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弄得人心情烦乱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天微微亮,冷夜寒轻轻拉开被子起身穿戴好衣服,又忍不住回头瞅了眼楚欣然,却沒想到她正瞪着一双大眼睛在望着他。
  “我把你弄醒了么。”冷夜寒语气少有的温柔,而且的的确确是温柔,并不是戏谑口吻。
  楚欣然刚要摇头,随后又很确定的点了点头,证明的确是冷夜寒把他弄醒了,“那个……你……这么早就要去工作吗。”
  “你舍不得我离开。”冷夜寒坏笑道。
  “才……才不是呢,”楚欣然面色尴尬言语支吾,被冷夜寒这样一说,脸唰地一下就红了起來,“你爱怎么工作就怎么工作,最好晚上都在办公室里不要回來,”
  话说完,楚欣然拽着被子蒙在头上,转过身去不再理冷夜寒。
  “今天最后一科考试,一定要好好加油哦。”冷夜寒突然说起鼓励的话,楚欣然眉头一皱。
  “对了,考试结束之后,你们应该就要去户外营了吧。”
  这个话題很奏效,楚欣然又猛地掀开被子,转身目光紧盯上冷夜寒,“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沒想做什么,就是问你随身要带些什么,我好提前做个准备。”冷夜寒轻描淡写的说。
  楚欣然瞥了他一眼,不太客气回道:“不必了,我什么都不想带,尤其你家兄弟罗逸凡,”
  “假如说逸凡这会儿要是在门口听到你说这样的话,沒准儿你下楼就可以看到他正蹲在墙角里培植蘑菇伤心欲绝呢。”
  “你们爱怎样怎样,和我沒有任何关系,”楚欣然再次被冷夜寒弄得一脸怨怒,扯起被子还要重新蒙回头上,却被冷夜寒一把握住了手腕儿。
  “放开我,我不喜欢你总是这样,”楚欣然挣扎着,可是她越是用力,冷夜的力道就越重。
  “楚欣然,虽说我不太喜欢逸凡和你之间所谓的友谊走得越來越近,但是你最好也给我警醒一点儿,不要总是拿他对你的心,当做你用來任性的筹码。”
  楚欣然一怔,她无法认可冷夜寒说的话,“你……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你心知肚明,就不用我再说得更多。”冷夜寒甩开楚欣然,脸上又突然浮上看似温柔的微笑,给她好好的盖了盖被子,“继续睡会儿吧,免得今天考试精神不佳。你不能保持全优记录毕业,你父亲楚天锡的灵魂也一定不会安心的。”
  “冷夜寒,”提起楚天锡,楚欣然恨不得扑上去一口咬在冷夜寒脖子的大动脉上,“你放心,单凭你这三言两句的,还不足以让我为此分心分神,我一定会考个好成绩给你看的,”
  “我期待。”冷夜寒微微的笑了笑,拿起散落在沙发上的外套走出了楚欣然的房间。
  “期待你个屁啊,”听到关门声后,楚欣然忍不住大骂冷夜寒,她也不确定那厮是否听到。
  丢开被冷夜寒盖在身上的被子,想起他刚才时而表现出的温柔,那回头时的神色和语气似乎并不是在嘲讽她什么,可是每一次一说话,说到后面就会慢慢变了味道。
  楚欣然脸上的热度在呼啦啦的上升,心里面一种无法言喻的情绪在凝结一团,让她感觉胸口像是堵了团瘴气郁结难散,“冷夜寒,你可恶,这个世上在沒有比你更可恶的混蛋了,”
  ……
  房间外的走廊,冷夜寒站在门口并沒有走远。
  “她在骂你诶,你都不想进去训训小丫头么。”站在冷夜寒对面的罗逸凡,身穿一身家居服,脸上带着嘻笑的神色看着他的兄弟。
  “我沒那么多闲工夫,反正到时候会有你去抚平她心里的创伤。”冷夜寒走进罗逸凡,手指勾起他的前衣襟儿,“倒是你啊,该不会站在这里守一宿吧。逸凡,你的心未免也放得太开了,你这样的话,可是会让我感到很为难的。”
  罗逸凡笑着拉开冷夜寒的手,“大哥,你是了解我的,我再怎么样也绝对不会背叛你。”
  “我知道,你就是同情心泛滥了,已经收不住闸了。”冷夜寒拍了拍罗逸凡的肩,力度中颇有一番告诫的意思,“你关心她我不阻止,毕竟人的感情是很难控制的。我只是希望,某些感情最好可以点到为止,我不想你为此受到什么伤害,如果那样的话,我就……”
  “你放心吧,大哥的话兄弟都记得呢。”罗逸凡阳光的笑容,像是要融化冷夜寒心中的冰川,他知道冷夜寒说这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怕你心里明白,却沒有办法做到。”冷夜寒笑了笑,再次拍拍罗逸凡的肩转身离开了。
  望着冷夜寒走远的背影,罗逸凡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心里很清楚,“哥,你后悔了。”
  沒错,冷夜寒的确是在后悔,只是他沒有说出來而已。
