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兄弟交心的相谈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话之后又是沉默.一直到车子停在了冷家的宅院里.车内都是保持着安安静静的状态.
  车门打开.冷夜寒先下了车.回头看着坐在车里还有些不太想下來的楚欣然.向她伸出了一只手.“怎么还不下來.你是想睡在车里么.”
  楚欣然挑起眼帘看着冷夜寒.反问道:“你今天怎么想回家來住了么.我还以为你要继续在外面留宿不回來呢.”
  “你这样子说话.就好像是个埋怨生气又吃醋的小媳妇.”
  冷夜寒开玩笑说的话.一下子就让楚欣然的脸绿了.这次不用冷夜寒拽.自己一下子就从车里钻出來了.双手掐腰站在冷夜寒高大的身影面前.
  “你……你胡乱说些什么呢.谁吃醋啊.谁埋怨生气啊.为了你.就为了你吗.你还真是高估自己自作多情.为你一点儿都不值得这样做.”
  楚欣然一只手背贴着脸.脸像是发烧了一样都有些烫手.她被冷夜寒这番话弄得有些无地自容.满脸怨色的抬步刚要向宅子里跑去.高跟鞋就一下子崴了她的脚.
  随着痛苦的一声摔倒在地上.楚欣然似乎听到了冷夜寒发笑的声音.“就知道今天晚上这个逃不掉.到底好还是崴了脚.”
  “你这埋怨來的太晚了些.谁让你自己不小心点儿呢.”冷夜寒弯身抱起了楚欣然.她这下脚崴得比较厉害.疼得都沒办法推开冷夜寒.只要任由他把自己抱了起來.
  “自从认识你.都不知道崴脚多少次了.你还真是让人感到蹩脚.”楚欣然一脸不高兴的嘟囔着.认识冷夜寒之前她也不穿高跟鞋.也沒有那么多紧急紧张的情况出现.现在则不然.
  “楚欣然.我送你一句警告.少和霍家的人來往.对你沒有好处.”
  冷夜寒直接跳过楚欣然的埋怨话.竟然说出这样的警告言语.让楚欣然惊讶得瞪大了眼睛.“你……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冷夜寒低睨着楚欣然.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她竟然还装傻充愣的不想承认.“咱们暂且不说霍庭恩是个什么样的人.单单那个霍海东.就是个不容人小觑的老狐狸.”
  “霍海东怎么样.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楚欣然的心既紧张又气愤.她首当想到的就是罗逸凡把霍庭恩的存在告诉了冷夜寒.
  怒气与冲动之下总会产生魔鬼.会让人缺少思考的时间.也沒有了判断正误的能力.楚欣然现在就是这种情况.可怜的罗逸凡又被她给无辜的误解了.
  “我怎样说.你就怎么给我听着好了.我不希望相同的话还要让我多说几遍.”冷夜寒的态度带着不容置否.楚欣然抿着嘴瞪大眼睛看着他.心里已经把罗逸凡给骂了个遍.
  这之后.冷夜寒沒再多说什么.他把楚欣然送回房间就离开了.窗外车灯闪耀.楚欣然双手纠结的拽着被角.她原以为冷夜寒会留宿在房间.却沒想到他头都沒回一下的就走了.
  “冷夜寒现在……莫不是已经对我失去兴趣了么.”不知不觉的自问把楚欣然给吓了一跳.她讶异于自己为什么会想到“兴趣”这个字眼儿.
  故意分散精力.楚欣然努力不去想冷夜寒怎样.“这个时候.真心希望娇嗔任性的梁二小姐可以出现.但是奇怪的是怎么都沒见到她呢.”
  话说回來.梁美婷最近还真是挺消停的.自从冷夜寒对梁振生拒婚之后.梁美婷就再也沒有出现过.这还真不符合她的那个性格.
  “上次和梁美婷一起來的谢雨朵.沒想到竟然会是庭恩哥哥的婚约者.”想起今天见到霍庭恩和谢雨朵见面的场景.楚欣然都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此时的心情.总之.千言万语汇集成一句话.“哎.庭恩哥哥真的好可怜啊.”
  现实似乎变得越來越乱了.楚欣然感觉头脑都有些运转不过來.“头好痛.算了.先不去想那么多了.”这一夜真是在感情和体力上都累坏了.楚欣然身子沒有换掉衣服倒床就睡.
  ……
  距离冷家不远的夜色酒吧.冷夜寒走出车子进了门.直接朝着罗逸凡坐着的方向走去.
  感觉到身边有人走近.罗逸凡挑起眸子看向冷夜寒.“大哥.怎么回來都不打电话给我.”
  冷夜寒微笑了笑.一手拍了拍罗逸凡的肩坐在他身旁的高脚椅上.“因为想和你喝一杯.”
  “在家也可以喝的.你沒必要非得出來喝吧.小丫头的安危不重要了.”说这话时.罗逸凡刻意压低了音量.确保周围的人听不到他和冷夜寒的交谈.
  “逸东回來了.就在主宅里.”冷夜寒简单的言语.让罗逸凡松了口气.他眼底含笑的看着罗逸凡.“你不知道逸东回來的消息.呵.看來这家伙是信不着你.所以想偷偷监视你吧.”
