饰内心那股很莫名的感觉在一下下的涌动。
  听到楚欣然用戏谑的口吻说话,冷夜寒笑了,这次他的眼底都有了笑意,“是啊,我也为自己这样的举动感到很……纳闷吧,心里还在想着,要不要因为我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好好的反省一番呢,不如……就先从对付你开始好了。”
  冷夜寒说着手再次伸向楚欣然,见他大有进攻之意,楚欣然神色一惊连忙闪身躲开,却忘记了她正坐在沙发上,结果一个咕噜摔在了地上。
  “哎呦。冷……冷夜寒。我恨死你。我恨你……呜呜……”不等楚欣然抱怨大骂的话说完,冷夜寒的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下子封住了她的娇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