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童年婚嫁的承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听说霍家的三公子,和霍海东两个二十七岁还待字闺中的女儿是三胞胎同时出生,但是长到三岁时一次外出突然丢失渺无音信,也是前几年才又找到回到霍家。”
  不用冷夜寒多说,身旁已经有人开始议论起霍庭恩的身世。每到这个时候,楚欣然的耳朵就好像兔子一样特别精灵。可是她听到的并不是霍庭恩的真正身世,而是当初真的和霍家两位小姐同时出生、并且年幼夭折却无人知晓的霍三公子。
  “说起霍海东暗地的产业鼎城集团,原本是由他的两个女儿霍思思霍念念管理。不过现在霍海东的儿子回來,一心以男为重的他自然会把产业完全交给给儿子打理。”
  八卦的声音像是故意让楚欣然听到一样,不禁动静传的越來越大,参与的人也越來越多。
  “我听说霍庭恩虽然已经回到本宅好多年了,之所以始终沒有公开身份,也是霍海东在对他进行考察是否胜任鼎城集团总裁这个职位。现在他公开自己儿子的身世以及承认他就是这么久以來鼎城集团的神秘总裁,也就是说承认了霍庭恩在家族中的重要性。”
  “不管是否胜任,总归是儿子,不会把产业留给女儿,将來便宜了女婿那路人。”终于有个人做了最终总结,谈话的声音也就此告一段落。
  “庭恩哥哥……”听着这些人的谈话,楚欣然的心里感觉十分难受。她想起了这两次相见时霍庭恩的忧郁眼神,还有他沒有过多说起自己的事,再加上那些人所说的话,霍庭恩多半是不愿意也不喜欢目前自己所从事的工作和身份。
  楚欣然虽然不了解霍庭恩在霍家过着什么样的日子,不过只要那么稍稍一想也不难猜得出,必定是不受欢迎腹背受敌相当郁闷。
  舞会开始,必不可少的交谈寒暄,楚欣然申请别扭的跟在冷夜寒身边。不过她的眼睛一直沒有离开过楼梯那边的霍庭恩,作为主家召开方,他也正在做着身不由己的事情。
  “哎呀,”脚腕一阵酸楚痛,楚欣然穿着高跟鞋的脚因为她的不留神崴了一下,还好有冷夜寒在旁边扶住了她,否则一定会在这里出洋相不可。
  “走个路都不好好走,你还能做些什么。”
  冷夜寒的嘲讽让楚欣然心里一阵生气,其实她的气多半是因为在这里见到了霍庭恩,“要不你來穿上高跟鞋试试。我这脚都痛得不行,你还在那里说风凉话,真沒人性,”
  “别人穿高跟鞋都好好的沒事儿,就你痛。”冷夜寒好像在故意气楚欣然,似乎一会儿听不到她赌气说的话,浑身就不舒服一样。
  “她们都习惯了,我能一样嘛。我还是个学生诶,”楚欣然不悦的嚷嚷着,还好这会儿身边沒有什么人,不然这番争执也很引人注意。
  “当初第一次见到你时,你好像根本沒把你自己当成个学生呢,现在的归属感还真是够强烈。”冷夜寒说完坏坏的一笑,不等楚欣然生气说什么,把她扶到了廊旁的椅子上坐下。
  “你在这里休息下吧,注意不要随便乱跑,否则找不到你的话我就一个人回去了。”冷夜寒说完微微的笑了笑离开了,楚欣然瞥了他一眼。
  “你一个人回去更好,反正我在这里还能见到庭恩哥哥,”这种话楚欣然只敢自己独处的时候说,她可不敢和冷夜寒提起霍庭恩的事情。
  心中各种赌气时,楚欣然发现霍庭恩从主位那里离开,而他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是谁。”好奇心让楚欣然想起了那天在楼上见到的女女,看身段,这个人和那天模糊中见到的好像是同一个人。
  各种心思和预知的驱使下,楚欣然也忘记了脚腕疼,起身悄悄的跟在了霍庭恩和女女的身后,跟着他们走进了花园外的长廊。
  “谢雨朵,你还要让我说多少次。该干嘛干嘛去,不要总是跟着我,”一进长廊霍庭恩就甩出了一副楚欣然从未见过的暴脾气嘴脸,这样的庭恩哥哥她从未见过,不禁愣在了那里。
  “我……只是想看看你,只要你好我就放心了。”被霍庭恩吼,谢雨朵怯懦的勾着双手。
  “谢雨朵。”这个名字楚欣然记得很牢固,那天她还特别研究过这个女女到底是什么人。
  “你烦不烦。我好不好和你有什么关系。,”霍庭恩就快暴躁如雷了,他恨霍海东,连带着由霍海东亲自挑选的儿媳人选也一并嫌恶。
  “你要是那么想嫁入霍家,完全可以嫁给老爷子,反正他那么喜欢你,也很想让你嫁进來,总之你少跟着我,”说出这样过分的话,霍庭恩推了一把谢雨朵,一个人走进了花园里。
  “庭恩……”谢雨朵踉跄两步,抬手扶住廊柱才稳住身子,她看着霍庭恩充满怒气的身影,眼底是无尽的忧伤和心疼,“我知道你们父子关系不睦,也了解你的诸多无奈。可是你为什么……就不能停下脚步看一看我。为什么不能给我一个爱你的机会呢。”
