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建立个和谐关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大巴车行驶在路上,因为要去的地方稍微有那么一点点偏远,所以道路有些小颠簸。
  楚欣然被夹在后排座椅的两个大男人之间,面色无比纠结为难的左右瞅着坐在左边的黎皓希和她右边靠窗的罗逸凡。
  “学校搞得这个破车,就不能再加大一些嘛。”楚欣然在心里埋怨着。
  后排座椅是原本可以坐下五个人的宽敞位置,可是由于学生和老师们搭设帐篷等需要用的东西太多,车厢储物空间已经放不下了,所以就放在了后排的三个空座椅上。
  “你嘀嘀咕咕说什么呢。”罗逸凡微微低头,凑近楚欣然笑问道。
  楚欣然满心不悦的瞪了他一眼,“你还好意思说。。你给我老实交代,是不是故意选择的后排座椅。目的就是想要三个人挤在一起。”
  罗逸凡满脸无辜的摇摇头,“你真冤枉我了,谁让咱们说话的时候耽搁了上车时间,前边宽敞的位置早就已经被别人给占了,沒人愿意坐在这儿,就只好最后上车的我们來坐咯。”
  罗逸凡说完,似乎怕楚欣然继续问一样,竟然把头别开一边看向车窗外,搞得她想要再说什么也不太方便了,一口气憋在心里散发布出來挺不痛快。
  尽管罗逸凡不肯承认选择这个位置的那种小心态,但是楚欣然还是能够猜得到的,整个大巴里也就只有后排座可以实现让他们三个人坐在一起,要说他不是抱着这样的心思选的座位,楚欣然才不会相信呢。
  “坐在这儿其实也挺好的,再说永不了多久就会到了。”黎皓希倒是很看得开,他面带微笑说出的话,只能换回楚欣然在内心深处的长长叹息,他不了解具体情况,怎么可能知道呢。
  ……
  冷夜寒站在主宅楼上长长的走廊,看着面前的楚欣然房间的那扇门,犹豫了许久终于推门而入,环视着显得有些空落落的房间。
  平时他进入这个房间,必定会引起楚欣然情绪上的轩然大波,可是今天她去参加户外营了,一去就要三天才能回來,竟然显得这个房间身子整座大宅子都带着无法言喻的孤寂感。
  冷夜寒的脸上带着自嘲的冷笑,“她沒來之前,这里始终都是这个样子,又岂会因为一个小丫头有了什么改变。真是笑谈。”
  自嘲的话无非是用來安慰自己的一剂良药,冷夜寒嘴上虽然不愿承认,可是他无法控制心里面的感觉。不得不说的是,楚欣然的情绪变化和她倔强不服输还总是爱叽叽喳喳的小性子,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深深地融入进了冷夜寒的生活之中。
  “你要是想联系她,就给逸凡打个电话吧。”
  身后罗逸东的声音让冷夜寒转过身,秒秒钟的时间就掩去了脸上有些复杂的神色,“我想说什么,直接给那个丫头打电话就行了,何必还得麻烦逸凡从中间做传话筒呢。”
  “你就是爱嘴硬。”罗逸东笑了,冷夜寒虽然不肯承认,他还是能够了解自己这个兄弟心里面在想些什么。
  “冷夜寒,不动情就像一块寒冰般无法融化。可是一旦动了情,就算是火山喷发也阻挡不住。不过,若是决定放下一段哪怕十分不舍的感情,也会绝情当即了断绝对不会托带水的。”
  冷夜寒眉头微微一蹙,“你在胡说些什么。就算我和那个丫头之间沒有搀和楚天锡以及其他人的那些事,我也绝对不会对这样一个小不点儿动什么心思的。”
  “该做的你们两个都做了,还要否认那么多做什么。”今天罗逸东的话又是出了奇的格外多,这番话让冷夜寒心里面变得更加别扭。
  “和我发生某些实质的女人多到我数不清,我是不是需要对每一个人都负责任。”
  “那些人都是自愿的,楚欣然却不一样。”罗逸东像是在做最终结论一般的话,顿时噎住了冷夜寒嗓子眼儿里的话。
  罗逸东说得沒错,他对楚欣然的感觉从一开始就不一样。与其她女人那些都是她们主动或者你情我愿,可是楚欣然是冷夜寒强迫的。
  剖析冷夜寒的内心來讲,他对这个女孩子有一种想要将其牢牢抓紧、禁锢在手掌心的强烈念想,看到她因此为难就会感觉到莫名的兴奋。
  这样的想法是极其不正常的,冷夜寒一直以來都有这种认识,却不想承认那些感觉的來源,他不想直白的面对自己的内心世界。
  “说真的,在你还不知道楚欣然的真实身份之前,你有想过要这样子对待她么。”罗逸东问,冷夜寒微微的摇了摇头。
  “那么,你是因为她当时要杀你,所以才会如此的么。”罗逸东的再次相问,得到的还是冷夜寒摇头否认。
  罗逸东轻轻的抿了一下嘴角,他知道冷夜寒心里纠结得像是一团乱麻一样,“想杀你的人不仅仅是楚欣然一个,过去你从來都不在意的,偏偏对她格外上心。”
