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梦幻鱼竿的故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冷夜寒似乎是专门充当楚欣然和罗逸凡中间调和人的,把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矛盾化解开之后,又再度消失不见。
  说消失有点儿牵强了些,确切的说是他就像楚欣然刚到这个宅子时一样很少回家,就算是回來也会早出晚归,好像专门在给楚欣然腾出时间一样。
  “不过这样也好,省得我躲去学校了。”楚欣然自言自语的松手放下窗帘,转身的同时才突然意识到,她是什么时候站在这里往外望的。
  “神经病,”自己骂了自己一句,楚欣然把身子窝进了沙发里。
  明天就是户外营的日子,回來之后取了成绩单,也就代表着暑假正式开始。漫长的一个半月假期,楚欣然不知道到时候应该要怎样熬过去。
  “丫头,我可以进來么。”罗逸凡在外面敲着门,打断了楚欣然的自怨自艾。
  “门沒锁,想进就进來吧。”楚欣然沒好气儿的回应着,“装什么装。你们不是都有门钥匙嘛,就算我不开门,还不是一样能进來。”
  罗逸凡手里拿着东西笑着走进來,坐在楚欣然身旁把东西塞进了她的手里。
  “什么。”楚欣然沒多大兴趣的问着。
  “你打开看就知道咯。”罗逸凡翘起二郎腿,倚靠在沙发上看着楚欣然拆开包装。
  “到底是什么东西。搞得这样神秘……”楚欣然本來沒多大兴趣,可是看罗逸凡这副好笑的模样,也忍不住的拆开,不禁神色一怔,“自动鱼竿。”
  “都看到了还问。”罗逸凡抬手按了一下鱼竿上的按钮,伸缩杆突突突的就伸了出去,倒把楚欣然给吓了一跳。
  “喂,你……”楚欣然往后躲了一下身子,一撒手鱼竿落在了罗逸凡的手中。
  “你小心啊,这么贵的东西,摔坏了可惜诶。”
  听着罗逸凡说可惜的话,楚欣然狠狠地瞥了他一眼,“知道东西贵重,你还突然按了开关吓唬我。这种玩笑真是……再说了,既然是贵重的东西,我看你还是赶紧收好了吧。”
  “别呀,这可是我替人转交的。”
  “谁啊。做这么无聊的事,我根本就不会钓鱼,送我鱼竿有毛用。,”楚欣然故意装作不知道的样子说着话,心里面早就已经知道鱼竿是谁送的了。
  罗逸凡拉起楚欣然的手握住鱼竿,“据说有人在睡梦中都想着去钓鱼,所以鱼竿是送你完成大学三年级课程的礼物。”
  “我……”被罗逸凡这么一说,楚欣然的脸唰地一下红了起來,心里恶狠狠地骂起冷夜寒,竟然和罗逸凡说这样的话。
  “谁……谁说我要钓鱼……”这番掩饰的话说得十分沒有底气,楚欣然尴尬的低下了头。
  “是你梦话说的,应该做不了假吧。”罗逸凡凑近楚欣然,就差跟她脸贴脸了,“不管到底是为什么才这样说,我觉得这个应该是你渴望的吧。那个人既然有心送你,你就收下吧。”
  “我……不要……”楚欣然想要拒绝,可是这个自动鱼竿真的很漂亮,是很罕见的粉红色,特别符合小女生情怀的那种颜色。
  “收下吧,就当拿了免费的鱼竿出去玩玩,这个是最新款的很好用哦。”罗逸凡今天充当着冷夜寒的说客,非得让楚欣然收下鱼竿。
  “你……知道我为什么想要鱼竿么。”
  楚欣然的反问,让罗逸凡有些无解的摇了摇头。在他心中认为,楚欣然一定是很期待能去钓鱼吧,不然也不会连做梦都要说这样的话。
  不过更让罗逸凡觉得诧异的是,冷夜寒拿回这个梦幻小女生风格的自动鱼竿给他,让他帮转交给楚欣然的时候,竟然还会说这是楚欣然做梦都想要的东西。
  “他到底怎么了。莫非真的转性了吗。”罗逸凡在心里自问自己,这话他可不方便直接说给楚欣然听,因为很可能又要引发什么大骚动。
  “我爸爸曾经答应我,会找个时间和我一起去钓鱼。可是……他平时总是忙,忙到最后也……沒能实现这个愿望……”楚欣然不等罗逸凡问她,就自己说起了原因,等话说完,她的情绪变得更加低头,头也压得更低。
  罗逸凡愣住了,一向嘻哈哈的他在面对楚欣然这番陈诉事实原委的时候,竟然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言语來回对他。
  楚欣然嘴角扯起一抹苦笑,又缓缓的抬起头看向一旁已经彻底无语的罗逸凡,“现在你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吧。这件沒有完成的事,其实……是我心里的伤痛……”
  “对不起。”罗逸凡诚恳的道着歉,他真的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的。
  听着罗逸凡的道歉,楚欣然带着勉强的笑意摇了下头,“你不用和我说道歉的话,毕竟不知者无罪嘛,我不说你也不会知道。”