  “别开玩笑了.我哪有那么让人放心不下的.”罗逸凡颇有意见的嘟囔着.拿起酒杯喝了口果酒.却突然发现这酒沒有什么味道.
  “我以为你在我面前沒有什么秘密的.沒想到你还爱故意隐藏.”冷夜寒从罗逸凡手中夺过酒杯.“如果我刚才沒说逸东回來了.你是不是直接撂下酒杯冲回家了.”
  “哪有那么夸张.”罗逸凡不肯承认心中想法.
  “你是我弟弟.我怎么可能不了解你呢.”冷夜寒打了个响指.招呼酒保换來了烈性酒给罗逸凡和自己.“虽说以前你也不是很喜欢烈酒.但是也不至于沦落到喝果酒的地步.”
  “都是你最近让我保护女孩子.所以我的习性就变得和过去不太一样了.难道不行么.”罗逸凡提出了心中的抗议.
  “和楚欣然一样.就是喜欢嘴犟.”冷夜寒眼里始终带着笑意.但是那笑容让罗逸凡觉得有些太过变幻莫测.“逸凡.你一直都对我沒有任何秘密的.正因为如此我才让你以保护的名义留在楚欣然身边.而且也沒有过多干涉你对他的感情靠近.”
  “什么感情靠近.充其量只是朋友关系而已.况且小丫头根本就不承认我对她的心意.”
  “你这样说.我很为你感到难过.”冷夜寒说的是真心话.不管罗逸凡对楚欣然是怎样的想法.他是知己也好还是其它什么都行.可是这种感情付出了根本得不到楚欣然的承认和回报.惹來的只有神伤.冷夜寒的心里也会为罗逸凡而心疼.
  看着冷夜寒的眼睛.罗逸凡终于卸下了伪装.“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猜的沒错.我的确是在心里有些担心她.所以才会來这里喝酒的.”
  “是因为霍海东儿子的事情么.”冷夜寒终于挑明了他的意图.
  罗逸凡微微点了点头.“楚欣然不知道你早就认识霍庭恩.虽然沒有直接照过面.可是鼎城集团的新任总裁、霍海**然找回的亲生儿子.见也是见到过的.再加上调查楚欣然身份时你也得知过.霍庭恩曾经是楚欣然的青梅竹马邻家大哥哥.怎么可能瞒得住呢.”
  “你明知道我已经了解到这些.还帮助楚欣然对我隐瞒她见到霍庭恩的事.这才是让我感到最为心痛的.”冷夜寒一口喝掉杯中所有的酒.酒杯重重的撂在吧台上.眼波飘忽不定.
  “对不起.哥.”罗逸凡知道冷夜寒在隐忍着情绪.尽管他一直在极力忍耐着.而且已经忍了很久.不过冷夜寒此时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他的心.
  冷夜寒若有所思的盯着手中的酒杯.许久才又开口.“逸凡.你知道我不会对楚欣然做什么不利的事.至少我不会像其他人那样危急她的生命.”
  “我知道.你只是想从她身上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罗逸凡沒有了以往嘻哈的表情.今晚的话題让他感觉十分沉重.
  “有些事咱们都是彼此心照不宣的.我根本就沒必要威胁楚欣然的生命.仅仅是让她生命无忧而已.”话说到这儿.冷夜寒微闭上眼睛.掩藏了他眼底涌动的波涛.
  罗逸凡眉头微微一皱.看向话題就此打住的冷夜寒.他总觉得冷夜寒话里有话.可是这些话与目前楚欣然所面临的外在威胁又似乎沒有什么关系.
  “哥.你……还想说什么.”
  罗逸凡轻声询问冷夜寒.他睁开眼睛歪头冲他笑了一下.
  “想说的都说完了.就是想和你开诚布公的说出來我知道霍庭恩的存在.对于楚欣然和谁接近这种事你真的沒必要再隐瞒我.”
  “黎皓希呢.你不会在意么.”
  罗逸凡的这个问題让冷夜寒神色微怔了下.随即又笑了起來.“那次舞会楚欣然见到黎皓希.我相信她只是偶尔与那个人相见.至于黎皓希的身份她应该还不知道.”
  “之前你还在逼问小丫头的.为什么现在就这样肯定.”
  “因为今天晚上有个许久不曾露面的人出现了.并且他还和楚欣然跳了一支舞.那个笨丫头根本就不认识他.从而证实了她对于黎皓希的身份还不得知.”
  “黎皓泽回來了.”听到冷夜寒提起黎皓泽.罗逸凡的神色变得十分凝重.“这个人很少出现在这种场合的.而且他已经销声匿迹了两年.这个时候突然出现.该不会是……”
  “放心.他暂时还不会威胁到你关心的那个人.”
  冷夜寒半开玩笑的口吻.让罗逸凡又恢复了原本乐哈哈的模样.“要说关心.我就不相信大哥你对丫头一点儿感情都沒有.再怎么说都相处那么久了.而且该发生的也都发生过.”
  “和我发生过某种亲密关系的女人真的是太多了.我不差多楚欣然这一个.也不差再多一个不在乎的她.”冷夜寒放下酒杯.随手丢下消费的钱后一个人先离开了.

章节目录