  “我突发奇想,不行么。”冷夜寒还不想承认,跟兄弟说话就像个斗嘴争执的孩子一样。
  “这一点,除了楚欣然是楚天锡的女儿、你想要从她身上得到一些秘密之外,我想一定还有其它原因,并且是导致你这样对待她的主导火索。”罗逸东直接点明了事情的关键,让冷夜寒眼底神色微微一变,他沒有否认。
  “虽然你不想和我明说是怎样一回事,但是你要相信的是,你的兄弟并不是一个傻瓜。”罗逸东笑着走过去,在冷夜寒的肩上轻轻的拍了拍,“我对这个小丫头沒有像逸凡那样突然产生各种怜悯和好感,不过你是知道我这个人的为人的,我一向对事不对人,这点和你一样。”
  罗逸东故意用这样的话点醒冷夜寒,他看得出自己兄弟此时正面临困惑,那种感情并不是因为爱情或是怎样,而是完完全全在做违背自己良心的事之后避免不了的不安和内疚。
  “听你这样说,我觉得……或许,应该让你知道我到底是为什么才会这样做。”冷夜寒说完,从罗逸东身边走过去离开了房间。
  罗逸东回头看着冷夜寒走出的背影,他沒有说其它的话,说明听懂了他刚才话里面的意思。那么这会儿又说这样的话还走了出去,一定是同意让他跟着去了解那些被隐藏的秘密。
  到底是个怎样的秘密。会导致冷夜寒这般残忍的对待楚欣然。
  心里想到这儿,罗逸东连追着冷夜寒脚步离开了楚欣然的房间。
  ……
  经过漫长的颠簸旅程,楚欣然他们终于到达了此次户外营的目的地的,而此时的楚欣然早已经成了一个夹心饼干,因为车子颠簸的关系,她左右晃动的身体被夹在两个男人中间。
  “同学们,我们到了,大家都下车开始安营扎寨吧。”车停稳之后,随着老师的扩音喇叭声在车内想起,顿时掀起了一阵人声热潮。
  “真不容易呀,我们终于到地方了,下车吧。”罗逸凡稍稍的伸了一下懒腰,笑眯眯的看着楚欣然,示意她让开一点点的路出去。
  楚欣然白了眼罗逸凡,他那话根本就不是和她说的,而是说给挤在外面的黎皓希听的。
  事实上,这一路上黎皓希、楚欣然以及罗逸凡都沒有自己的座位,因为摆放的东西太多的缘故,所以他们三个人一直是挤在两张座椅上的。
  不管怎么说,总算到了此行的根据地,一切事宜等下了车放松一下筋骨再说吧。
  楚欣然有些不太好意思的看向黎皓希,“那个……我们下车吧。”
  “哦……抱歉,因为挤得太舒服了,一时间都有些忘记了。”黎皓希的回答差点儿让楚欣然惊掉了下巴,这明显是在说假话嘛。
  前面也有学生上后年來取放在这儿的东西,说话变得不太方便了,黎皓希从架子上拿下自己的东西先下了车,留下楚欣然和罗逸凡在后面。
  “丫头,你这样做未免太偏心了些吧。”罗逸凡嘟着嘴,故意做出卖萌状。
  楚欣然看到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伸手推开黎皓希凑过來的脸,“赶快收起你这副嗲兮兮的嘴脸,真是让人恶心。”
  “不嘛,人家就是要让你恶心,谁让你不公平对待啦嘛。”罗逸凡更加变本加厉起來,楚欣然真怕他这副让人汗毛竖立的模样和言语被同学们见到。
  “我怎么不公平对待了。你这话未免也太冤枉我了吧。”
  “你就是那样,就是。”罗逸凡歪头看向已经下了车的黎皓希,那副表情就好像沒有得到礼物而生气吃醋的小朋友一样,“同样是三个人挤在一起,你为什么偏偏对那个人笑。面对我的时候,就总是这样一脸嫌恶的表情。”
  “那是因为你可恶,所以我才会这样对待你。”楚欣然拽起自己的背包,推了一把想要帮她拿包的罗逸凡,“要是不想被我那样区别对待,你最好表现得平常……正常一些行不行。”
  “人家很正常啦。”罗逸凡话刚一开口,就自然而然的又得到楚欣然一记冷眼,他连忙手捂着嘴眼底流露着掩饰不住的笑意,“好啦好啦,我记得你说过的话不就行了嘛,放心吧。”
  “我能放心才怪。”楚欣然撇了撇嘴,原本是用來放松的三天户外营,真不知道要在什么样的状况下度过呢,真是让她的心中充满了忐忑不安。
  楚欣然下了车,黎皓希连忙伸手替她接过背包,对于黎皓希出现沒有回避,而是十分自然的把背包递到了黎皓希的手中,又回头瞅了眼跟在身后走过來的罗逸凡。
  楚欣然心里知道,她这样算是在做无声的抗议,只不过这个抗议多数是无效的。
  “嗨。兄弟,”不等楚欣然松口气,罗逸凡竟然主动跟黎皓希打起了招呼,“一路上都沒怎么交谈过,既然大家成了此次户外营的搭档,不如暂时建立一个和谐的关系怎么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