  罗逸凡在心里偷偷的松了口气,他有些庆幸还好冷夜寒是让他來转交的,不然的话,楚欣然一定会因为这件事和冷夜寒之间起大冲突的。
  “你要是……不喜欢的话,那个……不要也行……”罗逸凡小心翼翼的询问楚欣然,觉得她今天情绪还算可以的,至少沒有跟他吵架。
  “既然送來了,我就收下吧。”楚欣然也不知道是不是和罗逸凡吵累了,突然之间变得好像很大度一样,一点儿都不和他计较鱼竿的事。
  “明天就是户外营了,冷夜寒他……我是说那个人,他都沒有什么话要警告我的么。”
  楚欣然的问題让罗逸凡有些不太好回答,冷夜寒的确什么都沒说,这种反应也让他感觉不可思议,难道说冷夜寒开始打算不要在意楚欣然了么。那么他想知道的事又要怎么办。
  不过话说回來,在楚欣然身上似乎也发现不了什么事,毕竟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冷夜寒还是一无所获,剩下的也就只有沒事儿和楚欣然斗斗嘴吵吵架了。
  “喂,我问你话呢。他有沒有什么要交代的。”楚欣然摇晃着罗逸凡,这才让他回过了神儿,微微摇了摇头。
  “还真是怪了,这个人都沒有想说的么。”楚欣然不停的重复着这样的话,冷夜寒好像开始对她放任自流一样,倒是让楚欣然感觉有些怪怪的。
  “沒说还不好么。也省得你总是心里乱寻思,不如就趁这几天出去好好玩一玩吧。”罗逸凡安慰楚欣然的轻抚了抚她的投,楚欣然眉头一皱。
  “他都把你安插在我身边了,我还怎么能好好玩呢。我也大致能够猜到他为什么一点儿都不担心的样子,因为有你在,还有什么好惦记呢。”
  话说完,楚欣然又觉得好像有些不太对劲儿,她这话里话外的,貌似像个小媳妇在抱怨一样,一切全都变了味道。
  罗逸凡哈哈的笑了起來,“你是最近闲着沒事儿了吧。所以又开始拿我身份的事情來寻开心。但是沒关系,只要是你想要用來解闷儿的,我会无偿奉献让你拿來寻开心的。”
  “起开把你,少恶心我了,”楚欣然扁扁嘴,罗逸凡的话虽然听起來好像是有那么一点点儿的华而不实,可是至少能够温暖一下她的心。
  “不过想想当初來到这里时,那个雨夜我所遭遇的事,我觉得……有你在身边还真的挺有必要,至少可以……可以让我留一条命照顾姐姐……”
  说出这样的话,楚欣然觉得沒有多少底气,因为以她目前的状况,根本就沒有亲力亲为的照顾到楚欣悦,甚至都不敢让她知道的太多。
  “罗逸凡,你能不能告诉我,那天夜里救我的人是谁。”楚欣然看向罗逸凡,她这是在明知故问,只是想试探一下罗逸凡对她到底有多少戒备和放开的程度。
  “是我哥。”罗逸凡直截了当的回答,对楚欣然沒有丝毫隐瞒。
  得到他这样的回答,楚欣然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是好,她心里清楚罗逸凡是不知道她已经了解到出手相救的人是罗逸东,可是罗逸凡这般直接的回答还真让楚欣然沒有想到。
  “怎么了。傻掉了么。”罗逸凡手在楚欣然面前挥了挥。
  “我……呃……不是……”楚欣然言语支支吾吾,她的心中升起一种叫做“罪恶”的强烈感觉,这样反反复复迁怒并且不信任罗逸凡,是她莫大的过错。
  “我知道,要是再问你为什么会对我这样好一类的话,一定会显得我特别特别的蠢。但是……我还是会忍不住的想问问你,为什么一定要把我弄得这么特殊。”
  “特殊么。”罗逸凡故意上下打量着楚欣然,微微一笑,“我罗逸凡再怎么说也是个阅女无数的人,选择的条件可是非常高的。你说说看,就凭你这个小笨脑袋瓜儿,到底有哪一点可以让我对你搞特殊的呢。”
  “这个……”罗逸凡的话把楚欣然给问住了,她还真不知道要怎么挖掘自己的自身优点。
  “好啦,你就别想那么多了行么,好好的睡一觉,明天早起我们去过轻松的户外营。”罗逸凡说完,起身向房门走去。
  “你……等等,”楚欣然突然叫住罗逸凡,嘟起嘴來眼里充满了怨色,“你居然把我和那些女人做对比,我的特别之处可是和她们不同呢,所以我也希望你能记住这一点,”
  “好好,我知道了。”罗逸凡笑着点头答应,他喜欢看楚欣然小倔强小别扭的模样,而且是那种说不出的喜欢。
  罗逸凡离开了,房间里只剩下楚欣然一个人,一下子安静下來的空气让人有些揪紧。楚欣然的视线游移到梦幻粉色自动鱼竿上。
  手指轻抚着鱼竿光滑的釉面,楚欣然心里如同海浪般潮起潮落,“冷夜寒,你是否听见我在梦里说起和爸爸的事情,还是说……你只是无意中听到了一点点儿而不是全部,所以今天送我鱼竿,也绝对沒有其它意图,”
  楚欣然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她也搞不清楚冷夜寒这样做到底是几个意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