  “爱。庭恩哥哥。”听到谢雨朵这番真切心意的话,楚欣然感觉此时真是风中凌乱,她沒想到那天去冷夜寒家里的名门淑媛,竟然是霍海东给霍庭恩安排的未婚妻。
  ……
  霍家花园,楚欣然跟着霍庭恩的脚步來到了这里。
  站在距离霍庭恩不远处看着他,楚欣然犹豫了许久,终于还是沒有忍住,轻轻叫出他的名字,“庭恩哥哥。”
  霍庭恩一怔猛地转身,在看到楚欣然时,眼底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然然。怎么会是你。”刚才人太多,楚欣然又这般浓妆艳抹,霍庭恩心思也不在舞会上,所以根本沒认出來。这会儿她叫着“庭恩哥哥”,听着声音看那身段,霍庭恩认出了楚欣然。
  “我……”楚欣然手不自然的摆弄着裙摆,她不知道该怎么和霍庭恩解释,要告诉他自己是和冷夜寒一起來的么。犹豫了许久,楚欣然勉强的笑了下,“我在兼职嘛,人家有人今天需要一个舞伴,所以我就來了。”
  楚欣然笑得十分不自然,霍庭恩也沒有多问她什么,只是了然的点了点头。其实霍庭恩早就知道楚欣然和冷夜寒的事情,只是他一直在伪装自己,装作对于什么事都不知道的样子。
  皓白的明月下,霍庭恩望着楚欣然原本清秀的脸,此时因为施了脂粉越发显得她精致迷人了。想想自己这么多年的迷失,那些狂躁和不甘愿,似乎在见到楚欣然时一切都归于平静。
  “然然,不知道为什么,见到你之后,我似乎又找回了曾经的自我。”霍庭恩用了很大的努力才说出这样的话,他曾经也是个有着属于自己追求的人,可是那一切都被霍海东的出现给打破,从未谋面的父亲无形之中给了他许多道沉重的枷锁。
  “庭恩哥哥……”
  “然然,我想问你一件事。”不等楚欣然说什么,霍庭恩打断了她的话。
  “嗯,你说。”楚欣然有些不解的看着霍庭恩,他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问你……现在,愿不愿意兑现儿时的承诺。”
  霍庭恩的问題一出口,楚欣然的眼睛忽地一下瞪大,“你……你说什么。,”楚欣然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不过霍庭恩的确是清楚明白地这样问起她的。
  霍庭恩紧紧盯着楚欣然,他的心里在打着各种锣鼓声,如果这个时候楚欣然的心思有那么一点点的松动,他都绝对会与霍海东抗拒到底并且推了与谢家的那门婚事。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楚欣然噗嗤一声笑了起來,“庭恩哥哥你说什么呢。那都是儿时的游戏了,当时只不过是说着玩的,怎么可能当真嘛,”
  楚欣然童年时和霍庭恩玩过许多过家家类的游戏,当时的庭恩哥哥十分温柔,她总是喜欢缠着霍庭恩陪她玩儿,并且说出了“喜欢庭恩哥哥”、“以后要嫁给庭恩哥哥”这种话,还信誓旦旦的说这些都是她送给霍庭恩的承诺。
  那时候的霍庭恩回给楚欣然的始终是温煦的笑意,他把楚欣然当成孩子一样对待,这个邻家小妹妹就相当于霍庭恩的精神食粮。
  不过此时,霍庭恩开始追问起楚欣然当初她游戏时的承诺,这可是他以前从來沒有上过心思的事情,现在却十分认真的提起,并且希望得到楚欣然的准确回答。
  “如果我说,我想让你把那些话当成呢。”霍庭恩继续追问楚欣然。
  想起刚才在长廊里霍庭恩和谢雨朵交谈的那一幕,再看着他眼底的那份坚持和渴望得知的眼神,楚欣然终于意识到了霍庭恩并不是在开玩笑。
  此时此刻,楚欣然终于理解为什么在图书馆时、罗逸凡说她和霍庭恩过多接触的这种话了,原來罗逸凡担心的就是这种事。
  “庭恩哥哥,你……永远都是我的哥哥。”楚欣然的回答很坚决,同时也带着抱歉的口吻。
  对于楚欣然來说,霍庭恩始终就是邻家哥哥,这是无可取代的身份。除此之外,她从來沒有想过要和霍庭恩超越什么其它界限的关系。
  “沒事,其实我在开玩笑。”霍庭恩苦笑了下,他猜到楚欣然会这样说,但还是沒忍住问了楚欣然,只想在接受宿命安排之前再为自己博一次,只可惜楚欣然心中爱情并未有他存在。
  “原來你是开玩笑啊。庭恩哥哥你真坏,”楚欣然长吁了一口气,她真担心霍庭恩说的是真的,那么以后她还怎么面对这位关系要好的邻家哥哥呢。
  “傻丫头,玩笑话也当真。”霍庭恩尽可能的让自己看起來笑得自然,他轻抚了抚楚欣然的头,就像曾经从小到大时那样的爱抚着邻家小妹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