  事实上,冷夜寒根本就沒想到,万花丛中过的罗逸凡竟然会对楚欣然产生“友谊”,当初可是他口口声声说不愿意搀和进來的,可是这个脚往泥泞里一踏,就再也无法拔出來了。
  ……
  上午八点三十分,最后一科考试的考场。
  楚欣然虽然在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可是始终像昨天那样无法集中精力。
  “冷夜寒……”楚欣然心里总是控制不住的跳跃出冷夜寒的名字,她用力的捏着笔,似乎都快把笔给折断了。
  “你不能保持全优记录毕业,你父亲楚天锡的灵魂也一定不会安心的。”
  “可恶,”笔在楚欣然的手中,可以很明显的听到其发出细微的嘎吱声,她这才回过神來,松开了已经握得发麻的手。
  不管怎么样,考试必须要圆满完成。
  楚欣然深吸口气,调整好情绪,努力让自己专心于考试中。
  考试的时间过得如同一个世纪那般漫长,终于在音乐铃声中进入了尾声。
  交了试卷,楚欣然长长的叹了口气,“不管结局如何,这学期总算是过去了。”
  虽说离正式放暑假还得有几天,不过接下來的日子就是每天來学校例行的待一下,等待考试成绩发放出來。
  其实楚欣然也可以不用來学校等的,不是本市的学生明后天就有回家的了。到时候学校把成绩单装在快递件里邮寄回去,可以让归心似箭的学生们能够早日回到家中。
  楚欣然现在沒有家可寻了,她更不可能把成绩单邮寄到冷夜寒家里,所以沒有填表,只能每天來学校打发时间。
  “这样也好,总好过要在那个宅子里面对冷夜寒好多了。”楚欣然自言自语念叨着,她只不过是找了一个可以暂时回避的借口,不过心里也清楚这样并不是长久之计。
  除此之外,接下來还有户外营的事情,“真不知道到那时候又会发生什么样的事,唉。”
  沉沉的一声叹息,楚欣然再次走在一个考场的学生们身后,但是她走出门的时候并沒有看到站在走廊里、带着一脸关心的神色望着她背影的齐海峰。
  楚欣然走出学院门厅,站在那儿抬头望着湛蓝的天空和漂浮的朵朵白云,今天的天儿不错,再加上考完试即将迎接假期的轻松,学生们的言谈和脚步都显得异常轻松。
  “唯独不轻松的只有我……”张开双臂抻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楚欣然觉得她已经好久沒有这样舒展过自己了,这样伸展两下感觉还是挺舒服的。
  楚欣然的视线看向距离美术学院最近的东门,平日里罗逸凡都会在那道门前的马路口等她,可是今天罗逸凡却沒有等在那里。这是因为早上,楚欣然说不会原谅罗逸凡昨天的所作所为,所以不想让她跟着自己的结果。
  习惯了罗逸凡的陪伴,他才会來沒多久就再次被楚欣然给赶走,虽说只不过是沒有让他跟着而已,不过对于此时的楚欣然來说,好像有着无法言喻的孤独感。
  “既然他沒來,不如……再去逛逛花园吧。”楚欣然给自己安排着行程,她真的不想现在就回到冷家,尽管回去就能见到罗逸凡,也能弥补一下心里面的空落落。
  楚欣然一个人慢慢地走到花园,不禁想起昨天和罗逸凡在这里的情景,再看着那些说说笑笑往食堂走的学生,就会情不自禁的想起罗逸凡的笑容。
  “沒有体验过集体生活的人,还能拥有那样灿烂的笑,真是难得。”楚欣然内心感慨万千的叹着气摇了摇头,尽管罗逸凡有着高学历,可是他的生活却不如过去的楚欣然轻松自在。
  “过去终究只是过去,想不得……留恋不得……”楚欣然强迫自己不要总是去回忆,不然就真的变成伤春悲秋的林妹妹了,要不要再拿个袋子和锄镐把落下的花瓣装好埋起來呢。
  “我们把这些掉落的花瓣收集起來吧,不然落在泥土里还真是可惜了。”
  竟然有人附和着楚欣然心里想的在说话,她一怔,“这般熟悉的声音,难道是……”楚欣然猛地回头,果然见到了她现在十分不想看见的人,,冷希希。
  这会儿的冷希希穿着一身漂亮飘逸的唐装,正美滋滋的站在树下任同学给她拍照。而她刚才说的那番话,无非是想找找林妹妹的感觉,调节一下面部的表情,变得更加婉约淑女些。
  只可惜,冷希希并不是那个类型的女生,她眼底嘴角浮起的笑意是掩不去的。
  “好了吗。我胳膊都酸了,”冷希希催促着同学,视线突然就移到了这边站着看她看得有些呆掉的楚欣然,眸光忽地一亮,“诶。昨天和逸凡哥哥在一起的那个人么。”
  被冷希希盯住,楚欣然紧得快速转身,同时在心里埋怨起自己,“楚欣然呀楚欣然,你去哪里看花不好。非得來这个明知道可能会遇见冷希希的地方,你还真是让人……”
  不等楚欣然骂自己的话说完,冷希希已经走了过來,一只手搭在她的肩上,“我逸凡哥哥呢。怎么今天沒有和你一起出现呢。”
  “我……”楚欣然身形一凛,木讷讷的转身看向冷希希,“他……他今天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